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失语症”,还有救吗?

kenan  发布于  乐活  2021年09月18日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文 | 王有有



前几天看吴星辰在《脱口秀大会》讲"狗头"使用方法,挺有共鸣。因为有一段时间我发微博,写完任何一句话,吐槽的夸奖的,都习惯性加一个狗头,网友说"狗头保命",我心里的想法是,我加了狗头了,我因此可以豁免于一切严肃探讨,请"杠精们"放过。回溯我使用狗头的经历,是从害怕被饭圈网暴开始的。实际上你一旦被网络暴力盯上,加多少狗头都是没用的。






狗头,或其它网络用语,某种程度上在消解中文语义的复杂性,一切表达非黑即白,没有中间态。加狗头,就是开玩笑;不加,就是罪证。我看过一个我挺喜欢的影评人,在豆瓣上发了一条评语,用显然讽刺的口吻夸奖了某部烂片,底下有人"好意劝说","老师您不如加个狗头吧,怕有些人看不出这是讽刺"。



表达与阅读互相促进,催化我们的表达失能症。我来说说我心目中的互联网"不好好说话"七宗罪(实际是三宗)。


放肆缩写


缩写太可怕了,缩写让我同时失去阅读能力和受伤害的能力。有一次我发了条微博表达个人喜好,说我不怎么喜欢杨幂,并评价了她在《绣春刀2》里的演技。有人在评论里说"nmsl"——多年后回望,那是我人生跟它的初遇!与千军万马奔涌而来的缩写大军之冲锋员的初遇!我当时挺好奇,想知道啥叫"nmsl",一查,真是"好奇害死我妈"。我就很奇怪,如果他想诅咒我妈,为何又诅咒得这么缩略,他是真的想伤害我吗?想伤害我,就拿出点成年人的劲头来真的是。



天真的我当时还不知道,未来我将在互联网遭遇它的无数同事。直到逐渐地,我目之所及全是它们,太肆虐了,缩写跟蝗虫似的,明目张胆在整张中文互联网的大脸上爬来爬去。






你玩过打地鼠吗?正经词语就像那挨打的地鼠,一个接一个地缩进洞里,再从洞里钻出来,好家伙,改头换面,都成洋地鼠了,都改用英文名了。但你仔细一看,且慢,不是英文,却原来是拼音。原来也不是什么"境外势力"在使坏,因为"对不起"也没变成"sorry",而是变成了土生土长的"dbq"。后来awsl,kswl,我还跟那做推理题呢。假设:awsl是啊我死了,那么:s代表死,那yyds的意思就是"爷爷得死"?啥?我这样想"好像有那个大病"?



还有更厉害的。awsl作为一个相对完整的感叹词组,我们用心学习一次,也就会了。你知道srds是什么吗?——是"虽然但是"。这简直是缩写里的王者,因为它在进行双重缩写活动。比方说,我常逛的豆瓣的一个组,经常会有人开一个贴,用"srds"开头,功能跟语气词相似,"srds,其实企业只招男生不招女生是很有道理的"。



且慢小看它。它还有令你耳目一新的用法:在评论里发srds,允许没头没尾,单独成句。据我研究,如果贴子主文抛出一个话题,说"yz现在是红了,但在《亲爱的,热爱的》里她伽位是配不上lx"的,底下很多人都回"srds"。我开动脑筋举一反三,阅读理解下来完整的意思大概是,"虽然你说得挺有道理,但是我偏偏就喜欢嗑这对cp"。可谓缩*2。对了,yz就是杨紫,lx就是李现。



正所谓网友一张嘴,读者跑断腿,一切都靠我脑补,我还无法确定我脑补得对不对。不好好说话综合症在此时此处发展到了某种极限,再进阶估计就是另一个次元了。






我是从wyb开始认识王一博的,从xz开始认识肖战的。在我的世界里,这些明星,还没来得及有拥有全名,就已经被缩写了。缩写原本可能是种"勋章"吧,大小是种成就,因为你起码得是个耳熟能详的名字,用缩写,人家才能第一时间想到你,才能起到交流效果。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有些艺人,甚至出道即缩写,甚至素人也拥有缩写。我就在我文章的评论里看到有人问"wyy怎么还不更新",王有有表示,当不起。


毫无标点和"的地得"不分


过去这大半年,跟互联网语文相关的讨论题里,大家印象最深的应该是"爽言爽语"吧。一个人,语句可以如此不顺,与此同时,还可以写那么长的小作文,与此同时,还能完全不使用标点符号,真是奇观。



消失的标点符号,大概是压死我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一天,一个人给我发了两大段文字,没加一个标点,被我一气之下拉黑了!我问自己,礼貌吗?不礼貌。哪来那么大火气?就是那些云山雾罩的缩写,为腱鞘炎做出卓越贡献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到了看似小事一桩的标点符号这里,我崩溃了。



《我是大哥大》剧照




成年人大概都有这种崩溃瞬间,你小孩数学只能考50分、婆婆总让孩子在小区里当众拉屎、老公一回家就在沙发上打王者荣耀,你都勇敢面对感到很坚强,但是刷微博看到两段只有空格没有标点的投稿,你却"崩溃大哭"。因为真的,没有标点符号的段落太费眼睛了。



互联网上现在可太流行小作文了,每个人都想表达,现阶段一个深刻的矛盾是,人们日益旺盛的表达欲和存在感日渐稀疏的标点符号之间的矛盾。



你甚至都怀疑,标点符号是研究生阶段才会研习到的内容,而不是小学毕业就学过如何正确使用标点了。其实我们的要求并不高,不过就是逗号和句号,毕竟小学语文老师可能都告诉你:"一逗到底"也比空格强点。看到没有标点的内容我要深吸一口气,但令我忧愁的,可不止这个。



看到文章底下评论说"笔者写得不错",我就哭笑不得,看到把"崩溃"写成"奔溃"我就很崩溃,看到不由分说的nmsl就想卸载微博还世界以清净。这样一想,如果还再要求写小作文的作者们正确使用"的地得",或许是种奢望。


通货膨胀


还有就是,你发没发现,互联网语文可能是全世界通货膨胀最厉害的地方。就你在微信里,原来三个哈就足够表示你很快乐了,现在,快通胀到三十个了,这三十个"哈"发条微信都得另起几行。最好也别寒酸地论行了,他们希望"把哈哈哈打满公屏",成片成片的"哈",哈它一整屏,形成一道风景,像风吹金色麦浪,那这个笑话才叫一摇曳生姿。



我觉得互联网希望我用秋收农民的心态去使用这些词语,整,越多越好。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我言简意赅地表达"我笑了"是什么时候了,可能差不多就是上一次一块钱硬币掉在地上还有人捡的时候吧。我有个朋友,自打干了新媒体,眼瞅着她发出越来越长的"哈哈",其长度如火箭升空般直线上升。她表示,大概是因为新媒体约等于以线上文字服务于人类,哈得越长,人类越满足,自己心里越稳当。





大势所趋,向上看齐以后,"哈哈哈"大概已经沦落为"敷衍地笑","哈哈"是"随便地笑","哈"就更不行了,估计跟"冷笑"差不多,很不幸,跟"呵呵"坠入同一个深渊。在这种气氛里,微信表情包里排第一那个"微笑",连我们单位60后的男领导都不用好几年了。



有一回听00后小朋友说话,学到一招。当你感到尴尬,可以抠抠地。举个例子,"看xx演戏,尴尬得我脚趾抠地抠出两室一厅",我眼前一亮,觉得表达很形象,立刻作为文学知识储备起来。可还没来得及遇到这种级别的尴尬,知识就落伍了,两室一厅不管用了,三室一厅?那你想象力有点局限了,他们已经"抠出一整套四合院"了。




我还记得我们原来说武汉小龙虾美味,是"巨好吃",但在这样说就有点过意不去了,因为小龙虾很可能谦虚地表示,我们是很好吃,但我们只是小小地好吃。现在要表达出原来那个级别的赞赏,你得说"好吃到爆炸",说它在你嘴里"螺旋式爆炸升天",你说武汉小龙虾"绝绝子""yyds"。



yyds也是一样的,不就一杯奶茶吗,怎么就需要排队仨小时、排到后立刻拍照发朋友圈并给它封神?讲真,互联网造神运动是不是有点太随意了,一分钟诞生上万个,神都内卷死了,在天界挤在一窗口往下看,大约只能神情焦虑地指指点点,"你看那小兔崽子,刚给茶颜悦色册封,又到隔壁星巴克去当海王去了"。



实际上,"柠檬精本精""给我原地爆炸""杀了我给他们助兴",这些词挺嚣张的,我们就躲在这些面具背后,很安全地做无意义的表达。朴素诚恳完整的讲述,正确使用标点符号,真正好好讲话,才是长久之计。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