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乐活 >> 中国体育因体能测试连上热搜 听听亲历者们怎么说

中国体育因体能测试连上热搜 听听亲历者们怎么说

tilamisu 发布于 2020年09月30日

“没(测试)数据就不发津贴了……各支队伍(没办法)只能重视去做了。”



“没有一个参加全国拳击锦标赛测试第一名的人,最后拿到了冠军!”



“我们脚上都没韧带……游泳运动员,本来脚腕就软,练跑步的话,我的脚腕会受伤。”



9月26日在青岛开赛的全国游泳锦标赛——以另类的模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余贺新和王简嘉禾在预赛中分别打破了男子50米全国纪录和女子1500米亚洲纪录,却因为一个新鲜事物——“体能测试”被挡在了决赛之外。



同样无缘决赛的,还有在预赛中排名第一的傅园慧。



由于名将们的意外淘汰,让总局推行的这个“体能测试”站在了风口浪尖。



其实早在这之前,象棋联赛搞体测准入,就已经在外界引起过争议。



到底是怎么回事?



新浪体育进行了多方信息收集,并一再表示将匿名发布后,终于从不同项目的十几名运动员那里了解到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实际上,这是总局办公厅下达的一个名为《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的文件,所导致的结果。



该《通知》要求:“体能是运动员竞技能力的重要基础,强化体能训练不仅可以提高运动员身体素质,为‘能征善战’奠定坚实基础,更能够锤炼运动员意志品质,锻造顽强拼搏、永不言败的优良作风。”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有过诸多这类通知,大方向和初衷是好的,但是很多时候,在实际操作中却出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偏差。



菲尔普斯能得第几?


全国游泳锦标赛将体能测试作为淘汰机制这一点,最令人诟病。



预赛前16强进行体测,淘汰8人进决赛。



余贺新和傅园慧在无缘决赛接受采访时,都只能顾左右而言其他。



王简嘉禾性子耿直,说到了根本之处,“我们也不是不重视体能,但不能成为决定性的东西,这次以体能来定前八,还是稍微欠缺一点(公允)。”



搞体能测试,无非是想督促运动员们刻苦训练。但是以3000米跑来决定游泳选手的耐力和是否能进决赛,让人充满困惑。



具备夺牌实力的男运动员A,因为体能得分不够被挡在决赛门外。在从省队出发前往青岛时,他就猜到了这次旅程的“命运”。



A对新浪体育说:“我就是来游一下预赛的。”他的预赛成绩不错,让教练眼前一亮,欣喜不已,但是随后就因为体能测试被刷了下来。



“我在游泳池里就比几十秒或者1分钟,却让我跑3000米。”



他不理解为何注重爆发力的短距离游泳选手,也需要中长距离的耐力。



熟悉游泳的人都知道,游泳运动员长期泡在水里,他们身体的关节比普通人都要“脆弱”一点。



为了不让他们脚腕、手腕受伤,教练甚至会明令禁止游泳运动员在训练之余打篮球和踢足球。



A选手此前从未进行过大量的跑步训练,他说自己生活中走路就容易崴脚。



“崴多了,就没有韧带了,更别说跑步。游泳运动员,本来脚腕就软,练跑步的话,我的脚腕会受伤。”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最耀眼的明星非菲尔普斯莫属。



当时关于他最著名的一篇新闻是《水中超人陆上不及常人 菲尔普斯走路竟时刻会摔跤》。



菲尔普斯跑3000米,能够格成为国际级运动健将么?



体测的项目中,A在其他项目得分不错,就是3000米被拉开了差距。



“我尽全力也只能得到4分,那6分对我来说太难了。”



B选手的关注点是,游泳项目男、女选手竟然面对同样的标准进行体测。



“30米跑,男、女选手都是4秒5满分。你说男、女选手能一样快吗?核心静立也是男、女选手一样时间满分。



“奥运会达标项目,卧推、深蹲,男、女选手都是体重1.2倍满分,你说男、女选手的力量自重能一样吗?”



她承认体能的重要性,但也认为特定的项目不能忽视特殊性。



在她看来,游泳就是特殊的项目,她在水中是“鱼”,“在陆地上就是‘残废’。”



她也对3000米的设定很是不解,认为太多的力量训练和跑步,会对游泳选手的肌肉与水感造成影响。







B说:“你陆地上练力量练得特别好,在水里根本没用的。”打个比方,游泳选手的天赋定义为“水感”,“同样体重的两人,A在水中的浮力好,那么他的水性就要好于B。”



这看起来是个物理问题。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出于公平起见,以后体测前,是否需要请体科所的人给运动员测个骨密度呢?



B接着说:“跑步跑得快,水里打腿肯定会受到影响,因为我们要脚腕软,但跑步需要脚腕硬。”



来到赛地后,她问了一圈其他队的选手。问下来才知道,不止她一个人,其他很多选手也出现了因为跑步造成膝盖疼、腰疼、小腿疼的情况。



“因为我们从小专业训练游泳的,没有跑步的肌肉组织,一下子跑那么多,很容易受伤。”



世锦赛冠军也被刷掉了


由于疫情的原因,上半年国内和国外的比赛都停止了。因此这段时间随着国内疫情的减轻,各个项目都在扎堆恢复赛事。



结果无一例外,每个项目的比赛都需要先进行体能测试,就连一些棋类比赛也需要。



比如2020年象棋甲级联赛,也首次引入了体能测试。



象甲联赛的《体能达标一览表》显示,运动员根据年龄被划分为5组,耐力类别45岁以下运动员要测试的是1000米/800米跑,45岁以上运动员测试的是3000米快走。



力量类别的测试也根据年龄设置了立定跳远和掷实心球两种项目,而70岁以上的运动员可以不用参加这些测试。



不过这些测试,还是让40岁往上的中老年象棋大师们有些吃不消。



当年比赛带着氧气瓶的聂卫平如果也碰到这个政策,估计中日围棋擂台赛就不会有开门三连霸,也不会有什么棋圣了。



作为基础大项,田径是所有比赛项目中体测最累的,要测10个项目。



在上虞进行的全国田径锦标赛,也是先让运动员们测试了体能。



通过成绩表,我们可以看到女子短跑的几位名将体能成绩都较高。像100米冠军葛曼棋,体能得分为82分,同样得分的还有国家队4*100米的另两位成员孔令微与梁小静。



因此,体能对她们参加竞赛没有产生任何阻碍。



但男子短跑选手的体能得分就差了一些。



正在职业生涯成熟期的谢震业(27岁)只有73分,24岁的许周政只有74分。



同为24岁的莫有雪75分,吴智强76分。而一名选手在体脂的这项测试中,甚至吃了鸭蛋。



当下中国田径的第一名将苏炳添缺席了全锦赛,有媒体报道说,他并非是因为体能不过关,而是个人原因。

根据此前苏炳添在微博上的讲述,他3000米跑的成绩为13分38秒。



这个成绩即便在击剑体测中,也只能得到很低的分数(参考本文后面击剑女子重剑选手的成绩)。





田径C选手对新浪体育解释了为何女选手的体能得分普遍高于男选手。



“有几个项目男选手和女选手标准不一样,比如引体向上,男选手不可以借力,女选手可以借力,可以摇摆。”



在田径赛场,室内世锦赛三级跳冠军董斌,被悄然淘汰出局。



此外,拥有正式比赛资格,但由于预赛体能分过低未能晋级决赛的选手有16人;而没有参赛资格,却因为体能测试成绩而跻身前三的运动员,却多达5人。



田径比赛靠基础体能测试,夺取了奖牌!



垒球也有故事


也是在上周,于贵州开始的垒球全国锦标赛共有9支队伍报名,参赛选手们要测试9项体能。



项目分别是:(基础体能、全体测试)立定跳远、反手曲臂悬垂、背脊耐力、腹肌耐力、5-10-5灵敏性测试、3000米跑;(专项体能、全体测试)二类跑;(专项体能、场员测试)立柱打远、上手掷远;(专项体能、投手测试)球速、下手掷远。



竞赛规则为:在9月27日、28日进行两天的体能测试后,在29日开始进行竞赛,先用单循环决出大排名,第9名直接淘汰。



随后,留下的前8进入第二阶段,但是不是再打循环,而是根据队伍体能总分排名,直接决出前8的具体名次。



体能总分的第1到第4,直接进入四强打佩寄制,决冠军和亚军以及两个并列第三;体能测试第5到第8的队伍则只能去打第5-8名排位赛。



这就造成了一个怪现象:只要在体能测试中排在前四,在第一阶段就是比赛打了第8,也能根据规则最差拿到铜牌。



匿名的D运动员对新浪体育说:“看了这个规则后,所有队伍都在争体能测试的前两名,因为前两名只要进入第二阶段,打佩寄制就占了大便宜。”



“各队都是年轻选手报名,因为年轻选手体能成绩肯定会更好。而各队的老将都不报名参赛了,就只是来到比赛地,在场边来当看客了。”



众所周知,棒垒球这种项目的规则极端复杂,实战积累的经验非常重要。所以老队员的防守经验和意识相当关键,世界上打到40岁的棒球明星比比皆是。



D运动员本来算是老将了,但还是让队里给自己报了名,“我们队是凑了18个人来的,我不打都凑不够人,还好我的专项能力可以赚一点得分,可以弥补体能差。”



让队员们为难的是,因为这次比赛数据不设上限,增加了她们赚分的难度。



比如腹肌耐力,总局给出的数据是达到多少时间,可以拿到这个项目的满分。但具体比赛实施的规则是:162名运动员,谁的耐力时间最长就能得分第一。



D说:“我们所有运动员都快疯了。”



顺便提一下,这个比赛方式,很适合综艺节目或者美国真人秀《幸存者》。



老将:这是想强制淘汰我们


对了,还有不怎么为外界所知的全国击剑冠军赛。



比起其他项目来,身高臂长的击剑选手们,只测试5项。分别为纵跳高度、坐位前屈、30米短跑、3000米跑、引体向上、30米双飞跳绳(后两项二选一)。



体测后,2019年世锦赛女重团体冠军成员林声、孙一文与朱明叶的得分都不理想。



个人亚军林声在30米短跑项目中可以拿到9分,可是3000米成为了她的软肋,只跑了13分55秒,对应的分数只有4分(体能单项满分为10分)。





因为击剑体能只有5项,为了达到满分100分的要求,其中三个项目都会进行倍数相乘,比如3000米的得分就要乘以3。



如此一来,进一步拉大了林声与其他选手的分差。



参加了里约奥运会的孙一文已经28岁,东京奥运会估计是她参加的最后一届奥运会。



她在3000米项目中跑出的成绩是14分36秒,只得到1分;朱明叶跑了13分58秒,对应得到4分。



女重比赛16进8的这一轮不需要打比赛,而是根据体能成绩来评定,体能前八的直接进八强。



林声和孙一文以47分和35分,名列第9和第15,双双无缘晋级。而朱明叶的体能成绩,甚至没能摸到前16的门槛。



击剑名将E承认,TA们项目的体能测试标准,要比游泳低很多。



“游泳的引体是40个满分,我们25个就满分;游泳3000米是11分以内满分,我们是11分30秒;纵跳的话是击剑比游泳标准高,我们76厘米满分,游泳是55厘米满分。”



为何游泳项目在跑步与引体两个项目的标准高于击剑?



TA分析道:“因为游泳选手的上肢力量强。另外,我们省里进行过一次体能大比武,3000米方面,除了中长跑运动员之外,最快的是游泳运动员,10分37秒。”



“游泳运动员心肺能力强,但跑步的话,他们要练,才能跑得快,不然只有心肺强,脚没力也不行。”



击剑F选手是一名参加过奥运会的老将,看到体能测试标准,TA就望而却步,连名都没有报。



F认为,那些测试分数不高的运动员,只要通过一段时间的专项恶补,是可以适应,改善缺失的。



TA以傅园慧举例说,“她没系统练这种体能,只能拿6分,练了两周后就可能有26分。”



但相应的,这种非专项体能对于运动员来说,有多大的作用呢?



耗时耗力地去练这种体能,浪费了技术体能的训练时间,难道不是一种资源浪费么?



备战东京奥运会的重点选手,在情感上肯定有些不愿意。



对于包括游泳、田径与击剑等比赛,通过体能得分进行排名的做法,F认为不太合理。



“如果把专项分和体能分相加来决定排名的话,我觉得会更让人容易接受一些。”



“现在有点一刀切的感觉。确实需要全面发展,但像爱迪生这种数学好的、偏科的学生,就会被淘汰。



“学好语文对学好数学没帮助?肯定有,起码可以审题清晰。但若因为语文考不到90分而失去了做数学考卷最后4道大题的资格,那是不是有点矫枉过正了呢?”



对于设立体能测试对老将形成的参赛阻碍,TA认为这是在强制淘汰老将。



“就是为了让老将们很难参赛,全运会(现在也设立了体能测试),就是为了奥运会选拔运动员的。你老将不备战奥运会,不为备战奥运会出力,光恢复就打全运会,那对奥运会有什么帮助?”



但同时F也表示,本来体能测试有一些条款,是对参加奥运会的老将或对备战奥运会有帮助的老将倾斜的,“但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我就不知道了。”



也有“免疫”的项目


在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举行的全国拳击锦标赛,也采用了预赛打出前8,然后靠体能测试淘汰决出4强再争前三的办法。



测试的项目是5项:卧推、纵跳、30米短冲、背肌耐力和3000米。



G拳手告诉新浪体育说:“没有一个测试拿第一的人,最后获得冠军。”



花样游泳H运动员认为,不同项目的运动员面对的是内容相差无几的体能测试,这一点是有失公允的,是片面的。



“你说花样游泳选手和游泳选手的类型怎么可能是一样的,跳高和跳水,只差一个字,但对技术要求相差十万八千里。”



举重和艺术体操都要求柔韧性,但是你让小姑娘去做卧推?力量不一样啊。



不过,在我们的采访中,也有对体能测试“免疫”的项目。



日前在肇庆进行的全国体操锦标赛“冷”门最少,像全能世界冠军肖若腾、双杠世界冠军邹敬园都没有受到体能测试的影响。



这是因为体操运动员的体能能力强吗?



体操J选手透露:“我们体操的体能是赛前讨论过的,基本都是按照不同的项目要求来计算的。”



“比如,上肢项目要求的都是上肢体能,下肢的项目都是跑跳体能,全能是所有体能项目都要到达分数线才能参加决赛。”



就像他只参加吊环比赛,因此只需要参加4个项目的体能测试:腹肌、背肌、引体与卧推。



这对吊环选手来说并不难。因此,体操的体能测试显得很“人性化”。



这样看来,如果设计好的话,其实体能测试是不会遭受这么大质疑的。



编者注:不过,9月27日的女子跳马比赛,也出现了因为被体能测试淘汰的运动员太多,一共只有5个人进决赛的情况。最终河北选手高宁只做了一个难度系数2.0的动作就获得了第5名。



严令出台的背后


由于对体能测试的不理解和出现了名将落马的现像,很多网友将矛头指向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的文件。



一位知情人士对新浪体育透露了自己了解的情况:“去年总局发了几次体能测试的通知,但各个中心或协会不够重视。这次可能为了引起大家对体能的重视,力度一下子变大了。”



据TA了解,在总局下发了体能测试通知后,大部分队伍有些“爱理不理”。



“要求大家增强体能,每个月都要测试,上报数据之类。那时还没有那么严格,但各支队伍都有奥运会的任务,都是顾着自己的比赛,没什么队伍当一回事,上报的数据也是很随便。”



TA举例说明,一支世界冠军队伍一直在外训练,没有进行过体能测试。





“一直到今年4月都没怎么上报过数据,都是让一些三线选手来测。后来5月份总局就动真格的了,没数据就不发津贴了。 ”



“切身利益卡钱了,各支队伍就都开始重视了。总局知道要跟你切身有关系你们才重视呗,那想各个省市都重视该怎么办?”



“就改全运会准入标准,全运会要搞体能测试,青运会、省运会也就跟着一起来了。”



观看了游泳决赛的A选手有些无奈地对笔者说道:“你看了这次决赛的成绩了吗?倒退了十年啊!决赛的成绩还没预赛快。”



作为新鲜事物,体能测试显然影响了一些项目的整体成绩,其中不乏一些有望在东京奥运会中夺冠的项目。



知情人士说:“总局出发点没有错,但中间的一些过程和事情,局外人不清楚,肯定会觉得总局乱来。”



任何事物的初始阶段,都可能出现问题。总局引入“体能测试”的标准,强化中国运动员的能力,也有很好的初衷。



问题在于,以基础体能测试来取代技术专项的比拼,是否合适?



既然是运动员,强调体能没有任何错误,只是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还是应该去进行科学总结和改进。



竞技体育一切都从奥运会出发,但奥运会16进8或者8进4,不会用体能测试来淘汰优秀运动员呀。



博尔特不一定擅长投掷实心球,菲尔普斯很可能不是立定跳远的高手,但不影响他们是各自项目屈指可数的巨星。

 

 

来源:新浪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