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风云 >> IMF建言中国:避免额外经济刺激措施

IMF建言中国:避免额外经济刺激措施

taiyang 发布于 2019年08月12日

IMF建言中国:避免额外经济刺激措施
 第一财经日报 周艾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8月10日发布中国第四条款磋商报告,重申人民币汇率水平与经济基本面基本相符的判断。

  IMF中国团队负责人、亚洲及太平洋(601099)部助理主任詹姆斯·丹尼尔(JamesDaniel)当天在回应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称,2018年人民币汇率水平与经济基本面基本相符,并不存在明显高估或低估。近年来中国经常账户顺差持续下降,IMF支持中国增强人民币汇率灵活性,继续推动经济转型、扩大开放和推动结构性改革。

  交通银行(601328)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这份例行报告不是针对当前的,但对于汇率问题的表述其实是对目前的一个表态。“这个表态是权威的、专业的、第三方立场。汇率(明显变化)一定是大规模的干预,对市场小幅度的干预是无法引起汇率明显变化的。”

  汇率与经济基本面基本相符

  美国财政部8月6日将中国贴上所谓“汇率操纵国”的标签,称将诉诸IMF。当日,中国人民银行回应,这一标签不符合美财政部自己制订的所谓“汇率操纵国”的量化标准,是任性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行为,严重破坏国际规则,将对全球经济金融产生重大影响。

  在上述报告发布后进行的电话会议中,丹尼尔回答第一财经记者关于“汇率操纵”的提问称,对该问题没有可以附加评论的部分,但针对近期的关税冲击,“报告第24条中的第三点提及了相关建议,在负面情景下,(与汇率相关的部分包括)为了降低关税冲击,人民币应保持灵活性,并由市场决定。”

  IMF表示,在过去几年中,中国在减少外部失衡方面取得了进展,2018年的汇率水平与经济基本面基本相符,即人民币未被大幅高估或低估。“我们建议中国提升汇率弹性,目前已取得进展,我们希望这能够持续。”丹尼尔称。

  此前的7月17日,IMF发布的年度《对外部门报告》(ESR)也提及,中国经常账户顺差已从2008年的1950亿美元降至2018年的490亿美元,占GDP比重从2007年的超10%降至2018年的0.4%,外部头寸与经济基本面更为相符,经济再平衡进程持续。

  IMF报告称,2018年6月中至8月初,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贬值相对迅速,主管当局重新采取了应对贬值压力的措施——对外汇衍生品实行20%的准备金要求(属于资本流动管理措施),以及在每日交易区间的中间价形成过程中采用逆周期调节因子。人民币虽然对美元贬值,但相对于一篮子货币大体稳定,自去年第四条磋商以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贬值了约2.5%。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副院长黄益平表示,“管理”的目的是减少汇率的过度波动,而不是降低货币价值。他认为,货币贬值会促进经济增长的观点也已经过时,因为这只考虑了对贸易渠道的影响,但金融渠道的效果可能恰恰相反——货币走弱会鼓励资本外流,削弱经济增长。

  业内权威人士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工作层的沟通来看,实践中需要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才会被IMF认定为汇率操纵:一是,宏观经济政策引发了汇率的根本性失衡,比如大幅偏离均衡汇率,货币当局连续长期、单向、干预外汇市场;二是,货币当局引发汇率根本性失衡的政策目的是这个国家为了阻碍国际收支的有效调整,来获取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即为了促进净出口。”

  “目前还没有成员国被IMF认定为汇率操纵。”上述业内权威人士称。

  经济增速将在合理区间

  IMF认为,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等干扰因素,国内风险则包括金融机构特别是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下降等。鉴于计划实施的政策刺激将部分抵消外部因素的负面影响,预计中国2019年经济增速为6.2%,总体通胀将保持在2.5%左右。

  IMF表示,中国仍处于生产率趋同进程的早期阶段,因此预计中期内仍将保持强劲增长,但随着经济进一步从工业部门转向服务部门,增长或将逐步减缓,因为工业部门生产率约为服务业的1.3倍。

  对此,驻IMF中国执行董事金中夏认为,中国GDP增长从今年一季度的6.4%放缓至二季度的6.2%,但经济增长韧性很强,且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调整已开始取得成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已提高至60%以上,服务业在经济中的占比升至52.2%,超过制造业40.7%的占比。2019年,中国有信心实现6%至6.5%的增长水平。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最近发布的《2019年世界投资报告》也显示,尽管存在一些不利因素,比如全球外商直接投资萎缩以及贸易摩擦影响等,但2018年外商对华直接投资依然增长了4%,中国仍稳居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2018年,中国证券投资组合流入规模达到创纪录的新高。IMF预计,中国A股纳入MSCI、债市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后,资本可能进一步大量流入,规模约为4500亿美元。

  避免额外刺激,加速金融开放和国企改革

  既要在外部不确定性上升之下稳定经济,又要继续推进均衡和可持续的增长,宏观政策应如何作为?

  IMF建议,中国应避免额外的刺激措施和过快的信贷增长。“鉴于计划的刺激措施足以确保2019年和2020年的稳定增长,因此不需要额外的刺激措施。然而,考虑到外部环境不确定性风险,财政措施应等待外部环境变得更加明朗;政策空间应用于抵消必要的结构性改革带来的负面影响,而非旨在实现过高的增长目标。”

  IMF同时表示,不推荐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因为已采取的行动非常充分且仍在传导过程中,核心通胀也保持稳定。

  对此,金中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预计财政刺激的积极效果在下半年会进一步显现。我们认同工作人员的意见,鉴于政府在今年的预算编制中已将外部因素考虑在内,目前暂不必再进行大规模财政刺激。”

  金中夏称,中国继续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结合国内外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对政策进行调整,并利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和货币供应量合理充裕。央行将继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使政策利率更好地指导市场利率。同时,将进一步推动货币政策框架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转变,不断完善市场化政策利率的形成和传导机制。

  IMF同时建议,在20年来首次公开银行接管之后,小型银行的风险规避情绪上升,应继续推进结构性监管改革,降低金融脆弱性,并加强银行资本。

  对此,中国方面表示,政府高度重视防范金融风险,并采取多种措施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最近包商银行被接管以及战略投资者参与锦州银行,都反映了当局继续清理、巩固和加强部分中小银行的努力。在过去几年中,很多中小型银行也都通过积极补充资本金、处理坏账以及大幅增加拨备等途径而更加稳健。”金中夏称。

  此外,IMF对中国进一步推动金融开放表示赞许,并建议中国加快和强化国企改革。

  金中夏表示,央企层面“僵尸企业”处置已完成约95%,力争今年全面完成任务。在已处置的僵尸企业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通过破产方式处置,其他主要通过并购和内部重组方式处置。同时,中国政府承诺为所有类型的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将“竞争中性”原则落到实处,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内资还是外资,都在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竞争。

  (记者杜川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