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818】大门一旦打开,就不会再被关上

chuntian @ 2023年11月22日  浮世汇

【1】@莉莉安说道 

张老师健在,她的学生们也在各个行业发光发热。甚至不用编剧,就去采访她们然后按照实情写,按照实情拍就足以震撼人心了。这个过程不比瞎编硬造强?放着简单的方法不用,就非得把酗酒的爹改成妈,非得把张老师的伟大和无私改成她为了逃避丧夫之痛。这还是原型跟亲历者都在的情况下,他们都这么敢瞎编,不敢想那些原型已经故去的人被这些玩意儿编排成啥样了。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揽了之后还不好好干,不知道安的什么心。一位被授予共和国七一勋章的伟大女性,在他们那里被贬低成什么样子了,到底什么势力?!怕不是跟某贴吧那些东西一样,觉得张老师把女孩儿们送出大山耽误老光棍子吃女人了吧?想想都心寒。



【2】@冰蛇陛下 

刚才群里姐妹说了一句大实话
在真正的贫穷的边远山区
会酗酒的妇女不会有喝农药的妇女多



【3】@暖夕酱 

呵呵,真的是醍醐灌顶一语惊醒梦中人!



【4】1999年5月10日,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的詹姆斯·萨瑟(James Sasser)站在严重受损的美国驻华使馆大门背后,这是因为5月7日,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所以愤怒的中国民众围攻了在北京的美国使馆。


【5】@丝绸尾巴第二季 

今冬重温《东京爱情故事》,我隐隐有个感觉:我们这代人,大约85-95后之间,可能是这部剧的最后受众。当代往后,年轻人能代入并看懂《花束般的爱情》,但很难代入或看懂《东京爱情故事》了。
问题不在于理解能力,而是黄金时代爱情法则成立已经过时,支撑那些法则成立的社会生活,已经彻底溃散。
在这个意义上,我愿称《东京爱情故事》是最后的爱情,它是现代生活和传统爱情的最后一次切磋。其结果,就是最后一集那辆先永尾完治十五分钟离开的列车。纯粹的爱情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三十年后, 坂元裕二还写得出爆款爱情故事,但《花束般的爱情》里的分手,已经有一些混浊的社会经验在里头:身份差异、经济差距、生活方式矛盾……已经不是纯粹的爱情使然了。
我们活在一个谈恋爱、但不完全谈恋爱的庸俗年代。日本社会的三十年大衰退仿佛是这种爱情庸俗化的注脚。我同情从《花束般的爱情》里看到自己的人,是的,当代年轻人不得不庸俗起来,不得不给爱情添加附加条件,你让他们怎么办呢?

你一定常见到,看似深情实则薄情的观众会发弹幕:怎么现在没有《东爱》莉香这种好女孩了呢?因为很简单,我们已经永远作别黄金时代了。我们的爱情面孔都变复杂了,由清澈转混沌——简直经历了一个木村拓哉到菅田将晖那么大的落差。
第一次看《花束般的爱情》,我一直在等待女主来一次标准日剧跑。可惜她最终也没有跑。可能坂元裕二也失去推动爱情角色跑起来的底气了。那样元气十足、内心奔腾地穿过街巷,掠过大城市的景观,对于当地爱情来说,有点太刻意、太矫情了,当代人喜欢一声不响地解决问题、习惯隐隐约约地表达热情,当代人整体i了几个度。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坂本2017年写《四重奏》,写的是是一组从未揭露的暗恋(东爱的青年男女则坦然分开性与爱)。2021年写《大豆田永久子与三名前夫》更是全面进入婚姻(爱情的经济学副产品)主题。最后四十岁的永久子悟出的真理是:一个人也可以好好活着吧。
当代年轻人可能提前二十岁就可以建立这样的觉悟。

坂元裕二之前说:鼓励10分的人达到100分的电视剧有很多,但我更想让负分的人至少能回到0分。我太懂他的意思了,我不敢期望《东爱》莉香那样100分的爱与生活,我们很多时候挣扎只是为了不掉到0分以下。



【6】@张子钿 

张雪峰连麦400多分江西女生家长,给家长提的建议,让人眼前一亮。
有个江西的家长连到了张雪峰,他家孩子是女孩,选科物生地,不过成绩不怎么好,只能考430到440左右。
然后家长说,他们学校开学算了一下,他家孩子大概就是二本线上30分左右。现在家长很迷茫,希望张雪峰能提点建议。
张雪峰听罢,问道,你想考公吗?结果家长却说因为一些原因,孩子考不了公。张雪峰听罢,说道,那就无所谓了。
然后张雪峰又告诉家长,孩子选的这个科,是理科当中的文科,那你就看看孩子将来想在哪个城市工作,就给她报那个城市的学校就好了,专业无所谓。
家长听罢,又问道,因为孩子学习能力不怎么强,有没有什么专业能毕业以后就能找到工作的?张雪峰答道,大学毕业找工作,比如销售、行政、文员、前台都可以。
然后张雪峰又提醒直播间的家长说,如果你是文科,你家因为一些原因,孩子考不了公,这时,专业对你来讲,其实意义不大,你就卯院校档次和就业地域就行,因为文科所有的专业都叫服务业。
低分段更是这样,为什么呢?因为低分段,就算想卯一些比较好的专业,将来就业档次也不会很高。比如学法学,基本也就够最低线的法学。
比如一个民办学校的法学,你要去找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你能找得到吗?最低线的会计,找一个比较好的企业的会计,或者比较好的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最低线学校毕业的,能找得到吗?
所以现在,孩子的情况,政审过不了,没办法考公。法学、财会这些,想要到好一点的律师事务所或者会计师事务所去,很难,所以只能做一些销售啊、文员啊等专业壁垒比较低的工作。
因此这个时候,咱就老老实实的去一个你想去的城市,多长长见识,好好看看哪个服务业可以去做的。如果说你是高分段,你说考不了公,你还可以卯一下专业,因为高分段你还有一些就业的机会。
但咱低分段的孩子,卯着专业去就业的机会其实并不多。所以这个时候就主要卯城市。家长听罢,说道,孩子想去南昌,不知道怎样?
张雪峰答道,如果孩子考不了公,去了南昌能做什么呢?大概率就是南昌一个中小企业的销售,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
家长感叹说,做销售也对综合能力,口才等有要求,我家女儿性格不太占优势,张雪峰听罢,又给家长提了一个新思路,听完后,让人眼前一亮。
张雪峰说,可以让孩子卯死报这类专业,叫工业工程类,管理科学与工程下面的工业工程类。一个叫工业工程,一个叫标准化工程,一个叫质量管理工程,你就卯着这三个专业报。
为什么呢?是因为你这个选科,报纯工科你报不了,然后现在每一个制造业对于质量工程师,对于整个工业化流程的优化人才还是有需求的。
所以说你现在考不了公,那在中间,有这么一个地带,就是你可以报工业工程这方面,然后就能有一个直接的技能,这算是你有一个就业的技能,你说孩子做销售又做不了,那就让孩子报工业工程这个。
因为每个制造业,他都有这种质量工程师。家长听罢,问道,那这类专业,将来就业方向是什么?张雪峰答道,制造业里的质量工程师,也就是QA。
家长,你学这个,还算是有一技之长,要么就像其他人所说的学一个护理,他也算是个技能。家长听罢,又说道,护理好像上限比较低。
张雪峰听罢答道,是的,但这个质量工程师上限不低的。我这样说吧,家长,制造业,他最后卷的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两点,一、专利,就是你的这个东西有多少科技含量。二、效率,工业工程就是卷效率的。
理工类,你学那个专业,你卷的是专利,卷的是科研,就是这个东西我有,别人没有,这个是工科。但是在整个生产过程中,你的效率高还是低,这个叫做工业工程。你这种情况,你可以考虑下这个,这个上限我个人觉得比护理高。
好家伙,没想到志愿还能这么填报,这对于低分段的家长来说,简直就是福音呐。质量工程师,还是第一次听说。张雪峰此前在直播间经常会说道一个词,叫持续学习。
他能就这位家长的特殊情况另辟蹊径,给家长提出质量工程师这个建议,就是看了很多书,了解了各行各业的态势,才能抽丝剥茧的给家长提出这样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选择,受教了。



【7】@合恩角的阿涅斯 

诺奖作家奥尔罕·帕慕克随手画下这幅插画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距离他的伊斯坦布尔几千公里外的地方,每天都有些人、几亿人,身体被一只长长的尖嘴兽反复检阅。
这张画在他的出版物里甚至都没有被正式收录(至少在目前为止的中英版小说里是这样),但他绝对想象不出2022年的我们看到它会是怎样复杂难言的感受。


@麦卡PU10P:他的名字叫红码


【8】@粉红芭蕉 

舔领导这件事换成舔女领导董明珠,大家马上感觉不对劲,不喜欢,不符合社会规范,马上意识到舔领导是恶心的,这说明什么,最好还是多点女领导



【9】"大门一旦打开,就不会再被关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