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252】性格决定命运,造化玩弄每个自以为掌握命运的人

【浮世汇252】性格决定命运,造化玩弄每个自以为掌握命运的人

dasheng 发布于 2020年11月13日

【1】吴向宏_投资无国界 

赶在上班前科普一哈:本次美国大选为什么绝不可能再翻盘了

科普前多说一句:作为一个前美国问题砖家,国内比我更了解美国政体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两位数,很大可能不超过20个,恐怕不超过10个。但是网络上写文章,不可能花太多时间去认真查核,所以细节上有可能出错。欢迎大家指正和补充。至于年轻的小朋友们,你们现在上个网,免费就能看到一流专家给你写的科普,这个机会比我们当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如果不抓住机会多学习、多进步,反而成天追在我屁股后面杠精来杠精去,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我也拯救不了你。

美国大选不可能翻盘的原因是:美国的选举制度本质上是一个多中心、地方化的制度。

很多人根本不了解,美国大选的计票机制,是各州自行决定的,而且都是立法规定的(绝大部分还是州宪法规定)。首先这些机制经过长年检验,基本上是合理的,大规模舞弊可能性为零。其次,就算它有不合理,有可能舞弊(尤其在只差了几千票的州,理论上,只要存在小规模舞弊,就能改变结果),短时间也根本不可能改变计票方法,因为改变就必须重新立法。而就算改变了立法,也不可能追溯以往。

有人嚷嚷说川普可能打官司到最高法院。2000年戈尔和布什的计票官司,的确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但是你们知道这个官司的真正内容是什么吗?并不是决定谁赢了票选,而是决定还要不要继续"重新点票"。(初次计票结果,戈尔只输了一千多票。根据州法律,自动开始重点,结果戈尔只输了300多票。按法律这已经是最后结果,但戈尔打官司,要求再重点,结果州里又重点一次,戈尔输了500多票。还不服,接着打官司要求重点,州最高法院居然又同意了。但是州政府不同意,把官司打倒了联邦最高法院,要求推翻州最高法院的判决。)通俗点说:最高法院根本没有试图决定谁赢得佛罗里达,而是决定了"你们佛罗里达点了三次票,已经够了,别再没完没了地点票了!"

因此,虽然目前川普在联邦最高法院有6:3的党派优势,那又有什么用???顶多是打官司到最高法院,要求在某些州重新点票等程序问题。也就是说,最高法院顶多在程序问题上,对州选举指手画脚一下。它无权改变州票选的结果,更没有权利宣布州票选是有效还是无效。

即使在程序上,一些硬性指标,也是最高法院不能置喙的。例如:各州在截止日之前(12月8日),都必须出经过认证的正式票选结果。一旦截止日到了,票选结果你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所以,就算川普死缠烂打,不停打官司,也不可能把票选结果拖到各州截止日之后。

这就顺便再科普一下美国票选结果究竟是怎么决定的?前两天,美联社宣布拜登胜选,很多川粉就不服,说美联社无权宣布胜选。这话是对的。那么实际上谁有权宣布胜选呢?实际上就是:在选举人团投票日(12月14日)之前,程序上说,谁也没有胜选,因为美国总统选举的最终结果,是选举人团投票决定的。

但是,这个选举人团投票,又是在各州自己进行的。并没有一个全国大会之类的统一投票活动。而各州选举人团投票,又并不是真正的投票,只是一个走过场。因为所有州的法律都规定了(绝大部分是州宪法,小部分是州选举法),选举人团的投票,必须遵照州普选的认证票选结果来进行。换句话说,选举人团就是一个在州投票结果上画圈的角色。

倒推下去就得出结论:只要州票选结果已经被州政府认证了,选举人团投票这个程序上是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的。

这就推到了最核心的一点:谁认证州的票选结果?

答案是:层层上报制度。各个郡认证自己的票选结果,上报到州务卿(有3个州没有州务卿,程序略有不同,但实质无差),州务卿再认证总的结果。

就算州务卿不满意票选结果,他也不能直接改。他只能打回到各郡县去,让郡里修改。

也就是说,要想改变某个州的票选认证结果,光搞定州长是没用的,还要搞定州务卿。但是搞定州务卿还没用,还要搞定各个郡县的票选认证办公室。

现在最精彩的部分来了:所有这些需要搞定的人,几乎都是独立竞选的地方政务官。

他们是不对所谓上级——无论州长、总统、党派领袖、联邦选举委员会、最高法院——所有这些名头赫赫的高层权力机构,其实对这些地方政务官都没有任何任免权限。

以州务卿为例,他不但不对总统负责,甚至也不对州长负责。全美51个州(含DC),只有12个州务卿是州长任命的。其他各州的州务卿(或相应职务官员)都是独立参选的,甚至有可能和州长都不是一个党派的。

而各个郡县的郡县长当然也是地方直选的。其郡县选举委员会那就更复杂,各有一套自己的组成方法和工作程序。

这些地方政务官会有任何动机替任何政客搽屁股吗?替你搽了屁股,他能有任何好处吗?而如果他做任何一点出格的事情,被抓包,他就会身败名裂甚至坐牢。

所以政客可以天天在推特上大骂"选举不公",但是这些地方政务官,他会在乎你寻死觅活吗?他们该干嘛还是干嘛,会把票选认证按照程序一步一步推进。各州票选结果认证之后,白宫再哭爹叫娘喊破天,也是没有一丝一毫作用的。

 

 

【2】破破的桥 

#美国大选# 今天准备说几个话题。民调偏差,计票情况,什么是Call,特朗普的法律挑战。

1.还是先从民调说起吧,因为你可以看到作为政治学鄙视链底端的民调专家们是怎么找原因的(很像经济学家笑话)。现在大部分州计票已近尾声,所以各个县支持率也明晰了。民调显示在中西部州和南方州,基本都是红州,民调普遍朝民主党方向偏移。近期有专家发现民调偏离和新冠疫情有比较强的相关性,新冠疫情越严重的县,民调越朝民主党偏。据此,他们提出的新理论是,疫情会把民主党和共和党支持者们的行为给区分出来。比如疫情越严重的地方,民主党选民就越倾向于呆在家里,从而越容易接到并响应民调电话。而共和党选民则可能跑出去,而不容易接到或响应民调电话。导致一个地方的疫情越严重,民主党选民对民调的响应率就越高。
这解释乍听之下相当地扯淡。但你要开口驳斥的时候,又会发现这个说法居然好有道理,无法反驳。不管怎么样,总之有这么个说法,先扔这里了。
2.美国各州的计票还在进行中。现在摇摆州计到了海外票和临时票(provisional ballot),后者大多是因为各种意外,先投出后送选民证件的票,计起来需要一一向投票人打电话再次确认,所以尤其慢。但目前看,这些票不改变结果。
各州总统候选人没有出任何新结果。比较重要的是媒体Call了北卡的参议员,共和党Tills,原本呼声甚高,民主党寄托希望的Cunningham以微弱劣势承认败选。Cunningham选前被爆的性丑闻(给妻子以外的女性发暧昧短信)预计让他少了1-2个百分点的票,虽然不多但还是压倒了天平。这样共和党在参议院基本确保50票半数,预计最终能拿52票。可以说是一次较大的胜利。
众议员这段时间大概Call了十几个,民主党已经过了半数,确认控制众议院。但相比2018大概会被翻转9-12个席位。优势大幅缩减。
总统票里,原本以为佐治亚(GA)的8000张海外军人票能让特朗普追回一些,但开出来居然是蓝幽幽的深蓝票。所以佐治亚的差距进一步拉到到了1万以上。看起来克洛泽事件影响比我想象得要大。此外,GA比NC变蓝更快,也让不少人的关注点转向了亚特兰大这个在GA举足轻重、不断扩张的超级城市的作用。GA目前有两个参议员进入第二轮补选,它将是明年1月份新闻的重点。
亚利桑那(AZ)的票在不断拉近,拜登的领先缓慢降到最低点14000张左右。但不幸的是红区已经开完,接下来虽然还有6万多张票,但恐怕是难以翻转了。截止发本博时,领先差距又拉开到17000票了。不过,依然没有更多的媒体Call AZ。
3.什么是Call。我在北京时间11月4日凌晨,尚未开票时发了一个14分钟的视频。如果大家需要更多了解,可以去看视频。简单说,Call是以美联社(AP)为首的一组严肃媒体通过开票数据分析,对选举结果的预测。相比民调,Call因为基于现实的投票数据,命中率要准确得多,它具有极高的权威性。所以近代以来历年总统候选人都是根据Call的结果来宣布认输或获胜。唯一一次例外是2000年,那次布什和戈尔最终在关键州佛州只差了500多票。
由于是数据模型预测,所以有些州,通常是深蓝或深红,在开票后几分钟就Call了。有些州可能某个政党候选人还落后,但已经Call了。这些都是基于预测模型得出的结果。
尽管Call的准确率接近百分之百,但它并不是最终的结果,最终结果由计票数决定,并由各州州务卿签字确认。
近期传很多谣言,什么CNN撤下了AZ的Call(假的),RCP撤下了PA的Call(假的),本质上还是不了解Call。即便真实(当然以上都是假的),它撤不撤Call,都不影响哪怕1票选举结果。
4.特朗普的法律挑战。大家可以(毫不意外地)发现特朗普不认输,并发起了大量的法律战和舆论战。法律战目前是0胜12败,舆论战就不用说了,每天都在讲选举被偷了。网上也放出各种"铁证"。这也是美国历史上首次有输这么多的总统候选人还在纠缠的情况。
不认输和指责选举舞弊,没有任何人会奇怪。对特朗普来说,输是个不在字典里的词,所以只能是人舞弊,这从2016年的共和党初选就开始了,初选败北的州当然是别人舞弊。克鲁斯什么的都是舞弊专家,如果2016年的大选他输掉的话,这一幕就会提前四年上演。但他赢了,所以我们只看见了这一幕的一小部分,就是指责他输掉的普选票舞弊,并查了两年,啥也没查出来。
谣言很多,但我认为辟谣是没有必要的。你可以用最基本的道理思考:民主党如果有能力大规模舞弊,不会等到2020年,而会在2016年自己掌控政府的时候。要作弊也不会只作弊总统,而把参议员和众议员给别人(有人说几十万选票只填总统很异常,建议他去看看历史数据)。然而这些辩护其实不重要。因为你会发现人家沉浸在自己与现实完全脱节的世界里,并且相互取暖。
特朗普那些法律操作无理取闹、毫无威胁,值得警惕的是换国防部长,不过我此前给他的批语是:"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他没希特勒的才能,充其量一个弱化版的墨索里尼。所以做出什么法律以外大事的概率极小。退休总统加亿万富翁不香吗?何必冒杀头的风险。
我来谈一下他的诉状。他的诉状很多,但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质量很低全部是"口供"(Affidavit),也就是拉个人出来巴拉巴拉,内容千变万化,从受到别人粗鲁对待、看见军人投民主党的票觉得不合理这种鸡零狗碎,到更离奇的,比如计票员在他眼前公然拉来一箱子选票作弊等等。另一个是针对的选票数非常少,都是几十张到几百张。然而他要推翻选举结果,需要推翻至少20万张选票的合法性。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上诉很多"见光死",刚递到法庭就被退回,因为基本材料都不齐全,完全是粗制滥造的模板(图1)。而且他也没有认真打官司,举个例子,在宾州,特朗普的律师上诉声称592张选票有问题。法官问:"是这592张票舞弊了吗?"特朗普律师说"没有"。法官又问:"是有不规范操作吗?"特朗普律师说"没有"。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个两个。这问题来了,那你上法院干嘛来了?

答案是很明显的,特朗普是在拖时间。拖时间干嘛?准备政变?挖掘证据?游说共和党议员获取支持?
我不清楚,但我的猜想很简单:骗钱。
我一直是把特朗普当作营销号看待的。营销号的行为模式我很清楚,放出各种假消息,总之这些消息会让你焦虑、气闷、委屈、不平,然后告诉你一个方法,你就可以很快地摆脱这些负面情绪。这种办法就是传播他的消息,并给他捐款。因为他是有希望的,很有希望,一天给你一个希望,一天给你一个大胜利。
我知道很多关注者的朋友里都有特朗普的支持者,其中有一些已经在踊跃捐款了。你不要去给他们辟谣,这没用。或者告诉他们重点选票不能弥补大的差距,根据统计票,100万张选票重点能差异300张就是上限了,这也没用。
在2016年,我已经在民主党的群里面试过了。当时三个锈带州希拉里以不到10万票的差距输掉了,她自己在媒体Call race之后5分钟就电话认输了。但蓝群里普遍苦闷焦虑,这时候绿党候选人Jill Stein发起了三州重新计票捐款活动。当然这毫无疑问是骗钱了,希拉里是不屑骗这个钱的,但Stein可不在乎。她最后拿到了民主党选民700万美元捐款。我们当时是在各个群里面反复说,这是骗钱的,但挡不住大家捐。有个人是这么回复我们的:"我知道你们说的是对的,她就是骗钱,但我们实在太沮丧了呀!"
所以你不要去辟谣,那没意义,美国政治极化状态下大量的感情投入是这批看起来理性的人去相信各种无知离谱谣言,去给没有希望的官司和重点捐钱的主要原因。你去辟谣,只会伤害对方的自尊心,搞得它好像很蠢;你去劝告它,则会让人心情更沮丧,捐款更加多。
那么,如果你周围有朋友被这些事情弄到要捐款,你要跟对方说什么呢?两件事:
(1)、提醒对方,这批捐款将有60%给特朗普竞选团队还债(图3)。实际上可能更多。因为很明显,特朗普根本没准备在法律上花什么钱。

 


(2)、提醒对方,很多捐款信件号称款项会给特朗普,但实际上账户是打给某议员候选人或者捐款人自己那里的。
(3)、提醒对方,捐款信下头有几个很隐蔽的、自动勾上的勾(图4,5)。这个是什么意思呢?你假如捐给特朗普1000美元,那么它除了扣除你1000美元以外,还会每周(注意!),是每周,从你账户里自动扣除1000美元。


所以,请务必提醒对方,如果不想每周自动扣钱的话,请把底下这几个勾去掉。
这样做,你就已经尽到了朋友义务。其它的就不要多管了。否则,你可能让人家保住了钱,但人家丧失了尊严,会恨上你。

 

 

 

【3】子陵在听歌 

谈谈民调。之前曾说大选数据全部公布后我会写关于今年polling(民调)的分析(O子陵在听歌)。现在大选结果还没有完全出炉,但是Nate Cohn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长文讲今年的polling错误,他同时接受了New Yorker采访,回答了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很有启发性。

Cohn是纽约时报的民调专栏Upshot负责人,他自己既做实时民调,也做民调分析和大选预测。他的NYT/Siena College是一个A+级民调,质量非常高。NYT/Siena College在大选前公布的最后一次全国民调显示Biden在可能投票选民中(LV)领先8%。而在AZ/FL/PA/WI分别领先3%,2%,5%,10%。但这一数字完全偏离了大选结果。不过,在选票统计后,Cohn根据选票计票结果预测的大选结果十分精确。他的"指针"第一个预测了佐治亚(GA)可能归属Biden。
Cohn非常坦诚,我个人也非常喜欢他的分析,跟他在推特上讨论他通常也会回复。他认为2020年的民调完全失败,甚至起到了不良影响,比如Biden看到俄亥俄的民调后将最后2天的时间浪费在了俄亥俄州;而北卡的参议员竞选因为民调的指导被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这全部是无用功。
2016年大选时,大量的民调都反映没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显著倾向于45,但当时的民调并没有针对这一结果作出调整,这一原因导致了2016年民调出现了重大失误。2018年中期选举时民调机构通过显著增加无大学学历白人在抽样中的比例,使得2018年中期选举的民调和预测非常准确。2020年的大选民调机构基本复制了2018年模型,比如无论电话民调的结果都如何,Cohn都给予宾州T voter 47%权重,但结果依然与预测南辕北辙。
Cohn认为这一现象在宏观上反映了现在的民调不能精确反映选民结构和意向;而在微观上,其实是T voter更不愿意接电话接受民调。民调领域有一个常识是越不愿意投票的选民越不愿意接受民调,但今年45竞选有效地号召了这部分选民出来投票。之前的常识认为投票率越高对民主党越有利,今年的大选也完全打破了这一认知。今年共和党的投票率超高,这也严重影响了民调的准确性。综上,今年的民调错误最大的原因是一个反常识的现象,T voter不愿意接受民调但却大量前来投票。而T voter不愿意接受民调跟他们认同45所说的媒体是"人民的敌人"所以反感媒体、反感民调机构甚至反感任何官方机构密不可分。另外,2016年民调的失误也让大量选民不信任民调从而不愿意接受民调,COVID-19疫情对民调也有一定负面影响。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民调往往高估人口结构,低估经济因素。常识认为由于45对拉丁裔的攻击,自然会使他们反对45。但是今年古巴裔不仅在迈阿密地区反水,甚至在费城和Milwaukee的其他拉丁裔也改弦更张,这里有一部分原因是45团队有了2018年"caravan"教训后在2020年竞选淡化了移民和修墙,而强调个人经济利益和反so-cia-lism。Cohn指出许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少数族裔会支持民主党,但实际上贫穷的少数族裔跟无大学学历白人有一样的诉求,他们对de-mo-cracy制度和45的人品这些"culture issue(文化问题)"缺少兴趣,他们更重视自己的利益,45正迎合了他们这点。45一直吹嘘自己经济政策的成功(减税和deregulation并不是他独有的政策,美联储减息是让股市再2019年后持续强劲的重要原因);虽然是国会通过了疫情经济刺激计划并给美国人直接寄送支票,但却被45抢功;而45反复强调的不管疫情多严重,要重新开放全社会,这道出了大量在餐厅、超市、旅店等低端服务业工作的拉丁裔的心声。
但是Cohn强调今年的民调不是一无是处。夏末秋初民调反映的大量郊区的中间选民大比例支持Biden,这一民调被大选结果验证。除了Dallas以外,费城、凤凰城和亚特兰大的郊区选民是让Biden获胜的关键原因。这些郊区很多高收入白人选民虽然支持共和党的减税和自由贸易,但是他们无法忍受45的人品和推翻de-mo-cracy制度的种种尝试,所以他们愿意牺牲一些个人利益将45赶出白宫。这点可以反映民主党选择Biden的正确性,因为Sanders的全民健保等政策会让这些人失去更大利益,那种情况则很难让他们平衡利益丧失和道德追求。另外,数据表明,非裔今年并没有反水,在投票中他们依然有九成支持民主党。2016年他们在费城、底特律和Milwaukee的低投票率是45赢得大选的关键原因,而今年如民调所预测,他们在这3个地区的高投票率是今年确保民主党获胜的另一个关键原因。这也可以看出非裔和拉丁裔诉求完全不同,非裔关注种族问题;而来自不同国家的拉丁裔并不是一个整体,他们诉求更多元,很多更关注经济因素。

Cohn认为大选结果完全出炉后,整个业界需要在重新评估后改革该领域。而我认为根据电话民调获得的全国民调数据与美国electoral college的差距越来越大,其关键问题是统计学最忌讳的抽样偏倚,如果能让每个关键州的地方媒体(市区级的报社、广播电台)做当地的上门随访民调,而每个民调机构只分析1-2个关键州的上门民调结果,最后予以加权,再让Nate Silver或Nate Cohn进行综合分析和预测,可能远比现行体系可靠。

 

 

 

【4】@木遥 

选完了,聊两句拜登的八卦。

拜登当时在奥巴马团队里的地位其实有点尴尬,奥巴马的左右都是学霸精英范,是个人学历就比拜登高。每次开会只要拜登开口大家就一脸纵容由着他扯但没人认真听。而希拉里才是让奥巴马寄以厚望的人,两人虽然2008年初选打得不可开交,一旦决定开始合作立刻结成默契的配合伙伴。无他,两人性格不同,但知识背景和对待具体事务的工作态度太像了。Politico 今年八月有篇文章 O网页链接 写过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每次开会希拉里都会做充分准备,带着厚厚的 binder,所有材料全部烂熟在胸。而拜登基本上总是随口发言,想哪说哪。奥巴马显然更喜欢希拉里这种风格。

但跟国会打交道又离不了拜登,国会根本不买账奥巴马这帮居高临下眼高于顶的亲信,只愿意跟拜登谈。拜登在国会三十年,所有人都熟,不是面上熟,是真的家长里短鸡零狗碎地熟。他天生就爱交朋友,三教九流全是熟人。他能三十多岁就进入参议院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之一,靠的就是这份社交能力。

从竞选也能看出三个人的不同风格。奥走的是领袖气质路线,公开讲演能力冠绝全党,几乎是美国最好的演说家之一,但私下里其实相当倨傲,见选民像是见粉丝,选民激动万分,奥巴马自己则纯粹是为了完成任务。希拉里的演讲有料但没人爱听,她又实在不会讲别的,看她跟选民互动双方都尴尬。拜登的演讲磕磕绊绊,既没气势也没干货。但下了演讲台,拜登跟选民互动起来是最轻松自然的——他是真心喜欢跟选民聊天。如果竞选过程中有多余的闲工夫,奥巴马会选择读书或者打篮球,希拉里会选择看工作资料,拜登会选择去见选民。

2016年大选,奥团队倾巢出动助选希拉里。拜登还没开口就被奥巴马劝退了,他自己知道奥巴马的意向,也知道无法跟希拉里抗衡,只好宣布因为儿子的原因不选。儿子的原因是真的,但说他完全甘愿则未必,只是形势比人强,只能黯然退休。

谁也没料到希拉里会输。

四年后,希拉里所代表的传统精英主义几乎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拜登反而借着自己平衡各方的老好人形象东山再起,最终在78岁登上他早就放弃的山顶。奥巴马所剩无几的政治遗产最终还是得拜登来挽救。

性格决定命运,造化玩弄每个自以为掌握命运的人。

 

 

【5】这就是治理水平和文明的程度

 

上海的得分本来非常高的,我们已经丝毫感觉不到病毒地恢复正常生活大半年了,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但最近的这一例——我不是说这一例本土病例搅乱生活,而是最近的一份公民隐私资料泄露,让上海的表现大打折扣了。前面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故,上海甚至是保护隐私保护得最好的,早期时连行踪轨迹也不对外公布,公共卫生部门很有信心,该通知的都通知了,没收到通知说明与你无关,后来上海各发布部门被网友call惨了,才稍微公布了一下比较确诊病例的大致范围。这次这份极为详细(涉及身份证号码全部数字,住址细到门牌号)的密切接触者文件怎么流出来的,不得而知,但应该是会有相应处罚的。

 

 

【6】游识猷 

读过一本书《与绝望抗争: 寻求正义的3300个日夜》,讲的是1999年4月14日,震惊日本的"光市母女杀害事件"。

23岁的本村洋回到家,发现23岁的妻子本村弥生和11个月大的女儿本村夕夏,都被残忍地杀害了。

一个刚满18岁的少年福田孝行,因为见色起意,就伪装成检查水管的工人,进入本村家,掐死了本村弥生并性侵了尸体,还将不断哭泣着爬向妈妈的本村夕夏先重摔再勒死。

幸福的一家三口,一夕之间只剩下孤零零一个人。

案子并不难破,仅仅4天以后,警方就找到了福田孝行。
然而,到了审判阶段,本村洋却愕然地发现,整个系统是法官、检察官与嫌疑人、律师之间的角力。被害者遗属既不被系统考虑,也不被允许做什么。

面对司法系统,嫌疑人当然是"弱者"。整个刑法系统,为了不让嫌疑人这个弱者的权利受到侵害,而设计了一系列的保护和制衡。
然而,对于被害者和被害者遗属,系统的表现,就好像忘记了这些人也有权获得公平和正义一样。

反对死刑的律师们自发为福田孝行组成豪华律师团,山口地方法院一审以"被告心理不成熟/家庭环境差/有反省之意"为理由判决无期徒刑——对少年犯而言,无期徒刑意味着,仅需服刑七年就能假释出狱。

本村洋愤怒地发现,整个司法系统背叛了被害者与遗属。

「法官所下达的判决,竟与这一个别案件毫无关系,仅是基于过往案例,单纯凭借"量刑基准主义"而得出审判结果罢了。
法官并不是被害者的同伴,反而是敌人。」
「所谓的审判,根本就不是照顾被害者的场所。」

一审判决之后,本村洋说了如下的话——

「我对司法深感绝望;我已经不期望继续上诉或上告了,我现在只希望,司法单位能够赶快将被告人从监狱放出来,让他出现在我视线所及的地方——到那个时候,我要亲手杀了他!」
「在听到判决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我不仅输给了司法,也输给了犯人。我既无法保护妻女,也无法为她们报仇。我是如此的无能为力。我现在甚至不敢看着她们两人的遗照,也无法向她们报告这样的结果。面对司法这般残忍的背叛,我已经不知道该相信什么才好了。结果,我想我的敌人并不只有被告,甚至还有司法。」
「家属们本身也必须从伤害中平复啊!为了撇下怨恨及憎恨的心情,再次寻回自己心中的善良,……我们必须拼死努力,才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啊!」

「身为被害者家属,最让人感到不甘的,便是不断听到别人举出过往的许多案例,又以迄今为止的少年刑事案例为基准,说什么'以前也发生过少年刑事案件,但他们都只被判处无期徒刑,所以按照判例的一贯性,这次也会是无期徒刑。'就连法官也不愿推翻这个基准,甚至举出被告人在家庭背景上所遭逢的不幸,来作为捍卫这一判决的理由。
然而,不论是谁都会有遭逢不幸的时候,但大部分的人都还是努力在逆境中求生存,尽可能地不要步上错误的道路。我自己也曾经身染重病,妻子也是在单亲家庭的环境下长大,与离了婚的母亲相依为命。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还是各自凭着良心不做违法之事,以作为一个'人'的身份,积极地向前迈进。倘若仅仅因为家庭的不幸遭遇,就能够量情减刑,那么几乎所有的犯罪行为,都可以量情减刑了吧!
再者,关于少年将来或许能够重新做人这一点,这不过是一种可能性罢了;相对地,他也有可能还会再度杀人啊!当我拜读少年法之后,我发现,少年刑事案件如果判决无期徒刑的话,犯人最快七年就能够假释出狱。也就是说,现在十九岁的少年,在二十六岁时就能重返社会;说不定,到时候他还会再次犯下同样的罪行。届时,下达无期徒刑判决的法官,或是辩护律师,能够为此负起责任吗?宣判无期徒刑是法官的自由,但是我想问问法官,他是否能够为自己所做出的判决负起全责?」

本村洋没有放弃,他的发声推动日本政府通过了三个关注被害者和遗属的法案,检察官也为之动容,陪着他一路上诉。

1999年,案发。
2000年,一审判无期徒刑,检方和本村不服上诉。
2002年,广岛高等裁判所维持一审判决,检方和本村不服上诉。
2006年,最高裁判所撤销广岛高等裁判所原判决,发回广岛高裁重审。
2008年,广岛高等裁判所改判被告死刑。辩护方不服上诉。
2012年,最高裁判所维持死刑判决。辩护方不服上诉。
至今,福田孝行依然羁押在广岛拘留所,等待处决。

虽然福田孝行至今还没有被正式处决。但本村所做的事情依然意义重大。他让全日本听到了受害者和遗属的怒吼与心声。

2008年,广岛高等裁判所的法庭上,本村洋最后陈述道——

「我已不再像案发当初那时,心中只是充满了愤怒与憎恨。但后来愈是冷静思考,我愈是深深觉得,杀害了内人及小女的这项罪行,只能以命来偿还。
随着年纪不断增长,我也遇见了更多美好的人事物,内心常常充满感动。我时时刻刻都在学习,切身体会到人生的美好。每当我感受到生命的美好时,就会想到内人与小女原本也该有美好的人生在前方等着她们,不禁万般不舍,感到她们的生命实在太早殒逝。
……
能够跟内人相遇,能够承蒙上天赐予我这个女儿,我真的非常感谢。
很可惜地,我却无法将这份感谢传达给内人及小女知道。我真的是非常非常不甘心。
对于夺走了家人未来的被告人之所作所为,我总是忍不住感到无比愤慨。

失去家人后,我才明白了家人的重要性,也才明白生命的可贵。是内人与小女教导了我这一点。我痛切地领悟到,夺走人的人生及夺走人的生命这些事,是一项多么卑劣而又无法饶恕的行为。因此,我认为,擅自夺走他人性命的人,就只能以其命来偿还。这是我的正义,是我心目中的正义。司法若是不实现社会正义,并致力于社会的健全,那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对于夺走内人及小女性命的被告人,我恳请庭上将之判处死刑。为了实现正义,我诚挚盼望司法能够下达死刑判决。」

 

 

【7】@ieaber 

今天在一条怀念三毛的微博里看到下面评论,"三毛和荷西的故事,就是一个典型的东方精英女和一个西方普通男的故事",我缓缓放下手机。
想到之前某次想查个东西,翻开豆瓣《消失的地平线》的评论区,看到一个很靠前的高赞差评,"故事乏善可陈,体现了白种人的傲慢"。我欲言又止:虽然但是……作者已经借角色之口自己说了这点啊?
上个月刷netflix的《艾米丽在巴黎》也一样,片子是乏善可陈的泡面番啦,但热评真的很说明问题,在我看来华裔女Mindy是全片最可爱角色,然而豆瓣差评,"该富二代说不想在中国过一眼望得头的生活,是对中国的刻板影响"。我:???
感觉以前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已经渗透回来了,现在涉及到海外的,就以中外斗争为纲;只涉及国内的,就张口闭口"资本家"完事。基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也失去了体悟的感性,反正二极管的思维让世界变得简单,抱团之后安全感和满足感都提升了。就像这个关于"日韩文化输出向全球,中国文化为什么在海外并不强势"的高赞回答,"我们选择了独立自主安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等我们强大了(入关啦),这些都小case"。
一边把文化建设和经济对立起来,"选择了搞经济就放弃搞文化"(like always),忽略了文化活动本来就是经济的重要拉动项。一边又说得经济强了马上就自动有文化影响力了。
我觉得洗nao已经完成了,上层的文化censorship和下层相信"经济强大了文化输出就能立马变好"的没文化百姓是配套的,什么锅什么盖,你开心就好。
前几天刚好被一个圈中好友问,"规划已经出来了,2035年要建设文/化强/国,你怎么看?"我能怎么看,2035年还有人能在公共场合好好书写简体中文吗?文/化强/国是能规划出来的吗?现阶段文化输出的弱势、尤其以官媒为主体的文化被动,真的是"经济还不够强势"导致的?哥你GDP总量今年就超过美国的70%了,在你从30%追到70%的这个过程中,文化输出能力越来越差,对外形象越来越单一,这是经济决定的?莫不是生搬硬套mks-sm套傻了吧!
这十年,消失了多少图书版/号?你知道从哪一年开始约//谈出/版社?你知道怎么决定第二年给哪些出/版社、给多少版/号?这些你不知道,你总该知道简中世界现在没有人能speak properly吧?文化是管出来的吗?是规划出来的吗?难不成传世名篇都是文化部/长起草的会议稿?
无语子,不如相信入/关学,艹。 

 

【8】茨威格死于昨日世界 

这本书挺好玩的,作者本科在复旦读的数学,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查检了百余遍《红楼梦》,通过分析虚字、句长和作者习惯使用的专用词汇,获取了约2万个数据,用以对作品的语言风格作数理定位。最后的结论是:"将作品前八十回均分为A、B两组,它们的语言风格完全一致,确为一人所写,后四十回定义为C组,它的语言风格与A、B两组有明显差异,应非出自曹雪芹之手。若将后四十回按顺序均分为C1与C2两组,那么C1组的数据有向A、B两组靠拢的趋势,而C2组的数据则是更为远离,这表明在81回到100回之间,当含有少量的曹雪芹的残稿。不过运用数理语言学作统计分析,只能指出残稿的所在区间,却无法确定究竟哪些内容属于残稿。"

剑森2009:陈大康先生是我的高等数学老师,每次上课开始十分钟都在讲文学,然后才正式上课。学期末他说要报考华东师范大学函授大学中文系本科,还说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十几年后已成为华师大中文系教授。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