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乐活 >> 烧鸟屋的鸡皮,才是深夜的台柱

烧鸟屋的鸡皮,才是深夜的台柱

qiuri 发布于 2016年09月04日

作者: 殳俏  

来源:悦食Epicure  

 

 

你有没有像我一样,深夜推开一间气氛热络,炭火通红,轻烟袅袅的烧鸟屋,觉得一切都对,于是坐下,照例先要上一大杯冰凉的生啤酒,然后开始点单:




“大葱鸡肉两串。”

“好的,客官。”

“梅子紫苏半生鸡胸两串。”

“好的,客官。”

“烤鸡皮要八串!”

“啊,客官,今天鸡皮售罄了。”

“什么!你说什么!”

摄影|Dewpearl


来到没有鸡皮的烧鸟屋,简直像是千里迢迢跑去伦敦纽约看剧,台柱不在只得B角的赶脚。被告知售罄的一刻,胸中顿时天崩地裂,不知道要在吃了一堆鸡心鸡肝鸡翅膀和鸡肉丸子之后,拿什么部位当高潮中的高潮。



―爱去烧鸟屋的百分之八十的你们一定也跟我一样的分割线―

在茫茫的深夜中,只有烧鸟屋的鸡皮,才是治愈饥饿感的当之无愧的台柱呢。

比如你先要一份醋渍鸡皮,虽是开胃凉菜,鸡皮却仍然呈现脆脆弹弹的口感,日文叫作“ カリカリ”。柚子醋微微渍过的清淡口味,衬托了白灼鸡皮漠然的鲜味,撒上一点点青柚子皮碎,加上点鲜切的洋葱,鸡皮和洋葱,都是有甜味的呢。



又比如,有些烧鸟屋的烤鸡皮串,会连上一些边缘处的鸡肉,特别是靠近颈部这个位置,纠结的一串拿到手上,平时的烤鸡皮吃的是脆,这时的烤鸡皮更精彩的是糯,那种微妙的油脂与皮肉并不强劲的牵连感,软糯讨好着你的咀嚼感,鸡油香和炭火味讨好着你的饥饿感,啊,店家,要不把这稀少部位的存货都拿出来吧。

 


在北海道十胜的屋台(大排档)吃过整块的烤鸡皮,一大张金黄色的鸡皮翻卷着,感觉是硬硬的,咬上去却是酥酥的,而且不腻。好好玩,鸡皮竟然吃出了烤鸭皮的感觉,再配一只北国特产的男爵马铃薯,新鲜烤出炉的,上面放块切得方正的黄油,眼见着它融化瘫软,一口鸡皮,一口啤酒。

 


更过分的是名古屋的鸡皮饺子。普通煎饺包肉馅,鸡皮饺子,当然是一整片油润的鸡皮紧绷绷地包着切得细碎的鸡肉馅,煎得弹牙锃亮,咬下去,内馅竟然还滚烫多汁。

 

摄影|殳俏


怎么样,很过分吧。但是,我们来到烧鸟屋,被炭烤的香味所迷醉,先尝一串清淡的梅子紫苏半生鸡胸,再来一点烤鸡心和烤鸡肝,最后都是为了在最欢乐的巅峰,要他个半打以上的鸡皮串呀!

以及,我见过的最体贴亲切的烧鸟屋老板,不仅慷慨供应大量不同部位的鸡皮串(对,你没看错,颈部、肩部、翼下、接近尾部的,不同部位的鸡皮串有不同的口感和油脂味),最后在那碗让你舒胃解腻的热乎乎的茶泡饭中,除了脆米,还心机地加了一点点小块的脆鸡皮。这个美好的原理,就跟湖州人会在青菜开洋面中加点猪油渣,贵州人在羊肉粉中加点脆哨,是一样体贴的小心思呢。

最后祝大家夜晚愉快,一定能在自己想去的烧鸟屋,遇到为你守候的那串油亮亮脆生生香糯糯的鸡皮。

 

摄影|Zhuyi


▲此处奉送一张吃着鸡皮笑到走形的殳老板



然后,尽情地为人生和鸡皮撒上辣椒粉,饮饱冰啤酒吧!

 

摄影|Dewpearl




文|殳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