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阅读147】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

qiuyu @ 2022年01月20日  长阅读

【1】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来北京找儿子,凌晨打零工补贴家用 

爹瘫了,妈胳膊摔断了

一个人养六口人,生活压力很大

在北京的这些天,他接到的工作

通常是扛沙袋、扛水泥或者是

把建筑垃圾搬运到指定垃圾站

他在凌晨出发,等做完工,天就亮了

 

 

【2】天才儿子」金晓宇,被看见之后 

 

 

【3】医生自述:打了 4 针疫苗,还是感染了 Omicron 

至于我,当地时间 1 月 17 日,以色列一家医院发布了关于新冠四针的初步研究结果——尽管四针疫苗能够再次提升抗体滴度,然而对于 Omicron 而言,这个滴度似乎仍然不够。该研究并未公布原始数据。但在美国从医的 ZY,却已亲自体验了 4 针疫苗后的「中招」。以下,是 ZY 的自述。

 

 

【4】(美)明恩溥 | 1900年山西基督徒劫难 

9月19日,一位名叫王兰璞的山西传教士的中国助手来到了北京,同行的还有他的一位非基督徒朋友。这个人远道而来,陪王先生穿越好几百英里的混乱地区,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王先生讲述的故事,不仅事件本身引起人们极大关注,而且整个讲述帮人们了解了义和拳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狂热何以在短短几天内就在山西落地生根、大行其道,在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情况下,造成了极其可怕的后果。王先生的讲述非常类似于两天前费齐皓先生带来的消息。费先生1898年毕业于美国公理会通州潞河书院,曾目睹了太原府谷地传教士大灾难。 

下面介绍的情况是我们让王先生自己讲述的,笔者详细地听了三次,最后一次从头至尾做了笔录,提供了许多细节。他不仅没有添枝加叶,而且对他自己和家人的痛苦仅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说这些痛苦太微不足道,不值得提起,或者说很恐怖,不能细谈。

 

 

【5】纳粹的青少年 

1933年1月30日,当兴登堡总统任命希特勒为总理时,许多民族主义者欢呼雀跃。但左派对纳粹掌权已经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听到这个消息后,6岁的埃卡·阿斯穆斯(Eka Assmus)兴奋地叫道:“现在轮到汉斯叔叔的‘元首’了。”作为党卫队成员,她的亲戚已经在准备火炬游行来庆祝胜利,而一位邻居家的妇女则忙着挂起万字旗。另一位“老战士”如此欣喜若狂,以至于“激动得眼泪夺眶而出。这是新的救世主吗?”但在莱比锡,两位年轻的共产党员“吃惊地看到无穷无尽的纳粹行军队伍”。虽然他们期待有人会呼吁进行暴力抵抗,但“没有人来,什么都没发生”。年轻的犹太人弗兰克·艾克本能地感到,从那天开始,“我的父母无法再保护我。无忧无虑的童年气氛消失了。一切再也不能被认为理所应当”。

随后,大部分德国青年被纳粹化,这并非意外,而是纳粹政策有意为之的结果。希特勒宣称“谁拥有青年人,谁就拥有未来”。他非常重视年轻一代,视之为第三帝国的先锋,因为许多成年人过于顽固不化,无法完全接受纳粹主义。因此,名为“希特勒青年团”的纳粹青年组织成了向年轻人灌输思想和培养下一代纳粹领导人的重要工具,后者甚至会更加致力于实现这场运动模糊的意识形态目标。希特勒青年团尚武的颂歌迎合了年轻人的理想主义,暗示恢复国家的统一和伟大是年轻人的任务:“前进!前进!吹响闪亮的号角/ 前进!前进!青年无所畏惧/ 德国将会闪耀矗立/ 即便我们牺牲。”

 

 

【6】滨口龙介谈《驾驶我的车》 

夜间驾驶与白天驾驶非常不同。它有一种非常抽象的东西。城市的细节开始变得更加模糊,环境的细节和外面的东西都失去了焦点,所以会开始看到的是黑暗和光明。这种抽象性是吸引我的东西。我还认为,在晚上说的话与白天说的话是不同的。日常生活离我们更远,你会从人物身上引出一些不同的东西——他们的内在自我。夜间开车时的对话最终往往是更深层次的对话。

 

【7】游戏论·文化的逻辑|鲍德里亚与医疗游戏的游戏药方 

电子游戏面临的许多质疑都围绕这样一组矛盾展开:作为一个休闲、娱乐甚至是放纵、狂欢的“私人”领域,同时作为一个对青少年具有潜在启蒙和教育功能的“公共”新媒体,电子游戏应如何平衡公平正义的理念和它营利性的目的?

 

 

来源: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