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462】我们全家都被确诊奥密克戎新冠了

dasheng @ 2022年01月11日  浮世汇

【1】端端michelle 

发这条微博 我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我们全家都被确诊奥密克戎新冠了 目前我已经转阴了
29号和朋友一起吃饭 其中有个朋友没有打疫苗 31号晚包括3个孩子有11个人在我家跨年 当时得知29号那个没打疫苗的朋友确诊了 我们赶紧自测 都是阴性 1号有人开始发烧了 我们几个人也感觉喉咙不适 但是还都是阴性 2号发烧的朋友确诊了 我们还是阴性 3号我和儿子确诊了 全员去医院做核酸 两天后出的结果 除了我女儿 10个人全部确诊 我女儿四岁 没有打过疫苗 最后是在7号上午确诊的 比别的人晚了4天
我想说一下这个奥米克戎 Omicron 传播性巨大 我们生活在泰国 泰国从去年开始每天最多2万多确诊的情况下 我们都几次擦身而过 相比之前的德尔塔 这个新病毒 防不胜防 我们后10个确诊的7个大人 全部两针疫苗 最后一张图片就是芭提雅排队等着住院的照片 我所居住的苏梅岛 全岛连试纸和一些药都已经卖光了 可想而知多严重吧 已经大爆发了
但是我现在想告诉大家的是 不要惊慌 好好防护 不要像之前德尔塔时期 在外面用餐 不戴口罩 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还是能安全防护的
即使得了 也不要惊慌 奥米克荣传染力大 但是症状非常轻 和平时的感冒差不多
成年人 都是先嗓子痒或者痛两天 然后会发烧 (11个人只有我老公是没症状的)发烧基本都是30个小时 退烧药管用 我只烧了一次 吃了退烧药就好了 退烧以后还会延续感冒的特征 嗓子痛 有点懵懵的 有些人身上会有点痛 没有呼吸困难 没有肺部的危险 没有疲劳感 没有失去味觉 有食欲 基本上你平时感冒啥样 这个就啥样 感冒好的快的人这也快 感冒走嗓子发炎的这也是 我是有鼻炎 唯一不像感冒的就是发展速度要比感冒快一些 莲花清瘟吃的人会比没吃的症状轻一些 嗓子没那么痛 基本消炎药没太大作用 嗓子喷雾有用 化痰片有用 中药类的去肺火的都有用 大家可以备一些
现在说孩子 这个病毒不像之前的新冠 孩子会无症状或者不容易得 奥米克戎孩子也很容易中和大人一样 但是症状完全不一样 我们三个孩子 4岁 6岁 8岁 都是先说肚子不舒服 肚子痛 然后发烧 发起烧了 会吐 吐很多 会把吃的喝的全吐干净 只会吐一次 发高烧38.5以上 吃退烧药也只能退到37.6 半个小时以后继续烧 要物理降温 差不多烧30个小时 就会退烧了 退烧以后也不会有呼吸道的不适 没有嗓子痛 感冒的特征 孩子应该是走肠胃
这个病毒会在体内会霍霍4四天 基本就走下坡路了 好的也快 多喝橙汁 多喝热水 补充锌 补充维他命D3 补充维他命C 补充蛋白质 多睡多吃
这些只是我们11个人的症状 不代表所有病友

 

 

【2】张宏杰 

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也很温和,难得的第一视角,没有空话,只是实事求是的总结经验教训,似没有任何犯忌的地方,作用应该是完全正面的,但发出来不久也被删了。我在这儿稍稍冒点风险,转发一下。

 

 

【3】院艹 

半夜逛知乎,无意之中点进了一个21岁的盲人男生账户里,他只有几十个人关注关注,但回答了三百多个问题,有的回答是关于“盲人怎样怎样”,有的回答则非常普通日常比如“你为什么喜欢用苹果?”,那个回答就絮絮叨叨的说苹果好用在哪,完全没有透露自己是个盲人。
他在一个回答下放了照片,不高,有些胖,像很多先天视障的人一样,眼眶里是大大的白色。有人问你是盲人怎么玩知乎呢,他说自己用语音输入软件,用屏幕阅读器。有人问你做梦会梦见什么,他说只有声音和感觉。有人问你最近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他说上个月表哥带他去酒店吃东西,他吃了一个虾挞,咬下去一口层次很丰富,但虽然是表哥带他去的,但check in什么的完全是自己和服务员沟通完成的哦。
他读完了盲人的九年义务教育,因为数学不够,没能考上盲人专科,所以当不了按摩师,他没有音乐天赋,所以也当不了音乐人。于是他待在了家里,让他的家人照顾他,爸爸在工作,所以主要是妈妈。他没有直接讲述,但在只言片语里,我知道了他还有姐姐和弟弟,不是父母唯一的孩子。他说他喜欢小孩子,因为他是残疾人,陌生的成年人不会与他接触,但好奇的小孩子会,他喜欢抱着他们,跟他们说话,给他们零食吃,他说如果自己不是盲人,一定会去做儿童临终关怀。
他还会讲述性和欲望,坦诚而直接,十五岁那年,他第一次遗精了,他觉得很舒服。他说自己有性幻想,想被女生用脚踩着自己,说好想被人拥抱,后来才知道那被称作肌肤渴望症,他说自己好想体验一下,被他人触碰着射精是什么样的感觉,那样的感觉一定很好。看他说这些,丝毫不让人觉得猥琐下流,反而是极度的单纯,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在对大人说,他好想去迪士尼乐园。
但他最想知道的,是如何自然地走向死亡,他问妈妈,说你死了以后谁来照顾我,妈妈说找个女生照顾你就好,他说不会有女生想照顾他的。如果是个残疾女孩或许可以找到男孩照顾,但像他这样矮矮胖胖的残疾男孩,没有女生会喜欢。他说妈妈,我想死在你前面,如果我死在你前面,你会怎么样?他妈妈说当然会难过,但我想难过几天就会好了吧。他说那就最好了。
在一个“你快乐吗?”的回答下,他说自己过得很快乐,虽然看不见,但家人们总是会带他吃好的。还有买手机拆开包装盒的时候,那是他一年中最快乐的一刻。
在一个“你有什么愿望?”的回答下,他说最大的希望自己的死法是突然得个绝症,比如癌症晚期,那样他就可以顺顺利利的在爸妈之前去世了,不仅如此,因为自己得了绝症,到时候就一定会有很多人关心自己,还会抱抱自己,那多好呀?
我翻着他的回答看着看着就哭了,他不被命运宠幸,于是学会了在微不足道的被馈赠里获得满足。清楚自己的人生充满缺憾,却看不到一丝不满的气息,以至于我甚至无法用“抱怨”去形容,被拥抱,被触摸,被恋爱,被关心,这些明明是正常人基础诉求的东西,在他的叙述里,像是中彩票般的存在,像是“没有也没关系呀,但是如果有的话,那当然是最好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而世界上又还有多少像他这样的人。

 

 

【4】吴十六 

自打十几岁开始上工,我妈从未像现在这样有职业尊严过。
昨天匆匆视频了一会,她就把我打发了,说要去上班,让我跟我爸继续视频。等我跟我爸视频到尾声,她又回来了,很得意地说,把那家辞了不做了。“那家”简单说就是嘴巴太刻薄,不尊重家政。辞了之后跟中介一说,中介跟她保证,做过的天数工钱一分都少不了。
中介这么客气,除了我妈是真的能干、上心,当然也因为家政找人就不容易。
在我妈年轻的时候,事情可不是这样。十几岁在生产队上工,挣的不是钱,是工分。干的是一个成年人的工作量,却只给她算半个人的工分。工分关系着一家好几口人能分到多少粮,怎么能不争?争了也没用,总之是吃亏。所以我妈从来不信“农村人淳朴”那套鬼话。
生了我之后几年,因为太想孩子,进城在我爸单位做了临时工。八十年代的农民工、临时工有多吃苦也不用说了,反正有正式编制的可以整天什么都不干,而她们是高温天气照常作业,重体力活男女一样。
后来她靠自己考出了电焊工证,大夏天焊完半天钢模,可以回家陪我吃饭、打牌、玩游戏。暑期一个人关在家里的我当然乐不得,只不过那时我不知道好运因何而来。
我估计那时候她的指望大概是等到哪一天,单位有转正式工的名额,她排队总能排上。她不可能想得到的是,正式工的名额等不到,等到的是改制和下岗。
从我上初中起,到我大学毕业,她都在做各种各样的小生意,有时候运气好,手头宽裕,多了一点钱都变成了好吃好喝,进了我的嘴。
最凄惶的大概是她觉得小生意也做不出头,退休也不敢指望,给人站店的那几年。站店站到双腿水肿都不敢要求休息,雇人的张嘴闭嘴年龄歧视,一个月几百块钱都怕从此再也拿不到。
后来我小舅出钱给她买了养老保险,再加上阿当出生,她才狠了狠心,不做了,到上海带外孙。等到阿当上幼儿园,我爸也退休,她反而空出手来,试水做家政。开头还担心自己年龄会被歧视,到后来她已经确定,雇主们在同一个市场上找不到比她更好的选择。几年下来,只有她辞雇主的,没有雇主辞她。到现在,上海的前雇主们还时不常地打电话来试探机会。
等到我们2019年出国,我父母回了家,我妈也算打开了新天地:她可是在上海干过的家政从业人员![哈哈]
以前给她几百就能让她站店一整天的老板,现在要出高得多的价钱请我妈去干半天,全家看见她还非常客气,逢年过节送礼。我妈在忙完他们家老大的婚礼(在家办的)之后宣布不干了,事太多,换个人家做做。
所以我说呢,去他大爷的人口红利。我妈从小到老,吃够了所谓“人口红利”的亏,不管她多努力,制度歧视加任由资方挑挑拣拣的“人口红利”,她在劳资市场上就是永远的弱势。
直到现在。宏观分析师们哭着喊着人口红利没了,她才真正享受到了劳动者的职业尊严。没有人可以用年龄去歧视她、随意打压她的劳动价值、贬低她的人格、伤害她的自尊。
她的每一分收入,都是因为她饭做得好、清洁做得到位、会(相对科学地)带孩子,会替高龄老人着想(在疫情期间帮老人买菜)。年龄算什么?先在市场上找找能不能找到做同样工作还同等敬业的人吧。
人口红利,狗屁。

 

 

【5】猴子先生田坤  

#如果商鞅来管微博#
在商鞅看来,五种“奸民”要不得,要统统铲除!
第一种是读书大V,也就是“诗书谈说之士”,这些人的影响力能让民“游而轻其君”,满脑子胡思乱想,考研出国,不能好好尊重地方长官,得夹!
第二种是鼓吹躺平党,也就是“处士”,这些人使“民远而非其上”,与大秦离心离德,不关心君王的动向,还爱口嗨。要夹!
第三种是“勇士”,也就是各类武德博主,这些人以武犯禁,“使民竞而轻其禁”,当亭长执法抓人的时候,对面裤子里掏出的大椎比铁尺大多了,很危险!不能不夹!
第四种是“技艺之士”,也就是手工耿为代表的各类技术博主手工博主,这些人“使民剽而易移”,学会各种奇技淫巧,不安于搬砖,还能和墨家一样鼓捣出各种危险器械,必须夹!
最后一种是“商贾之士”,也就是各类财经博主,这些人“秩且利”,每天鼓吹市涨跌,“使民缘而议其上”,讨论上面的各种不是,该夹去阴间!
依照我商君的治理之策,微博一定会安定祥和,还网友一个清朗的网络空间!

 

 

【6】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

 

【7】。

 

【8】SexFriend 

不是科幻也不是喜剧

谢谢

 

【9】铁铁铁铁铁鱼 

90年代,我老家村后面有一间破屋,住着一个僧人。房子是青砖盖的,砖是坟砖,六七十年代平坟还耕的时候,从地里起出来的,各个年头的都有,都是村里祖先们的阴宅拆的。以前盖这个屋子是为了看机井,后来就没人去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就住在里面了。
这个僧人无名无姓也无法号,平时也不穿僧袍,冬天就一身灰棉袄,夏天就灰褂子。每天笑嘻嘻的。头剃的也不太干净,但是隔一段时间都自己刮一遍,他自己手艺不行,就大致刮一刮,真狗啃的一样。
也有人说他是劳改犯跑出来的,也有人说他是某某山上的大师。村里人也很少跟他来往,他也不化缘,也不主动结交人,那房子周边有一条旱河,河道里多是空地,他就在那耕种,一年两季粮食,四季瓜菜,自给自足,也不占用村里的耕地。
我们一群坏孩子老是去祸害他的瓜菜,他也不恼,有一回我跟俩孩子去偷他的种的西红柿,那几棵柿子都还没有红,只有几个刚刚变粉,就被我摘了。其实我们也不缺这口,各家也都有种。我咬了一口极酸无比,就扔了,又摘一个,还是极酸无比,又扔了。最后给他几棵柿子架祸害的没几个了,一回头看着他笑嘻嘻的站在岸上看着我。
我被抓包,撒腿就跑,旁边有片秫秫地,结果地里有个大粪坑,我一头就扎进去了,因为下雨里面灌满了粪水,下去就上不来了。几个小孩都跑了,没人发现我掉坑里了。
我扑腾了几下,水都淹到脖子了。被和尚一把抓住胳膊抱出来了。他拉着我到他的小屋前面,用缸里的水给我冲。我也不敢回家,他给我身上屎尿洗干净之后,也顺便把我的衣服鞋子都刷了一遍。那时候我父母开拖拉机拉石料,白天是没人管我的。我那次在那待了一整个下午,也主要是光着屁股走不了。
那是我第一次进那个坟砖盖的房子里。原本我以为会阴森恐怖,谁知进去之后,干净清爽,只有一些香火味儿。房里很简陋,一张弹簧行军床,地上也铺着砖,正北的地方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佛祖观音几个神像。神像上面有一个长相框,门口照进来的阳光正好晒着,里面写着四个字,歪歪扭扭的,“老实念佛。”
我问他啥他都笑嘻嘻的,简单回答我。比如说我问他会不会武功,他说阿弥陀佛,不会。少林跟武当哪个更厉害,他说阿弥陀佛,不打架。
一直到晚上,他端着满满一锅柿子汤给我吃。我本来不想吃,可真是饿,我就喝了一碗,就着他自己蒸的黑馒头。那汤没有油水,也没鸡蛋,我至今记得,极酸无比。都是我白天咬了一口扔掉的那些,他全部捡回来,做了一锅汤。他呼啦呼啦的吃了大半盆。
我吃完了就回家了。
后来村里来了个歌舞团,在村口晒粮的场院上扎大棚,九十年代那种下乡的歌舞团,是完全的草台班子,靠表演艳qing节目来收钱。我的性启蒙都来自于偷偷钻进那个大棚所见识的令人震惊的大场面。还有骑马钻圈的,还有人头蛇身。光怪陆离,群魔乱舞。
歌舞团来了的第三天,那里面有一个演员小伙子喝多了,骑着马出来,摔死了。我当时在现场,所有的人都在围观。那和尚走进人群,蹲在那个尸体身边,用手摸着他的头,喃喃的念着经。声音很小,却如雷贯耳,是佛在度一个客死他乡的人。
那一刻,所有的人都跟着他双手合十,默念阿弥。第二天,那歌舞团依旧在表演,一切节目照旧,只是少了一个骑马的小伙子。
只是他们临走的时候,那个团长带着人去给那和尚送了一些钱,和尚不收。团长带着个女的还有个小孩给他磕了三个头。
那时候我突然有种感觉,人间这个小村庄是被保佑着的。这个坟砖盖的小屋子,是一座庙,是一个菩萨的道场。
后来我经常去帮他种地,他每年播种,在沟边树下、除了瓜果粮食,他还会种红豆扁豆,也会晒大枣,晒莲蓬,每年腊八他都会在他的庙里煮一大锅腊八粥。
有上坟的人路过,他就把碗摆出来,热在蜂窝煤炉子上,送人吃。几乎全村的人都吃过他的腊八粥。那粥不甜,只有杂豆与枣子的味道。
可是特别烫。你得慢慢的一边吹一边吸溜,才能吃完。他就笑嘻嘻的看着人们吃粥,也不说话。
后来有一天他走了。
无人知道去处。
后来有一天,我父亲告诉我,那个小庙拆了,附近都盖了工厂。
我说还剩下啥没?
他说,有一块匾,上面写着,老实念佛。
明天腊八,请你吃粥。

 

【10】超正经东叔 

分享一波当时割包皮的过程。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