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444】上海小红楼

dasheng @ 2021年12月03日  浮世汇

【1】嘿山姥姥噜 

#上海小红楼#2021年12月2号从下午南昌的朋友给我发上海小红楼公众号的这个东西我从看到害怕到现在
现在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我真的想想都脑袋发凉
这件事情应该是17年左右发生的
我记得我来上海结束了第一份工作之后辞职了
那时候我没有任何依靠
因为我是从外地来上海打工的当时
当时我住的房子是第一家公司给我租的
辞职了 所以要在离职规定的一段时间内搬离
这个法治栏目的招聘我是在boss直聘上看到的
就是文章里面提到的(法制栏目,平安上海)
当是薪资大概是6000左右
包吃包住什么的我真的不太记得了
我提前电话沟通去了报名地点
填写好了招募信息
当我在走廊出门的时候我碰到了一个女的 (年纪在30岁左右 )
我现在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我估计是他看我长得还可以
这女的问了我一句“你是来应聘的吗?”
我说是的 他问我哪里人 我说浙江 他说他也是浙江人
具体的浙江哪里的人我就不说了
然后我那时候年纪小 他跟我说可以走后门让我见见他们的老板 也就是这个法制栏目公司的老板(赵富强)
我其实内心当是挺需要这份工作的而且我觉得这个大姐姐人挺不错的(老乡)
于是我跟他 上了一辆六坐商务车
车上有一个司机 所谓的老板(赵富强)坐在司机的后面
那个30岁的老乡坐在了副驾驶
我们大概开了10多分钟就到了这座所谓的小红楼
大楼门口右手边有一个保安
进入大楼电梯是需要芯片才能上 而且有很多钥匙一大串
现在我忘了几楼 进门就是非常的金碧辉煌还有红木的大桌子
而且有两个电视机 是各种的摄像头(楼下保安的还有家里的走廊)
真的我没有撒谎
我当时就觉得有一点点发怵
后面相处的时候这个男(赵富强)的都没怎么跟我说话 主要都是这个女老乡的在这里说
开始跟我说她自己的故事
(说自己的男的在外面找了一个小三 然后不要她了 他们还有一个小孩 小孩都不让他见 然后他孤苦伶仃什么的 然后说这个男的帮了他很多)
后面到吃饭的时间了 (中午)我跟这个男(赵富强)还一起吃了饭
一直跟我我说话的女老乡没有跟我们一起吃
我真的现在吓死了 还好没有给我下药
然后这个赵富强就跟我说来他这里上班
给我一切我想要的
跟我说她喜欢给女人权利
他觉得女的比男的更会做生意
聊天之中我才知道 她还是汇吃汇喝的老板
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会吃汇喝在后面的几年里我看到会吃汇喝我都想起这段非常奇怪的经历
他说基层做起然后会给女人权利
做高管什么的凭自己的努力赚钱
还带我参观了他们的房间
单间 (表现得优秀才能一个人住)现在我才知道单间就是陪睡的
当时说如果我过去的话
给我我先安排在那个大家看到的集体宿舍
就是公众号那里的图片
有点像大学宿舍一样的
当时我那个时间看到是有两个女生住在里面的
听赵富强跟我说的说辞房子车子也会给我们买
我当时就觉得在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里 他好夸张啊
还给我看他那些女人的抖音账号
都是一些跳舞的视频
一一跟我说这个女的现在多赚钱
那个女的多厉害
后面我还跟他一起在茶台上喝茶
我跟他说我差不多要回去了我下午还有面试
我快走的时候又来了一个女孩子
是从普法那个栏目送过来的 长得标志(应该也是受害者)
赵富强知道我要走 派了那个老乡送我回家
开的还是奔驰(为什么我到现在还记得 因为这老乡一直跟我说这男的多厉害 给每个女人都配车都是宝马奔驰啥的)
我当时住在徐汇 路上还一直问我什么时候过去
我都委婉的跟他说我再看看什么的
当时赵富强的还有这个老乡的我们加了微信
我有找过 找不到了
我快下车了这死老乡还在和我说 要不现在就去我家帮我搬
或者明天他带两个人过来帮我搬
我觉得她好上赶着 我吓的赶紧走
回家之后赵富强还给我发了红包 我没收
后面几天这个老乡的就一直问我什么时候来
嘘寒问暖我工作有没有着落
我后面都没有理过他们
最后的记忆就是这个赵富强的朋友圈会转发自己公司的公众号
直到今天我的朋友给我转发什么小红楼
我真的看到前面我后面都没敢看
从公司下楼抽了两根烟才缓点
事情不发生在你身上你永远都没办法感同身受
我好庆幸真的
因为我脑子居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或许真的有那么好的事情
我感恩 还好就那么一瞬立马打没
出门在外保护好自己
没人会对你莫名其妙的好特别是男人
还有老乡什么的 真的很想yygq的骂人
女人真的也好可怕自己掉入火坑也要把别人拽进去
恨自己遇到那么奇怪的时候都没有报警
女生多读书 出门在外随时警醒状态
为什么会打这么多字
我看了一下实时有些人还要怀疑这个事情可能不是真的
可能后面的一些什么有颜色的东西我不知道
我只能告诉你 这个地方他有 他真的有
#小红楼# 

 

 

【2】川A1234567 

昨晚我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干脆爬起来码字,这篇写得七零八落的,大家见谅。
我知道有很多姐妹,都因为2020上海小红楼案件的细节公布,和我一样辗转反侧。
这个长达20年,用女人血肉积累的魔窟,展现出来的庞杂、离奇和黑暗,那些漏得像筛子一样的社会现状,彻底击碎了很多女性自我构建的文明幻梦。
人最怕的不是痛苦,而是绝望。当黑云过于庞大,根源过于复杂的时候,我们会处于一种失去语言的状态,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但我不甘心,一定还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我们这些最普通最渺小的蚂蚁,不论法律层面后续如何改进,会不会改进,代孕取卵入不入刑,我们一定还有除了等待之外,能做的事情!
我又爬起来仔细翻看了那几篇报道,发现了两个重要的关键。
赵富强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不论在他面前是农村出身、最无知识、最弱小的底层女性,还是大城市里,受过高等教育、有眼界能力的中层女性,他都可以牢牢控制其身心,让这些女人变成自己的敛财工具和性贿赂筹码。
他靠的,竟然是如出一辙的简单手法。
第一个关键,还要从赵富强的出身说起。
这个20年赚了10个亿非法所得的恶魔,出身极为贫困。从他上一辈开始,连他父亲在内的三个叔伯,穷到只有他的父亲存钱娶到了老婆,然后才有了他这个几代独苗。
赵富强的原生家庭极端重男轻女,他还有个姐姐,在发迹之前,这个姐姐就是弟弟的吸血包,甚至赵的第一任农村妻子,就是吸姐姐的换来的。
在这样极端贫困又极端自私的环境中长大,赵富强渴望往上爬的欲望无比急迫,但他只是个空有野心的小裁缝,他在上海这个大城市,手里唯一的财产,就是那个用姐姐换来的妻子。
于是,他抛弃了道德底线,哄骗妻子卖淫,他的原话是:“如果你爱我,就应该为我们以后的生活多付出一点,等有钱就不做这个了。”
妻子挣来的嫖资成了他的第一桶金,他立刻用这些钱,半骗半雇找来几名底层女性。然后,用或强迫或诱骗的方式,和几名女性发生性关系。
一旦得手,赵富强便偷偷拍下性交视频,威胁这些女人接客,如有不从,就暴力殴打,如果还是不从,就威胁曝光视频,去女性老家宣传她们在上海做妓女。
就是这一招,赵富强一直用到了20年后,后来对付那些受过教育,看上去更有办法的都市女性,也一样好用。
只用这么简单的招数,赵富强就把一个个寻找工作机会的女人,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奴隶。
在赵富强刚刚踏入罪恶行当时,被他控制的女人卖150元一次,在他已经在上海呼风唤雨时,被他控制的高级女公关每一次的陪侍,交易的是无法计算价格的权力。但不论是哪个时期,女人自己拿到手的钱,都少得可怜。
前者全部上缴嫖资,只在每年过年给一点路费和钱,让她们回家不露馅,过年后,这些女人还不得不乖乖回来,她们就这么为赵富强积累了六年财富。
后者,那些看上去有一定人身自由的女公关,在上海,每个月只拿3000元工资,还要签下有高额违约金的不平等合同。就这样,日常殴打侮辱强奸都是寻常。
我看着报道的细节都震惊,为这些女人的“温顺”所震惊。
都不说后来赵富强已经手眼通天的时候了,前期血腥积累的时候,那些女人怎么就这么听话?白白为他卖身六年啊,还有他的妻子?就是因为那么几段性爱视频吗?
就是因为那些视频,在这个男权社会里,它们就是有效的把柄。
因为这些女性太清楚了,不论她是被胁迫还是被迷奸,只要这些视频被发出去,她们在亲人面前在大众面前,是百口莫辩的。
这是专属女人的地狱大门,指认一名女性是妓女,是荡妇,是让她社死最快捷的办法,甚至很多人根本不在意真假。
赵富强之流,自诩为枭雄,以为是因为自己本事过人,才能以微末的出身搏到今天,其实,他不过是一只下三滥的蟲子,给他力量的,让他的伎俩奏效的,是整个男权社会。
每个男人心里都清楚,性羞辱是控制女人的方法,只看他们用不用,怎么用。
赵富强第二个杀手锏,是类似PUA的情感控制。
很多姐妹在看过报道之后,都愤怒地表达,如果自己遇到类似的遭遇,一定要鱼死网破,决不妥协。但是,这样的你们,从一开始就不会是赵的猎物,他从面试开始,就是选择的服从性高的女性。
进入陷阱的猎物,先是被职场打压,赵和其他帮手时而暴怒谩骂,时而侮辱贬低,把新来的女助理骂到怀疑人生。加上小红楼中,处处受限的人身自由,能留下来的女性,已经通过了服从性测试。
过了第一关,在控制洗脑期间,赵富强便软硬兼施。他把自己的魔窟塑造成一个大家庭,所有的女人都是他分等级的情妇,每个人的牺牲和付出,都是为了这个家。
那个为赵卖淫的第一任妻子宗某,在案件的后期消失了,不知道是被赵送回了老家还是离婚了,还是真正“消失”了。但她一直活在赵富强的口中,用她当年的自愿卖身,去教育后来的女人为赵牺牲奉献。
其中,就有一位脱颖而出的林某,她为了表现自己,自愿切断输卵管(避孕和表忠心),竞争到了赵的“妻子”的位置。
林某一边性陪侍,一边承担了小红楼里监工老鸨的工作,协助虐待殴打不听话的女公关们。最终,林某也得到了除赵富强外最重的处罚,有期徒刑 14年。
除此之外,赵的公司里还有几名女公关,是从最开始就跟着他的第一批卖淫女。已经彻底洗脑扭曲的她们,年纪大了之后,被给予些许权利,留下成为新晋公关的管理者,主动劝服不愿做性接待的女助理,她们也分别领到了刑期。
让奴隶去管理奴隶,让奴隶在长期的高压控制中,分不清楚什么是爱,把虐待和剥削扭曲成爱。
这就是赵富强控制女性的精神法宝,再辅以暴力威胁,让女性的家人为人质。他就做到了彻底控制大批女性的身心。
看完案件细节之后,我最害怕的,正是赵富强的手段,虽然特别残暴、心狠手辣,但却非常简单常见,我们在很多不同程度的新闻里,都看到过类似的“应用”。
比如分手后色情威胁、用裸照胁迫女性、PUA骗财骗色、甚至被折磨到自杀的女性,包丽事件等等……
这些应用甚至都不完全是法律层面的问题,因为同样的事情,对男性是无效的,他们无法感同身受的原因也在于此。男性不是社会文化包围圈中的猎物,你没有办法用裸照和性去威胁男性。
这里,就是我们每一个普通女性能做的事情了:对抗这个社会的荡妇羞辱,不让性关系成为女性的致命威胁!
当男性围攻妓女,指认任何一个女人是妓女的时候,站到她的身前。
不论她是不是接受过金钱,是不是在享乐和物质面前犹豫过,只要她此刻想要脱身,那么她就只是犯了一个普通的错误,接受处罚重新开始即可。其他的,我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姐妹们,我知道你们有些道德感特别高,有些对婚姻制度的正统性特别维护,但此刻这都请暂时放放吧,请看一看吧!小红楼事件暴露的现实还不可怖吗?
不论你是哪个阶层的女性,这是一个男性可以指认任何女性为妓女的时代!这是一个男性可以强迫女性然后指认她为妓女的时代!这是一个受害女性不敢站出来的时代!我们真的无需做些什么吗?!
不要再跟着男人投石了,不要再荡妇羞辱了,不要再雌竞谁是好女人了,它们全部成为了套在我们自己脖子上的绳索啊!你真的不担心自己也有那么一天吗?
如果我们更团结,像崔茜和陈倩一样的女孩,会不会更早站出来指认恶魔?那些被吞噬的女性,会不会有机会更早脱离魔窟?这一切的开端,会不会都没有机会发生!
如果在20年前,第一个被拍下录像带的女孩,不害怕威胁,而是选择走进派出所……
我知道,这个社会文化的改变,绝非一朝一夕,甚至绝非法律层面的推进就可以做到的,现在和未来很长时间,女性仍然身处男权文化的围剿之中。
此刻,我还想对那些可能已经身在炼狱、进退维谷的女性说,如果可以的话,勇敢一点,不论发生什么,至少在这个社会中,还有很多人不会伤害你们、指责你们,而且我们的人数还在不断壮大。
你们不会社会性死亡的,只要我们还是社会的一员,来到阳光下。

 

 

【3】D2O___ 

鉴于孔夫子旧书网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能买到的书会越来越少,向所有还不知道Zlibrary的朋友诚挚推荐这个网站
俄罗斯人搞的,可以说是全球最大最齐全的电子书网站,非注册用户每天可以下5本书,注册用户10本,普通人够用了,想每天多下可以给他们捐款,网站支持中文,因为版权问题经常在换网址,推荐注册并向网站捐助1美元(支持zfb)以便随时获取最新地址
网站支持多种格式的电子书下载,包罗万象,不仅是小说,学术书籍等,包括漫画,设定集,杂志,工具书什么的都有,非常好用,推荐给大家

 

 

【4】@罐头辰 

刚刚看到一个女jc自缢身亡的事,觉得其实体制内工作人员的压力一直以来都被舆论忽视得死死的,银行、教师、公务员、jc、医生这些职业的年轻人压力其实一点都不小

大家都在说互联网大厂的压力,但互联网等企业的压力,譬如限制上厕所时间这种,是外化的,是大家都看得到的荒唐,和所谓「资本家压制」

但体制内的压力,我举个例子哈,刚结束的国考和即将开始的各地省考、市考,上岸的朋友可能之后去上班,第一天就会接到一个奇怪的任务,跑一个流程,职场新人肯定满怀热情去跑腿,刚上班的Ta根本不知道这个任务奇怪在哪里,等签字盖章一套流程走完,这个新人的仕途已经死掉了

所以奇怪在哪呢?可能是领导排序,可能是部门之间「越权」,可能是一直被小领导压着不让批的文件,看着和和气气的同事老大姐老大哥让你去办,办完就得罪人。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即便是双一流毕业,过五关斩六将,以几十、几百比一的通过率杀出重围来到这个单位,上班第一天,可能未来十年的上升通道就已经被堵死了

如果你想问同事也犯错,怎么没被整?那,谁也不知道这个平平无奇的同事,他爹是不是当地中烟的领导,或者她妈是不是哪个办公室的主任,或者他七姑八大姨会不会卡着当地重点小学的入学资格啊

再说工作是否轻松,反正我同学里,是有被一个Excel文件搞到夜里还不能下班的,至于周末,相信银行的朋友最有发言权,有几个休息日是可以自己在家睡懒觉,不用去开会学习的?要是有了伴侣和孩子,引用范志毅的经典采访那句话「哦哟,真是谢天谢地了」

当然最扑街的,是同事里还真有整天喝茶看报的主儿,同个办公室的老大姐能刷大半天短视频,老大哥能深入研读一天头条和百家号,然后你的同学老友都觉得你也是如此,假期偶尔相聚,人家来一句「比不上你啊,我在互联网上班整天都累死了」,你能说什么呢?也只能苦笑了,压抑与劳碌说给别人听,他们也不会信

当然了,体制内的优势也是其他行业替代不了的,这也是为什么大家挤破头都要进来的原因,以上不是卖惨,只是看到很多朋友把体制内想得非常轻松,加上今天等候接孩子的大姐太长时间,多说了几句

之前和体制内的朋友出来喝酒,当时我觉得自己聪明完了,给他提出好几个解决方案,他听完笑笑说,算了,喝酒吧。

 

 

【5】@里昂之城 

我最近才开始玩动森。
女儿和我各注册了一个账号,但因为只一台机器,所以我俩就只能共享一个岛。
刚开始我们不知道这些。注册好了以后我先玩了两天。因为非常懒散,只想赚钱,上岛后我就疯狂捡树枝贝壳、钓鱼,找到任何东西都拿去卖钱。衣服鞋子什么的也舍不得买,唯一的消遣是某只小动物送了包花种,我把它种在自己帐篷前了。
于是我的岛上杂草丛生,背包里放不下的东西就随手满地丢下。但在这乱七八糟的荒芜里,看着不断增加的金钱数字,感受到一种虚假的刺激。

直到第三天,女儿用她自己的账号上线了。

玩了一会儿,她来告诉我:“妈妈,原来我们只能在一个岛上生活啊。我的帐篷是红色的,离你的不远;我给自己做了个雪花背包,超级可爱!我还得到一个礼物,是一个节拍器,放在我帐篷里了!你想看吗?但是好像你不能进我的帐篷……对了妈妈,你可以做叶子雨伞,我却不能做,没有手册!太可惜了,走路的时候撑着叶子雨伞好可爱呀!”
然后她去写作业了。

我用自己账号再登陆。一切好像都不同了。

我找到了女儿的帐篷,居然可以走进去;她说过的节拍器,非常可爱地放在墙边;她的小床和我的一样简陋,我想象她也在上面躺过,就觉得这个床看起来很乖巧……我突然想留下点什么在她的帐篷,但是打开背包,发现我的包里除了树枝石头 钱,什么都没有。
那就钱吧,我攒了好久的钱。
我小心翼翼地分出100块,却发现不能放在帐篷里。好的,那我放门口吧;走出去,放好了100块。又发现女儿帐篷外面到处是杂草。
唉,妈妈帮你收拾一下吧。就像帮你收拾房间一样。
拔完了周边一圈杂草,诶?我可以帮女儿种点花呀。
于是跑回自己帐篷外,铲了一半三色堇过来种下。

种好花,我又去商店卖东西了。去商店的路上突然想起女儿说的叶子雨伞。她说我的diy手册里有,但其实我没做过,因为一切不能钓鱼捉虫敲岩石的工具,我都觉得没必要拥有。
可是女儿说很可爱,她想要…那我就试试吧。
于是我做了一个叶子雨伞。它是一片很大的绿色叶片,举着它走路的样子,的确可爱。
我举着这片叶子走到了女儿帐篷外。然后把它收起来。再点击“放在这里”。把它放在了三色堇花丛边。
女儿下次上线时看到这个,一定很开心。
……也许她还有别的想买的东西?我再放点钱好了,100太少了。
于是我又放下了1000块。

接下来的两小时,我疯狂收集各种化石 虫子 鱼类,我希望快点建成博物馆。如果只我一个人,有没有无所谓,但女儿过几天上线时,看到漂亮的博物馆建成了,会有多惊喜啊。
第二天,我博物馆需要的生物集齐了。女儿告诉我可以买潜水服去游泳,我花钱买了一件。
于是我学会了潜水、抓了更多鱼。包括很贵的珍宝蟹和龙虾。

出海归来,我又直接去了女儿帐篷,我留下了一只海葵一只甜虾一只灯笼鱼给她。
海葵的颜色好梦幻,她一定很喜欢;甜虾虽然不贵,但是她最爱吃的啊。灯笼鱼是因为她说她从来没钓到过,她想看看尾巴会亮的鱼是什么样的。

第三天,我去商店买了更多的花种子,除了我的帐篷外、女儿帐篷外,我把它们种在了各种地方。
我清除了岛上所有的杂草。

这天摇树时掉下一件新家具,带着托盘的蜂蜜和牛奶,我也把它放在女儿帐篷外的花丛里了;我还特意找了棵离她帐篷最近的树,摇下了三颗樱桃放在树下。这样,等她上线时,这就是我为她准备的早餐了。

去海边钓鱼时,发现一双条纹袜。大概是女儿放的,可能鱼钓太多 背包装不下了,唉,居然把袜子丢在这里……我打开满的背包,放生了一条鱼,捡起她的条纹短袜,放进背包。

那时是深夜,我背着一大包鱼和女儿的短袜慢慢沿着海岸线走回家,第一次发现小岛上的海浪声很温柔。

也许这个世界本来是荒凉的孤独的,
幸好 爱是小小的奇迹。

 

 

 

【6】深圳卫健委这写的…用心良苦就是说

 

【7】丁香园 

看了有人科普「戴口罩前需要甩一甩,甩掉致癌物」的视频,还是想说两句话:
一句叫做「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查了医用/民用两种防护口罩技术要求,国家对经过环氧乙烷灭菌的口罩,都要求残留量不超过 10μg/g,视频里的测试结果,无疑是【符合标准】的。
那么就会有人要问,人家发布视频也只是好意,本来就含有致癌物,提醒你甩一甩又怎么了?
于是我又想说第二句话:叫「勿以恶小而为之」。
普通民众和专业人士之间是存在着一定的知识壁垒的,戴口罩这个习惯,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为了不存在的后果,真的有必要去制造一场恐慌吗?
而当流言二次发酵,其后果又会如何?

 

 

【8】还可以的金女士 

分享一下我愉悦的手术经历。

 

 

【9】儒家公羊学 

分子人类学反复研究发现,现代满族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假民族,从血统上、基因上都不存在一个专门的满族,他们的血统和基因与北方汉族是一致的。这个假满族究竟是怎么制造出来的,需要深入调查50年代初民族识别的情况。
至于爱新觉罗家族的血统为什么也和北方汉族是一致的,这个不得而知。我个人怀疑他们可能是北宋靖康之耻时被女真人掳掠安置到黑龙江五国城的宋朝难民后裔,后来先后经历了女真化和蒙古化。南宋史官洪迈在《容斋随笔》中说:“自靖康之后,陷于金虏者,帝子王孙、宦门仕族之家,尽没为奴婢,使供作务。每人一月支稗子五斗,令自舂为米,得一斗八升,用为猴粮。岁支麻五把,令缉为裘,此外更无一钱一帛之入。男子不能缉者,则终岁裸体”。清末蒙元史大家屠寄曾经说:“黑龙江宁古塔人民,有于岁首阖户痛哭终日者。习俗相沿,莫知其故。实皆宋人之遗黎,在当日以是志亡国之痛者也。”明代的史书上曾记载,努尔哈赤家族的始祖猛哥帖木儿出现于明初的黑龙江依兰县,这里就是金代的五国城。猛哥帖木儿实际上是一个蒙古化的名字,而爱新觉罗家族在明代还有汉族姓氏为佟(朝鲜史书说为童)。《明神宗实录》万历十七年九月记“以建州夷酋佟努尔哈赤为都督佥事”,他本人在给朝鲜国王的信中也自称“女真国建州卫管束夷人之主佟努尔哈赤”。明朝人张鼐的《辽夷略》中记载:“奴(努尔哈赤)住牧在宁宫塔、红岩子等寨……奴之祖曰佟教场(即觉昌安),建州左卫都督佥事也,生佟他失(即塔克世)。有二子:曰奴儿哈赤,速儿哈赤。他失死于乱阵,而奴儿升授龙虎将军”。茅瑞徵《东夷考略·建州》中说:“努尔哈赤,佟姓,故建州枝部也。”《辽广实录》:“万历戊午夏四月,故龙虎将军建酋佟努尔哈齐初发难,袭我抚顺关,陷之。”则努尔哈赤家族在明代有汉姓为佟,这是毫无疑问的。清代以后,爱新觉罗家族就绝口不提佟姓之事了。自努尔哈赤以后,纪事始有本末,其以前之事,寥寥数行,惟恐人知。而清代对于明代官私著述,禁之毁之,株连瓜蔓,大兴文字之狱,以冀千方百计掩盖其起源历史。此如明清史大家孟森所说:“自清代二百数十年来,文人学士口不敢言,而人人心中皆以为满洲之先世必有大不可告人之秘密。”爱新觉罗是女真语“金族”的意思,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姓氏,难道他们的祖先出自宋朝汉人佟氏?

 

【10】@·蜗牛先生 

龙门石窟真是奇观,估计花了几代人的一生才凿出来的。 

@海王星hiace:破四旧基本上破完了[笑cry]很多后修复的

源一白:去龙门石窟导游讲解从来不说破四旧的破坏,说是自然脱落,但看着不像是自然脱落,有的底下的小石像,破坏的很彻底。

沙里金难淘:北魏开建,断断续续到清朝末年还在建造,经历了一千四百多年。

 

我想我正在沉入一代人的海 :但最右也有问题,基本没有修复,偷窃,破四旧,后面的煤矿污染,一代代的毁坏,现在是保存比较完善了。

 

 

【11】那场著名恩怨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