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风云 >> 戈恩开记者会:不逃离日本将死在那里

戈恩开记者会:不逃离日本将死在那里

gangqin 发布于 2020年01月09日

戈恩开记者会:不逃离日本将死在那里
新京报 

 

当地时间1月8日,戈恩召开记者会控诉日本司法机构对他的不公对待。CGTN截图

日本与黎巴嫩没有引渡协议,戈恩回到日本受审的几率将非常小,这件事使日本政府外交陷入被动。另外,日本政府要想做好戈恩逃亡案的调查和整顿工作不容易,因为涉及司法系统、警务系统、反恐谍报系统、出入境管理系统等庞杂的政府和司法体系。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

从日本逃亡至黎巴嫩的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新闻发布会。戈恩在记者会上控诉日本司法机构对他的不公对待,并指责日产汽车人员“不道德、具有报复心”。关于逃离日本的原因,戈恩说,他被告知案件审判程序需要5年时间,“感觉自己像一个人质”,如果不逃离日本将会死在那里。对于金融犯罪指控,他认为自己没有任何不当行为。

新京报讯涉嫌金融犯罪的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逃亡至黎巴嫩后,于当地时间1月8日下午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记者会。

戈恩在记者会上控诉日本司法机构对他的不公对待,他说,在被日本拘留期间,每天接受8小时的审讯,并且律师不被允许在场。一周只能洗澡2次,每天仅30分钟离开牢房。戈恩强调:“我并没有凌驾于法律之上,逃离日本是不得已的选择,因为日本司法体系有缺陷,而且定罪率高达99%。”他表示,对其指控是毫无根据的,日本司法强迫他认罪,不考虑事实真相。

戈恩指责日产汽车人员“不道德、具有报复心”。“事件源自2017年初日产汽车业绩下滑,日产和雷诺之间存在很多恩怨,双方合作缺乏信任。很多日产人士认为,摆脱雷诺操控的唯一方式就是将我踢出局。”戈恩指出,日产前首席执行官官西川弘人与他人密谋将他推下台。

2019年4月下旬,戈恩向东京地方法院缴纳总计15亿日元的保释金后获得保释。作为条件,戈恩被要求住在东京都内的住所,受到日本警方的监控,但是并没有被要求佩戴任何电子追踪器。

2019年12月31日,戈恩发表声明:“我现在身处黎巴嫩”。他当天乘坐一架庞巴迪挑战者私人飞机抵达贝鲁特,随后与妻子卡罗尔见面。

焦点1

逃离日本过程流传出多个版本

黎巴嫩当地电视台MTV在2019年12月31日的报道中称,戈恩在其东京被监视的家里邀请乐队演出,随后藏身于一个尺寸超大的乐器盒中,在私人雇用的安保人员的帮助下被送上飞机。次日,戈恩妻子在黎巴嫩向媒体否认了这一说法。

据共同社报道,调查人员透露,戈恩出逃时很可能藏在用来装音响设备的黑箱子里,箱子底部还留有透气孔,以便呼吸。关西机场方面消息称,去年12月29日晚,有几个高度超过1米的大箱子因尺寸过大无法进入X射线安检仪,没有经过开箱检查就直接运上了私人飞机。

还有日媒报道,戈恩是乘坐新干线列车从东京前往大阪,然后乘私人飞机逃离。他的出逃计划或许是由前美国特种部队成员和私人安全人员策划,在飞往伊斯坦布尔的航班上,陪同戈恩的是两名美国护照持有者。整个计划估计花费了32亿日元。

戈恩在伊斯坦布尔转机,继而抵达黎巴嫩。土耳其私营航空运营商MNG喷气机公司3日承认,一名雇员伪造记录帮助戈恩转机。土耳其警方就此案逮捕7人,包括4名飞行员、一名货运公司经理和2名机场地面工作人员。

《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援引消息人士报道,戈恩的逃离计划精心策划了至少3个月,安排周密。有日本政客怀疑戈恩逃亡背后“有一些国家支持”。黎巴嫩政府则否认与戈恩的逃亡有任何关系。

焦点2

日本和黎巴嫩没有缔结引渡条约

黎巴嫩外交部曾发布声明说,戈恩是合法入境。日本外务省官员表示,由于日本和黎巴嫩没有缔结引渡条约,所以“如果对方国家不同意,就不能引渡回日本”。

日本法务省在戈恩逃离后马上就通过警察厅向国际刑警组织(ICPO)申请国际通缉。黎巴嫩政府于1月2日接到国际刑警组织要求扣押戈恩的“国际逮捕通缉令”。

日本政府6日就戈恩逃亡一事举行新闻发布会,法务大臣森雅子表示,作为一项普遍原则,日本政府可以要求从尚未签订正式引渡协议的国家引渡一名嫌疑人。这种要求需要基于“保证互惠”和“伙伴国国内法”进行仔细审查。

据共同社报道,黎巴嫩检察部门负责人透露,不会拒绝日本相关部门加入黎巴嫩的调查工作,但是截至6日“尚未从日方接到参与调查及引渡的要求。”

日本政府正加紧向国际组织等做工作。准备以国际性的协调为背景,继续展开与黎巴嫩政府的谈判。据BBC报道,日本向黎巴嫩提供数以百万计的援助,希望可以通过交涉将戈恩带回日本。

焦点3

日本检方被质疑人质司法、有罪推论

戈恩自2018年11月起至2019年4月之间前后4次被拘留,总拘留时间长达108天。戈恩及其律师团队曾多次指责日本“人质司法”,即通过长期限制人身自由迫使嫌疑人坦白的调查方法。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名消息人士说,戈恩原本打算在日本法庭作无罪抗辩,当得知案件审理可能持续数年,他怀疑日本检方有意无限期拘押他迫使自己认罪。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日本检方尤其是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调查审理的案件中,如果嫌疑人否认罪名,拘留长期化的倾向变得愈发突出。另一方面,“有罪推论”成为戈恩怀疑自己得不到公正对待的因素。根据日本法务省2018年发布的《犯罪白皮书》,过往28年的刑事案例数据显示,在日本,检方一旦正式起诉嫌疑人,定罪率超过99%。

《华尔街日报》称,若戈恩仍留在日本,4项罪名将使他面临最高15年的有期徒刑,并且被定罪几率接近100%。

此外,日本的审讯环境也遭到批评。据《纽约时报》报道,在调查期间,戈恩被拘留在东京的一间监狱,每天接受检察官审问,其间律师不被允许在场。戈恩在法国的代理律师曾抱怨:“在法国,即使是恐怖分子在审讯时也允许有律师陪同,但是日本不允许。”

■背景

汽车大亨被指瞒报50亿日元收入

现年65岁的戈恩在巴西出生,父亲是黎巴嫩商人,母亲是法国人。戈恩拥有法国和黎巴嫩国籍,他同时持有法国、巴西和黎巴嫩护照。1960年,戈恩全家从巴西搬至黎巴嫩首都贝鲁特,24岁在巴黎国立高等矿业学校获得了博士学位。

戈恩在法国结束学业后加入法国轮胎业巨头米其林集团公司,工作8年升至米其林巴西分公司CEO。随后他转战北美,年仅36岁便当上米其林北美事业部负责人。

1996年时任法国雷诺汽车公司总裁路易·施魏策尔看中了戈恩的才华,“挖”他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

1999年,日产汽车公司已濒临破产的边缘。当年5月,雷诺以54亿美元收购日产汽车36.8%股权,成为日产公司的大股东,组建了雷诺—日产联盟。2年后,戈恩出任日产汽车的CEO。戈恩上任后仅两年时间就带领日产汽车扭亏为盈。2005年,戈恩兼任雷诺CEO,成为名副其实的雷诺—日产联盟掌门人。

2016年,日产汽车收购三菱汽车34%的股份,成为三菱的大股东,戈恩担任三菱汽车董事长,成为雷诺、日产和三菱新联盟的灵魂人物。

2018年11月,戈恩被指在过去5年内瞒报收入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08亿元)。当年11月18日,他在羽田机场被东京检察院特搜部带走。

新京报记者陈沁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