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眠谈怪录

kenan 发布于 2020年10月02日

@疫君
一个蛮暖的故事。

 

祁阳人施诵,家境殷实,有一个女儿名叫纯英,才六岁,这年夏天,纯英忽然得了急病,昏死过去,过了一晚上就夭折了。施诵人到中年,只有这一个孩子,一直都视为是自己的心头肉,如今一下子失去了,不禁哀恸至极,没有了生活的希望,变得不吃不睡,整日整夜地号哭,如同疯人一样。


如此过了几天,家中一个仆人忽然对他说:“我听说城西有一个名叫赛巫咸的巫师,自称懂招魂的法术,能够让死者复活,主人您为何不把他叫来,或许会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施诵决定要试一试,于是花重金把巫师请了来。巫师走进纯英的房间,设起法坛作法,过了一会儿,纯英果然苏醒过来。施诵惊喜不已,急忙上前想要抱女儿,但纯英却呵斥道:“站住!”而且竟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施诵愕然呆住了,巫师也知道自己出了岔子,便趁机偷偷溜走了。

那个男子又说:“我是冥府中的一个差役,因为没钱,肚子已经饿了好几天了,刚好经过这里,见到祭品都很鲜美,心中难以割舍,特来求顿饭吃。”施诵担心如果拒绝会惹怒他,于是只得用好话安抚,并说愿意把食物都给他吃。鬼差见施诵许可,便欣然趴在桌前用双手抓着祭品吃起来,架势如同饕餮一般,没多久就都吃光了,之后鬼差道了声谢,便想要离开。施诵突然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鬼差讲了自己所以请巫师作法的缘故,鬼差听了也很难过,于是说:“我回到冥府,一定尽力帮您寻找您女儿在哪,不用担心。”说完,纯英就倒在地上又死了。

第二天,鬼差给施诵托梦说:“您女儿不是真死,而是被冥府一个叫七婆的人夺走了魂魄,如今纯英已经成了她家中的婢女,她一定不肯白白再还给您。我听说七婆喜欢猫,而冥府中想要一只猫非常难,明天您可以焚香召唤我,如果见到有旋风出现在院子里,那就是我到了,您便找来一只猫杀掉,我得到这猫交给七婆,或许可以赎回纯英。”

天亮后,施诵回想鬼差梦中所言,正好家中养的母猫刚生下小猫,施诵便想要夺走其中一只换回自己女儿,但等走到母猫的窝前时,施诵却又不忍心了。踌躇了很久,终究因为爱女心切,还是决定要夺走一只小猫。刚要下手,母猫已经瞧出他来者不善,于是忽然开口说话道:“你为何要夺我孩子?”施诵窘迫至极,一时也顾不得猫为什么会说人话,而只是哭着说自己失去女儿的情形。母猫道:“鬼差哪里能信,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是妖邪呢?你越是信他,他造成的祸患就越大,到时后悔都来不及!”说完,便站起来做出要撕咬人的样子,同时嘴里发出阵阵的呜呜声。施诵很害怕,低着头离开了。而到了夜里,纯英就又活了过来,施诵听说后,整个人也如同复活了一样,并认为这一定是鬼差的功劳。

于是第二天,便备好了美酒美食,之后召唤起鬼差要款待他。焚完香后,鬼差果然来了,施诵连磕几个响头感谢他,而鬼差去一脸懵地不知是因为什么。他对施诵说:“您女儿活过来,真不是我的功劳。”并因为无功不受禄的缘故,坚决不肯吃施诵准备的东西。

临走前,鬼差又对施诵说:“昨天冥府中突然出现一只像是老虎的奇兽,也不知它是从来而来。它径直冲进七婆宅中,抓住她一口吞了,但对七婆平日抢来的那些女孩却一个都不曾伤害,让她们全都坐在自己背上,之后冲破冥关扬长而去。如今冥君大怒,命令我们一定要追查到底,恐怕日后很久都没有再相见的机会了,实在是苦恼呀。”——《废眠谈怪录》

原文:

祁阳施诵,家殷实,有女名纯英,甫六龄,是年夏,突暴疾不知人,一夕而亡。施诵至中年,止此一女,视为己之心头肉,今顿失去,恸极不复聊赖,寝食俱废,惟日夜号泣,几于狂易。

如此数日,家中仆偶进言曰:“吾闻城西有巫曰赛巫咸者,自言解招魂之术,能起死人,主人何不呼之来,幸获万一之效。”施诵然之,乃重赀延巫至。巫遂入纯英室中,设坛祷请,移时,纯英果苏,施诵惊喜,遽前欲抱之,纯英斥之曰:“止!”其声乃一男子也。施诵愕然,巫知其误,乘隙而遁。

男子又曰:“吾冥府一皂隶耳,因贫乏,腹中已枵然数日矣,适过此,见诸祭物皆鲜好,意不能舍,特乞一餐也。”施诵恐拒之将犯彼怒,乃好言慰藉,愿以食物相奉。其人见许,欣然据案以双手掇而啖之,势若饕餮,无何皆尽,其人乃称谢欲去。施诵遽伏地上,涕泣交集,告以己所以祷请之故,其人亦甚哀之,乃曰:“吾返冥府,必力求君女所在,无忧!”语毕,纯英仆地复亡。

翌日,鬼卒见梦于施诵曰:“君女非真死也,实被冥府中曰七婆者掣去魂魄,今已为其家中婢矣,必不肯无故还君。吾闻七婆好猫,而冥府得一猫甚难,明日君可焚香召我,若见羊角舞于庭前者,即是吾至,君乃取一猫杀之,我得此猫予七婆,或可赎君女归。”

至明,施诵思其言,适家中所养女猫方产子,即欲夺其一以赎纯英。及至猫母所栖窠前,复又不忍,踌躇久之,终以爱女心炽,将取猫出,猫母见其意不善,乃忽言曰:“汝何故取我子?”施诵窘急,亦不暇怪此猫何乃作人言,惟哭己失女之状而已,猫母曰:“鬼卒何足信!汝岂知彼非妖邪耶?汝信彼愈甚,为祸愈酷,悔之何及!”且起立作搏噬状,口中有声呜呜。施诵惧,俯首而退。其夜,纯英竟活矣,施诵闻之,亦犹如更生,以此必鬼卒之功也。

明日乃备具醪醴甘旨,以召鬼卒飨之。焚香毕,鬼卒果至,施诵顿首为谢。鬼卒犹懵懵不知其故,云:“君女之生,实非吾之力也。”且以无功不受禄之故,坚不肯食。临去,又告施诵曰:“昨冥府中有一奇兽如虎,不测其所从来,直入七婆宅中,攫彼吞之,而于七婆平日所掳众女一无所害,悉载之背上,破冥关而去。今冥君大怒,令我等穷竟其事,恐后久无相见日,实为大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