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175】幸存者偏差

【浮世汇175】幸存者偏差

dasheng 发布于 2020年05月13日

【1】@黄章晋ster 

十二年前的汶川大地震,学校是重灾区,官方统计,四川校舍倒塌7000余间,学生死亡4737人,伤16000余人。

清华、西交、北交联合震害调查组的调查显示,震区各类建筑中,因地震损毁不可修复的比例,校舍最高,政府建筑最低,前者是后者的四倍之多。

有研究认为,校舍和厂房损毁比例高,是因为大开间,大门窗洞、外挑走廊的原因,而政府建筑的结构抗震性更高,所以校舍是所有建筑中损毁最严重者。

但是,人们发现,垮塌校舍普遍偷工减料,有些水泥预制板中竟然连细铁丝都没有。

黑心建筑商长期是中国舆论场中形象最败坏的群体,汶川地震的豆腐渣工程集中在学校,当时要求严惩的声量之强可想而知。

但是,严惩这事似乎只是民间舆论的一头热。

当时的中国人,普遍思想觉悟没今天这么高,对媒体的期待,是紧盯着这些事不放,而不是从灾难中积极挖掘正能量,所以,当时我供职的《凤凰周刊》对这件事就比较上心。

记者努力想找豆腐渣校舍背后黑心建筑商的官商勾结的故事,这样的事当然有,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传闻。

学校伤亡惨重主要是因为建筑结构特殊,这个说法显然只是局部真理,记者发现,很多学校震前就一再上报自己的校舍是危房,有些学校,从建成之日就是危房。

然而,记者很快发现有些事实很难纳入黑心建筑商不顾学生死活这种事先设定的框架里。

比如,有些学校建成后,教学秩序长年被建筑商干扰,因为学校一直欠着建筑商的工程款,再一打听,发现学校拖欠工程款是普遍现象。

这到底是谁坑谁?

再然后,发现质量最差的校舍,几乎全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建造的。

1986年,中国颁布义务教育法,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变成国家法律,这也是少数变成KPI层层下放落实考核的立法,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教育变成地方政府限时任务,这当然是好事。

办事需要钱,基层短期内需要兴建大批学校,而且建校运动中,校舍楼房化是标准之一,但是,钱要基层自筹,最后变成政府投一点、银行贷一点、承包商垫一点、教师借一点、社会捐一点。

预算不足,当然只能降低质量标准,于是,财力薄弱地区在建校运动中建造的学校,绝大多数都是典型的三无建筑。即使这样,往往拖欠着黑心建筑商的工程款。

普九造导致乡镇欠债500亿元,汶川地震半年前,中央政府承诺代替基层偿还普九巨债。

这样盖起来的房子是什么质量,你能用膝盖想出来,地震前,有些学校禁止学生在楼上集体蹦跳。

一个原本是揭批黑心建筑承包商的调查报道,不小心跑偏了方向,而且是记者非常陌生的方向,所以,最终写出来特别别扭,现在看,简直像是四不像,但是,即使以今天的眼光看,那个报道依然是这个话题中最有价值的。

邓飞的那篇《狗日的普九造》,网上还能搜到。 

 

【2】@腊鸡哥哥 

汶川地震过去一轮了,也说一下我还记得的几件事吧。

第一件:我妈当时一起炒股的朋友,地震之后好几天没来证券公司,后来出现也是一脸憔悴,我妈好奇问了才知道他儿子在四川读大学,在地震中没了一只脚,残废了。

第二件:我有个同学,06年转学去了四川念书,结果08年因为他爸工作调动又回来了,地震之后我们都说他很幸运,他沉默了很久才说他在四川的朋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第三件:当时网上有不少质疑当地建筑质量,甚至直斥“豆腐渣工程”的声音,还有人拿出建筑物残骸照片进行分析,到最后都不了了之。

第四件:汶川地震之后,中国红会接受国内外捐款高达590亿,香港捐款200亿,为各个国家和地区之最。按照当时香港人口计算,相当于每个香港人捐款3000元。

顺便提一句:当时香港的善款进入国内之后由中国红十字会管理,之后被曝出善款被贪污及滥用,导致香港各界的极大愤怒,之后也不了了之。

三个月后,奥运会在北京开幕,那天我本来在房间看书,被我妈喊过去看电视开幕式:很华美也很震撼,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全新的中国,全然不复三个月前举国哀痛的模样。

到了今天,我才能用一句话描述我当时的心情:逝者长已矣,生者庆余年。

我们幸运的活了下来,可以庆祝,可以欢笑,可以难过,可以反思,但如果不记住这些历史,是对逝者最大的背叛。 

 

【3】@李子李子短信 

前天@游识猷 老师发了印度代孕妈妈的人类学研究 O网页链接 ,揭示了糟糕的社会经济条件是怎么让女性被代孕剥削的。当然,对此也有反对声音,除了无脑杠之外,有一个观点很普遍,也有一定道理:
「既然她们都这么穷,你怎么帮她们脱贫?不让代孕,是不是也是断了她们的一个财路?」

毫无疑问,在不发达地区农村代孕产业这个问题上,穷的确是万恶之源。然而,妇女的贫穷也不仅仅是贫穷本身造成的,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之前听梅琳达·盖茨在目标守卫者的年会上讲了一个故事。
说是一个组织去非洲喀麦隆扶贫,是给一些牲畜让他们养,能够到市场上卖钱。在让农民们领牲畜回家的时候,也顺便给他们做个培训,告诉他们怎么养。
但过了一阵之后,这个组织发现农民很难养活这些崽子。是他们能力不行,还是水土不服?
后来经过一番调查,结果发现,喀麦隆农村的传统,是让男人去对外,所以领牲畜、接受培训,都是男人去。然而,男人把崽子领回家,就直接丢给女人了,因为在家照顾牲畜是女人的职责。
于是,组织者又费了好大劲儿,才说服当地男性,让自己的老婆去接受培训。后来,牲畜的存活率果然提高了,也成功提高了当地人的收入。

另外一个组织则是在非洲某地推广番茄种植,他们决定主要面向女性,让她们能够在后院种番茄,给家里提供营养、同时也能售卖。
但最大的问题你知道出在哪儿么?出在收音机节目上。
他们决定用收音机的形式为女性提供培训。但是,必须找出一个时间来播这个节目,这个时间女性通常有自主支配收音机的机会,而不是家里的男人占着收音机。

这些都是细节,细细细节。你不去拿脚走、拿嘴跟她们说话,你根本不晓得。而有时候,改变了这些细节,就能像多米诺一样,带来一系列积极的进步。

2011年的世界粮农组织的研究表明,女性农民比男性在农业产出上要低20-30%左右,但若是她们受过跟男性一样的教育,拥有同等的资源和信息,那其实是没有差距的。若是给发展中国家的女性农民同等的机会和资源,这部分的增产,能够喂饱大概1亿多人。
那么,怎么给呢?其中一个课题,是解决女性的时间和精力问题。
在农村,女性承担了大部分的家务劳动。其实,在全世界范围内,男女家务劳动时间(也就是 unpaid work)都是女性比男性多,最好的是挪威,每天男性做3小时家务,只比女性少半个小时。
而越是落后的地方,这个比率越糟,印度女性平均每天要花6个小时在家务上,男性不到1小时。而全球男性花在娱乐或社交上的时间,比女性要高不少。
而且,在非洲这种地方,往来取水就得走半小时一小时,我们一拧微波炉的功夫,等于人家花好大劲砍柴做饭生火。女人大部分时间花在家务上,就等于这些花出去的精力都是不算钱的,她们没有太多机会去学习,去交流种地技巧,去做点儿自己的生意,等等这些真正挣钱的事情。
而若是对家里经济没有贡献,那在家也没有话语权,没有权力支配家庭财务去投资,长此以往,恶性循环。
所以,若是能够让家庭共同决策,让男性分担一部分家务和育儿,女性完全可以挣更多钱(不要躺平说不可能,在非洲马拉维农村那种地方,家庭社工都能获得一些成功)。或者给女性提供足够多的技术支持,减少家务劳动,比如天然气炉子和自来水,这些都能更大地让女性获益、解放劳动力。

或者,如果男性帮不了太多,女性自己也可以以某种方式组织起来,互帮互助。
梅琳达在她的书「The Moment of Lift」里讲,她有一次去印度贾坎德邦(一个巨穷的邦),那边有一个叫 PRADAN 的组织,深入印度农村,一家家劝说让女性出门,十几个女性,每周聚会一次,交流种地经验,互通有无,拿出一点点钱凑在一起。若是其中一家需要买点儿啥,就借给她,让她不必屈尊找丈夫,比如给小孩买书,或者买好一点的种子和家禽。
这些妇女,无一例外,家里都有吃了上顿顾不了下顿的日子。然而仅一年,几乎每家都能拿点儿东西去市场上卖了。
甚至,这一群妇女还在当地有了议价权,她们一起呼吁村里修路、通自来水,这样她们能更方便地做家务、去市场交易。

诸如此类,很多脱贫的办法其实不复杂,但最最困难的一环,是听女性本身怎么说,是去了解她们的处境,而不是脑补她们要啥不要啥。
(对,当然不是你冲进去告诉她们「你们要独立你们要坚强」,或者「不准代孕」了。)
也有理由相信这些变化可以带来彻底的改变,这些哪一条不比摇着头对她们说「唉,你们去搞代孕吧来钱快」要好呢?

代孕或者人口贩卖的法律,当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她们的命运;一个贫困的妇女和她的孩子陷入人口贩卖、强迫x交易或者代孕,都不完全是某条法律法规、某个资本或者某个男人的错,而是这个社会存在的深刻的不平等以及压迫带来的。想要瓦解这个结构,就必须多管齐下。
而这些改变发生的方式,都是需要一时一地的条件,需要相当扎实的社区工作以及研究。这个社会是一个完整的、复杂的整体,我们不仅需要关注顶层的制度设计,也需要倾听每个人的需求和处境。

总之,办法是有的,办法很多,成功的案例也很多。一个议题的争议是有意义的,但不是最终目的,还是需要从键盘的战争中跳出来,多读书,多与人交谈,多思考,力所能及地做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很多!真的很多!!),然后一起进步。(图是梅琳达在印度)

 

【4】@傅蔚冈 

昨天是母亲节,一位朋友在我的评论区留言(昨天我太懒,来不及发:

如果没有计划生育,多数女性是无法与男性共同享受如今社会发展的成果的。今天是母亲节,希望男嘉宾们能问问自己家庭的女性,想成为怎样的人,想要怎样的支持。对一个女性最好的爱,就是让她成为她自己。这才是受教育对女性的真正意义。才是读书人要干的事儿。

扯得有点远,可能直男都看不懂其中的逻辑,但我觉得,认为生育不可计划,却对生育所要承担的和带来的影响选择性失明,认为生育计划是违背天伦,却鲜有男性愿意主动节育。我觉得这两种思维的人,缺少“反躬自身”的反思能力,缺少对自己反思和批判能力,自然也无法对一件事情进行全面的认识

计划生育这政策的持续时间过长也许对人口结构产生负面影响。但却让当时的中国女性从养育孩子的沉重使命中解脱。她们可以把很多的精力放在了职业,爱好,照顾好家人,精心培养好孩子方面。男女社会角色逐渐均衡,女性见识女性力量在社会历练中发展,从而滋养了孩子养育了一代孩子。

以下是分割线,我的评论------
这是很多人都观点,认为计划生育不管怎样都增进了女性的权益,尤其是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使得很多家庭不得不把资源投放到女童身上,改善了她们的境遇。我觉得这种想法是天真的,真心爱关爱女性、爱女儿的家庭,不会因为有了儿子就会轻视女儿。同样的,很多歧视女性的人并不会因为女儿是独生子女就特别关爱。

更为重要的事,你只看到了很多女生被家庭视为掌上明珠,但是没有看到那些弃婴和溺婴,或者这就是幸存者偏差。 

 

【5】@李海鹏 

1
江青用中文,伊莎贝尔.庇隆用西班牙文,都说过一模一样的话,“该女人掌权了。”这是不是女权?我想是。事实就是女权可能与任何东西结合,可能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神权政治、白莲教、太平天国、义和团、纳粹等等,与任何权力形式结合,但任何结合,乃至其恶果,都不能否定女权本身的正当性。女性应该有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不被干涉和歧视并与男性平等的权利,这种正当性毋庸置疑。正如自由可能与剥削结合,但自由是正当的,民主可能与暴政结合,但民主是正当的,任何好的东西都可能与坏的东西结合,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确信,为了好的事物的不被污染和利用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所谓有见识,有见,可能是看得到真实世界的复杂与深度,有识,也许是能在一团混乱中辨认正当与不正当。

2
很多年里我都常想到1987年的一条新闻,沈阳市政府模仿伦敦,建造了20个公共电话亭,建成后的第一天夜里就被全部砸了个粉碎。语文老师跟我们分享了这条新闻,他问,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呢?怎么想的,就是想砸呗,我当时坐在座位上想,是我我也砸。玻璃电话亭,建在黑烟滚滚的沈阳,难道不是一种邀请吗?砸吧,听听这爆裂声,释放一下你的情绪吧。
我记得自己少年时期那种强烈的破坏欲。那种普遍的破坏欲。我带着一种1980年代的眼光,审视后来见到的一切。那是一个“你瞅啥”导致打架是一个必然逻辑而非什么段子的年代,是一个两辆自行车相撞必然导致斗殴的时代,是你作为一个少年人走在路上要随时准备与什么人搏斗一番的年代。我对那种所有人与所有人的战争的时代记忆深刻。
极其旺盛的攻击性,极其无聊,极其缺乏目标,极其愤怒,极其空虚。恶意的释放导致的快乐,变成了主导性的快乐。我唯一没想到的是,那个时代又在网络上重现了。

3
我有很多次跟朋友说,1980年代是在1993年结束的,是在我们辽宁大学的学生们都去排队买股票认购证的那个晚上。
是市场经济结束了1980年代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流氓歇业,暴力团解散,我的一个黑社会同学卖起了鸡蛋。从此人们把头埋进沙子,在各种创业活动中心无旁骛地奋斗了四十年。金钱又一次成了溶解剂,让恶的显得善,让丑的显得美,让脏的显得干净。然后,又是“重点是经济,笨蛋”,也是在国进民退与口红快销之间,在经济增速放缓之后,往日那种澎湃的恶意又回来了。
的确要感谢改革开放,要珍视改革开放。同时,今天的事实也证明了,在经济发展之外,在人们精神世界里,甚至只是在精神健康层面,过去的几十年几乎一事无成。

4
最近两天的女权表现得非常暴戾,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如今在哪个领域表现得不暴戾,那么你就只顾指责女权好了。同样,如果我们如今在那个领域表现得优雅得体、有道德、知廉耻、能自省、有上进心,你也可以说我们有权指责别人,有权指责别的性别、别的国家、别的价值观。

5
以1980年代的目光审视今天的一切,至少有一个坏处,心拔凉拔凉的,也至少有一个好处,处变不惊。
这时候重温一下E.B.怀特的无上美妙的短句吧:面对复杂,保持欢喜。 

 

【6】@高山巷7号 

我不想结婚,更恐惧生小孩。怕没有自由,怕束缚,怕疼,怕不漂亮,怕尽失元气,怕责任,怕担当。更不知所措,怎可将一束生命就如此这般交递到世界上。我知道漂亮勇敢自信的小孩要有很多很多决不撤回的爱,还偏偏要吃些苦头。世人受过的委屈质疑难堪,他要同样受了,才能有善良,慈悲和怜悯。一想到这,我又不忍心。

尤其我还要提防我的控制欲,明白小孩不是我生命的延续。我未经他许可就邀请他来这人间,往后他的人生我哪有胆量和脸皮再做决断。

说不上来是我宽厚还是我自私吧。

我还鼓励我的朋友不必要小孩,不要桎梏于传宗接代的,不要受大环境胁迫成立小家庭。

可是,当我看到有人因为强烈浓烈的爱意,与人结合,思量许久,决定孕育生命的女性,我心里还是钦佩。如果她们将来还是有洒脱而独立的自我,我全部的感情都是祝福和艳羡。

女性和女性之间的会意和相惜,人类与人类之间一瞬间的互相宽慰互相点燃,不过就是尊重、体谅到一些他人的不一样。 

 

【7】@严锋 

从前媒介不发达的时代,骗子只能骗骗身边的人,跑码头很辛苦,受骗者也有限。网络、社交媒体和短视频让骗子的传播手段、效率和空间获得了维度性的提升,骗子市场的产值爆发性增长,虚拟性和赛博化让欺骗更隐秘更安全,自媒体让骗子的门槛大大降低,这一切都吸引着越来越多骗子入局,让越来越多的人上当。人们,要警惕啊。 

 

【8】@饭统戴老板 

#董明珠再谈直播带货# 董明珠在快手上半小时卖出了2个亿,并改变了之前“依然还是坚持我的线下”的态度,说“未来自己还会直播,还要让几万家线下门店开成直播店。” 这种态度的转变,并不只是因为董大姐响应时代号召、勇当新经济弄潮儿,而是主要为了弥补2018年的一次决策失误。

2018下半年,经济放缓、地产萧条,空调零售量出现10%以上的同比下滑。当时格力的老对手美的收缩战线,把库存压缩到2个月,并且推出高周转模式,而格力为了达到2000亿的收入目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雷军的赌局),向经销商大规模压货,渠道库存高达5个月。

谁想到在2019年,铜、铁等原料价格下滑,美的抓住机会超额生产,然后在不影响净利率的情况下,凭借成本优势与格力拉开了10-15%的价格差,主动发起价格战,大幅抢走格力的市场份额。格力不得不在“双十一”发起“百亿让利”,付出了同比腰斩的四季度利润,收回失地。

如果没有疫情,可能2020年第一季度格力就能消耗掉2018年积压的库存,但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计划,现在只能选择在4月就开始新一轮降价。董明珠第二场直播能卖几个亿,靠的是优惠大出血,如果还是像上一场直播那样矜持,再来100个二驴帮忙也带不动。

空调行业进入双寡头格局(格力+美的)之后,价格战也没少太多。上一次是2014年。

那次主动攻击的是董大姐。2014年9月格力电器做了一则广告:“尊敬的家电同行,格力电器20年首次将发动价格战,斥资百亿回馈全国消费者。如因此触及到您的利益,我们深表歉意!” 挑衅意味十足,而在内部吹风会上甚至出现了“搏上一切,打垮美的”这样的标语。

结局却并不如意。2014年美的集团销售增速为17%,略高于格力的16%。反倒是格力,压了大量的货到渠道经销商的库存里,导致2015年销售增速大幅下降28%,销售额跌了近400亿,而美的集团2015年销售额仅下滑2%。可谓是杀敌800,自损1000。

其实对于格力美的来说,寡头垄断后“要文斗,不要武斗”才是最好的策略。不过对我们消费者来说,如果他们真的相安无事和气生财,再联手把奥斯克这种后浪给摁掉,那我们只能看着空调价格越来越贵。所以下次大家看到董大姐脚踹奥克斯手撕方洪波,一定要鼓掌。

希望有诚意的直播越来越多,董小姐都带着五折的优惠上快手了,许家印孙宏斌宋卫平你们也赶紧上吧……

 

【9】@阿丁 

“如果发表的东西是好的,人类便能从中得益,如果是坏的……越使之公诸于众,其缺点也就暴露得越透彻,其作者也就会更加名誉扫地,无论他是什么人,一概如此。” ——Benjamin Franklin一七四0年七月二十四日《宾夕法尼亚报》上的文章。被视为言论自由、发表与出版自由的奠基之语。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