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入举报黑市,我们体验了“代封服务”

tilamisu  发布于  乐活  2020年07月17日

来源:男人装

 

上个月,德云社骨干成员集体惨遭举报,连发个自拍都有人举报。


为此,郭老师回应:

 


 

很明显,这是一波有组织、有纪律、有水平、有经验的团队恶意举报的结果。

 

我们顺藤摸瓜,无意间找到一群靠“举报”为生的人。他们声称上至头部公众号,下至微信个人号,只要钱到位,就没有封不了的号。



作为一名公众号编辑,这实在是超出了我的容忍范围。况且,腾讯的人工审核也是出了名的严格,一个没有任何违规内容的公众号,按理说他们没空可钻。



我们当即掏出一枚无缝的蛋,作为诱饵,准备对这门蝇生一探究竟……

 




我们准备了个无辜的小号,让他们封掉



光是在QQ上搜索“微信代封”,我就被黑市巨大的供求市场所震撼。单看数量已经不能说是一片蓝海了。


 



俗话说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我选了人气最高的三个群进去,并迅速对买家和卖家之间的关系有了三种不同的认识:

 

第一个群全体禁言,明显是卖方市场。买家没有发言权,能做的事只有一件:等。

 

在第二个群里,我遇到了一个受骗的买家,边哭边告状:“XX傻X,XX骗子。”活像个受气包。而卖家好似睁眼瞎,源源不断地抛出成功案例,招揽生意。不过在我看来,这些成功案例并不具备参考价值……



仔细看,案例的重复利用率高达60%…

 


而第三个群最热闹。受骗的买家和卖家打成一片,互相封号,很难说哪一方占优势。一时间,封号截图和芬芳语言在群里飞来飞去,短短几秒,我便明白了第一个群禁言的意义。



我只好擦亮双眼,做好随时识别骗子的准备。



很快,就有两位老板同时勾搭上了我。我们就先称其为句号和憨憨。

 






句号老板矛盾感十足的个人资料和个性标签



废话少说,我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你们都是怎么封的?举报多少次才行?意外的是,句号和憨憨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回答:

 

憨憨说大量举报500次就可以封号

 而句号说不是次数问题

 

这就奇怪了,同样是面对腾讯的人工审核,一道题还有两种解法?别问,问就是别人吃饭的办法能告诉你吗。

 






为了彰显我们做买卖的诚意和自我封号的决心,我们又请教了下封号需要多久。然而……

 

句号说他操作一天出结果

憨憨却说得三天

 

看到二位给出的答案,我恍惚如老僧入定。还是不敢问,问就是你这样没意思真的,要做就痛快点,帮你封掉才是重点。



我觉得,有必要让他们知道我不差钱。于是我直接把小号发给他们,问封号多少钱?

 

句号给出的报价是:短期80,永久180

憨憨那边不管短期、永久都是一口价280



我依旧不敢问,问就是竞争对手扰乱市场价格。



聊到这我觉得真相还得自己去找。于是我打算从网上找找资料,在一篇名为《当举报成为一门生意》的文章中,我的疑问似乎得到了解答。

 

文章显示:黑市举报的价格差可能是源于举报手段不同:人工举报的商家多数开价较高,从280-2000元不等。通常一个10人的团队大概有200-300个微信号,为了不被官方识别,每个账号都能查到真实的IP地址,举报时长通常在2天至1周内。而用软件封号的技术流派往往价格实惠,操作时间也比较短。

 

和憨憨给出的信息非常吻合。

 

不过,我最好奇的是:如何栽赃一个无辜的公众号?

 

然而一谈到业务细节,憨憨就奇迹般的消失了......句号那边倒是稳如泰山,不仅没跑,还主动出击:

  

 



行吧,智商税和知识付费的界限本来就很模糊,再说求知若渴的我已经等不及了。

 






果然,收到付款后句号开始自爆干货:

 

说白了就是做假聊天记录。先从公众号里找出联系方式,然后P图做举报材料,赌博违规最容易封。

 

不懂就学的我,只好去研究了腾讯官方给出的投诉理由——色情、欺诈、诱导、侵权等理由大大小小共有25种,每一种对代封老板来说都是一个商机。

 

结果,偏偏句号说的“赌博违规”不在以上类型中。

 

我两眼一黑,感到大事不妙......

 

这时,又有一位好汉上门推销,他卖的不是服务,而是一款代封软件。


 



这复古的设计,猛一看还以为是个亚文化取名机。老板介绍,这款软件是工作室自发研制,专门用于代封微信个人号,无论同行还是前任,统统帮你快意恩仇。至于能不能封公众号,他的回复是:

 

“你教我呀。”

 

这是同行对句号老板赤裸裸的羞辱。我把截图转发给句号,做好了吃瓜的准备。

 

句号为了向我证明自己不是骗子,发来了自己的微信号,执意要我转达同行:让他封,能封他付双倍的价钱。



事已至此,我已经厌倦了举报黑市里的种种笃定,到头来全是套路。

 

别问,问就是一个骗子在诋毁另一个骗子。



然而第二天中午,句号竟跟我同步了最新进展,他表示:举报已提交,让我静候佳音。



出于纪念这个公号的考虑,我们向老板提出了索要举报截图的请求。不料他过分缜密,早已销毁了凶器……

    

 




当我们发觉一切都越来越走向不靠谱的一小时后,老板把我们拉黑了。三天后,我们探望了我们的小号,不出所料,它依然活蹦乱跳……



至此,小号自爆计划正式宣告失败。也许根本不存在传说中那万能的代封,不过是些只会打嘴炮的骗子。

 

虽然他们没有恶意举报的能力,但借着微信平台的举报机制从中谋利,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腾讯官方对“代封群”的态度如何?于是我和微信公众号团队的工作人员聊了聊。



Q:我们发现在有一群人靠举报微信赚钱,您知道“微信代封群”的存在吗?

A: 没有听说过。公众号的侵权投诉流程比较完善和严谨。而且我们有申诉机制。您有案例吗?



Q: 这是我从网上找到的两个案例:一个是坚果兄弟在《举报黑市:据称花5000块可以封掉环球时报公众号》一文里,叙述了自己花费50元人民币,买到25次针对《环球时报》公众号文章的举报,导致删帖。对此您怎么看?

A:这个是假消息了,这些账号都被处罚了。



Q:……好吧。所以另一个案例:封号团队靠恶意举报封掉了“韩小漫”公众号,也是假消息?

A: 是的,因为不可能这么操作。微信有通过媒体回应过这个。

 

 




简单说就是:韩小漫公众号被封是微信团队出于正当理由(色情违规)的封号操作,与代封团队无关。而且,频繁举报不会导致封号。

 

最后,作为一名正直的编辑,我当然反手报了个警,并代表广大受骗群众咨询了警察同志的意见:

 




 

Q:“微信代封群”骗钱就跑的行为算诈骗吗?

A:算是诈骗,但80块不够立案。



Q:要2000以上才能立案吗?

A:对,除非你找到其他和你一样被骗的人。多次,金额就不受限制。



Q:能端了他们吗?

A: 其实你可以把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打印出来,来一趟我们这儿,我们帮甄别一下看看怎么解决。另外,您可以提供骗子的qq号,我们网警部门的同事会帮您调查,持续跟进。



Q:那一会儿见。



 

后续:报案回来后的第三天,我再次登陆QQ,发现我的QQ号莫名被封了。可能玉石俱焚就是这个故事最好的结局……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