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风云 >> 全球主权基金配置动向: 逃离负收益,拥抱黄金和股票

全球主权基金配置动向: 逃离负收益,拥抱黄金和股票

zhonghua 发布于 2020年07月27日

全球主权基金配置动向: 逃离负收益,拥抱黄金和股票

第一财经日报 

 

  [ “各国央行将黄金视作负收益债券的潜在投资替代品,黄金需求持续攀升。同时,中国股票出现强劲复苏,一些主权基金在短期内对投资这一资产类别抱有更大信心。”美国大型资管机构景顺(Invesco)大中华、东南亚及韩国区行政总裁潘新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

  [ 央行主要投资于实物黄金,40%则投资于黄金期货和黄金ETF。 ]

  当前,大型资产配置机构面临空前挑战——全球低增长、低通胀、负收益资产扩容。对于有收益需求的主权基金,配置思路也有所变化。

  “各国央行将黄金视作负收益债券的潜在投资替代品,黄金需求持续攀升。同时,中国股票出现强劲复苏,一些主权基金在短期内对投资这一资产类别抱有更大信心。”美国大型资管机构景顺(Invesco)大中华、东南亚及韩国区行政总裁潘新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固定收益资产(尤其是负收益债券)现在已变得不再像过去那样毫无风险,因此股票也愈发被看作一种储备资产。在此情形之下,股票等资产相对高的波动也不再完全令央行等大型机构难以容忍。

  7月22日,COMEX黄金期货收涨1.42%,报收于1843.2美元/盎司,续创近九年新高,现货黄金也创新高。

  主权基金、央行加速拥抱黄金

  日前,景顺发布了第八份年度《全球主权资产管理研究》,深入研究了139位首席投资总监、资产类别主管及高级投资组合策略师的观点,他们分别来自83只主权基金及56家央行,旗下管理的资产总额达19万亿美元。

  研究结果显示,各国央行及为数不多的主权基金都增持了黄金。平均来看,目前黄金配置占各国央行储备组合总额的比重从2019年的4.2%升至4.8%,而且,近半数增持的黄金(48%)是用来替代负收益的债券。

  潘新江认为,全球负收益债券不断扩容,这意味着借钱出去不仅不能赚利息,反而还会亏钱,这是不合理的,但这就是负收益债券的投资逻辑。主权基金只要买入负收益债券,就意味着持有到期必然是亏钱的,因此更多机构选择增配不生息的黄金。

  数据显示,为应对疫情冲击,全球共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先后降息近70次。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2018年的近3%跌至当前的0.6%,德国、法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皆为负,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接近零,众多发达国家国债收益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彭博的统计数据显示,近期全球负利率债券存量合计已逾10万亿美元。因此,黄金有望持续成为一些市场主体的投资替代品种。

  景顺的研究报告提及,央行主要投资于实物黄金,40%则投资于黄金期货和黄金ETF,这是因为ETF和期货便于交易、流动性好,因而对央行有吸引力。截至7月22日,全球最大黄金ETF——SPDR Gold Trust持仓较上日增加7.89吨(0.65%)至1219.75吨。

  景顺也发现,投资黄金的亚洲主权基金当中,多数(67%)持有本地实物黄金,三分之一的机构通过期货及交易所买卖基金投资。潘新江告诉记者,尽管新兴市场债券相对收益率较高,但面临的宏观风险更大,因此投资黄金是流动性更好的选择。

  股票逐步成为储备资产配置

  除了黄金,面对负收益资产扩容的挑战,一些央行和主权基金也加大了对股票资产的配置。

  景顺的研究发现,39%的央行认为股票将成为核心资产,尤其是在欧洲。同时,近半数机构认为股票资产能够提升投资收益率从而将扩大储备规模。

  “投资目标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因为有些央行的责任就是要为政府或养老金产生收益,股票可能是一种有吸引力的投资标的。”潘新江称,例如,全球最大的主权基金挪威央行,该国财政部委托其对养老基金进行管理,因此产生收益非常重要。

  流动性、回报率、多元化配置都是增加一部分股票配置的理由。不过,股票的确将会提高投资收益的波动率,这种波动在20年前是无法被央行等机构接受的,但景顺认为,随着投资组合的变化,很多机构都有了承担额外风险的预算。同时,负收益意味着债券也变得更具风险,因此股票配置变得更为合理,因此央行更愿意承担一些波动。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迄今,A股涨幅全球第一。根据路孚特提供的数据显示,无论以人民币还是美元计价,中国在岸股市涨幅领跑全球,丹麦股市位居第二,强劲反弹的美股实则仅逼近年初点位。据记者了解,近期不乏欧洲、中东等主权基金希望增加对中国在岸股票市场的配置。

  潘新江也提及,长期而言,投资多元化趋势应会保持不变。近年来,各国央行逐步将货币储备从美元分散到其他货币,人民币成为最大的受惠货币。同时,环境、社会及企业治理(ESG)和气候变化继续成为亚洲主权基金的重要考虑因素,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发行国,因此不排除全球投资者通过增持中国的相关债券来实现ESG方面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