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口龙介新作《偶然与想像》专访

meihao  发布于  世界观  2021年11月22日

滨口龙介新作《偶然与想像》专访,滨口分享了此次作品以短片成型的原因,以及他对“偶然”的想法。

滨口龙介说“偶然”一直是他感兴趣的主题。这部电影的前提是,把“偶然”跟几乎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当成世界的本质,而不是将编导所建构的叙事建立在现实上。

滨口曾说,人们时常在日常生活中,像在表演一般地扮演自己,因此,当演员要在电影作品中诠释角色的日常时,必须要成为角色本身,再由该角色来扮演自己、或他人。在《Happy Hour》与素人演员工作时,他要求演员不带情感地不断重复文本,直到他们都消化成为角色,这种独特的工作方式,大大辅助了演员成为角色,而不是“演”角色。

演员必须要以一种,看起来他实际上是角色的一部分——的方式,来揭露自己。滨口龙介说,这种时候魔法才会发生。

———————

关于被提名的感想——

滨口:我很开心,衷心感谢。这种呈现方式不是那么常见,它像是多段式电影,而不是“一部”剧情长片。它也不是一部高预算电影,所以我很开心我的作品获得了提名,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关于短篇的概念——

滨口:2018 年,《睡着也好醒来也罢》在法国上映,当时我有机会作一场特别放映,并有机会与雪美莲聊了一下。她是香港的著名剪接师,也是侯麦的剪接师。
她说对侯麦而言,短片创作是非常基本的,拍摄短片既是为下一部长片做好准备,也是对至今拍过的长片的一种反思。侯麦透过拍摄短片,取得与长片创作之间的平衡,为了能在长片作品中充分发挥实力,他会先拍摄实验性质的短片。

一直以来,我都有以短片创作,短片在目前的电影发行机制中,尤其是在日本,找不到出路。因此对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而言,拍短片的目的有些暧眛不明,而若能将短片,集结成具有长片长度的电影,这不仅能维持演员和幕后人员的动力,也能成为一种电影的形式。这是我决定要创作多段式电影的最初想法。

关于“偶然”——

滨口:这当中确实有受到侯麦影响的地方,我也想创作以“偶然”为命题的作品。关于偶然,我已经构思了一些东西,并有不少想法,其中有三个,我使用在这次的电影中。因为“偶然”就是这次的片名,我觉得我得以诉说一个从未有机会说出的故事。
偶然是非常难处理的主题,把偶然放进故事中难免流于刻意唐突,在剧本写作时,会刻意避开“偶然”的发展,或是让情节发展看起来不像是偶然。然而,“偶然”在日常生活中算是很常见,我们都曾经历过。这也就是我想要拍摄的原因。这次直接把偶然放进片名且当成创作主题,让我可以自由发挥。一开始,我有七个关于偶然的故事,而我也打算把《偶然与想像》发展成七部电影系列作。
我现在四十二岁。我希望能在五十岁之前拍完。

关于选角——

滨口:其中一个我喜欢短片呈现方式的原因是,它的演员不用多。代表在选角的时候有更大的自由度,也会有机会与不同的人一起工作,或是自己一直想要合作的对象。因此就这点来说拍短片是个不错的方式。

想说的话——

滨口:每一个段落大约四十分钟,都很容易入口。我想你可能有很多其他电影要看、或是你觉得疲倦只打算看其中一段,其实最后却能很快看完三段。《偶然与想像》正是有着如此乐趣的电影,由衷希望大家能来看这部片。

——————

视频由日本文化厅录制,由东昊独家授权 BIOS monthly 刊登。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