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风云 >> 11家上市公司高管对年报“不保真” 是觉醒了还是为了撇清责任?

11家上市公司高管对年报“不保真” 是觉醒了还是为了撇清责任?

gangqin 发布于 2019年05月14日

11家上市公司高管对年报“不保真” 是觉醒了还是为了撇清责任?
金陵晚报 记者 江芬芬

 


  “高管称无法保证财报真实,我可能看了份假年报!”A股年报披露已经收官,一个明显变化就是,A股上市公司中“自揭家丑”的高管激增。据《金证券》记者统计,内部人士对2018年财报“不保真”的上市公司为11家,这一数字远超前几年总和。

  集体怼年报

  日前,在2018年年报中,*ST赫美的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同时宣布:无法保证年报真实、准确、完整,并对公司2018年度报告不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高管们给出的理由更是语惊四座。有“公章管理不善”的,有“休假”的,还有把锅推到会计师事务所身上的。董事兼总经理于阳解释称,由于公司债务纠纷及公章管理不善,本人无法确定是否尚有未经过董事会审议但对公司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合同及协议。副总经理李丽给出的理由是:本人2018年处于长期休假状态,难以全面获悉公司经营管理资料。还有高管把“锅”推到会计师师事务所身上。公司财务总监韩霞表示,由于公司2018年度审计报告被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故无法保证公司2018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视线往前拉,田中精机(300461)亦在2018年年报中称,董事龚伦勇先生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理由是“已是虚假记载”,请投资者特别关注。在2019年一季报中,龚伦勇再次称无法保证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公开资料显示,龚伦勇原是田中精机的总经理,现任董事,且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持有田中精机252万股,为第五大股东,市值达6957.72万元。

  此外,ST康得新(002450)董监高们同样演出了一场大戏。公告显示,对ST康得新2018年年报表示无法保证内容真实、准确、完整的董监高包括:三名独立董事、1名副总裁、2名董事、3名监事(含职工监事)及董事会秘书,合计共10人。在一系列质疑之下,在年报发布当日,ST康得新披露了独立董事陈东的辞职报告,称其因“个人原因”。5月6日晚间,ST康得新再次公告称,董秘杜文静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一切职务。在年报中,杜文静的异议点在于:1.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被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2.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尚无结论。

  值得一提的是,在A股历史上,2015年*ST博元拿出第一份全体董事、监事、高管“不保真财报。2017年,公司内部人士对公司财报或者业绩预告“不保真”的,包括闻泰科技、贝因美(002570)等4家。而到了2018年,据《金证券》记者统计,这一数字为11家,除了上述所提的三家,还包括航锦科技、*ST华信、ST西发、ST秋林、银鸽投资、文化长城(300089)等公司。

  激增的“非标意见”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深圳券商人士分析,A股公司内部人士无法保证财报真实性的案例猛增,背后的原因是,由于监管趋严,“非标意见”审计报告创下了历年新高,不少公司高管公开发声“无法保证财报真实”,也是为了明哲保身、撇清关系。此外,少数也有内讧、公司出现重大利空、高管觉醒等因素。

  5月6日,中注协曾发布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审计情况快报(第九期),截至2019年4月30日,40家事务所共为3604家上市公司出具了财务报表审计报告。从审计报告意见类型看,有3484家被出具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其中,50家被出具了带持续经营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50家被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有82家上市公司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有38家上市公司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值得注意的是,在2010年到2016年间,A股的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数量仅有个位数,2017年也就仅有22家。

  据了解,上市公司的年度报告由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核,会计师事务所审核之后发表审核意见。具体而言,审核意见分为五类,标准无保留意见、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以及否定意见。在四种非标准无保留意见(“非标意见”)报告中,最严重的就是否定意见跟无法表示意见。因为在历年审计结果中,否定意见较为罕见,所以“无法表示意见”就成了问题上市公司们所面临的最后审判结果。

  操作与法规相悖

  事实上,虽然“自揭家丑”,但上市公司高管的这波操作,引起质疑无数。

  早前财经人士曹中铭就指出,《证券法》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因此,目前一些公司高管“无法保证”的声名,与《证券法》的规定相悖。而且,既然上市公司对涉及往年较多数据核查尚未核实清晰,那么就不应该发布定期报告。上市公司“抢先”发布定期报告的行为,存在规避退市的嫌疑。此外,既然高管人员既无法保证定期报告的真实、准确与完整,又不愿意承担责任,那么其大可辞去相关的职务。

  在他看来,奇葩定期报告的焦点并不在于董事会、监事会与相关董监高的“不保证”与“不担责”上,而在于其披露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性上。由于没有经过核查与核实,其披露的可能就是一份虚假的定期报告,这才是问题的重点,也是其董监高等“不保证”与“不担责”的根本原因。

  种种迹象表明,对于类似奇葩定期报告,监管部门起初是“问询”,如果经调查认定其披露的是虚假报告,严惩随之而来。追溯过往,*ST博元已经于2016年5月13日摘牌。2018年半年报被公司董监高和会计负责人“不保真”的*ST长生,已于2018年12月11日收到深交所强制退市事先告知书,公司因违法违规生产疫苗,成为A股史上第一家因重大违法行为被强制退市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