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避孕时,谈的不是不生孩子,而是如何更好地生孩子

kukumao  发布于  乐活  2020年11月23日

微信公众号:色号314

作者:@小蓟

 

这篇文最初是因为我最近写的那篇中国皮埋小厂改变世界的故事,我很吃惊的发现,后面一群提问都是:皮埋安全吗?我能去哪里进行皮埋植入?什么避孕方法好?




这些问题刚好你发了我对近4年来关注的一些问题的思考,就决定写一写,写写各种避孕方法,决定这些方法的那些经济、政治、文化环境,以及,我们,女性,乃至整个社会该如何看待避孕这个问题。



1,什么避孕方法更安全?



这里说的安全其实有两层含义,一个是避免怀孕,不会中招;另一个是无毒无害无副作用。



先说第一条,最简单的,WHO就有各种避孕方法避孕效力的专页,在其中,皮埋(implants)的避孕能力跟宫内节育器(避孕环,IUD)是一个层级的,每年每百名女性怀孕数目低于1,甚至皮埋还要强一点,中招概率大约是宫内节育器的1/6-1/8。



而口服避孕药如果正确服用(不漏服)的情况下,其避孕能力大约介于皮埋和IUD之间,百名妇女每年的怀孕数目也在1位以下。



而与之对照一下,安全套的避孕能力大概是每年每百名使用女性怀孕数目低于1(全流程正确使用,前戏也要用哦),考虑到很难有人如此正确,毫无瑕疵地使用安全套,一般使用的情况下,百名女性每年可能会有13人怀孕。



这里需要多说一句,如果你认为正常使用避孕套怀孕的概率就有13%,那就错了,这个概率是需要进行时间叠加的。如果假定被观察的这些女性平均每周一次性行为,百名妇女每年的性行为数目就是5200次,5200次使用避孕套的性行为中,中招了13个,也就是大约每400次避孕套的正常(非完美)使用会中招1个,小雨衣的效率还是不低的。



接下来该说安全性和毒副作用了。



避孕药、皮埋针里面的激素究竟有多大害处?发胖、不适,这可能是很难量度的问题,我从前查过很多资料,抓大放小的话,文献指向的最大的问题是血栓,尤其在高龄、吸烟又有心血管疾病家族史的女性中,致命。



我曾经就这个问题特意问了中国计生研究方面的大拿,一辈子从事避孕节育研究的专家吴尚纯老师,老太太用那种中气十足的北京大妈腔告诉我:有问题的主要是雌激素,"新一代避孕药中,雌激素的剂量都很低,主要起效成分是孕激素"。



      相关链接:中国人流调查:冰冷的子宫 


(这是让我关注到避孕这个问题的第一篇文章,文中提到了各种主流避孕方法,提到了人流在中国的各种让人触目惊心的数据。)



2,反激素避孕之国



我在好几篇文中曾经写下来,又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被删掉的一个镜头是:在一场规格很高的大会上,有领导说,皮埋,把健康妇女变成了病人。从此,在中国如火如荼的计生大潮中,皮埋几乎不见了身影,全面败给了另一种长效避孕方法——节育环。



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皮埋针所带来的月(点)经(滴)不(出)调(血)。



由于不像短效避孕药采取周期性供药,皮下埋植的孕激素会持续而均匀地释放。计生研究里的妇女之友,激素避孕技术专家、中国皮埋针的发明人邵海浩老师曾经跟我解释:"当这些外源性孕激素进入,人体中的雌激素没有反应,导致内膜还没长好就脱落了。内膜里面充满了血,一边长一边脱落,所以会造成点滴出血,有时候点滴出血整个月里面都有。大约 20% 的使用者会出现或多或少的出血现象,虽然这类出血对女性的健康从不会有什么影响。"



但回过头来我会想,如果不是领导那句话,皮埋的结局就会大好吗?会跟节育环分庭抗礼吗?好像大概率不会。



因为,激素。因为,入药三分毒。这个药,能让人不生孩子,那得有多毒?(解释一下,避孕药具里的孕激素的主要功能也不过是抑制排卵和增厚宫颈粘液,使得精子难以进入。)



我们经常看到欧美的反疫苗浪潮,但很少有人提到中国的反(激素)避孕药的浪潮。仔细看来,两者其实有相似之处。



两种药都是用在健康人身上,用于预防,疫苗用来预防重大疾病,而一个意外的孩子给人生带来的改变也许不比一场大病小。前文中的邵海浩老师就曾跟我提到过,因为使用者是健康人群,避孕药具的安全标准其实要比其他治病的药物要高,几乎是疫苗标准。



在西方,避孕药的出现是四五十年代女权运动的产物。女性主义者桑格致力于将女性从怀孕这件繁琐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她希望找到一种药丸让"一个女人可以每天早上搭配她的橙汁,或是在刷牙时顺手服下,而不需要征求她枕畔那个男人的意见"。



由桑格和女权组织们投钱给了平克斯的研究团队,后者带着他那边搬砖不怕苦不怕累的技术大拿、华裔科学家张民觉做研发,还有个保守派绅士洛克医生负责站台做推广,这才有了今天改变人类的"小药片儿"(The Pill)。(平克斯的团队故事跟主题无关,删掉。)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西方的避孕药是广大女性奋争的产物,自主避孕的权利几乎与投票权一样神圣。这是自己的选择,所以可以接受它的不完美,愿意与它一起成长。



而在中国,这种药物,并没有这样的群众基础,甚至对于避孕本身,究竟是权利还是义务,都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



3,在妇女健康领域,因经济价值一般,长效避孕产品往往少有人关注



有时候我会偷偷猜测,美国女性特别偏爱每天一颗的短效避孕药,是不是因为她们每一次服药会重温那种,可以控制自己身体的荣耀感,而在东亚,以及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短效避孕药并没有这种历史文化加成。



Any way, 中国、东南亚、非洲的避孕方法都是以更省心省事儿的长效避孕方法为主。



在一个会议中,我曾经听一位计生研究者提到过她认识的一位前辈研究员推动中止了中国的一种一月一片的长效避孕药使用的故事。



那是在近20年前,那位前辈承担了很多中国常用口服避孕药和宫内节育器的系统评估研究,发现以当时的制药水平,要让避孕效果持续一个月,那种口服药的峰值会非常高,高到超过最低中毒浓度。而事实上,讲这个故事的这位年轻的研究者目前的研究方向是一种超长效避孕针,打一针管半年。



为什么人家那个一片一个月,你说不安全,你这个一针管半年,能安全吗?



能,因为后者用的是纳米微球缓释技术,相当于微球包裹药物缓慢释放,半年后自动吸收。



那位研究员跟我提起她曾向大三甲的妇科医生提到了自己的这个研究,对方眼睛里几乎闪出光来,跟她说:你们赶紧研究出来,以后我们这边做完人流可以直接给一针,多好。



我知道那位医生的意思,我曾经特意去了解过中国的人流问题,人流的年轻化和反复人流是中国人工流产人群的主要特征。在上海的红房子医院,医生会给每位做完人流手术后出院的病人开两盒(两月份)避孕药,他们还有一个流产后关爱项目,6个月内与就诊者电话沟通,以及,避孕宣教。然而,这个电话打起来并不容易,随访的流失率很高。从医生们的经验来看,六个月内重复人工流产,甚至人流两三个月内再次怀孕的情况都不罕见,而这样的情况,对女性的身体伤害很大。




提到自己的研究,那位女研究员跟我说:这种(纳米微球)技术,在糖尿病、肿瘤这类有经济价值的产品上,已经很成熟了,但在避孕这种关系妇女儿童健康的领域,却因为经济价值不高,少有人关注。



感觉上,这个描述也很适用于皮埋,因为使用者都是第三世界国家女性,经济价值不高,相关产品便鲜有人关注。



4,最后的最后,我要怎么选,选什么?



简单地说,不要问什么是最好的避孕方法,而应该问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避孕方法。



从避孕效果来看(括弧内为长效避孕产品一次使用的有效时间):



男/女结扎(还用说吗?)>皮埋针(3-5年)=可缓释激素节育器(5年)>节育环(5-10年)>短效避孕药>避孕套>紧急避孕药(慎用)



而选择时,首先要考虑"危险行为"的频率,以及,你的经济承受能力;其次考虑你的人生规划、身体状况、行为习惯等。



这里特别要指出的几种含激素的长效避孕产品,皮埋针和可缓释激素节育环都有可能造成闭经,然而,月经之于女性是否必要?去年春天,国内社交媒体曾经兴起了一次大讨论,针对的就是月经是否必要?也是那次大讨论中,我才知道了,原来,可以让月经变成"年经",可以365天不间断服药的短效避孕药早就通过了FDA的审批,正式上市了。不仅生育,连月经都可以由女人自己做主。



另外,我自己其实觉得,比较好的一个办法是找医生咨询避孕方法,妇科/计划生育科医生或者家庭医生,当然,前者很忙挂号不易,后者我还没试过,之前的建议好像一般是找计生服务站咨询,而现在,当地的妇幼保健站可能可以去看看。



我的几个在国外的朋友都曾经告诉过我,他们的避孕方法是家庭医生建议的,且有保险cover药具的费用,后者也恰是她们去咨询医生的重要动因。而在中国,至少我自己没碰上医保可以负担避孕药的情况。然而,好一点的短效避孕药,动辄一个月需要花费上百,对于一些仍是学生的年轻女孩来讲,其实还是蛮奢侈的。然而,中国的人工流产数据显示,人流手术中,25岁以下的女性所占比例为47.5%,这些女性中,未生育者所占比例为49.7%。



所以,就有了我特别想对决策者说的一段话,(地命海心习惯了):



当我们谈避孕时,我们谈的也不只是不生孩子,少生孩子,而是谈的保护女性生育力,以在更适合的时机生育更高质量的孩子,甚至如何提升怀孕活产率,如何降低母婴死亡率。



避孕,避免那些"意外"的孩子,在更合适的时机生育孩子。这不仅关系着每一位女性的切身利益,也关系着整个国家民族的前途。避孕教育是生育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项教育对提高人口素质乃至人口出生率都很重要。





最后,再说一遍几个关忽人命的提示:



1,体外射精和安全期避孕是不靠谱的避孕方法,那是在用女性的身体冒险;

2,哺乳期并没有天然避孕,哺乳期怀孕的情况比比皆是;

3,紧急避孕药是非常规避孕手段,慎用。





The Last but not the least.



愿每一个宝宝都是父母期待的产物,

愿每一个女性都能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