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02】人可以厚脸皮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2月17日

【1】唐建光 

【牛年第一杠】医生大V"妇产科的陈大夫"讨论七氟烷作迷奸药的案例,被网友 diss没有科学依据。陈大夫为了自证,用七氟烷把自己放倒并录像。不料又被网友指出违反麻醉品管理法规,于是主动关闭微博到警方自首。然后被警方告知,七氟烷不属于管制麻醉品,该干嘛干嘛去。
这样的故事,只有《让子弹飞》的小六子那一碗米粉引发的血案可以媲美了。
请问,这是一种科学精神还是杠精精神?[笑cry] 

 

 

【2】langrenly 

秘鲁最近有个特别魔幻的大瓜,席卷半个秘鲁政界,而且正在朝着对中国非常不利的方向而去……
事情起于前总统vizcarra(图1),这老哥们儿去年11月刚被弹劾下去,他前两天自爆说自己偷摸儿参与了中国国药疫苗在秘鲁的三期实验,本意是想展现下英雄气概。
结果安排实验的学校uch出来打脸说不对啊前总统大人,我们查了实验志愿者名单儿,里头可没你啊!vizcarra只好承认说自己是单独要求接种的。
按咱的想法这也是好事,毕竟还在实验阶段,总统敢以身试法也挺感人的。但秘鲁国内不这么看,认为前总统走后门打疫苗,前线大夫还没打你自己打,要求卫生部长给解释。
结果卫生部长跑出来直接说我也偷摸儿种了,那我辞职吧……卫生部副部长递补。
副部长也跟着开发布会:其实我也种了……那我也辞了吧……
这时候秘鲁国内已经彻底怒了,因为就前两天这个卫生部长(图23)还说我肯定是全国最后一个接种疫苗的人,先让一线战士们打!紧接着外交部长也出来了,说我坦白我忏悔,我也打了一针,但打完了觉得良心受到谴责,第二针就没再走后门……得我也辞职算了。
现任总统sagasti坐不住了,要求彻查到底有多少公务员提前打了疫苗,目前查出来大概是485人。于是新闻爆出来国药疫苗除了现有合法渠道外,还有3200剂以贿赂形式流入秘鲁,其中1200剂是中国使馆分配的(覆盖600人)——很可能就是前总统和各位部长走后门的那一批。
中国使馆赶紧发声明说我不知道没这事儿!结果立即被秘鲁媒体打脸说使馆去年还要求征集注射名单来着,还声称已经搞到使馆走后门的具体名单了。
整件事儿的正面色彩是说明中国的国药疫苗还是不错的,实验阶段就有那么多高官走后门愿意打了——除了这一点,别的就都是负面影响。现在中国使馆已经被卷入了秘鲁这场政治风波的核心,全秘鲁都要求中国使馆给说法:你们为什么不帮着秘鲁人民。却先跟被弹劾的前总统和他的狗腿子们沆瀣一气?
其实搁咱看使馆也没毛病,我自己的疫苗想给谁你管的着吗?问题现在舆论发酵成这样,是谁也没想到的事儿。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帮人现在也很生气,就是秘鲁的孔院和各中资企业代表——中国驻秘鲁使馆早就三令五申说使馆没疫苗,任何在秘鲁的中国人想接种,使馆都没法帮忙——说这话大概就是在给秘鲁这四百多个官儿偷摸儿先打针的时候。

 

【3】@白蚁一行:分享图片

 

武志红 :文字中有一种抽离感,像是一个自己在冷眼旁观在现实中生活的自己,觉得没意义。后面这个自己,功能不错,能完成各种基本任务,然而是假自我,真自我未活出过,也觉得活不出来了。不过死亡不是结束,而或是另一种开始,在那个开始中,或许会后悔自杀的选择。 

 

今年是特别难的一年,先是听到很多中小学生自杀的消息,最近则接二连三爆出成年人自杀的新闻。
这种情况下特别想说,也许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智慧,是宽待自己,接受自己有时打了败仗,不管是学业事业还是婚姻家庭。
人生很长,要用长期主义去看待自己的人生。
此时打了败仗,但以后可以赢过来。
还有更常见的是,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看的事情越来越多,最终发现,过去的败仗也不是败仗,其中有价值。即便真是败仗,也真可以看淡了。
也许一切都是在历练自己的心灵的。
此外,一个简单的解释是,有自杀冲动的,常是对别人的恨意,不能向外表达,转而向内攻击自己。所以该表达的恨意,也可以试着勇敢地表达出去。
过去对这个简单的解释,我比较赞同,但现在觉得,太多人是在打了败仗后,产生了强烈的羞耻感,不能饶过自己。
极致的羞耻感就是「你这么差,不如去死」。
真有这份羞耻感时,试着宽慰、安抚自己。人可以厚脸皮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太多人选择自杀时,如果用客观的旁观角度看,可以看到,其实还远远没有走到绝路上,是因为打了败仗的羞耻感,让人最终走向了自杀。
善待自己、宽待自己,真是一份每个人的「我」最需要的一种智慧。打了败仗,会导致对自我的贬损。那么,这个时候可以试着去掌握这份人生智慧。

 

【4】@汪有 

现在过年年轻人不爱搭理亲戚,不是没礼貌,而是现有亲属来访的过程,并没有把孩子当成独立人格的平等的人。
这么说太抽象,我们调转一下场景,假设是孩子同学来家里做客,就用亲戚口气和爸妈说话,一下子就理解了——

"爸,快叫小王啊,这是我同学啊,带着爸爸王叔叔来拜年啦!爸,快说小王好!"
"王叔叔啊!叔叔您不记得我了嘛,当年您还抱过我呐!那时候您可还是个棒小伙子呢!一转眼都这么——慈祥啦!"

"我爸这几天都去外面跳广场舞,我看那小舞姿,可带劲儿了!来给我同学跳一个呗!"
"害羞啥,都是自家人,跳一个嘛!"
"你怎么回事儿,上次我去我李姨家,我李姨大大方方的就给唱了段京戏,可给她女儿长脸了!"
"同学你别介意,我爸有点认生,他就那样,别和长辈一般见识。"
"爸你别一天天就在那看你那个电视,家里来且了,你怎么一点做主人的感觉都没有呢?"

"王叔叔现在这是退休啦?退休金多少啦?有没有上万啊!"
"才几千?那不能够!你们事业单位呢,是不是自己藏小金库啦?"
"小王在外面打拼辛辛苦苦给你养老不容易!你多帮衬帮衬他!他也是为了这个家!"
"咱们做子女的图个什么!不就是为了老人安度晚年嘛?"

"王叔叔来了,爸你把你平时攒那些茅台啊、普洱啊都拿出来一起看看啊,长辈要懂得分享啊!"
"小王你爸喜欢这个茅台啊?那快包起来让叔叔带走,你们拿回去慢慢喝啊!"
"爸你瞪眼睛干啥?你咋那么抠呐?送个酒跟抢你东西似的。这酒是你的嘛?不都是我去年给你买的嘛?以后你儿子再给你买不就得了!"
"王叔叔没事儿,喜欢你就拿着!"
"大过年的你别给我扫兴!"

"王叔叔给自己买好保险了嘛?你不买好保险,小辈在外面拼搏怎么放心啊!要我说还得给自己多点保障!别一天天让晚辈担惊受怕的。"
"人到了岁数就得出去多锻炼,憋一天天在家闷着,都闷出病了!"
"我爸就是太孤僻了,人家爸爸都很多叔叔阿姨一起玩,就他天天在家也不出去,愁死我了。"
"爸你咋那么特呢?"

"哎呀小王,来都来了还包啥红包啊!真不用!"
"那这样,我给王叔叔也包一个。大过年的,来都来了,别跟我客气啊!"
"你憋跟我撕巴!这是给老人的!王叔叔你拿着!"
"怎么回事儿呢!这么费劲呐?"
"爸那你收着吧!快说谢谢小王!"

"行那我也不送了,新年快乐啊!"
"爸你也出来送送!憋在那熊个脸!"

当然少不了的一定会有——
"爸,小王这个红包我就先帮您存起来了,等您以后养老,就有钱啦!"

 

【5】番石榴阿措 

我对事不对人,反正人是什么样也早就不用我说了,佛山地产公司主管七氟烷迷奸致死事件发生以来江宁及其同类同伙的行为,极其让人恶心。很多在江宁微博下嘲笑陈医生、叫嚷"哪有一迷就倒"的闲汉,都完全不知或根本不提事情的起点是佛山敏捷房地产公司的主管用吸入性麻醉剂七氟烷迷奸女下属,用药过量致人死亡。大众惊骇,追问药品的毒性,关注犯罪用品黑市,江宁一声不吭;等到大家对以往哂为都市传说的"拍花子"重新审视,梳理误解来源,期间有人提到他曾竭力轻描淡写吸入性麻醉剂的危害,他就蹦起来了,胡搅蛮缠地一定要把讨论焦点拉回到"是一秒迷倒还是一分钟迷倒"这种针尖大的事上。这种王八蛋德性现在极其常见,好位置坐着、好吃好喝占着,闲汉堆里德高望重、江湖上呼朋唤友,结果平时看见有人无辜受害,就他妈的跟死了一样,一动不动,但一旦有一丝风吹草动好像要扫到他的饭碗他的小团体,立刻转跟死了爹一样,一蹦三丈,大声号叫。就像赘婿作者等起点男写手帮派,听见女作者说自己被男作者喷下流话,第一反应不是有人被骚扰,而是"你没把兄弟们撇清",一条人命唤不起江宁婆婆的同情和警觉,一句有人以前说过迷奸药如何如何,就唤起他对尊严的关心和对麻醉科的怜爱了。跟他对刚的陈医生说得清楚严谨:滥用危险大、管控有问题,用麻醉医生经验举例,是在不违反操作规程、不危害患者健康的前提下,不适用于用来估测蓄意犯罪场景凶手的行为;后来她拍视频,是豁出去给大家一个形象的危险警示,这都是做了警察职责内应该做的维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事儿,是她用个人的专业和劳动,补了拿工资的公安口和宣传口的缺,也是她得罪江宁这种东西的根本。一时间夹去之间也跟着转发,上海警犬也出来凑趣打油,一个紫头蛆变成一群紫头蛆,在地上弹跳,这就是狗知道看家护院,蛆也知道屎是生命之源,维护体制权威,就是维护离开体制权力什么都不是的自己。最他妈搞笑的是当医生说自己会就使用过期药品去报告警方,江宁这帮孙子还带着一帮大大小小灰孙子腆着脸"希望她吸取教训",你能做到吗?你听明白了吗?我看如果有什么需要吸取的教训,就是没把当初给艾医生李医生下训诫书那几个畜生拖出来当街打死。

 

【6】@倦梦西洲的奋斗风 

三十年前,有位王医生,意外发现了某地血站采血交互感染,后又自费检测,结果血液样本中艾滋病毒比例高达13%。王医生依法上报卫生部,血站整顿,救了至少几百万人命。结果,王医生自费的检测实验室被砸,本人被打,丢工作,离婚,远赴海外,终生不履故土,直到去世。
一年前,有位艾医生,意外发现了类似非典的冠状病毒,把照片发给了医学界同仁,遂流传开来。艾医生在自己科室要求医生做好防护,使灾劫过后,科室尚完好。这两件事也不知救了几多人命。结果,艾医生被领导训诫,被某些人攻击非议,后来还被不合规的手术伤了眼睛。
最近,有位陈医生,从社会新闻中发现了医用麻药流入社会,带来了巨大安全隐患。她积极科普,希望民众警醒,有司重视,早日堵上这个隐患,也不知将拯救多少生命。结果,陈医生却被某些一叶障目、无知而又无耻的蠹虫攻击网暴。在事实面前,它们就是不肯承认有麻药漏洞的存在,就是要拦着不让人民警醒、不让有关部门作为,安的是什么心?!不禁让人好奇,是有什么利益链?!
对了,王医生,艾医生,陈医生,都是女医生。"最美逆行者"没有她们,人民也会永远记住她们。

 

【7】游识猷 

前阵子,我读了一本书《好好告别》(With the end in mind),作者凯瑟琳•曼尼克斯是一位有四十多年从业经验的姑息治疗医师,专门照顾走到生命末期的人们。

书里许多故事都令人深思,而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凯瑟琳还是个见习医生时,第一次听到更资深的医生直白地向病人描绘死亡的样子。

病人名叫萨比娜,她知道自己的肠癌已经扩散,时日无多。她担忧自己会在临终前感到剧痛,并因此失去勇气和尊严。

很多人不怕死,但几乎所有人都怕痛。

有时候,选择结束生命的人,想要的其实不是死亡,而是结束剧烈的痛苦——无论这痛苦是来自身体还是心灵,是来自当下还是来自对未来的想象。

有一天,萨比娜和照顾她的护士说出了她的恐惧。护士没有制止她,没有空洞地安慰她,没有说她想太多,而是认真倾听她,让她充分表达内心的绝望和恐惧,最后,护士建议她和临终安养院的领导谈谈。

领导带着还是见习小医生的凯瑟琳来了,他先是检查了萨比娜的药单,指出她没有服用常规止痛药,只是偶尔服用针对腹部绞痛的药。"如果到现在你都不痛,我们估计这个病以后也不会让你感到很痛。但是,如果你真的感到疼痛,我们肯定会帮助你把疼痛控制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你相信我们吗?"

"是的,我相信你们。"

领导继续说:"很多病会让患者变得越来越虚弱,他们接近生命终点的经历非常相似。我可以把我看到的情况告诉你吗?如果你不想听了,跟我说一声,我马上住嘴。"

萨比娜点了点头。

"首先,患者会越来越疲惫,因为疾病消耗了他们的能量。接下来你可能越来越疲惫,需要更多的睡眠,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有些时候甚至睡得很深,陷入昏迷状态,失去意识。
如果患者处于深度无意识状态,不能服药,我们会用另外的方法给药,以确保他们身体舒适。
有时候,你以为他们在睡觉,但其实他们正处于无意识状态。醒来以后,他们会说睡了一个好觉。也就是说,人们意识不到自己失去了意识。
这跟入睡不一样,你能意识到自己要睡着了。而失去意识,你甚至不会意识到它的发生。"
生命终结时,不过就是一直处于无意识状态,呼吸开始改变,时而深沉缓慢,时而轻浅急促,然后轻轻地慢下来,并轻轻地停止。临终时不会发生突然的剧痛,不会有生命消逝的感觉,没有惊慌,非常安宁……"

好长一段时间内,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然后,萨比娜松弛了下来。她注视着领导,说了声"谢谢"。之后她又闭上了眼睛,似乎示意医生们可以走了。

离开后,领导对旁观了全过程的凯瑟琳说:"这可能是我们可以给患者的最实用的礼物了。很少有人目睹过死亡。大多数人都以为死亡过程中充满痛苦,会让人颜面尽失。我们可以让患者们知道,我们并没有看到过那样的情景,他们也不必担心家人会看到这样的情景。"

在利用现代医学手段控制住疼痛等症状后,普通的死亡,其实就是安乐的死亡。

而在凯瑟琳后来执业的几十年里,她也一次次见证了这个真实的死亡模式。

这是第一个故事。

***

第二个故事的主角,是埃里克。

埃里克是一位大型综合学校的校长,换言之,他是那种果断而有行动力的人。

在一次从跑步机上摔下来后,埃里克就医并发现,自己患了不治之症,运动神经元疾病。他的所有肌肉将逐渐瘫痪,因为大脑发出的信号无法再指挥那些肌肉。

埃里克决心不要成为家人的负担,也不要活到完全无法享受生活的时候。他要在那之前结束自己的生命。为此,他制定了详细的计划ABC——

计划A,他要在夏天时开车去撞桥墩,伪装成意外事故,这样等到圣诞时,家人已经缓了半年,依然可以享受圣诞假期。

计划B,他要服用安眠药自杀。

计划C,他要绝食禁水,把自己饿死。

凯瑟琳见到埃里克时,他正在执行计划C,绝食。

计划A失败了,因为他想开车去自杀时,手臂瘫痪了。
计划B也失败了,因为他身边总是陪伴着人,他找不到机会。

虽然AB计划都失败,但埃里克有段时间过得还不错。他双手双腿瘫痪,坐在轮椅上,什么都需要别人帮助,他曾以为自己会痛恨这种成为累赘的生活,但事实是,生活的小乐趣依然存在:孙子们喜欢跟他一起玩,帮他扶眼镜擦鼻涕,还在他的轮椅上贴蝙蝠战车贴纸。妻子和儿子打理他规划的菜园时,他依然在旁边充当顾问,指导孙子种菜,和家人一起享受户外时光。他还继续下象棋、读书,品尝妻子做的美食,以及上等的纯麦威士忌。

然而,埃里克的吞咽肌也开始瘫痪,一些食物通过气管滑进了肺部,导致了肺部感染。他发高烧,呼吸困难,因此进了医院里接受静脉点滴抗生素。到了这个地步,他决定绝食,拒绝使用喂食管,只求速死。

埃里克有很强的意志力,所以如果他打定主意饿死自己,是做得到的。凯瑟琳就是在这时候见到了他,并跟他讨论如何在临终前尽可能让他保持舒适。

在坦率的沟通下,埃里克终于说出了他最深的恐惧——他害怕窒息,害怕食物卡住他的喉咙,让他在家人面前痛苦挣扎着死去。身为校长,他一辈子都是一个"保护者",在生命的尽头,他也依然想保护他的家人,让家人不至于因他可怖的临终而受到创伤……他曾经保护了那么多别人家的孩子,现在却觉得自己无力保护自己的孩子。他甚至无法让自己死,以此维护他们内心的安宁。

有时候,我们想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为了保护家人不受更重的伤害。

凯瑟琳认真听完,然后问埃里克,"你此前窒息时,家人是什么反应?"

埃里克说他还没发生过窒息。

凯瑟琳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不是偶然的?如果我告诉你,窒息不是导致运动神经元疾病患者丧命的元凶,你会怎么看?"

埃里克说,"我要看证据。"

凯瑟琳给他看了一项针对数百名运动神经元疾病患者的姑息治疗调查,一直随访到这些人去世为止,结果没有一个人死于窒息。

这并不是说这些病人不会发生轻微的窒息,比如咳痰时呛到。但的确没有人死于窒息,也没有家人看着他们窒息而死。

然后凯瑟琳描述了一下死亡的实际过程,比埃里克想象的要温和得多。

埃里克最后决定,接受喂食管。他偶尔也会吃点食物,咳嗽一阵,但他认为付出这个代价是值得的。

然后,新的难题又出现了。生命尽头就是这样的,总有难以抉择的两难问题,一个接一个。

难题是关于圣诞节,记得吗?埃里克曾计划在夏天去死,以便家人的圣诞节不会被毁。现在他活到了下半年,但不太可能活过11月中旬……护士和埃里克聊天时发现,他抱着矛盾的期望——又希望早点死以便家人在圣诞节前可以平复,又希望能活长点,最好能活到和家人再过一次圣诞节。

照顾埃里克的医疗小组仔细考虑了各种情况,然后提出——不如提前过圣诞吧!

于是,在一个秋季的夜晚,埃里克的家人穿着圣诞毛衣,带着礼物和乐器来到临终安养院。安养院把培训室短暂地布置成了五星级餐厅。戴着圣诞帽的护士把埃里克推到那里。埃里克暂时关掉了氧气,以便可以吃布丁。那一晚,有吉他声、圣诞颂歌和欢声笑语。

两天后,埃里克和凯瑟琳提出停止使用控制肺部感染的抗生素。"我已经准备死了,"他对凯瑟琳说,"这是我的机会。我很高兴没有早早自杀,如果我死得太快了,会错过好多东西。没想到我可以忍受这么不一样的生活。

我想在我无法忍受的事情发生之前死去,但当它发生时,我发现自己可以忍受。我想要安乐死,但没人支持我。如果有人支持我,我该在什么时候提出这一要求呢?很可能我会要求得太早,这样就会错过圣诞节。所以,我很高兴你们都没有同意我的这一想法。

我想告诉你,我改变主意了。我曾经对你很生气,因为你是体制里的一部分,这个体制拒绝助人死去。你们不是对死亡说'不',而是对生活说'是'。现在我明白了。

我是个老师,你得替我把我的这些想法告诉别人,因为我已经没有机会告诉他们了。"

这次谈话之后的第二天,埃里克困得不能说话。一天后,他失去了意识。家人围在他床边,房间角落里依然摆着圣诞树,他平静地离开了世界,没有任何窒息的迹象。

***

这就是普普通通的死亡。我想,我们无需美化死亡,也无需恐怖化这一过程。有生,就有死。假如我们不急于退场,那么,很大概率我们可以平静而温柔地消逝。

用史铁生的话说,「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艰难的往往不是死,而是生。

我不能说我想明白了所有关于生死的事,虽然我也曾日复一日地想过死亡。我只能说,我目前的结论是,"生"是一个动词。

生是一个动词,正如爱是一个动词。静止的爱是虚假的,静止的生是虚无的。人生本没有意义,是人在"生"的过程里的所作所为,赋予了时光意义、火花和乐趣。组成人体的每一个原子都没有生命亦没有意志,然而原子偶然的组合、动态的平衡里,却涌现了我们仅此一次的生命和自由意志。

所有原子终将回归世界,所有世界终将归于热寂。一切终有尽时。而在那之前,我还是想说,不必着急。

"生"是一个自由选择的动词。死是一个早已注定的终局。愿你活出你独一无二的生命,在这独一无二的人生里。

 

 

【8】游识猷 

查了下热搜#人工眼角膜移植术成功了#的相关报道,确实是相当厉害的医疗进展。
78岁的以色列老人Jamal Furani因为角膜变形,已经失明十年了,但在植入了以色列公司CorNeat Vison的人造眼角膜后,手术第二天他就能认出自己的亲人,而且可以阅读文字。
这是今年1月份的事,是人造眼角膜植入术的首次成功。这个手术目前依然是实验性的,Jamal Furani是十位自愿进行实验性手术的患者之一。
这些参与研究的患者,要么由于某些医疗原因不适合移植角膜,要么已经移植过角膜但失败了,因此,人造眼角膜是他们重见光明的唯一希望。
有一部分失明,是因为原本的眼角膜上有太多瘢痕或者扭曲形变。据世卫组织估计,每年有200万人因为角膜原因而失明。
由多孔合成材料制成的人造眼角膜dubbed KPro植入后,可以替换变形或者不透明的原角膜。这个人造眼角膜会刺激眼内的细胞增殖,最终,人造眼角膜可以和原本的眼球真正地长到一起,而且不会引发排异反应。
做这个手术的眼科医生Irit Bahar教授表示,手术过程很简单,只花了不到一小时,而效果超出预期。
以色列的这家公司2015年才成立,是一家专注眼科技术开发的创业公司,目前从投资者那里已经募资1230万美元,除了人造眼角膜,他们还开发了青光眼引流装置以及巩膜的补片。如果人造眼角膜未来的实验性手术依然如此顺利,这家公司在今年末应该就会进行后续更大规模的试验,加拿大、法国、美国、荷兰的试验也都在审批阶段。
未来也许需要眼角膜时,人造眼角膜会是优先的选择,甚至成为一线治疗方案。而许多失明的人,也不必焦急地等待别人的捐献了。
In first, Haifa man regains his vision after getting artificial cornea implant. (2021)www.timesofisrael.com/haifa-resident-regains-vision-after-getting-artificial-cornea-implant

 

 

【9】@扭腰1村民 

如果没记错,莲花清瘟能抗冠状病毒的说法是从2003年非典之疫后广泛传来的。这次新冠大疫中被重新翻出,在国定治疗方案里被认定为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我在国内的亲友去年寄来了几十盒,至今我没碰过一粒。我常想,如果这是个有效药,为什么除了中国全球没有一国使用,为什么WHO不推广。一个没经过严格科学临床试验验证过的药,就凭着几个有名的专家说有效就是有效?让人担忧的是,这次疫情后,中药治疗冠状病毒有效的神话将继续传承,对中国社会对现代医学和科学的认知造成负面影响。很简单,科学从20世纪初进入中国,五四前辈们为了中国社会摆脱愚昧落后,竭尽全力推广科学包括现代医学。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科学的基本逻辑和方法,即理论和假设都必须经过验证,而验证有一些基本的程序和要求。传统医药的最大问题是,它是一个庞大而基于经验的、未经科学方法验证的体系。它可能有效,但只是可能。在医药上一个最基本的要求是要经过严格临床试验,才能验证是否有效,而非是否"可能 "。相信中药的人的认知逻辑里,可能性就可以满足,只要安全,所谓"吃了没副作用就可以"。这样的认知如果普遍,对于中国医药学的发展只会扯后腿。 

 

【10】@苏耷水 

美剧这么敢拍,但最后总是烂尾啊。
《权力的游戏》龙妈那真是反压迫先锋啊,可这眼看要消灭贵族,建成帝国了,然后囧把龙妈一宰,跑步回到封建社会,分封了一大堆新贵族,之前剧里各种社会问题一个都没解决,换个贵族就糊弄过去了。
《混乱之子》里一大堆摩托党横行乡里、贩毒走私、各种私刑,最后主角love and peace自杀就完了,整的观众还挺同情这帮毒贩。
《黄石》里政府、农场主、印第安人、资本家各种明争暗斗,法律跟厕纸一样随意擦屁股,到头来是各有各的难处,解决问题只有靠枪杆子各种杀人灭口。
确实把伤口揭开批判了,但批判了半天,啥事也没解决。当然了,文艺作品也没必要提供解决方法。
于是最后实在收不了尾,就直接烂尾了。

当然我知道很多人想说什么,目前的国剧往往是从头开始烂。

 

@建丰CCHERE:还能怎么样,他们又不敢革命

@汴人郭威:缺乏革命传统。传统是个根深蒂固的东西,直接影响人的思维。 

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自己当着奴才,天天嫌人家不够革命,都是人间奇行种[偷笑]

 

【11】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俾斯麦是一位恺撒式独裁者,他摧毁了对他的权威构成威胁的一切政党和个人,并利用煽动来获得自己的利益。
韦伯1918年思考俾斯麦遗产时写:"他留下了一个完全没有政治教育的国家……习惯于期待一位伟大领袖为国民提供他们的政治……(德国)已经习惯于耐心并宿命地服从以'帝国政府'之名所作的一切决定。"
他留给继任者的是"一个没有任何政治成熟度"而且"没有任何自己的政治意愿的国家。"
他建立的是一个伪民主政权,并操纵这个政权以达到不自由的目标。韦伯说:
"利己主义是这个大国唯一可靠的基础。"

 

 

【12】胡斐大侠 

借钱的学问:

春节前后见过无数个讨债的欠债的,结合我的见闻分享一下借钱的学问:
1.最重要的一点,要从根源上避免陷入债务纠纷,只能是不要借钱。
2.当然长久以来我国是人情社会,社会关系中肯定避免不了你借我还,如果不得不借钱,借前请三思:
1)让对方写借条,标准的借条模板给你你都不会用,太繁琐,主要写清楚这些要点:借钱人姓名、身份证号码、借钱时间、金额、利息、还钱时间,最好把借条和对方的身份证放在一起拍个照片存手机上;
2)借钱的数额很讲究,这个我原来在微博上讲过,要么就是丢得起,要么就是值得诉讼讨还。比如:一两千以下,对方不还损失也不大;一万以上,对方不还去法院诉讼不会亏本。最恶心的就是借五六千,法院诉讼各种费用占据的时间成本都超过五六千了。
3)兄弟姐妹父母亲戚之间涉及到经济往来,一定要有借条,如果没有借条,保存好转账记录,转账的时候注明借款,把记录和借条给家里人看,所谓"亲兄弟明算账",不要因为小钱影响亲人关系。
3.以下几种人借钱坚决不能给,跪下来叫爸爸都不要给:负债比较多(有巨额外债)、有侵财犯罪史(盗窃、诈骗、抢夺、抢劫)、有黄赌毒历史(花钱如流水,没经济来源,只能甜言蜜语骗)、有网贷历史。有朋友问如果不了解这些信息要不要借钱,我的建议是如果不了解这些信息,借钱就做好扔河里的心理准备。
4.救急不救穷,借钱一定要量力而行,有多少借多少,千万不要帮忙转借、套信用卡转借、网贷转借。网贷转借比较多,尤其是一些小男生小女生给网恋对象借钱,最后人财两空的例子比比皆是。
骗感情可以,骗钱想都别想。
感谢能力强会说话有颜值的朋友@明月别枝惊鹊鹊踏明月枝来 帮忙做图。
来自@marine_epic 的补充:救急不救奢。比如生病需要钱这种,能给多少给多少;但是对方要借钱买豪车房子,去炒股啥的,坚决不借。

来自@骑着铁驴逛城墙 :小心借一借二还钱借三借四跑路,这种一般前两次借一点点保证信誉,后边借大钱方便跑路。

 

 【13】弗虑弗为 

1944年,法国抵抗军成员乔治·布林德(Georges Blind),微笑面对德国行刑队。这是一次恫吓行刑,但是未达目的,布林德无惧死亡,没有透露任何信息。 同年晚些时候,布林德死于集中营。
不知道网络什么时候开始因二战期间投降而嘲讽法国,可是再窝囊的国家,投降了再多的政治家,也有英雄的庶民,我们岂非同样如此?只要不是所有人都投降了,总就还有希望。
————
注1:后续注脚,「满本都写着三个字是『不抬杠』」。
注2:本条微博,观点无所谓对错,仅为私人表达,仅与持有相同或相近观点者对谈。观点不同者请勿在此表达不同意见,您可同与您观点相似者对谈,求同存异,各自表达,请勿抬杠,万勿抬杠,亿勿抬杠,兆勿抬杠!
注3:补充本人相关观点如右,以供参照关注或取消关注:本人 i. 「二十六,炖猪肉」;ii. 反对简单粗暴阉割传统民俗,诸如禁燃烟花爆竹,禁止焚纸烧烛祭祀等等;iii. 同时反对各种人造伪民俗,诸如端午要说安康,干支与生肖始于立春等等;iv. 倾向反对所有导致逆向歧视的积极平权运动;v. 不信仰任何宗教,并坚定捍卫批评宗教的自由;vi. 不相信也不看中医,但不反对且乐见他人相信并去看中医;vii. 女性、肥胖、单身、残障、失能与LGBTQ群体皆应得到尊重,但应打倒香菜与马丁靴。如因左列观点不同而决意取消关注或拉黑,敬请随意,但勿回复告知。
注4:如本条微博具有明显违反常识的描述,则极有可能采用民间俗称「开玩笑」的叙事手法,请勿严肃纠正,更勿予以指责,可以友善询问:「是在开玩笑吗?」在此统一预答:「是。」
注5:如本条微博配图,本人皆认为该配图合适且未侵权,如有任何侵犯诸如肖像权导致任何法律上的责任与后果,拘留、有期徒刑、无期徒刑乃至死刑,由我自行承担,勿虑。
注6:本条微博使用手机拼音输入法发布,可能存在因未谨慎选字而导致的错别字,但在不影响阅读理解的情况下请勿提醒或径改,烦请关注微博内容。如因错别字导致任何法律上的责任与后果,拘留、有期徒刑、无期徒刑乃至死刑,由我自行承担,勿虑。
注7:如有微博未添加以上注释,仅为本人不慎遗漏,并不意味该微博不再受以上注释约束。
注8:本条微博及注释版权所有,违者我靠。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