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传统婚姻正在崩溃:年轻人高呼“请支持白色婚姻”

bfeng  发布于  人物  2021年10月12日

图片 

作者|顾月冰

“你不能嫁给一个普通的伊朗男人,他们不如我们。”“身高?”“体重?”

“戴不戴黑色头巾?”“内向,外向?”

一位伊朗男士正在一款冒着爱心泡泡的紫色app上,匹配目标约会恋爱对象。

这是近几月,伊朗伊斯兰发展组织特比安文化中心推出的一款约会软件Hamdam,波斯语是“伴侣”。伊朗政府宣称,这是国内唯一“合法”的官方软件,它只针对采用一夫一妻制建立永久婚姻关系的用户。

app注册后,用户要完成身份认证和心理测试。

为防止“看脸”和“照骗”,该软件不会提供用户照片。双方首次匹配会在在家人和多名恋爱顾问指导下完成。以性格优先,两位直接线下见面。若匹配成功,婚恋顾问会“陪伴”这对情侣4年。

图片

伊朗官方约会软件Hamdam

据伊朗国家民事登记组织统计,2020 年 3 月至 12 月期间,全国登记了30万次结婚、9万次离婚。这意味着平均8段婚姻中,就有1对夫妇离婚。同样,2020年伊朗人口增长率降至1.29%,这一年里,日本人口增长率为-0.24%,韩国为0.1%。

伊朗卫生部警告,如果不采取行动,在未来30年,伊朗可能成为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2021年3月,伊朗政府出台了系列刺激生育政策,这款Hamdam软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可对伊朗年轻人来说,他们早就放弃结婚生子和传统婚姻了,昔日生育率极高的伊斯兰大国正在迈入低欲望社会。

01 

没钱、没安全感,伊朗人爱不起来 

要按伊朗社会传统,33岁的萨哈尔早该结婚生子了。

她母亲14岁嫁给了父亲,两人还与公婆同居了10年。如今,萨哈尔和两位同龄堂兄未婚未育,甚至单身。

“我怎么能嫁给一个没有固定收入、吸毒成瘾的人?许多年轻人都是这样。” 萨哈尔不结婚的原因很简单——没钱。

33岁的她是一名失业会计师,她和姐姐、母亲住在一起,三人靠着母亲200万伊朗里亚尔(475美元)的养老金度日,“现在都勉强维持生计,我怎么会想要孩子呢?”

“2020年初,美国制裁伊朗核协议后,我的收入降至四分之一。”萨哈尔堂兄法拉马兹也一样,32岁的他是一名水管工,月收入约为 100万伊朗里亚尔(237美元)。

图片

2020年6月10日,新冠疫情期间,伊朗德黑兰的一个地铁站。图源:AFP

拉马兹认为,“如果伊朗政府希望我们结婚生子,他们为什么不与世界和平相处、创造就业机会,给我们提供五年免费住房,以便开启婚姻生活?”

多年的经济衰退、高通货膨胀和失业率增加都在导致伊朗生育率下降。据伊朗国营通讯社Irna,全国婚姻和婚内生育均在下降,主要由于经济困难。

“经济状况不会很快改善,让我们无法考虑爱和孩子。”萨哈尔补充说,“我已经接受了单身生活,并且已经对拥有自己的家庭不再抱有希望。”

结婚8年、婚姻美满的德黑兰女性莎拉担心的不是金钱,而是人口增长带来的不安全感。

“我不想要孩子。这不是我不想承担的责任,我的个人事业还没稳定。”现年38岁的莎拉在首都一家食品公司工作。

她和三个兄妹出生于 1979 年伊斯兰革命后的伊朗 “婴儿潮一代”,见过人口爆炸的年代。

图片

1979年后,伊朗迎来生育率高峰 图源:dw

彼时,刚从伊拉克战争中抽身的伊朗,国内宗教改革者想建立一个强大、人口众多的什叶派国家,大力鼓励妇女生育。1980 年代,伊朗成了世界上生育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人口以爆炸性的速度增长。一名育龄妇女平均生育7个孩子,远高于2020年的2.1个。

莎拉说,虽然她们家有一栋带花园的大房子,但孩子教育却是问题。在人口爆炸的伊朗,教育体系是不完善的,她小时候的幼儿园和学校,容纳不下全部同龄小朋友同时上课。“学校只能交叉安排课程,以满足学生上课。”

“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都知道,人口激增后,上学、就业都会面临激烈竞争。”直到现在,莎拉仍然有一种不安全感,她担心会失业。

02 

男性缺乏责任感,高知女性抛弃男性 

“与该地区其他国家相比,城市化、高识字率和高等教育的扩张都导致了伊朗生育率下降。”德黑兰大学人口学教授 Shahla Kazemipour对伊朗低生育率做出了解释,“每个国家发展指标增加时,生育率就会下降。”

其中,接受了高等教育的女性更容易单身,她们普遍令伊朗男性感到失望。据伊朗教育部统计,伊朗60%的在校大学生是女性。而超过 300 万受过教育的 30 岁以上女性未婚。

现年35岁的阿扎迪住在德黑兰南部的高档小区,独自生活。

“高等教育的女性,对婚姻有更高期望。”她时常出没于德黑兰一家老旧的Naderi咖啡馆,用象牙图案的头巾半遮着自己的金棕色头发,这里曾是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聚集地。

阿扎迪是一名导游专业毕业生,讲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和俄语。“你不能嫁给一个普通的伊朗男人,他会限制你的工作,不让你出去。如今,很难找到真正思想开放的伊朗男人,他们不如我们。”

图片

阿扎迪

阿扎迪提到一个跟她交往了两年的伊朗男性,过于保守。“他家庭富裕,曾在亚美尼亚留学。但去年,他开始不让我独自参加夜晚的派对,审问和我跳舞的男伴。受不了,我就分手了。”

后来,阿扎迪决定保持单身,父母支持她的决定,特别是在她优秀的律师姐姐与反对姐姐出差工作的前夫离婚后——尽管二人有一个10岁大的孩子。

“多年来,我断断续续地和我同龄的男人交往,但这些人的责任感都达不到我的标准,我没考虑过跟他们结婚生子。”阿扎迪坦言,“年长男人喜欢比我年轻的,而年轻男人只想做爱,因为他们认为,我能在咖啡店买单,我可能不想结婚。”

过去,宗教色彩浓厚的伊朗,女性一生追求是成为妻子和母亲。现在,年轻女性在大学毕业后,第一个想法是找工作,而不是结婚。

“伊朗的个人主义的增长趋势明显,尤其在女性中。女性受教育程度更高,经济能力更强,”德黑兰大学社会学家贾莱普尔早在2014年就指出,“过去一个女人结婚了,只需要相处。现在,如果她不开心,她就会离婚,这不是禁忌。”

03 

“白色婚姻”成为主流 

不过,更多伊朗男女对传统婚姻失去兴趣,选择了新型家庭组合方式——“白色婚姻”(White Marriage),不举办传统婚宴嫁娶等形式,未婚情侣直接同居。

图片

德黑兰,一对“白色婚姻”夫妇走在街头 图源:AFP

尼娜和艾哈迈德是一对“白色婚姻”夫妇。他们上街时会带着假结婚戒指,牢牢记住对方的家谱,以防警察盘问时,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未婚同居是非法的,但比传统婚姻更人道。” 28岁的尼娜说,“当我寻找工作时,我就是一个独立女性,没人会过问我的婚姻。” 她的家人不介意,也不会干预。

伊朗政府视“白色婚姻”为非法同居,并称这类婚姻使妇女处于不利地位,如果男朋友家暴,女人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尼娜并不认可这个观点,“相反,这个状态里我可以随时分手,因为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

男友艾哈迈德倾向于白色婚姻的经济原因吸引力。

“传统婚姻对于经济状况不佳的年轻人来说太奢侈了。新郎承担豪华婚宴费用,以及离婚时高昂的mahrieh。”30岁的艾哈迈德说,“为什么要花费上千万里亚尔,被锁在婚姻生活中,还有可能交一笔高额离婚费。”

图片

一位伊朗女性领着父亲去挑选婚纱 图源:AFP

Mahrieh制度是一种伊朗习俗,可以理解为嫁妆,是指新郎如果与新娘离婚,需要支付一定金币。在伊朗,以黄金价格为主导的mehrieh制度,让许多男青年畏惧结婚,或者离婚后一夜返贫。

过去20年,伊朗离婚率几乎翻了3倍,20%以上的婚姻以离婚告终。

一些妇女为了一纸离婚协议,甚至开始放弃mehrieh。在伊朗,离婚不仅昂贵,而且女性也很难离婚。如果丈夫不愿意与妻子离婚,妻子必须从法律上证明,丈夫家暴、有心理问题或未能履行婚姻义务。

“传统婚姻正在崩溃,如果有一天我们能负担得起mehrieh,我们就会结婚。但这不是父母或者政府的事。”32岁阿米尔·阿里说,她和男友住在德黑兰大学附近的公寓里。

相比白色婚姻,伊朗政府唯一支持的、相比传统婚姻更自由的方式叫做Sigheh,这是符合伊斯兰法律的临时婚姻,男女双方可以通过合同方式,保持短期的婚前关系。Sigheh可以持续几个小时,或者几十年,它不会以昂贵离婚告终。

由于高昂婚姻费用,许多政府官员和神职人员建议年轻男子考虑临时婚姻Sigheh,但许多接受良好教育的年轻伊朗女性认为,临时婚姻令人反感,这是一种变相的卖淫合法化。

阿米尔希望,伊朗政府有一天能接受白色婚姻。

04 

撕裂的婚姻观:政府催恋爱,青年不买账 

对于新潮的家庭组合方式,伊朗政府不予接受,他们认为,白色婚姻损害了伊朗的宗教价值观。

“伊斯兰统治者应该坚决反对这种生活,官员们应毫不留情地打击同居。”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办公室主任穆罕穆德·戈尔帕伊加尼曾称,这是“可耻的”。

保守的伊朗政府更推崇传统婚姻。

“年轻人只要没有安全感,就算政府贷款,他们也不愿意结婚生子。”伊朗卫生部人口家庭健康办公室主任巴拉卡蒂认为,除此以外,政府还需要解决的其他的问题,例如接受教育而晚婚的女性、讨厌生二胎甚至更多的文化。

其实,早在2015年6月,伊朗年轻人线上交友盛行之时,伊朗政府就推出了一个官方约会网站hamsan.tebyan.net,宣传口号是“找到你的平等”,以鼓励百万单身人士结婚。

图片

伊朗年轻人在公园滑手机 图源:网络

不过,伊朗年轻人并不买账。虽然网站上线7个月后,政府称,超过1.6万人注册该网站,并有140人结婚。但通过网站步入婚姻殿堂的人,大多数还是宗教人士和保守派,后续婚恋仍采用包办婚姻的路线,顶多只是夫妻双方遇到的方式相对“新潮”。

传统与新潮的观念分野,令关于婚姻的争论进一步撕裂。

伊朗保守派政客将生育率下降看做国家安全问题。在什叶派领导人眼中,伊朗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什叶派国家,年轻人不结婚生子,这意味着,什叶派的士兵将减少,而伊朗将会被削弱。

2020年6月,伊朗保守派神职人员穆罕默德·埃德里西提出,婚姻应该成为强制性的——28 岁以上的未婚人士应该缴纳单身税,该税款可拨给因为贫穷想结婚而不能结婚的人。

提案一出,伊朗年轻人立刻打上#强制性婚姻的标签,掀起有关“单身税”的讨论。

“我晚了1年零1个月12天。”一位28岁的推特用户说。

“我18岁就结婚了,我可以拥有一辆车或一栋房子作为奖品吗?”

“下一个法案是30岁之前强制生育吗?”有人开始担心。

同样,伊朗最高领导人的哈梅内伊认为,出生率下降是西方国家和以色列减少什叶派人口的阴谋。2020年6 月,他曾警告,近年来敌人用“软战略”破坏家庭关系,并呼吁家庭成为所有教育、文化、社会和经济政策的“支点”,尤其是在住房部门。

图片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图源:CFP

伊朗议会议员哈什米表示,人口增长对伊朗“安全”和伊朗的“权力方式”至关重要。

为此,2021年3月,伊朗议会批准实施为期7年的人口增长和家庭支持计划,包括支持不孕夫妇的健康保险,为妇儿提供营养支持、教育机会和医疗服务等多方政府扶持。

05 

伊朗青年AB面 

不论伊朗政府如何鼓励年轻人生育,伊朗青年早已培养出新一代的婚恋文化——软件约会,未婚同居,不生子。

目前,伊朗超过350家“非法”经营的交友网站。其他年轻人也会使用 Facebook、Ins等其他社交媒体网站进行了恋爱。

在伊朗,最热门线上约会软件是Telegram,每月10美元的婚介付费群组,人们可以通过问卷审核等方式,与匹配对象聊天。

白色婚姻也成为伊朗青年新潮方式。“30岁以下的伊朗年轻人约有60%,同居是不可避免的。” 伊朗妇女权益权利专家尼娜·安萨里指出。

《洛杉矶时报》指出,尽管伊朗政府言辞上强硬反对,但并未做出太多限制。因为伊朗社会比执政机构更复杂。

图片

一对年轻的伊朗夫妇

“伊朗妇女是无所畏惧的。她们从跳舞、喝酒到做爱,一切都在地下进行。”安萨里认为,“年轻人选择白色婚姻是一种经济的约会方式,也是保守世界青年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因为国家制度正妨碍着年轻人的青春。”

正如BBC电视剧《伊朗之旅》所描述的,一旦伊朗年轻人逃离伊斯兰权威目光时,他们在公众面前的谦虚和虔诚便会消失,转而聚在一起唱歌、喝酒、抽烟,定期举办西方活动。

在伊朗裔美国人导演侯赛因·法特米 (Hossein Fatemi)视角下, 伊朗青年有“内外”之分,他们是“正义的”,也是“喧闹的”。

“伊朗年轻人虽然不希望他让迪斯科舞厅、酒合法化,但却希望政府能解除一些互联网禁令,让他们能有一些喘息的空间。”法特米指出,这是伊朗青年的二元性质,这一代年轻人生活一个政教结合的社会,但他们比父母更了解西方、全球事务和政治,他们是和平主义者,更渴望一个更加言论开放的社会。

而伊朗年轻人抛弃传统婚姻、放弃生子,正是他们二元性的一种体现。

(封面来源:电影《出卖德黑兰》剧照,本文记述、发表于2021年7月)

 

来源:液态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