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风云 >> “10吨黄金”没了,正副董事长没了 百年秋林集团还在,被套股民很无奈

“10吨黄金”没了,正副董事长没了 百年秋林集团还在,被套股民很无奈

taiyang 发布于 2019年07月16日

“10吨黄金”没了,正副董事长没了 百年秋林集团还在,被套股民很无奈
每日经济新闻 

 


在哈尔滨东大直街,一座淡绿色的巴洛克式建筑静静伫立在这里,见证了冰城近一百二十年的繁华与变迁。建筑上方,“秋林公司”的字样历久弥新,如今这里仍是哈尔滨最重要的百货商场之一。而商场所属的秋林集团(600891)(即*ST秋林,600891,SH)旗下,更是有著名的格瓦斯、大列巴等具有浓郁俄罗斯风情的冰城特产。

百年的发展历程让秋林集团颇具沧桑之感。但董事长、副董事长突然失联、巨额黄金存货离奇“消失”、应收账款涉嫌虚构收入……百年秋林集团,正因一场涉及数十亿元金额的黄金迷案风雨飘摇。

在公司最近的一场股东大会上,现任高管、中小股东和媒体的对质将秋林集团困境交织的现实逐一呈现。

“不是想接,是没办法。”董事长失联后,公司内部职业经理人被迫上台接手了秋林集团这块“烫手山芋”,却因对之前公司的黄金业务所知甚少,面对巨额财物窟窿显得束手无策。公司外部,本可解其燃眉之急的3亿元债券募集资金“意外”遭遇冻结,秋林集团的资金危机雪上加霜。

面对《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及参会股东抛出的问题,秋林集体高管在接近3个小时的交流中颇显无力。尽管已经获得政府层面的关注,但职业经理人这根“独木”还能支撑秋林集团多久?面对退市的风险,面对套牢的股民,四面楚歌之下,职业经理人也“弄不清”窟窿有多大、解决危机只有“尽力”、公司未来走向“无法确定”。

正副董事长失联:职业经理人不干,“企业就垮了”

在股东们相继落座后,年近六旬的潘建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走向了标注着“公司董事长”的席位。进入会议室的潘建华显得面色镇定,但她心里清楚,秋林集团早已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而顶着集团总裁和代理董事长的身份,她自己也将在这次特别的股东大会上直面投资者的种种质疑。

如果不是秋林集团突然爆发的危机,潘建华或许已经在准备自己的退休事宜。但眼下,其不得不周旋于监管部门、当地政府和投资者之间,硬着头皮接下了公司前任董事长留下的“烫手山芋”。

今年2月,秋林集团接到天津市公安局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冻结股东天津嘉颐实业有限公司、颐和黄金制品有限公司、黑龙江奔马投资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公司股权。以上三方股东为一致行动人,以合计持有超51%的股权对秋林集团绝对控股。

也正是在此时,上市公司方面首次表示,与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失去联系。

“我们也是今年2月过完春节才发现董事长失联的,一发现了就赶紧找,交易所也在找,我们也在找。”潘建华这样说道。但时至今日,二位高管的去向仍是个谜。

董事长的失联拉开了秋林集团危机的序幕,一场被外界称为“黄金大劫案”的戏码正式上演。根据会计师事务所对秋林集团出具的2018年审计报告,因涉嫌账款不实、存货“丢失”等问题,公司在当年共计提了36.95亿元的坏账损失。按照当前的金价换算,这一金额可折合近10吨的黄金价值。

秋林集团糟糕的经营和财务状况随即表现在了其2018年年报中。报告期内,公司全年实现营收47.24亿元,同比下降30.68%,净利润为负41.31亿元,同比下降2625.23%。

伴随着巨额亏损年报的发布,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随即又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秋林集团的危机在几个月间迅速发酵。期间,潘建华被推选为公司的代理董事长,公司内部亦成立了应急领导小组,集中处理当前的各种问题。

“不是想接,我是没办法。在这种特殊时期、特殊节点,如果我们不干的话,那企业就彻底垮了。”谈到接手秋林集团,潘建华显得有些无奈。

秋林集团副总裁兼董秘隋吉平坦言:“目前公司剩下的都是职业经理人。本着对百年企业的责任,对员工的责任,对投资者的责任,所以(职业经理人们)一直在坚守和努力,希望公司能重新走上正轨。”

尽管应急领导小组临危受命,但公司割裂的管理层结构和糟糕的内控水平依旧受到了外界的质疑。根据秋林集团对外发布的公告,黄金业务板块一直由公司董事长李亚和副董事长李建新负责,二人对相关子公司的经营业务超过公司董事会授权范围,由此出现的问题也并非公司所能控制。

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隋吉平多次以“内控的局限性”为由,回应公司其他高管对黄金业务不知情的现状。而针对董事长失联和黄金制品存货消失等事件的新进展,他同样表示无法提供更多消息。

“从公司角度来讲,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就这么多,已经全部披露过。”隋吉平说道。

黄金存货消失:窟窿有多大至今弄不清

无论公司过去的内控水平是否存在问题,眼下各方已无暇去追究。因对黄金业务的不了解,秋林集团新的管理层在“善后”过程中也面临困境。

根据审计报告,截至2018年末,秋林集团的坏账准备余额高达38.82亿元。其中,黄金板块应收款合计22.91亿元。“因大部分未收到回款,或者收回款项之后又转走”,秋林集团认为涉嫌虚构收入,已将其全部转入其他应收款,并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另一方面,因黄金板块的子公司今年1月签订的一系列合同未收到交易对象的回函确认和款项,对此,秋林集团亦将存货金额9.85亿元及对应进项税额1.58亿元转入其他应收款。秋林集团还就此判断,2018年底公司存货的真实性存在问题。

与客户之间的买卖流程和账款往来本应透明清晰,但现实情况却是迷雾重重。当前,秋林集团昔日的交易对手也与公司形同陌路,对于其回函等请求视而不见。

“目前存货情况还需要核实。”潘建华表示,由于公司出现了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失联的情况,会计师给应收账款的公司发函,对方不理,也不给回函。

受黄金业务拖累,秋林集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资金困境。年报显示,2018年内,公司的净资产已由30.29亿元降至负11.01亿元。雪上加霜的是,本可以帮助公司解决燃眉之急的3亿元债券募集资金也被银行冻结。

根据秋林集团的公告,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及其《回执》显示,秋林集团存放在华夏银行(600015)天津支行募集资金专户中的资金,曾于去年12月流向公司在该行开立的其他三个辅助账户。而由于其为天津市隆泰冷暖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开展保理业务提供了质押担保,上述资金现已被司法冻结。

但吊诡的是,秋林集团表示,从未在过往的董事会及股东大会上审议或决策过这一担保事项,也未开立过上述三个辅助账户以及向该等账户转款。对此,秋林集团已向哈尔滨公安局报案并对此展开了信访,相关案件正在侦查过程中。

提到秋林集团与华夏银行的纠纷,隋吉平显得有些气愤:“(为了取回)我们的募集资金,工作人员带着全套的合规材料,但是在华夏银行就是取不出来。我们当场就报案处理,之后也全部公告了。公司同时将此事举报到了银保监会。”

投资者:曾以为董事长要回来,可没想到···

伴随秋林集团危机的逐渐发酵,公司股价也在近几个月一路下跌。今年1月份,秋林集团股价一度摸高至6.88元,但截至7月15日收盘已跌至1.59元。在此期间,持有秋林集团股票的中小投资者损失惨重,来自哈尔滨的老周便是其中一位。

作为一名国企退休员工,年近70岁的老周是个不折不扣的老股民。但4月入手秋林集团股票之后,老周眼看着自己的投资打了水漂。

用老周的话说,他买入秋林集团是基于公司当时不错的经营情况和百年品牌,买入之时,秋林集团也属于低价股范畴,每股净资产高于当时股价。但谁能想到,刚入手不久,公司股价便出现了连续跌停的局面,怎么也卖不出去。

这次投资失败对他的个人生活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不久前,老周的爱人完成了心脏支架手术,老周不得不四处筹钱为爱人治病。“如果当时没投这个的话,手术费就不一定跟别人借了。”老周叹息道。

谈及对秋林集团当前遭遇的看法,老周表示,账款和存货是不是被人偷、被人卖了都不清楚,公众都是猜测,但最坏也就是这样了。现在公安和证监会都介入调查了,股民能做的或许只有等待。

另一位股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买入的时候已经知道秋林集团董事长失联一事。但依据其十余年的投资经验,董事长总归是要回来的,可没想到,秋林集团暴露的问题越来越多。

“董事长和副董事长消失快半年但却没有任何消息,这实在很蹊跷。在这种时刻,大家都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位股东说道。

实际上,在证监会对秋林集团进行调查之后,已有不少投资者开始了法律维权。记者从上海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吴立骏律师团队处了解到,目前委托其处理维权索赔事宜的秋林集团股民已超过50人,总理赔金额超过500万元。

吴立骏律师说道,秋林集团当前自认2018年存货不实与虚假营收,这或可表明该公司存在严重的财务舞弊行为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股民可依据证监会未来的调查结果,正式向有关责任方进行起诉索赔。不过,其预计诉讼进程将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明确结果出炉或许要等到2年之后。

商品零售与食品加工虽盈利,但占比不足10%

股民最关心的问题是,秋林集团未来将走向何方?在当下关头,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但作为哈尔滨的百年企业,政府方面的关注为其带来了一丝希望。

记者从公司方面了解到,由于秋林集团特殊的历史背景,省政府对其提出了“保壳保经营”的期许。

在股东大会上,潘建华表示,目前秋林集团的首要任务就是不退市,然后再搞经营。公司会想办法保住上市公司这个壳,同时也会积极配合证监会的立案调查,最大限度保护股东的利益。

而对于投资者来说,只要秋林集团的壳能保住,其遭受的损失便有可能得到部分弥补。老周说道,从短期来说,大家都希望能查清秋林集团的迷案,从而使公司遭受的损失得到定性。公司如果能在今明两年减少亏损幅度,或者实现扭亏,那就可以摘掉ST的帽子,股价就不至于太低了。

但就眼下的秋林集团而言,资金缺乏是公司保壳最大的阻碍。

记者查阅秋林集团的资产负债表发现,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秋林集团的负债总额高达25.84亿元,短期借款5.5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8.68亿元。而此前和华夏银行的纠纷导致秋林集团“16秋林01”公司债券回售本金和利息未能按时划转,构成债券违约。

另一方面,由于缺乏资金,秋林集团的黄金业务也难以为继。据潘建华透露,如果有钱购买黄金原料,黄金工厂就可以恢复生产,这或将带来可观的收入。而在黄金工厂迟迟未能复产的情况下,秋林集团的主营业务再度聚焦到了食品和零售。年报显示,2018年度,公司商品零售和食品加工业务的总营收不过4亿元,不足公司总营收的10%。尽管以上业务处于盈利状态,但想要借此盘活公司却显得有些“杯水车薪”。

对于秋林集团今后的走向,隋吉平坦言,目前集团会全力以赴支持监管部门将问题查清,但公司后续发展依旧无法确定。“我们只有努力去争取最好吧。”隋吉平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