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21】亚裔造**,十年不成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4月01日

【1】@中产生活大赏 

美国华人夫妇组织亚裔反歧视游行微信群,头一天就内讧了

朋友夫妇建了个stop Asian Hate的群,组织大家周日一起参加游行,怎么car pool,怎么坐地铁,在哪集合。群里渐渐有400多人(不方便透漏是哪一个城市)。

一个400多人的群,没等到第二天去游行,就内讧了。

1)要求car pool,要求上门接送的。。。

2)不想准时在地铁站集合,不想早早过去。想迟到2个小时,又不敢自己单独坐地铁,要求至少两个人留下等她,陪她一起走。。不然她就不去了

3)问组织者是否提供水和午餐的?

4)嘲笑疫情还没有结束,这样游行是找死。

5)有志愿者提前去踩个点,选定集合地点,然后在群里发定位,照片和画了路线图,并标出来哪一段是封闭不准车辆进入的 。。偏偏有人不喜欢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跳出来说这个集合地点不够好,应该去哪哪哪集合,又有人紧跟着跳出来说 要我说我们应该去xxx集合,又有人跳出来在YYYY的后面的草坪会更好集合一点 。为了一个集合地点,都能瞬间七嘴八舌吵起来。

6)有人质疑群主,号召大家出门游行,如果游行的人出了事受了袭击,群主是否负责?如果被传染上covid19,群主是否负责?

7)为了统一到时候大家一起喊的标语和口号,让大家集思广益,瞬间400多人的群想出来100多条口号。

口号太多,有人会或中肯或苛刻的点评这些口号:这个黑人会不喜欢,那个会得罪白人,这个会得罪警察,那个会得罪黑人,千万别用那个,会出事。那个口号用了就是帮着白人至上消解黑人。

最后有人跳出来说干脆我们改成一个支持控制枪支的游行吧。

又有人说,那别游行了吧 干脆取消了吧,几个事件都跟white trash 有关,却不让举white trash的牌子。

群里很快又吵成一片

7)"不要打扮的像个书呆子,理工男,买几套打猎装和军装,还有类似军用的装备,除了说什么,喊什么口号,你外表看起来像弱者还是强者也很重要。。华人不能给人书呆子,好欺负的感觉,要有个爱国者老兵机车男那种气势。"

"你们这些川粉什么意思?瞧不起理工男?瞧不起留学生?你们的Trump China virus叫个不停,造成现今Asians四处受袭,你们川粉该死。"  "好笑死了,刻意把自己打扮成自认为的美国爱国者形象,不觉得东施效颦?" "换衣服没用,你们川粉有能耐换身皮" "呵呵,换皮也不行。得换血" "hmmm有的人可能应该直接重新投胎,换血都没用"

于是群里又又又吵起来了

8)这时开始有人冒出来打广告,有推销保险的。有推销自家外卖的。 我:。。。

9)有人高调的跳出来宣布自己不会参加游行,自称自己是看客的,什么"我是看客,看看你们这些人,也不知道谁拉我进来的,我就当看个热闹而已 "

10)"哎呀,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是哪个组织在背后支持这个活动,你们不要傻了,咱们不游行,咱们不要被人家利用了,不好意思,我是不会去参加的。"

总结:亚裔造**,十年不成

 

 

【2】蕨代霜蛟  

关于这个、想多说几句。
我自己,是死在2008年春天那场暴跌里。净亏大亏20万左右之后离场。20万这个数字现在很多人也许不放在眼里,但在那个时候吃吃喝喝你会发现比先能够吃香喝辣的多,比现在值钱不少。
然后我就彻底退出了,到现在都没有再做过哪怕一次。
为什么一次都没有再做过?绝非装逼更非表现自己异乎常人的判断和能力,纯粹只是终于明白了一个人间最粗浅的道理:做股票赚还是亏,永远不会有结论,必须到你永远不再做股票的一刹那,结论才会被决定。当我最终判断我不是一个适合做股票的心态和性格后,我能做的唯有彻底不再做,这一辈子不再做。唯有如此,我才能确保的是我这辈子做股票亏了大概20万左右,而不是更多。
千万别以为我要否认有很多人股票赢钱赢房赢车赢人生,我绝不否认,我只是想要分享的是:股票唯有永远不做那个瞬间才明白盈亏这个道理,反向提示的是:做一年翻个三五倍的可能很不少,然而做三五年还能赚30%、50%已经很不多见,做七八年以上经历牛熊还能保持不亏的恐怕凤毛麟角。你会听到坊间无数奇迹,有几个真正是你亲眼通过看账户看履历见证的。
股票是什么?本质是是一场血祭。血祭是什么?包括机构在内的10%顶层玩家喝剩下90%普罗大众也就是散户的血,喝得用力嘬得山响,可特别异质吊诡的是,内里已经支离破碎,表面上却看不到一点点触目惊心的血星子痕迹。
但是太多人不明白,以为自己比谁都适合玩股票,或者幻想以为哪怕谁都不适合,自己恐怕就是适合的,因为自己很知足、不贪婪、见好就收不冲动,判断精准下手果断、价值投资眼光长远。所以,哪怕周围已经是洪水滔天尸骨累累,我,能活下去,并且笑到最后。
呵呵,这是多么地非evidence-based、多么自以为是自我感觉爆棚的幻觉啊。君不见多少老头老太,拿着自己可怜巴巴的退休金买股票,早上菜场去完聚在一起聊股票,中午吃完饭散步也要聊股票,晚上公园里打拳拍肚皮时也要聊股票。在他们眼里、哪怕拼多多app里运气好搞来的便宜货依然很昂贵,左思右想舍不得,因为他们觉得再便宜也是支出、支出就因为这损失,每一元钱都恨不得掰开变成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来用,好像比特币那样可以无穷切割细分下去,但买起股票来却慷慨解囊挥洒自如,一手又一手地东买买西抛抛,忙得不亦乐乎。何以如此奇幻?因为在他们眼里,股票和买东西哪怕是拼多多这么便宜的性质根本不同,在他们眼里股票就是会换来更多钱的,买到手的股票就好像收进皮夹的钱款,根本不考虑、或者说潜意识里抗拒考虑股票完全可能导致亏钱的剧情。股票就是钱、就是下金蛋的母鸡,拿着股票不是因为我明白什么叫做价值,而是我觉得拿在手上过几天它就会天然等于更多的钱、必须等于更多的钱。就算不是,也不会轮到在我身上不是,我也不相信会轮到我,我不会去考虑这个剧情设定。
结果,拼多多那里寻死觅活省下的几十元钱,在股市里丧起来连一秒钟都不需要,还带着一种难以形容无法名状的我还能赚回来!的奇幻豪情。
这一切异象的本质是什么?是人在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贪婪。就是这种贪婪,将一切荒谬、可笑、冲动、自以为是、嗜赌成性的判断反向幻化成一条宁静美好、仿佛要通向更璀璨明天的康庄大道,无数草民,常常还处于社会阶层里相当弱势的那些群体,被自己贪婪之欲念所挟裹,带着蜜汁自信与冲天豪情向着自我描绘的幻梦冲刺,一批一批地倒下、又一批一批地踩着前一波的白骨向前,义无反顾。还有很多人,在还没有来得及让自己总体变亏的较短时间窗口里(常常是两三个月到半年的样子),沉迷在浮赢的甘美温柔乡里无法自拔,一天24小时里轻轻松松就有四分之一乃至更多时间泡在炒股软件K线图里无法自拔、想想明天再来一个涨停我的本田雅阁就可能升级为奔驰C200就难以抑制一种兴奋,这种兴奋将人生最好阶段里每一天理应学习磨砺、精进钻研的锐气吹散得了无痕迹,像吸毒一样无法自持、难以自拔。及至浮亏之际,又情绪瞬间跌至谷底、愤懑不平、一切其他都没有了兴趣和动力。他们都不明白最最平和的道理:人生最好的阶段沉迷于此,哪怕暂时天天都是浮盈,为此每天都在付出的人生代价,恐怕会让你老后回望时觉得触目惊心。
写到这里打住。绝非劝说不要或者要做股票,而是面对这血色钢水这场景联想都令人窒息的自杀悲剧,我希望所有还有理智在乎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家人和自己所在乎任何东西的人,都借这个机会努力想一想:
①你真的不贪婪吗?
②你真的相信自己很好运吗?
③你真的觉得自己有匹敌机构的专业投资能力吗?
④你真觉得你输的起、能够承担输的后果吗?
完。

 

 

【3】游识猷 

看到 #腾讯员工赌博输近500万自杀被救# 那个事,聊几句。

赌博成瘾(pathological gambling)是一种病,需要治疗。

假如你爱的人赌博成瘾,无论ta说什么,千万不要给ta钱。就像假如你爱的人有毒瘾,千万不要给ta毒品一样。

给赌博成瘾的人钱,就等于给吸毒成瘾的人毒品。

赌博成瘾的人,大脑里的神经回路已经不一样了。ta不去赌,会出现极其痛苦的戒断反应。ta在输的时候,不会因输钱的痛苦而想收手。ta输的时候,大脑里的回路是"差点就赢了"——那是一种奖励。

所以ta会赌到一无所有。

如果你真的要帮助一个赌博成瘾的人,首先要保证自己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如果对方因为要不到钱而有任何伤害你的苗头,赶紧撤退。

如果对方有自杀倾向,送ta强制住院。紧急情况下报警。

要广而告之ta的赌博和欠债,必须让ta暂时社会性死亡,保证ta没法再借到钱。

如果有欠债,一起算出目前的欠债总数,想办法跟债主和贷款机构协商一个还款计划。日后赚到的钱不能让ta自己保管,除了必要生活费之外都要强制还款。

对方就像一个已经落水的人,如果你要帮ta,你必须自己站在岸上,在安全的地方给ta丢绳子、救生圈。这样你俩才都能活下来。而不是跟ta一起跳入水中共同没顶。

对于从未赌博过的人,记住一件事,不要试。不要挑战大脑天生的弱点。

 

【4】上海滩小律师 

餐饮行业的降维打击:

认识一个餐饮行业的小老板,房租到期后觉得生意做不下去,把店关了打算回老家。平心而论,他家的东西做的还不错,小老板也很努力,但依然输了,本来我以为他会说是输给了疫情,但他说疫情对整个餐饮行业的打击是一样的,他输是输给了时代,输给时代这话太笼统,其实是输给了资本的降维打击。

在过去餐饮行业是小老板的比拼,小老板往往也是做厨师出身的,小饭店比拼的是小老板的厨艺以及管理能力。
但现在市场变了,比如做外卖,一个厨师当场炒一盘菜是注定没法45分钟之内送到的,要那速度只能是中央厨房的料理包再热一下才能保证那个时间。
你所吃的外卖料理包可能一个月前就已经做好,那对小饭店来说,生意做好和厨艺关系不大,优质廉价的料理包网上大同小异,餐饮行业作外卖比拼的是在美团,饿了么上如何刷好评,PS图片,优化搜索的能力。
这哪里是做餐饮,分明就是淘宝开店如何引流的能力,所以现在要做出网红点,优秀的厨师未必性,优秀的互联网营销人才说不定就行。
你认认真真烧菜的厨师,注定是这场战役的失败者,因为自己做累死,招聘厨师等于老板帮员工打工,这人力成本居高不下注定导致客单价贵,而且只要你有厨房,那房租就贵,中央厨房也好,料理包也好,这车间厂房可以设立在房租最便宜的郊区乡下。

再说饭店引流,现在年轻人吃饭都会网上查下评价,那势必对店铺的装修环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什么样的店铺能装修好,餐具好,服务好呢?
那就是连锁餐饮的巨头啊,中央厨房让连锁餐饮口味一致,店铺开的越多,平摊下来的装修成本就越低,整体看上去干净整洁,客人才愿意过来吃。
大品牌虽然未必一定有多好吃,但也能做到大差不差,现代人都很忙,那种不起眼的小饭店懒得去,你要么做那种最廉价的小吃,普通饭店根本竞争不过大牌。

在过去,大资本往往不会看上餐饮这样繁琐累人的生意,但现在靠着中央厨房和料理包配送解决了产品的问题,再靠各种互联网营销工具解决了餐饮流量的问题,这个行业会慢慢成为大工业生产加市场营销,这套玩法对普通小老板是一种降维打击。

我说了一句,那为何现在依然有不少网红店做的挺好,小老板说有些是花钱赚吆喝,实际未必赚钱,如果之后没品牌效应,等于多烧钱,有些可能就是为了吸引他人加盟割韭菜的。
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那些网红店开的早,他说统计过上海那些有名的网红小饭店,往往开的非常早,很早就积累了名气和口碑,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无非是让那些店出圈而已。
即便现在那些网红小店在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价格,作出同样味道的菜品,能不能再火还是一个未知数,更麻烦的地方在于,你必须店铺红,有流量,生意足够好,那才能保证食材新鲜,才能比较低的价格进货,才会让食客觉得你店性价比高。
这就是做小生意也得出名要趁早,出名的早,哪怕生意没做大,但积累的口碑和人气还是能抵御连锁大牌的竞争。

这样的商业演化,不但在餐饮行业,各行各业都在出现,小老板说其实生意做不下去回去帮资本家打工也没啥,但就是没法带孩子了,过去各式各样的夫妻老婆店多,那起码能孩子放在店里看着,帮人家打工,谁允许你店里放孩子。
这天道守恒啊,这资本的增值繁殖过于迅速,势必导致人的增值繁殖受到抑制。

 

 

 

【5】子陵在听歌 

强烈推荐本期WBUR的On Point节目。这期节目请的专家,可能是关于病毒溯源和解读WHO报告能请到最好的专家。在国内读过病毒学研究生,或者学过病毒学课程的,可能都被推荐过《第四级病毒》这部原著或中译本。这部书讲述了科学家如何侦破溯源拉撒热病毒、马尔堡病毒、埃博拉病毒和HIV起源的故事。这部科学纪实文学鼓舞了全世界很多年轻科学家投入病毒学研究。今天On Point请了这部书的作者,两个最杰出的病毒溯源科学家Joseph McCormick和Susan Fisher-Hoch结合他们一生的科学工作,谈了SARS-CoV-2的溯源,并解读了WHO的报告。他们认为从技术上极难甚至不可能"合成病毒",而从逻辑上他们也否认了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他们高度肯定了WHO在调研期间对于SARS-CoV-2的潜在动物起源做得十分深入的调研。但他们也承认,这份调查报告,及目前所有溯源研究都缺乏最核心的硬性证据(hard evidence),对于病毒学溯源而言,就是病毒序列,尤其是Huanan市场样本及之前患者分离病毒的序列。因此,对于病毒起源的研究还需要继续进行,这也呼应了WHO今天新闻的说法。这个节目还转播了Peter Daszak昨天接受的PBS采访的内容,Peter Daszak表示在疫情之前他和中科院WIV的科学家每周都要开会,他对该研究所中所从事的冠状病毒的信息非常了解,因此,他对这个WHO报告的科学内容具有充分信心。

Joseph McCormick还回顾了他发现拉撒热和埃博拉起源的过程。更有意思的是,他回顾了HIV发现史,指出HIV出现初期的情景和现在几乎如出一辙:各国都推卸责任,指责别国散布病毒,或者试图追责"零号病人"。同时,各种军方实验室制造或者泄露的阴谋论甚嚣尘上,甚至到现在也不绝于耳。但是,HIV从1981年出现,到其动物跨种传播的起源被Beatrice Hahn和高峰在UAB被发现,整整经历了20年时间。因此,追踪SARS-CoV-2可能也同样会经历长久的时间。

 

 

【6】陆支羽 

前段时间,CC发行了王家卫电影系列的4K修复版。对于清晰度和调色,墨镜王都做了新的调整,也引起影迷们不同程度的争议。

在新一期Indiewire的访谈中,墨镜回复了争议,"如果修复没有变化,那修复来干什么呢?修复的过程中,我也曾经担心过修复尺度的问题,但尺度这个东西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是相对的。"
关于《重庆森林》的长宽比修改、《花样年华》的重新调色、《堕落天使》的重调饱和度……"每一次重剪重调都会有反对声音,因为看重制版会发现和他们的记忆不同,他们脑海中记得的是若干年前在家乡录像厅里看到的,模糊昏暗带着极重粗粝感的画面。他们拥抱的不是电影本身,而是脑海中的观影记忆。我还是会为自己的电影成为他人记忆的一部分而感到骄傲,所以很尊重他们的失落感。"

对于重置版的反弹声音,墨镜其实也一直做好了心理准备,"就像有人曾经说过'艺术是幻觉的永恒舞动'(鲍勃·迪伦),但没有人可以一直跳一支舞,因为真正改变的不是电影,而是地板上的那个人。" 

(视频)

 

【7】@看电影 

#网飞CEO称好莱坞大制片厂专注影院或因此灭亡# Netflix CEO泰德·萨兰多斯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谈及大片厂的现状及电影产业的未来,"你必须跟着观众走,如果观众不想去电影院,而是选择在家看电影,你只能选择适应,去影院看电影这种选择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见。疫情之后人们会如何选择观影模式,以及电影产业会如何变化都很难预知。维持大银幕的运作模式需要庞大的资金做基础,而这些资金最终一定是来自粉丝和观众的支持。"

萨兰多斯认为华纳影业、迪士尼影业、环球影业和其他好莱坞大片厂公司需要明白消费者的观影习惯正在发生变化,他们无法拯救目前陷入困境的影院发行模式,"当电影市场发生变化,消费者行为发生根本变化,如何把控这种变化是十分困难的问题,可能有人认为我们的电影产业的运作方式一直没有多样化,我们正面临一个挑战,但是这实际上是件幸事,因为我们不需要试图拯救整个电影行业。当你的首要任务是拯救一个行业,那你就完了。"

"记住,我们实现了从DVD发行到流媒体发行的转变,我们从未花任何时间拯救DVD行业。我们的未来永远都在流媒体行业,我们为了挽救DVD行业花掉的所有精力都没有用在开发流媒体服务上。把消费者放在第一位很重要,一旦你看到现在这种情况出现了,你就需要随波逐流。大家只是想看新电影,但是不知道怎么才能看到,而且大多数人居住的社区甚至都没有电影院。"

 

 

【8】评论尸 

笑死,上周五 Politico 的一篇文章,曝光了一种如魔法一样的清洁能源:木头。

过去10年,美国南部和欧洲都在流行用"生物质能"取代煤和油来发电,而所谓的"生物质能"就是被加工成小颗粒的木材。
也就是用木柴火电,取代油煤气火电,并宣称这是可以实现碳中和的可再生绿色能源。
木头的热值远小于油煤气,而且燃烧时释放的二氧化碳会更多,为什么会被定义为绿色能源呢?
因为用碳账来算,一棵树在它生长期间每年都能吸收大量的二氧化碳,也就是在碳账上是负数。只要木火电厂能证明自己使用的这些木头,在它的生命周期里吸收了比最终燃烧发电时更高的碳,柴就可以算作一种绿色能源。
但问题是,砍树本身是不被视作碳排放增加的。这种"生物质能"发电厂流行起来之后,欧美伐木量大增,原本只有家具和造纸消耗森林,现在变成了能源行业直接消耗森林。
林场把那些原本不急迫砍伐的,能继续生长,吸收二氧化碳的树砍了,做成"生物质能"燃烧发电,排放了大量的二氧化碳。但碳账,却因此降低了。类比商业领域,这就是把公司唯一能赚钱的业务拆分出售了,然后用出售业务的钱计入当期财报收入,宣布盈利。

怎么讲,会计奇迹好吧,堪比乐视了。

 

 

 

【9】@张宏杰 

提到胡适的夫人江冬秀,一般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半文盲的小脚妇人。但是,她的某些见识,今天十几亿人可能没多少能及。
1938年9月,当时政府任命胡适为驻美大使。胡适的家乡父老感到无比荣耀,安徽绩溪上庄村人将上庄村更名为适之村。但江冬秀在给胡适信中说:"你现在好比他们叫你进虎口,就要说假话,他们就爱这一套。你在大会上说老实话,你就是坏人了。我劝你早日下台罢,免受他们这一班没有信用的加你的罪,何苦呢?"
1938年12月20日江冬秀又写信给胡适:"我自从得着你上台的消息,我就难过万分,那(拿)笔就要流泪,多少日子晚上不好睡觉,瘦了七八磅";"我还是劝你能早日离开的好,亏空想法子教书,或想别法子补助。"
1939年1月16日江冬秀给胡适写信说:"我劝你还是离开政治的好。说真话,政府里要不愿意听,你说假话,(一)你不会,(二)你的人格不能。在社会上,我们的国就爱虽荧(虚荣),你要不爱这个就不行,走不上去,还是下来罢。"
信中又说:"我是什么不懂得,但是心口一样实在,要假不会。望你不见怪我瞎说话。有时很替你但(担)优(忧),万一弄到一事无从(成),进出两难。我看你现在就走到了这一步上头了,千万退下来,免得对不起老百姓,可怜百姓的死路太惨了。"
今天的妻子,有几个会这样劝丈夫不要当官?

 

【10】@王天定 

最近一直强调"破五唯"(人才评价中"唯论文、唯帽子、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但是,我觉得这对高校教师管理,可能有点难,说实话,论文、学历这些东西,都是可以通过努力争取的,破了五唯,如果变成领导说了算,对年轻老师未必是好事。但是,我觉得对破五唯可以有一个最低限度的期待,别再拿论文祸害学生了。至少,不要强求低年级本科生写论文,更不要引导中学生写论文。让学生多读点书,多写点读书笔记,多写点随笔,假期有空参加一点社会实践,写点调研报告,这都很好。

 

【11】@欧怡儿 

摘录之《范进读博》:

到出结果那日,家里没有早饭的米,母亲吩咐范博道:"我有一只生蛋的母鸡,你快拿集上去卖了,买几升米来煮餐粥吃,我已是饿的两眼都看不见了。"范博慌忙抱了鸡,走出门去。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微信消息声,打开手机一看,原来是结果已出,今年是个丰年,同门具有斩获。最为可喜的当属范博,竟同时中了两篇,师友纷纷致贺。范博心下高兴,也不卖鸡了,回家同内人将鸡炖了来庆祝。

翌日,学校主楼外,横七竖八停着博士们的自行车。车的坐垫都破了,但是车身很干净。朝晨的太阳光斜射下来,主楼外的国旗更加鲜艳了。

那些博士们大清早骑车,到了主楼,气也不透一口,便上到人事处柜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留校文章要求:顶会顶刊,讲师五篇,助教三篇"人事处的老师有气无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博士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去年里,你们不是招讲师只要求两篇么?"

"一篇也招过,不要说两篇。"

"哪里有涨得这样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博士像潮水一般涌来,这标准过几天还要涨呢!"

刚才出力骑车犹如赛龙舟似的一股劲儿,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天照应,实验顺利,reviewer也给面子,今年多发这么一两篇,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堂堂三篇顶会连讲师都评不上,还是不要留校的好,我们回家自己玩蛋去!"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人事冷笑着,"你们不来,学校就招不到人了?各处地方多的是洋博士,海归,头几批还没安顿好,外洋大轮船又有几批运来了。"

 

 

【12】冷知识bot 

世界上第一部手机是Motorrola的Dyna TAC 8000X

它是企业资深员工于1983年所发明。大约重2斤,充满电后能维持1小时的通话时间。

当时售价为3995美元(当时汇率1.989约为7900元人民币)。按照当时中国工人60元/月来算,不吃不喝十一年便能够买下。

 

【13】@城南邮局 

我好难过,我高中历史学的可好了,以前还做过课代表。结果现在刷到一个纪录片,主持人说到北魏,脑子里还记得住的只剩民族融合,细节内容全忘了。对知识倒背如流的时候,抓到一个线团,知识就像毛球一样,越扯越多。现在不同了,现在脑子里只有一地线头。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