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性暴力让优质资产都在疯涨

taiyang  发布于  财经风云  2021年02月17日

经纬创投:流动性暴力让优质资产都在疯涨

来源: 经纬创投




就商业来说,这毫无疑问又是一个越来越残酷的时代,一切资源都在向头部集中,现在已经不是"2-8定律",而是非常明显的"1-9定律"。

2020年一开始就笼罩在新冠疫情的阴影中,3月美股在连续8个交易日内,四次因暴跌而导致熔断,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形。但随后各国政府相继出台刺激政策,特别是美联储多次降息,美股又开始疯狂上涨,标普500的估值水平现已超越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的顶峰。

资本展现了它的流动性暴力,一二级市场的优质资产都在疯狂上涨。很多经纬系公司也不例外,例如业务与股市息息相关的互联网券商富途控股,距2020年初暴涨了接近1400%;智能电动车理想与小鹏汽车,均在2020年上市,至今也分别上涨了160%与220%;港股中的SaaS服务企业有赞,暴涨了接近640%,2020年新上市的荣昌生物,至今也上涨了170%;在一级市场,在线教育公司猿辅导的估值从2020年3月份的78亿美元,飙升到10月份的155亿美元;企业服务领域的PingCAP在2020年估值翻了6倍……

但站在沉寂的2020年初,你很难想象下半年会是这般亢奋的行情,更不能想象2021年伊始,自由派散户们在美国第一次通过社交媒体集结,一顿冲锋后竟然逼退了一家投资机构的做空交易;甚至疫情所造成的减少社交,都没有让我们变得更无聊。实时音频聊天产品一夜爆红,同类的中国音频经纬系公司TT语音和荔枝也受到追捧,荔枝在4天内暴涨300%。音频其实并不新鲜,但随着疫情令数字化大大加速,当长视频、短视频、直播和朋友圈,分别占领了用户整块时间和空隙时间之后,音频这种"流淌的内容",被认为可以占领余下的"背景音乐"时间,"永远在线"在后疫情时代将慢慢变为现实……

2020年初,新冠疫情导致了一个又一个灾难性的经济数据,全球供应链一度中断,美国和日本因为政治与疫情因素作祟,想要将制造业产业链迁出中国的声音不绝于耳。人们似乎忘了全球化分工是为了使效率和利润最大化,问题出在供应链地域高度集中和准时生产制,而不是全球化本身。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且控制不利,中国严谨的举措抵御住了冲击,维持了独特的经济复苏势头。中国的出口从5月开始明显复苏,集装箱一箱难求。到了年底,中国成为全球唯一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并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新增外商直接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在充满动荡的2020年,我们仍然保持了以往的投资节奏,持续聚焦中国,新投+已有项目再加码事件数量为179起,整体交易事件数量为432起,撬动了1140亿人民币的资金。公司上市包括荔枝、理想汽车相继登陆纳斯达克,小鹏汽车登陆纽交所,沛嘉医疗、嘉和生物、荣昌生物相继登陆港交所,传智教育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在M&A方面,才云科技、玉符、环信、美味不用等等公司被战略收购。2020年,经纬系公司累计为超过450亿人次提供了服务/产品,在全球直接提供或者流转撮合了8500万个全职/兼职岗位


纵观经纬的2020年,我们抓住了一些新的机会,和一些公司分享了上市的喜悦,看到一些公司的资本表现很好,但同时我们也错过了一些——当我们想要追加的时候,一样也面临极其之高的估值,我们也需要时间消化。

领域与机会

2020年,我们认为有六个领域在逆势上扬,表现非常亮眼,分别是大医疗、智能电动车生态、企业服务/B2B/交易平台、前沿科技、大消费、在线教育。

2020年无疑是医药投资的大年,新冠疫情令医疗行业从未像今天这样,高度重视从研发到销售每一环节的突破与效率提升。在港股,新上市的头部创新药公司受到热捧,例如11月上市的经纬系公司荣昌生物,至今上涨了170%。

在药物开发的世界,以前一个有潜力的分子要花费多年时间才能从实验室走向药房;但是面对新冠疫情,无论是疫苗还是药物,都已经在短短11个月内有多款产品上市——2021年我们将开始全世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迅速的全球疫苗部署。

我们一直重视医疗领域的投入和布局,最近三年更是加速重仓医疗,仅2020一年,在医疗领域内的投入就接近1/3,在创新药、器械、诊断、数字医疗领域均有系统性布局,覆盖了新冠疫苗、细胞/基因治疗、偶联药物、合成生物学、抗体药物、下一代小分子、手术机器人等多个子赛道。在大逻辑上,投资的重心是关注技术平台的突破在各个疾病领域的应用,抓住全球各个技术平台针对不同疾病在萌芽期(概念初步验证)和突破期(初步有同类产品上市)的早期机会。

在新冠疫苗领域,经纬经过长时间的追踪和深度研究,重仓了中国最领先的DNA疫苗创新企业艾棣维欣,如果产品顺利将是全世界DNA疫苗路线有史以来第一个获批产品。

在细胞/基因治疗领域,经纬将目光放在了这一新领域下一代突破性的方向,前瞻布局了可以重复给药的基因治疗、针对常见病的基因治疗、合成生物学赋能的CAR-NK(SentiBio)和TCR-T(RootPath)、TIL(沙砾生物)等最前沿的发展方向,另外也布局了合成生物学公司Bota Bio,我们持续看好合成生物学通过高效改造细胞通路在新药研发、细胞工程和高端物料合成领域广阔的应用前景。

在下一代小分子、抗体、偶联药物和新型化疗药领域,全球热度持续高企,经纬布局了益方生物、Nikang、荣昌生物、华辉安健、Ambrx、Tallac和华昊中天等公司,看好真正拥有创造出first-in-class(同类第一)/ best-in-class(同类最优)新药能力的公司长期发展潜力。

在器械、诊断方面,经纬2020年收获了早期投资项目沛嘉医疗的上市和科美诊断的过会。同时,我们在手术机器人、心血管疾病的光学诊断、内窥镜等领域持续投入。



智能电动车生态在2020年迎来了真正的爆发,特斯拉创下了5年上涨1000%的神话,大部分涨幅是在2020年实现的。我们投资的理想和小鹏,上市至今分别上涨了160%和220%。就像从马车转向内燃机一样,从石油转向电力的动力迁移将对经济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但能源转换只是第一步,电气化会改变整个汽车电子电气架构,以及能够基于此而实现的智能化和自动驾驶,将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大变革,就如同苹果对比诺基亚、智能手机对比功能机,是一个颠覆性的机会。

智能电动车是一个极其广阔的市场,也是一个不可能被一家公司所垄断的市场,所以我们投资了两家核心整车商,理想与小鹏均在2020年完成IPO,他们就像战争中的制高点,令我们可以用一个更全局的视角去看待整个智能电动车产业。

同时,我们还将持续布局上下游产业链,比如车载芯片、自动驾驶等等。例如在汽车电子场景,我们投资了车规级芯片研发商芯驰科技、高速车载以太网芯片的景略半导体等等,我们看好那些有技术沉淀的公司。



除了医疗,企业服务也是非常受益于疫情的领域之一。以前每个人都认为这种数字时代是大势所趋,但企业存在惯性,做出改变需要钱、需要人、需要组织结构发生改变,具有挑战性,疫情已将需要数年的数字化转型压缩成几个月。

头部公司在2020年变得极其抢手,估值也在激增。在二级市场,优秀的企业服务公司都受到了热捧,有赞、声网等PS都在好几十倍;在一级市场,大额融资也层出不穷,PingCAP、太美医疗科技、盖雅工场都在2020年完成了新一轮的大额融资。其中PingCAP的估值涨幅高达6倍多。由于PingCAP的数据库产品采用了分布式OLTP技术路线,使其在疫情期间数据量激增的情况下,依然能够灵活无缝地为客户做扩展,性能和稳定性非常好,这为其带来了更大的成长空间。

而估值暴涨的基础,是企业服务公司商业模式逐渐获得验证。无论是通用SaaS的北森、上上签、盖雅工场,还是开发者/安全领域的PingCAP、垂直SaaS的太美医疗科技等等,收入都达到了几亿人民币的量级,每年还在翻倍左右的增长,形成了良性循环,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

我们认为,中国当下的企业服务市场非常像1970年的美国。那时美国在经历了30年二战之后,系统性地从供不应求到供大于求,所有人都开始追求效率,对内就是软件,对外就是供应链,所以SAP、Oracle、微软等等著名公司都是在1970-1980这十年间成立。同时,对外要效率就体现在供应链方面,所以那个时候固安捷、Cisco等一系列公司也同期成立。

当下的中国很类似,改革开放后经历了30年供不应求的大发展,到2015年之后,各行各业开始供大于求,供大于求就需要追求效率。在对内的软件方面,例如北森、盖雅工场、上上签等企业服务公司这几年出现大发展;在对外的供应链方面,例如震坤行、小胖熊、易买工品、辅料易、易点租等等,一系列优秀公司也得到快速发展。而在电商SaaS、开源等新兴方向,我们也在密切关注。



在前沿科技领域,航空航天拥有巨大潜力。2020年的一个显著变化是,大量的太空任务是由经济和国家安全利益驱动,而不仅仅是实验室科研。随着美国已经形成NASA负责深空探索,民营的SpaceX等公司负责降成本、商业化的航空航天新格局,民营公司正扮演越来越重要角色。我们亦在此领域积极布局,投资了星际荣耀、蓝箭航天、银河航天、长光卫星等等国内领先的头部企业。



在ToC领域日渐贫瘠的时候,大消费赛道却是一片生意盎然的绿洲。新冠疫情令大部分消费品公司遭遇重创,但优秀的新兴品牌们依然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例如在疫情期间方便食品卖爆了,在2月份实现了6.8倍的类目销量增长,自嗨锅逆势自建核心供应链,且完成了2轮新融资;新兴雪糕品牌钟薛高,也在2020年上半年开始挺进线下,通过前期在线上积累的品牌势能,取得了500%的增长。

另一个越来越值得关注的方向是人造肉/替代蛋白,这是人类摄取蛋白质的前景,因为目前畜牧业和捕捞业效率低下,基于植物蛋白和细胞培养的两种技术路径正在迅猛发展。2020年国内市场对人造肉的投资热度持续上升,我们也投资布局了植物基的星期零和新素食,细胞基的周子未来。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我们对消费领域的投资思路,那就是去寻找"成熟品类的革新者"和"新品类的定义者"。我们认为中国的新消费品牌最终会走出不一样的道路,因为中国的基础设施在全球是独一无二的,无论是移动互联网(数据)、供应链、物流等基础设施的方方面面,这都会催生出独特的机会,也会令一些公司的成长和估值大不相同。



在线教育领域与企业服务类似,疫情起到了极大的教育用户作用,彻底改变了人们对在线教育的质疑,转而认可教育的线上化。经纬系公司猿辅导,估值从2020年3月份的78亿美元飙升到10月份的155亿美元。而在未来,我们继续看好AI+教育所产生的潜在机会。





资本与监管
全球的低利率环境导致优质资产价格上升。相比于年初,美股不仅填平了疫情造成的跌幅,还上涨了100%(纳斯达克);港股也填平了疫情的跌幅,恢复到了年初水平(恒生指数);上证A股则比年初上涨了37%……

但2020年最为特殊的是,低利率逼迫投资者去追逐有限的优质标的,使得拥挤的交易变得更加拥挤,市场对优质公司的价值判断正在非常夸张地前置。

一级市场也同样疯狂。我们在2020年11月底简单计算了一下,至少有100多家近期融资的经纬系公司,估值翻了2-8倍。比如我们在2013年投资的猿辅导,估值从3月份的78亿美元飙升到10月份的155亿美元。另外,2020年经纬系公司新晋17个独角兽,包括震坤行、PingCAP、长光卫星、银河航天、树根互联、七牛云、酷家乐、智云健康、太美医疗等公司。

2020年的另一个新变化,是全球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反垄断监管升级。2020年11月,中国公布了首部针对互联网巨头反垄断指南的征求意见稿,美国也对几家科技巨头发起了反垄断诉讼或是听证要求,意味着我们实质上进入了一个强监管+反垄断的时代。

垄断会扼杀创新,但过于分散也难以产生创新。从大逻辑上讲,政策希望能够有序竞争,而起到良性的助推作用。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其实是给了很多创业公司更多的机会。

如何能够更快、更高效地变成自己行业里的头部公司,其中并购依然是一个利器,但如今需要考虑几个新问题:现在并购都需要申报吗?什么情况下会触发反垄断申报?

反垄断包括两大方向:第一就是经营者集中,这是与并购交易相关的;第二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后者主要针对科技巨头。

"经营者集中"是创业公司并购中常会遇到的情况,它的申报门槛比较低,如果上一会计年度,交易参与各方企业的收入规模在国内超过了4亿,就需要申报。但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总共有3000多件申请,真正意义上被否决的只有两个,附条件的只有40多个,所以并购反垄断申报并不是一个灾难性的事。

如今大环境已发生了变化,无论是否VIE架构,发生并购交易的时候一定要主动申报,申报是一种合规,但触发申报并不是因为垄断的原因。

在并购前,要对自己和公司有真实的认知;并购中,不要陷入条款谈判的细节,而是时刻要回望交易的初心;在并购后,整合决定了成败,其中的要诀是钱与权你只能选一项。整个并购过程是一个系统工程,最终如何做到1+1>2,甚至是8或10,是需要大量的前置准备工作,也需要创始人对人性的理解和智慧,同时加上执行过程中的严谨。

经营与调整
在前序多年的狂奔后,初创公司的大环境呈现了以下三个转变:由增量竞争向存量竞争的转变、由产品竞争向运营竞争的转变、由增速为先向造血为重的转变。尤其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出现之后,这三个转变被进一步激化,这种激化客观上倒逼了新生初创公司从一开始就要注重内功,强调效率。而内功与效率的挑战,直接映射的就是创业公司的组织问题。

这种映射,也直接体现在了创业者的关注点转移上。从我们对经纬和亿万学院的各类文章的转发比例、学习活动参与比例、课堂提问比例的统计上来看,组织问题的被提及已经远超战略、增长等关键词。在外部环境出现变化的时刻,所有问题也许都将回归组织问题,战略的落地执行与业务的拓展提升,都需要依托组织的强大和迭代。



在2020年底,疫情相对较为稳定的时期,我们对经纬亿万学院的近180名优秀创业者进行了调研,大家也集中将自身挑战聚焦在组织上,大家面临的组织问题被进一步明确。这些问题的本质是多数创始人和核心团队欠缺对一个公司由小到大过程中组织发展的全盘认识。过去,市场也许会给出一定的时间让团队在试错中成长,而今,已经没有了这种奢侈的空间。我们将被提及的组织问题进行了大略的分类,可见的就是创始人们在——组织整体周期的全面认知,组织架构的迭代升级,组织协同的上下同欲,内训外聘的组织成长、各类例如OKR的管理工具——这五大类组织问题的关注最多、挑战最大。

组织周期类问题。例如:如何让组织调整的节奏领先于公司周期调整?

组织架构类问题。例如:OKR会不会影响原先的部门制?

组织协同类问题。例如:公司规模大了之后,如何保证上下同欲,力出一孔?

组织成长类问题。例如:怎么保证公司的人才密度?如何让组织具备自驱力?

组织工具类问题。例如:激励、考核、目标管理、问题分析等工具,该用哪些?



也许,组织的强大不一定能让一家创业公司在科技创新上取得跨越式突破,但强大的组织一定能够让一家创业公司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得更大的存活机会。最终能够做得长远与强大的公司,无不是完成了组织的更迭并且实现了它具备自我成长的力量。尤其是到公司发展中后期,创始人不要高估自己在业务上的重要性,也不要低估自己在组织上的重要性。

就商业来说,这毫无疑问又是一个越来越残酷的时代,一切资源都在向头部集中,现在已经不是"2-8定律",而是非常明显的"1-9定律"。我们曾简单数了一下,至少有100多家近期融资的经纬系公司,估值翻了2-8倍。有时候,不夸张地说,头部公司融1亿美金,比中部公司融1000万人民币还要容易。

这种涨幅的背后是由于本轮的一二级市场上涨是由流动性造成的,所以我们有时候戏称其为"流动性暴力"。这个时期钱的主要特色是同样追求流动性,而毫无疑问,头部公司的"流动"能力,是明显更优的。

 "我是不是头部",现已成为每一位创始人的灵魂拷问。每一个人都要从理性和感性两个角度来思考,一方面是通过理性的数据和诚实的比较来分析,另一方面要通过感性维度,比如团队迭代、打法策略来思考。如果是头部,怎么保持这种竞争力,继续拉开与第二名的距离?如果不是,我怎么调整方向变成头部?

比起打仗,创始人更怕失去方向。真正考验人的,就是能否在暂时一无所获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做正确的事。既有心中的北极星,又敢于走入黑暗的森林。正确的变革一定是非常激烈和刻骨铭心的。

就好比2020年的很多事情,不到最后时刻我们都不敢轻易断言。一个很小的事件,可能就是引起蝴蝶效应的罪魁祸首,最终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没有人可以例外。但那些拥有坚定信念的创业者,在2020年依然发展得不错,甚至抓住机会去并购对手。在充满偶然性的时刻,我们只能坚持信念,然后去选择最可能踩中运气的决策,这大概才是一个人更高级别的实力。

如今,中国以一个更强势的姿态进入了2021年,是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疫情令我们站在了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即便前方充满了艰难和不确定性,我们依然也要比以往更有信心。

没有任何东西比信心更为珍贵,就如同没有任何一个前方有如此之多的困难,也同时拥有如此之多的希望。

Only those who risk going too far can possibly find out how far one can go. 

Let us face the future with a warrior spirit.

我们共勉。

本文来源:经纬创投 (ID:matrixpartnerschina),作者:经纬创投主页君,原文标题:《经纬2020年终盘点:Let's face the future with a warrior spirit》,华尔街见闻对内容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