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04】生活中没有那么多激烈的大喜大悲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2月21日

【1】吴向宏_投资无国界 

有些人吧,闭目塞听久了,真地会理直气壮地相信地球就是平的。。。截图里这位,气势汹汹来质问我的,就是典型样本。
这种人肯定不可能知道:早在1941年,美国对日本宣战的时候,美国国会就有一位议员投了反对票。
注意:那是在日本无耻地偷袭了珍珠港之后。美国全国上下群情激昂、视日本为不同戴天之仇的时候。
众所周知,美国对外宣战,需要国会议员投票通过。所以这是非常正式、庄重、神圣的一票,不是发个声明那么简单。所以这张反对票的逆天程度,可以说吧,是超出了国内很多网友想象力和心理承受力的极限的。
是谁反对呢?投票是女性国会议员Jeannette Rankin。她是一位女权主义者,杰出的女性权益活动家,终身的和平主义者。
在她投下反对票的时候,国会现场震动。同僚要求她收回反对票,至少改为弃权票。。。但她回答说:" 作为一位女性,我自己不会去打仗,所以也绝不能送别人去打仗(As a woman I can't go to war, and I refuse to send anyone else.)"
当然,她的政治生涯就此终结,此后不再追求连任。但多年后被问到是否后悔时,她说"绝不。如果你反战,就要反对一切战争,无论其是何种类型。"
按照截图里那位井蛙的想法,这样一位反战女性,在美国是不是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了?结局当然不是这样。
1985年,Jeannette Rankin的纪念铜像被树立在了美国国会山(图四)。
==============
补:对于正常人,写上面那么多已经够了。不过有些蛆们往往理解能力极度低下,所以要补充一句。
蛆们挑战我敢不敢在美国公开发表反战言论,真是可笑之极。首先,我并不反战。我支持国家捍卫领土的正义战争。原博只是客观介绍一下,真正的女权主义者(如Jeannette Rankin),也常常是和平主义者。强求她们去支持战争是不对的。
其次,人家一个国会议员,在80年前,那样非常的历史时刻,投出了神圣的反战一票,也没见得怎样。如今,都2021年了,像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如果在美国突然跳出来发表一通反战言论,简直是时空颠倒错乱吧?估计我的关注者们都会说:Larry你怎么啦?没吃错药吧。
所以我不可能在美国发表反战宣言,不是不敢,是怕被别人当成傻逼而已。
就像我不会跑到大马路上举个高音喇叭:啊,地球是圆的!

 

 

【2】肥啾电影 

如果你看过《你好,李焕英》,建议看看同样是家庭题材的影片《孤味》,影片的处理要高明的多。如果《李焕英》一碗吼人的齁汤,《孤味》则是一碗五味杂陈的调味剂,更加的细微。《李焕英》讲着对伟大母亲的无私付出的怀念,《孤味》讲述对于母亲付出所有的给予的沉重的爱,作为孩子是否能够承受得起这份爱,母女双方为此背负沉重的压力,为此不断的产生各种冲突,母女情,夫妻情,恩与情,各种爱恨交织,最终通过沟通和理解而释然,相对于《李焕英》的强行煽情,《孤味》则更加克制和温情,生活中没有那么多激烈的大喜大悲,举重若轻地放手和释然才是常态。

 

 

【3】给女儿的礼物

 

【4】Pfaueninsel 

 

女儿高中上的是柏林的一所国际学校,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expats家庭。好在学校的理念进步,在教育里结合当下社会现实,不管是社交媒体bully、英国脱欧还是新时代性关系,鼓励孩子们独立思考和沟通,所以很多孩子们比他们来自前现代国家的家长要健康明智得多。
她的好朋友里有个印度姑娘。虽然父母都是柏林最时髦的创业公司里的程序员,但显然脑子都还留在印度。父母经常跟在印度的老一辈聊她的婚事,虽然自己的婚姻不咋幸福,却非要让女儿早早结婚,最近的说辞是:25岁之前一定要结婚,不然就太晚了。
可怕的是,印度姑娘才上大一,家里已经在给她物色相亲了。
她这个家族里,有个姨母一度做到了印度的什么部长,却被家里拉回去结婚了。
女儿和女同学们就一直鼓励印度姑娘,不要屈从,拖延到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就离开。印度姑娘已经做好了规划,一毕业就工作,搬出家里。
前不久还有一个中国女孩,在我女儿的鼓励下申请到了德国护照。这个中国姑娘在这里出生长大,但她保守的中国爹妈前不久打算回去了,还强迫她跟他们一起回国,她非常不愿意。好在她满了18岁,各方面条件也满足,女儿就帮她咨询了一下,申请了护照,留了下来。
女儿说,她的这些好朋友,一个个地都成了les,还有一个bi,一个asexual。其中有个漂亮姑娘,在把学校里的帅男生都约了一遍之后,现在决定只约姑娘了。觉得还是女人更能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
我问女儿,你觉得在德国做个同性恋,还有什么残留的社会压力吗?
女儿说:"啊,啥?这事儿根本没人在乎好吧。"
看她们这群姑娘在一起,讨论天下事,筹划未来,互相支持,一起玩耍,唯我独尊,能让我多活几十年。

 

 

【5】@赵廉慧:有那么一帮人,多年前支持计划生育,是担心摊薄了人均GDP;现在改为反对计划生育,是因为年轻人少了,"人口红利"降低了。这帮人压根儿就没有变化,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生育自由的重要性,没有反思强制计划生育的违法性,披着"爱国""为国"的美丽外衣,为计划思维的继续鼓而呼。

@刘昕RUC: 到现在,在某些人的眼里,人仍然是一种生产工具,因此是一种可以被管理而且应该被管理的生产工具。这种思想很可怕。

 

 

牛津-小裁缝 :这也谈不上计划思维。而是改开前中国比较穷,后来强调经济发展,强调效率,所以很多方面忽视了。生育权是一项基本人权,改变很多不合理需要人文主义的世界观和价值取向

 

 

 

【6】@nyouyou 

最近跟一些人聊天之后,忍不住想一个问题:我跟导师学到的最宝贵的是什么?

诚然,在科研上的批判性思维(比如每次组会journal club时候对于各种精选论文的各种就实验论实验的挑剔批评)、选择课题时对于相关领域科学史的关注、对于自己日常实验结果的批判性分析(critical assessment,没想好中文咋翻译,上面的批判性思维也是这个词critical)、好的实验习惯(参见施老师写给研究生的一系列文章),等等

但是年龄越大、自己的经历越多之后越觉得,让我特别受益的是:纯粹,做事情的纯粹。

做科研就是被探索本身的魅力以及培养年轻学者这两个大目标驱动;做教育就是纯粹地为了育人与探索高教体制......当然,在执行的过程中不免沟沟壑壑,但是方式方法路径都是服务于纯粹的目标。而纯粹的做事其实从大的时间尺度上回看,是很幸福的事情。

我扯了半天大旗,其实是挺烦最近怎么又把我揪出来说院士增选的事了?

来,科普下: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两院的院士增选每两年一次,可以通过学会提名或者三位院士提名。本人从来没有三次落选啊--别这么侮辱人。我只在2017年被提名过一次,除了提名之外,并未与任何人交流过细节,所以对于程序啥的还是糊里糊涂的。

之后2019年和今年都有几位院士基于我之前在国内的工作要提名,都被我婉拒了,原因嘛可能有点naive:不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不在国内工作,名字出现在候选名单会被一半人骂;选不上则会被当成骂人的工具人。我乐呵呵地做科研,勿cue

 

 

【7】休城社会闲散人士 

随便聊下德州的零售电力吧,因为这里的电力市场是全美独一无二的,自世纪之交以来已经完全市场化了,大多数州用电是跟市政电力公司直接打交道,电力公司既管发电,又管输电和维护,同时直接面向所有用户,但德州是把这三个切开,用户需要直接跟电力零售商打交道,零售商不发电也不搬运电,就负责买电然后卖给消费者。
这个市场竞争很激烈,目前有160多个零售商,每个又提供几十种面向不同需求的计划,但这些计划不管怎么花里胡哨,基本上就是两种:固定费率,合同期内签的是多少就保持多少;浮动费率,跟随电力现货交易价格5-15分钟变一下。
传说中电费飞涨的就是后一种,主要供应商叫Griddy,这家公司是每月收个10刀会员费,会员购电完全走批发价,绝大多数时候,批发价在3-5美分一度,晚间用电有时免费,相比之下固定费率全德州平均算下来是1毛1一度,所以显得很有竞争力,很多人也确实发现用这种方式能省钱,问题就是批发价到了用电高峰时受供需影响会有剧烈波动,比如在2019年夏天时也一度到达过9美元一度的封顶价,那时Griddy也流失过10-20%的客户,现在全州用户2.9万家。
所以,就是权衡。取决于愿不愿意为96%时间段的省电冒可能0.08%高峰时段的风险。 

 

【8】电影《同学麦娜丝》里的「电影梦」

 

【9】@楚襄:看到有微博底下女生评论说,遇着男生说喜欢历史的就得远离。看来某种历史叙事有毒,没有学明白的容易中毒......

@昭杨-法国历史:喜欢历史不是问题,但是好的历史应该是读的越多越不狭隘,越读越有同理心,越读越能理解复杂的人和事的,毕竟见闻有了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拓展。如果有人(不分男女)自称喜欢历史却表现和以上相反,那应该要么被一种狭隘的史观洗脑,要么是想用一种狭隘的史观给你洗脑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