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风云 >> 达芦那韦概念股持续发酵:谁是龙头股

达芦那韦概念股持续发酵:谁是龙头股

zhonghua 发布于 2020年02月09日

达芦那韦概念股持续发酵:谁是龙头股
FX168 

 

  ——根据李兰娟院士团队的测试,达芦那韦对冠状病毒的有效抑制效率高达280倍,远远高于阿比朵尔对冠状病毒60倍的有效抑制效率!因此,经过本周的去精取精、去伪存真之后,从下一阶段A股市场对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这两种药品的市场反馈来看,这个板块的炒作重心,无疑将向与达芦那韦相关的上市公司集中!无论如何,这里需要反复强调的一个事实就是,目前还没有国产达芦那韦。也就是说,达芦那韦仅有美国强生旗下的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一家生产。可见,西安杨森可以说是几乎完全垄断了达芦那韦在中国的市场。由于目前中国市场上唯一生产达芦那韦的公司是西安杨森,而且西安杨森没有上市,通过公开资料和查询得知,A股市场上只有华邦健康(002004,股吧)(002004)通过控股子公司汉江药业集团持有西安杨森3%股权。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不要以为华邦健康(002004)持有西安杨森的股权只有3%就小看它,毕竟西安杨森是个巨无霸企业,至于西安杨森是大到什么程度的巨无霸,这里就没必要量化了,关健在于——仅仅凭借垄断了达芦那韦的中国市场这一点,西安杨森就足以证明其在中国医药(600056,股吧)市场的实力和地位。那么,随着博腾股份(300363,股吧)(维权)(300363)和雅本化学(300261,股吧)(300261)等从事达芦那韦上游中间体生产的上市公司纷纷开启连续涨停模式的背景下,华邦健康(002004)凭借其控股子公司汉江药业所持有的西安杨森3%股权,在其逐渐浮出水面之后,接下来究竟有会什么样的市场表现,我们拭目以待。

  达芦那韦对冠状病毒的抑制效率高达280倍!西安杨森完全垄断了达芦那韦在中国的市场

  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李兰娟院士建议,将阿比多尔、达芦那韦两种药物列入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李兰娟院士表示,根据初步测试,在体外细胞实验中显示:(1)阿比朵尔在10~30微摩尔浓度下,与药物未处理的对照组比较,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达到60倍,并且显著抑制病毒对细胞的病变效应。(2)达芦那韦在300微摩尔浓度下,能显著抑制病毒复制,与未用药物处理组比较,抑制效率达280倍。

  受此消息刺激,自2月5日开始,A股市场上与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这两种药品相关的上市公司股票持续大涨,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生产阿比朵尔的江苏吴中(600200,股吧)(600200)、东音股份(002793,股吧)(002793),同时还有与达芦那韦(又称“达鲁那韦”、“地瑞那韦”)相关的上市公司博腾股份(300363)、雅本化学(300261)、星湖科技(600866,股吧)(600866)、三圣股份(002742,股吧)(维权)(002742)。

  值得关注的是,相比之下,与达芦那韦相关的上市公司,其股价整体表现要明显强于生产阿比朵尔的上市公司,而其中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与达芦那韦相关的上市公司,股价在近三个交易日三连板涨停的家数,明显要多于生产阿比朵尔的上市公司。

  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这两种药品均为李兰娟院士的团队所推荐,之所以两种药品所涉及的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有如此明显的落差,其实原因很简单——根据李兰娟院士团队的测试,达芦那韦对冠状病毒的有效抑制效率高达280倍,远远高于阿比朵尔对冠状病毒60倍的有效抑制效率。

  因此,经过本周的去精取精、去伪存真之后,从下一阶段A股市场对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这两种药品的市场反馈来看,这个板块的炒作重心,无疑将向与达芦那韦相关的上市公司集中。

  那么,究竟达芦那韦这种神药,给下周A股市场带来的,还有哪些机会呢?显然,这需要我们对达芦那韦以及它的独家生产商——西安杨森,有一个更为全面的了解。

  达芦那韦(又称“达鲁那韦”、“地瑞那韦”),由美国强生公司冰岛分公司Tibotec研发的一种非肽类HIV蛋白酶抑制剂,商品名称为普泽力。达芦那韦选择性抑制病毒感染细胞中HIV编码的Gag-Pol多蛋白的裂解,从而阻止成熟的感染性病毒颗粒的形成。2006年6月23日美国FDA批准其上市,2007年3月在欧盟的27个成员国上市。

  2018年7月23日,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西安杨森的达芦那韦考比司他片上市,用于与其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联合使用治疗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成年患者。

  目前还没有国产达芦那韦。也就是说,达芦那韦仅有美国强生旗下的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一家生产。

  可见,西安杨森可以说是几乎完全垄断了达芦那韦在中国的市场。

  不过,国内有上市公司生产达芦那韦中间体和原料药。

  2月7日晚间,博腾股份(300363)发布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暨风险提示的公告,公司为强生达芦那韦/地瑞那韦(Darunavir)的核心供应商,双方在本项目的合作已持续近十年。2018 年及 2019 年(未经审计),公司服务的强生达芦那韦/地瑞那韦(Darunavir)的相关产品(含中间体及原料药)的收入占比分别为18%、14%。

  另一家上市公司雅本化学(300261)也在2月7日晚间发布关于股价异动的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朴颐化学生产应用于达芦那韦的关键中间体手性环氧物。手性环氧物全球市场的供应都来自中国的三家公司,朴颐化学是其中的三家主要供应商之一,市场份额大约为15%-20%。朴颐化学是目前市场上独家掌握生物酶催化工艺的企业。

  据了解,雅本化学(300261)生产关键中间体酮类杂环,并供给博腾股份(300363)等国内原料厂商和印度药厂。酮类杂环是一个酮类的医药手性化合物,合成难度较高,国内能做的公司很少,雅本化学(300261)同时用合成路线和生物酶路线做。

  资料显示,星湖科技(600866)的全资子公司久凌制药主要从事医药中间体定制化生产业务,久凌制药与博腾股份(300363)已经建立了十余年的合作关系,近年来共计10个主要品类产品均系为博腾股份(300363)独家定制化生产及供应,其中艾滋病治疗药物中间体(GY05)主要销售给博腾股份(300363),用于生产抗艾滋病药物地瑞那韦(又名达芦那韦)。

  三圣股份(002742)2月7日晚间在股价异动公告中表示,公司之子公司春瑞医化从事医药中间体生产,其中K13产品是达芦那韦的中间体,为春瑞医化十多个中间体产品之一,其所占收入总体比重不高。

  当然,由于目前中国市场上唯一生产达芦那韦的公司是西安杨森,而且因为西安杨森没有上市,通过公开资料和查询得知,A股市场上只有华邦健康(002004)通过控股子公司汉江药业集团持有西安杨森3%股权。在当前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的大背景下,在达芦那韦经过李兰娟院士的团队测试后证明对冠状病毒的抑制效率高达280倍的情况下,垄断了达芦那韦中国市场的西安杨森,其价值无疑需要重新审视。

  作为A股市场上唯一参股西安杨森的上市公司,华邦健康(002004)也随之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华邦健康(002004)通过控股子公司汉江药业持有西安杨森3%股权:作为美国强生公司在华最大的子公司、垄断了达芦那韦中国市场的西安杨森,其3%的股权究竟价值几何?

  应该说,西安杨森这家医药企业在中国的知名度之高,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恐怕除了医疗卫生领域的业内人士以外,其它人群少有对这家中外合资的知名医药企业尤其是该公司在中国医药市场的地位和价值进行过全面的了解。

  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合资制药企业,美国强生公司在华最大的子公司,成立于1985年,总部设在北京,生产基地位于西安,在华员工超过3000人。公司业务包括生产和销售高质量的药品,产品主要涉及胃肠病学、神经精神学、变态反应学、疼痛管理学、抗感染、生物制剂和肿瘤等领域。

  世界500强企业美国强生成立于1886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产品多元化的医疗卫生保健品及消费者护理产品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是由美国强生旗下的比利时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与陕西省医药总公司、陕西汉江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医药工业公司和中国医药对外贸易总公司合资兴建的大型现代化制药企业。当时,西安杨森的生产技术和设备均达到国内制药企业的顶尖水平。

  西安杨森作为我国中外合资企业典范,综合水平一直稳居全国医药行业前列。

  公开资料显示,1990-2012年,西安杨森的年销售额由4000万元升至51.3亿元。同时,西安杨森开始在OTC市场发力,并推出了多款畅销产品,如吗丁啉、达克宁等。仅这些OTC产品,就达到了10亿元以上的销售额。当时的西安杨森,甚至为美国强生在亚太地区的业绩做出近一半的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西安杨森还以“开放式创新”的方式与本土企业展开合作。据了解,西安杨森先后设立了上海研发实验室和上海创新中心

  根据强生中国公司的官网介绍,近22个月,西安杨森有22个新产品和适应症在华上市或获批,覆盖了精神病学、血液病学、实体瘤、免疫学、传染病、糖尿病以及肺动脉高压等疾病领域。

  2020年1月29日,强生公司宣布,正在调集其制药子公司杨森制药的资源,启动多项计划,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也被称为2019-nCoV或武汉冠状病毒)的爆发,其中就包括核查冠状病毒发病机制中已知的路径,用以判断此前测试的药物是否可用于帮助患者抵抗冠状病毒感染,减轻非致命性病例的严重程度。同时,强生旗下在华制药子公司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已经向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及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捐赠了共300盒抗艾滋病药物——普泽力(达芦那韦考比司他片)用于临床试验性治疗。同时,西安杨森还向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捐赠了50盒普泽力(达芦那韦考比司他片)用于抗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验室研究。所有捐赠药物均已送达。如收到进一步需求,西安杨森愿意与所有医疗机构合作,为寻找2019-nCoV的解决方法贡献更多力量。

  无论如何,这里需要反复强调的一个事实就是,目前还没有国产达芦那韦。也就是说,达芦那韦仅有美国强生旗下的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一家生产。可见,西安杨森可以说是几乎完全垄断了达芦那韦在中国的市场。

  由于目前中国市场上唯一生产达芦那韦的公司是西安杨森,而且西安杨森没有上市,通过公开资料和查询得知,A股市场上只有华邦健康(002004)通过控股子公司汉江药业集团持有西安杨森3%股权。

  2月5日,华邦健康(002004)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控股子公司陕西汉江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的股东,长期以来也是西安杨森的业务合作伙伴,我们了解到西安杨森达芦那韦考比司他片已在国内上市,主要用于与其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联合使用治疗被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的成年患者,其中包括: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初治成年患者,以及未出现达芦那韦耐药相关突变的既往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的成年患者。

  事实上,华邦健康(002004)的控股子公司陕西汉江药业集团,与西安杨森的渊源由来已久。

  1980年,经过多次考察和接触,比利时杨森公司和汉江制药厂(今陕西汉江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最终达成合作意向:由比利时杨森提供设备和技术,汉江制药厂自建厂房,配套公用工程,项目计划总投资为1800万元人民币;项目年产60吨,产品全部由比利时杨森公司负责销售,包销期限为10年。

  1983年11月底,汉江药厂与比利时杨森公司合作的C型甲苯咪唑原料药车间顺利建成,成为当时中国医药行业第一个与国外合作的项目,年轻的汉江药业也由此开始走向大步追赶现代化之路。

  随后,带着先进软硬件管理经验的汉江药业,又投身参与了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的建设,并获得巨大成功。

  1992年,汉江药业开始迎接比利时杨森首次GMP审计并顺利通过,随后加大了与其他世界著名医药企业的合作……此后的汉江药业,一路砥砺前行,快速发展。时至今日,汉江药业集团已经先后通过了美国FDA、欧盟EDQM、墨西哥COFEPRIS、日本PMDA、以及俄罗斯官方的GMP审计,并定期通过复检。目前汉江药业已有8个产品获得CEP证书,3个产品通过美国注册和审计,十余个产品获得了中国GMP证书及出口欧盟的GMP书面确认证书。

  2005年末,刚上市不久的华邦健康(002004)收购汉江药业,汉江药业随之成为华邦健康(002004)的控股子公司。当时,汉江药业持有西安杨森的股权比例为4.8%。2007年11月,美国强生宣布同时从4个中方股东手里回购西安杨森总计18%的股权,使自己的持股比例达到70%。华邦健康(002004)当时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陕西汉江药业将持有西安杨森1.8%的股权转让给强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此后,汉江药业持有西安杨森的股权比例为3%。

  根据天眼查最新资料显示,目前华邦健康(002004)仍通过控股子公司汉江药业集团,持有西安杨森3%股权。

  因此,在当前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的大背景下,在达芦那韦经过李兰娟院士的团队测试后证明对冠状病毒的抑制效率高达280倍的情况下,垄断了达芦那韦中国市场的西安杨森,其价值无疑需要重新审视。

  作为A股市场上唯一参股西安杨森的上市公司,华邦健康(002004)也随之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博腾股份(300363)和雅本化学(300261)这类从事达芦那韦上游中间体生产的上市公司,在华邦健康(002004)参股的西安杨森面前,只能算是小弟。

  另外,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不要以为华邦健康(002004)持有西安杨森的股权只有3%就小看它,毕竟西安杨森是个巨无霸企业,至于西安杨森是大到什么程度的巨无霸,这里就没必要量化了,关健在于——仅仅凭借完全垄断了达芦那韦的中国市场这一点,西安杨森就足以证明其在中国医药市场的实力和地位。

  可见,作为中国最大的合资制药企业,美国强生公司在华最大的子公司,西安杨森3%的股权,足以撬动的市值之大,你根本想象不到。

  那么,随着博腾股份(300363)和雅本化学(300261)等从事达芦那韦上游中间体生产的上市公司纷纷开启连续涨停模式的背景下,华邦健康(002004)凭借其控股子公司汉江药业所持有的西安杨森3%股权,在其逐渐浮出水面之后,接下来究竟有会什么样的市场表现,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