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比尔德:是时候停止迷恋顶级大学了

pingguo  发布于  一种声音  2021年10月07日

编译 | 吴俊燊

 

根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玛丽·比尔德爵士(Dame Mary Beard)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呼吁,人们不要再迷恋牛津大学与剑桥大学了,她敦促人们把目光投向这两所精英大学以外的地方。“我的一个建议是,我们不应再如此执着于牛津和剑桥这样的顶级大学,而是考虑更广范围的大学与学科。不要太过在意被人们称之为‘巅峰’的事物。”

 

她告诉《泰晤士报》教育委员会,大学正在发生“性别革命”。在她读书期间,她的大多数同龄人都是中产阶级的白人男子,而如今剑桥大学的女性人数不断增加。但玛丽·比尔德同时表示,今天剑桥和类似的大学被英国东南部中产群体和白人所充斥。她说:“虽然我不是文法学校(grammar school)的辩护人,但当我回想自己的本科生涯时,我的院系周围有更多的北方工人阶级的小伙子,而不是现在看起来的那样。”

 

温妮弗莱德·玛丽·比尔德爵士(Dame Winifred Mary Beard),不列颠帝国勋章获得者、不列颠学会会员,英国学者和古典学家。

 

与此同时,玛丽·比尔德还在采访中批评性地指出,整个英国教育非常“势利”。在这位剑桥大学的古典文学教授看来,木工和古典学一样重要。只是英国一直“对教育的目的非常势利,”玛丽·比尔德告诉《泰晤士报》,“我们倾向于喋喋不休地讨论你是否能在学校学习拉丁文,否则你要么就去做工程,要么去做木工。我认为这是可悲的。它根植于一整套英国的精英主义教育传统。”

 

尽管玛丽·比尔德一直致力于钻研拉丁语和希腊语,并且认为这两门学科拥有“巨大的价值”,但她并不认为学习拉丁语和希腊语就一定比学习实用工程更重要。

 

她补充说道:“大多数英国文化仍然被阶级和特权所垄断,而这种统治性文化将贵族的聪明孩子应该做什么,和平常孩子应该做什么进行了区隔。”比尔德承认,她受益于昂贵的特权教育,但她警告说,这并没有帮助许多与她同龄的人。

 

她还表示,作为一种评估形式,考试“在某些方面已经失效”,今天的学生更有可能只学习获得高分所需的知识,而不是去探索某个学科。经过对英国教育为期一年的调查,在向《泰晤士报》教育委员会提供的资料中,玛丽·比尔德还指出,“现在的孩子们期望你会告诉他们为了得到一个好的分数,他们必须做什么,这是一个合理的期望,也让人们对一流的“学位”进一步祛魅。但是,这几乎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种限制——孩子们会说,我怎么做才能得到第一,你要怎么教我,但不再有人说,我想尽可能广泛地探索这个话题。”

 

参考资料: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education/education-news/mary-beard-oxbridge-cambridge-university-b1916290.html

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2021/09/08/dame-mary-beard-criticises-britains-snobbish-attitude-education/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