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大逃亡!定性属违法,交易合同无效!大平台全面撤离清退,小平台却伺机揽客!

gangqin  发布于  财经风云  2021年10月12日

币圈大逃亡!定性属违法,交易合同无效!大平台全面撤离清退,小平台却伺机揽客!

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 潘婷   编辑 廖丹




监管的口子越扎越紧,币圈的“地动”也越来越剧烈。9月24日,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号角一经吹响,“撤退”便成了这个在法律边缘反复横跳的行业最真实的写照。9月26日下午,火币全球站发布公告称,为响应监管要求,已于2021年9月24日停止了中国大陆地区新用户注册。

这只是币圈大撤退的冰山一角。国内,虚拟币交易平台币安、BIONE、BHEX等先后宣布将逐步关闭服务;国外,韩国、美国等也重拳整顿加密货币市场。恐慌情绪蔓延,资金先后出逃,24小时内全网爆仓1.84亿美元,价值约11.9亿元人民币。

这场币圈大撤离的“震源”是日前监管部门出台的两则通知——《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通知提出全面梳理排查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同时也明确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一位长期关注虚拟货币行业的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新规再次表明监管态度,将过去一段时间市场上没有明确的“灰色地带”进行了厘清,打碎了炒币者的幻想。

在国内的严监管之下,交易所“巨头”纷纷撤离。而在这场汹涌的清退大潮中,也不乏个别平台意图掀起一丝丝“逆流”的水花。《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在部分网络空间,宣传可以在国内正常使用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正闻风而动,伺机引流揽客。一时间,行业乱象频发……

炒币之路被堵死 虚拟币相关业务活动均非法

此次币圈“地动”,“震源”是监管部门9月24日出台的两则通知——《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

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发布的《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提出,严禁以数据中心名义开展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强化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监管调查,明确区分“挖矿”与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产业界限,引导相关企业发展资源消耗低、附加价值高的高技术产业,严禁利用数据中心开展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禁止以发展数字经济、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名义宣传、扩大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上述通知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列为淘汰类产业。并表示,停止对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一切财税支持,对地方政府已经给予税费、房租、水电费等优惠政策的存量项目,要限期予以停止和取消。对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及其所在园区,不允许地方政府给予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政策。

同时,停止对虚拟货币“挖矿”项目提供金融服务。禁止各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直接或间接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和项目提供金融服务和各种形式的授信支持,并采取措施收回已发放的贷款。严厉打击各类以虚拟货币“挖矿”名义开展的非法集资和非法发行证券活动。

就在同一天,央行等十部门也发布了《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通知明确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虚拟货币兑换、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信息中介和定价服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全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一律严格禁止,坚决依法取缔。

通知还明确了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活动存在法律风险,任何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投资虚拟货币及相关衍生品,违背公序良俗的,相关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由此引发的损失由其自行承担。

受此影响,9月24日,BTC、ETH、DOGE等多个币种价格剧烈波动,其中,ETH价格一小时内跌幅逾7%,BTC价格一小时内跌幅近3%。值得一提的是,虚拟货币的价格在近期已经遭受断崖式下跌,BTC月跌幅约13%。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与以往的政策规范相比有七点不同:一、直接挑明USDT属于虚拟货币,不受我国法律保护;二、为虚拟币提供“定价服务”也属违法,未来会被取缔;三、虚拟币交易“信息中介”模式寿终正寝,已归于非法范畴;四、境外交易所的境内人员,不能逃避法律责任;五、涉虚拟币投资交易的合同无效,理由是违反公序良俗;六、加密资产概念,将成为敏感词汇,在本轮规制中被重点关注;七、重点打击罪名,由之前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等,逐渐向非法经营罪和诈骗类犯罪更迭。

虚拟货币行业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虚拟货币炒作回潮,导致大量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发生,本次吸取网贷行业风险发酵周期长等教训,该出手时就出手,监管机构及时介入进行规制。本轮规制的逻辑起点是虚拟币的强金融属性,也就是反对虚拟币成为金融产品(货币、证券、大宗商品、CDS等)。

事实上,对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整顿活动早已展开,对于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的打击力度也在不断加大。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特别提出坚决防控金融风险,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此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声,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此外,内蒙古、青海等地也在此前清理整顿了虚拟货币挖矿有关行为。

上述资深人士称,反洗钱是今年的工作重点,也是国际社会对我们的期待。虚拟货币的匿名性让它成为非法交易的首选,很多绑架案中,绑匪要求的赎金就是比特币。非法交易而来的虚拟币要想花出去,就需要交换媒介和信息中介等。这一轮再规制,也许与虚拟货币沦为洗钱重要工具有一定关联。

交易所撤离 24小时内全网爆仓近12亿元!

强监管之下,交易平台撤离、钱包出逃、合约爆仓……虚拟币行业一系列连锁反应接踵而至。

9月26日下午,火币全球站发布公告称,为响应监管要求,已于2021年9月24日停止了中国大陆地区新用户注册。对身份认证为中国大陆地区的存量用户,计划于2021年12月31日24时之前,在保证用户资产安全的前提下完成有序清退,具体清退细则将通过公告、邮件、站内信和短信等方式通知用户。

火币全球站作为主要的虚拟币交易平台之一,它的清退也反映了目前虚拟币交易平台在国内监管趋严背景下的主要应对措施。

火币之前,已有平台作出反应。9月25日,交易平台BHEX(币核)发布《关于永久关闭平台服务及清退流程公示的公告》称,为响应全球各地监管要求,符合各地加密货币法律法规的营运要求,BHEX平台即刻起逐步关闭服务,10月9日后仅提供提现服务,并于2021年10月16日永久全面关闭。平台关闭后,用户无法使用网站和APP端的所有交易功能。

9月24日,交易平台BiONE宣布将于2021年9月29日24时进行永久停机维护,请用户于2021年9月29日前将持有币种提至其他交易所或钱包,逾期未提币造成无法提币,平台概不负责。

更早之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打击虚拟货币交易行为后,币安曾停止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注册。

钱包TokenPocket发布公告称,将对国内用户终止相关部分功能服务、终止对可能涉及交易相关的及不符合规范性文件或法律、法规规定的第三方DApp等服务,保留钱包的基础服务功能(转账、收款、DApp浏览器等功能)。对符合相关监管规则的地区用户提供服务,会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坚决排查、监控非法的第三方平台内容。

受虚拟货币巨头交易平台暂停服务影响,虚拟货币市场恐慌情绪蔓延,资金先后出逃。币Coin数据显示,截至9月28日21时30分,24小时内有5.27万海外用户爆仓,最大单笔爆仓单价值580万美元,约3750万元人民币。24小时内全网爆仓1.84亿美元,价值约11.9亿元人民币。

小交易所伺机引流揽客 保证“不会跑路”

“新规再次表明监管态度,对过去一段时间市场上没有明确的‘灰色地带’进行了厘清,打碎了炒币者的幻想。”一位长期关注虚拟货币行业的资深人士如是说道。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巨头”们忙着撤退之时,有小平台却在蠢蠢欲动。在部分网络空间,近期出现了不少宣传可以在国内正常使用的交易平台,它们正伺机而动,借机“引流揽客”。

“A网非小号排名15,明确不会退出国内市场,兄弟冲。”此间,虚拟币交易平台人士小刘忙于在网上发帖,试图“捕获”大平台清退后遗留下来的投资者们。该篇引流的帖子并未坚持太久便被删除,但记者注意到,这篇被删后不久,另一篇又迅速“补上”,颇有些此起彼伏的味道。

记者以投资人的身份在帖子下留言后,很快小刘便给记者发来了社交软件联系方式,“邀请”记者换个地方聊聊。而在添加为好友之后,记者注意到,小刘的好友圈公然宣扬高额的虚拟币交易收益率。

“你们不会跑路吧?”

“A网你没听说过么?全球前15的交易所。”

小刘一再保证“不会跑路,放心吧”。但记者注意到,他口中全球前15的A网交易所,当前合约持仓为27.31亿元,而排名第一的币安网为518.11亿元。

不仅仅是“撒网”捞客,为了争夺撤出大交易平台的客户,还有交易所开启“撒钱”模式。注册就送USDT、送体验金……不少社交软件、群聊和论坛里充斥着此类宣传语,有的还附上了活动图片和二维码。

与此同时,浑水摸鱼者还将目光瞄向了开交易所,某社交软件上一位自称“招商者”的人士正在火热招商。

“排名实力靠前的虚拟货币平台期货全球招商。”这位招商者表示,招全球代理、渠道,有实力的渠道、代理团队可以随时私信洽谈合作。还可以收费搭建交易所,费用四万到七万不等,可以切换多种语言,并能帮助扶持开发全球客户。

监管重拳之下,在法律的红线附近反复试探的大有人在,此类意欲在“退潮”时再“游一会儿”的人也不一而足。那么,诸如上述规模比较小的虚拟币交易所在国内运行的现象是否会成为常态?该怎么进一步规范?投资者该怎么做?

对此,肖飒对记者表示,就目前的相关政策及监管态度来看,小交易所在国内继续运营并且宣传引流的方式并不会成为常态。《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不仅将大量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归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如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等,而且明确规定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因此,小交易所无论是境外交易所或是所谓的境内交易所,其继续经营的事项均涉嫌违法,是监管明确界定的非法金融活动。至于其宣传引流的做法,则属于为违法经营的交易所提供营销宣传服务的行为,属于帮助他人进行非法金融活动,也会面临一定法律风险。

至于如何进一步规范,肖飒认为,一方面需要公民和有关企业积极配合监管机构行动,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及政策,另一方面,监管机构需要对违法违规现象进行纠正,如此才能进一步依据法律及有关法规政策规范市场环境。在目前的形势下,投资者应当谨慎投资,对预投资项目进行较为完备的了解,防止因其涉嫌违法犯罪而为自己带来损失。

全球刮起虚拟币监管风暴 韩国只剩4家交易所

不仅是国内,虚拟币行业监管风暴已在全球悄然刮起。

韩国曾在去年8月警告称,伪虚拟币投资的诈骗公司数量正在增加,2019年检察机构和警方调查了涉嫌虚拟货币诈骗的嫌疑人共186人,比2018年的139人增长了33.8%。其中,以虚拟货币投资为由头的诈骗公司数量为92家,比一年前的48家增长了109.1%。

今年3月,韩国推出特定金融交易信息的报告与利用等方面的法律法规,加密货币交易所须在9月24日之前提交注册,且满足认证和银行账户实名制等条件,否则将被禁止在韩国开展业务。

这也意味着,未注册的交易所必须在9月24日之后关闭服务,已注册但未能与银行建立合作关系的交易所同样将被禁止使用韩元交易。根据韩国官方的数据,韩国目前60多家交易所当中,约有35个尚未获得在金融监管单位注册所需的认证,还有28家拥有安全证书,但没有获得与银行的合作。

截至目前,只有四家虚拟币交易所已经注册并获得银行合作,可以使用韩元进行结算。

此外,美国财政部日前也将加密货币交易所Suex列入黑名单,这也成为第一个被美国制裁的虚拟货币交易所。

最近一个月,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被禁止在英国、意大利、德国、荷兰、日本提供某些加密货币投资产品。此外,美国也不断扩大对币安的调查范围,据悉,美国在调查币安或其员工是否通过利用客户交易信息而获利。币安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对内幕交易实行“零容忍”政策,并且设立了“严格的道德准则”,以防止任何可能伤害其客户或加密行业的不当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