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208】过去数年这种国民集体性的膨胀,已经害了自己

【浮世汇208】过去数年这种国民集体性的膨胀,已经害了自己

chuntian 发布于 2020年08月10日

【1】@唯一笑一笑 

大家好,我是梨视频曹映兰,这段日子里,张玉环案被刷屏了,我和大家一样激动不已,感动得稀里哗啦。也不断有朋友询问这件案子背后始末,由于近期一直在张玉环的老家持续拍摄,时间非常紧张,借今天这个空档统一回复。
2016年12月份,我一直关注的乐平案再审宣判,4被告改判无罪,并有幸结识了王飞和尚满庆等几位律师。
就在宣判后不久,我的朋友钟苏洲(江西电视台公共频道记者)记者找到我说,她的一个采访对象叫张幼玲,是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人,也是一名村医,二十多年前的一桩心事让他寝食难安。
1993年10月24日,村里两名儿童失踪,分别只有6岁和4岁,第二天,孩子们的遗体在村附近的水库中被发现。家人以为孩子是溺水而亡,于是挖了两个坑打算草草埋了。张幼玲(张玉环同族兄弟)无意间看了看孩子的尸体,发现脖子上都有被掐和被勒的痕迹,于是让家属赶紧报警。让张幼玲没有想到的是,警方最终锁定的嫌疑人是自己的族弟张玉环,从朋友那里得知,张玉环从来就不认罪,一直在申诉和喊冤。这让他很是震惊,关于张玉环遭遇刑讯逼供的传言也一直不绝于耳。二十多年来这件事一直让他愧疚不已,却又无能为力,直到乐平案再审改判无罪,他看到了希望,尝试着寻求媒体的帮助。
得知这个情况,钟苏洲立即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帮帮张玉环。2017年1月24日,好像是腊月二十七,我从南昌市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来到进贤,因为马上农历新年,张玉环家人都在家,妹妹张丹艺、弟弟张平凡、哥哥张民强、妹妹张丹艺、弟弟张平凡、医生张幼玲以及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
此后,我又多次去进贤寻找知情人。张玉环在进贤县看守所待了八年,黄某明曾经与张玉环同住一室。黄某明回忆,张玉环一直不肯认罪,不停申诉喊冤,只要上面有人下来视察检查,他都会拍门,希望引起关注。一封封申诉材料寄出去基本都石沉大海,绝望的时候,有过两次自杀行为,多次绝食。看守所里其他人均劝他早日认罪,可以由死缓减无期,无期再有期,这样就可以早日出去与家人团聚。但是张玉环性格刚烈,称自己没有杀人就不可能会认罪。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张玉环开始信基督教,日复一日祷告。在黄某明看来,他这是在寻求精神支柱,否则绝对坚持不到今天。
时任张家村村长的张佩玲说,当初警方对村里18岁以上的成年人都进行了调查询问,最后认定张玉环。可能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在带走他之前,让村干部准备了一顿丰盛的菜肴,邀请了张玉环前去赴宴,饭桌上除了公安人员就是村干部。时任村长张佩玲回忆:当时农村还吃不上什么大菜,那天张玉环吃了两大碗,期间没有任何异常表现,饭毕公安就把他带走,这一走就是9778天。
一纸死缓判决书成了压在张玉环头顶的一座大山,为了翻越这座山,他从失望到绝望,从满头青丝到两鬓花发。
同样承受着痛苦煎熬的还有张玉环的家人,每每提及这些,都会泪流满面。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更是情绪激动到失控。
我本人是法律专业生,又从事过一段时间的法制报道,通过初步了解后,我判断这大概率是一起冤案,虽然家人一直在坚持为张玉环申诉 ,但是由于他们对法律程序方面不了解,若请律师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所以20多年了依然没有丝毫进展。
采访完后我整理了一篇比较详细的文字稿件,2017年3月,王飞和尚满庆律师来江西处理乐平案的国赔事项,我把稿子给他们看了,大家都一致认为,此案疑点很多,证据明显不足,见“时机成熟”,我便提出希望他们能够免费提供帮助。
2017年3月20日,我安排张玉环大哥张民强与王飞、尚满庆和张维玉律师见面,看过案件材料之后,张民强当晚便与律师签订了委托书,第二天我又和王飞、尚满庆以及张民强一起去南昌监狱会见了张玉环,此案也正式进入了申诉程序。
在律师的专业帮助指导下,在家属的积极配合下,以及在媒体的大力推动下,2020年8月4日下午,张玉环终于以清白之身回到离开了9778天的张家村,可惜归来已不是少年!
关注此案三年多了,感触颇多。最近特别特别忙,空下来我会继续与大家分享。

 

【2】@我不是谦哥儿 

张玉环案跟辛普森案没有任何可比性,也根本不是什么疑罪从无,别再拿辛普森案来洗张玉环案了。

辛普森案的关键在于非法证据排除。警方在凶杀现场,辛普森住宅门前小道、二楼卧室的袜子和白色野马车中,都发现了辛普森和被害人的血迹,还有血手套、现场提取到的辛普森的毛发等等,这些证据都可以直接指向辛普森。但最后辛普森请到的豪华律师天团,包括华人神探李昌钰,通过质证将这些证据都排除掉了。

但在张玉环案中,可以说,所有的证据、证物都无法将案件和张玉环建立关联,如此漏洞百出,没有丝毫证明力的证据能够被采信,真是匪夷所思。

在张玉环案中,定罪的主要依据是张玉环的口供,侦查机关提供的物证有几条:一是抛尸现场发现的麻袋;二是张玉环家中搜查到的麻绳;三是张玉环手上的伤痕鉴定结果;四是原审认定的第一作案现场搜查报告。但这四个物证,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将张玉环与凶手之间建立联系。

根据江西省高院的改判判决书可以看到:

1.抛尸工具没找到。

在抛尸的水库中捞到的麻袋上,没有发现任何与2个小孩有关的头发、衣服纤维等有关证据,证明不了这个麻袋是用来装小孩的,完全有可能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废弃麻袋。张玉环工作服上有麻黄纤维,但农村劳作几乎人人都会用到麻袋,没法证明麻黄纤维来自于抛尸现场的那个麻袋。麻袋上的补丁是用破麻袋片缝制的,而按照宋小女的供述,张玉环家的麻袋是用布缝制的,证明不了这个麻袋是张玉环家所有。也就是说,麻袋是一个完全无效的证据。

2.一审法院认定的第一作案现场有问题。

在一审法院认定的口供中,张玉环说第一作案现场是他大哥家的杂物间,但是警方在该杂物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脚印、头发、衣服纤维等能够与张玉环或两个被害小孩有关的证据。也就是说,实际上,第一作案现场压根就没找到。

同村多名其他小孩的证词提到,当天11点,11点半,12点多在村背后山上都看到过两个小孩,而法院根据死者胃部的红薯皮认定的死亡时间是11点半左右,那么,当时还在村背后山的2个小孩,怎么会出现在张玉环家门口呢?

3.作案工具没找到。

警方认定的作案工具是麻绳,法医鉴定结果也发现6岁的张振荣是被麻绳从嘴角两侧勒至窒息死亡,张振荣的身上还有麻绳勒出的血痕。但是最后作为证物提交的那条麻神,只是在张玉环家里发现的一条普通麻神,长度与张玉环口供中讲述的不一致,麻绳上也没发现任何血迹、唾液痕迹或皮肤组织。

按道理说,麻绳勒嘴导致窒息死亡,还有出血,麻绳上不可能留不下痕迹。拿一条农村人人家里都有的普通麻绳就可以作为物证?

4.张玉环手上的伤和案件完全无关。

最开始张振荣被认定为凶手的关键是他手上有伤,警方当时出具的人体损伤检验结果说的是,伤痕手抓“可”形成。注意,说的是可,是说可以用手弄成那样,但并不是说那样的伤就是手抓形成的。而且,既然认定张玉环的手背是被张振荣抓出血,但是张振荣的指甲缝中没找到任何血液皮肉组织等。这不是说做当时DNA技术不普及,条件有限制,而是在张振荣指甲中完全没有找到残留物。那这伤痕,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5.张玉环的口供。

是不是刑讯逼供,有人矫情说张玉环口说无凭,也行吧。但是省检察院和省高院都认定,供述缺乏稳定性,六次供述中的两次有罪供述在杀人地点、作案工具、作案过程方面存在明显矛盾,供述被明确认定为先证后供,是先有了作案手法的认定,然后才有的口供。省检察院和省高院说得已经非常客气了,是不是诱供或是逼供,自己想吧。

也就是说,这个案子,是一个没有找到第一案发现场、没有找到作案工具、没有找到任何能证明张玉环与案件有关联的物证的情况下,就宣告破案,确定凶手的案子。

我觉得需要特别提出来的是,江西省检察院作为公诉机关,在法庭上宣读的公诉意见就是张玉环无罪。

这叫什么疑罪从无?疑从何来?

 

【3】石扉客2018 

都说追责,其实不是没追过,是实在追不下去。15年前的佘祥林案,湖北省纪委也想追责,把佘祥林专案组的成员之一潘余钧带到武汉审查。

时为京山县公安局巡警大队教导员的潘逃出双规点,跑到黄陂区河岸边的乱坟岗上悬梁自杀。

其时我和摄像一起拍摄了潘死前在坟头石碑上咬破手指写的我冤枉三个字,随后又和南都贺信等参加了潘在京山县殡仪馆的葬礼,真是心情复杂。

佘案追责,自此戛然而止。十五年间,冤狱平反后亦再难见有像样的追责。

我也一直觉得,过于强调追责,一方面确实会加大冤狱平反的阻力和难度,另一方面政权安危,一半系于警察部队,现行制度框架下难办。

但不追责也确实讲不过去,最好是能划一条线出来,比如某个时间节点之前的老案子可不追责,新冤狱必追究。

如此,或可用十到二十年的时间慢慢化解掉这些深重的无边冤孽。

 

【4】@陈剑导演 

#张玉环曾在狱中2次自杀# 不要再哭诉了,国家赔你几百万也够了。27年冤狱,700万国家赔偿,平均每年收入25.9万,每个月2.1万,每天700人民币进账!张玉环何许人也?博士?硕士?白领?江西农民,你27年的收入比博士还高!说到苦,我列出三类人跟你对比一下:1、下水道工人;2、煤矿工人;3、农民朋友。最起码,你在狱中要比下水道跟煤矿工人舒服吧?关键你每天拿700元。。。说到死,人都会死的,有生就有死,关键你赚了700万,给予你子孙后代,可以从农村直接到一线城市买房子了,直接农转非,公务员的收入真没你高!知足吧兄弟,别哭哭啼啼的了,搞得像杨玉环似的,你比抗战年代的战士幸福千倍!

 

【5】荐见 

有知乎网友在阅卷组长陈建新的“著作”里看到了那篇高考满分作文一卵多生的“兄弟姐妹”们。

陈建新用他自己的标准打造出了一套“算法”:如何把僵尸文字组合成高分作文?然后再用高分的实例向更多学生出售他的“算法”。
这是门什么样的生意?

“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国事,如此轻而易举地成为被个人垄断的闭环产业链,又会在制造人才灾难的同时制造多少这样的隐形试卷富豪?

 

【6】kalleaa 

看着广西农村拐卖妇女的视频我是睡不着了。
dy里的另外一个视频更可怕。姐姐随口道出弟弟宰了老母,抖音作者明显也被吓到了,追问了几次,弟弟搪塞敷衍坚称老母是自杀的。姐姐描述得比较具体,砍了几刀,有案底,又被亲戚赎出来,发生在2006年6月(也就是最大的孩子出生那年)割荷的时候。姐姐说着还笑了起来,看得我寒毛直立。作者都吓得飙“diu噶妈”了,接下来都像在硬着头皮拍摄,捐完衣服想赶紧撤。
姐姐说四姊妹中自己最聪明,但视频里姐姐的表现也不像正常人,不会算年份,因此我猜这家人有遗传性的精神问题。看评论区正好有同村的人,说这家人是在广西玉林容县六王双善村,两兄弟都精神不正常,都有“老婆”,各自有几个孩子。“老婆”都是老母在路边捡来的…[黑线]我比较担心他们家小孩的情况。 

 

【7】倦梦西洲 

社会生产者只有男性,将女性贬为性和生育工具,自愿向男性换取生存资源,是被男权史观洗脑了。非洲三分之二的农业劳动由女性承担,但女性没土地权;我国很多地方从古代就是男人读书经商,女人家里种地;东南亚至我国南方一带,女性出门做买卖赚钱,男性睡个懒觉喝早茶喝咖啡很常见;这还不提女性的生育、抚养,只谈她的社会生产劳动。从古至今,劳动妇女只会比她的丈夫更操劳,她们才是生儿育女、支撑家庭的主力军。脱离劳动的妇女,他们的丈夫是帝王将相,手里的权力和资源更是远远高出了其生产付出的价值。

“所有战争本质上都是反女性的”,戴利这句话是针对西方说的,我国男权更极端更没有掩饰性。每次战争,女性不是被充作军粮,就是被屠杀。极端男权导致人口过多,尤其是底层男过多,他们会实行性别恐怖主义的大屠杀。有兴趣可以查查明末农民起义屠川,很大部分直接针对女性,因为蜀中原本受男权压迫较小,女性喜欢打扮,白裙绣诗,袅娜过市,看在某些男性眼里,就跟南昌红谷滩杀人犯看受害者一个心理,大屠杀后,蜀中风流再也没有了。每次封建战争之后,对女性的压迫都会进一步收紧,女性地位进一步往奴隶方向下降,重复一次“所有战争本质上都是反女性的”。
战国时代女性地位如何,不是一句话就能武断定论的。如果数据是真实的,女性数量比男性多,只说明在男权早期阶段,战国时代算是中国历史上女性最好苟过的乱世。
二战一战是哪个性别搞出来的?《金色笔记》有一句话挺有意思,大概是,这些老男人每隔一段时间就发动战争,把年轻的男人杀完,他们就不用担心自己被篡位了。当然这是西方,中国,老男人送年轻男人上战场,年轻男人拿起武器先屠一波女人泄愤。
还有,你怎么知道先秦时代有没有过女权运动?你怎么知道她们没有积极跟男性夺权,或者说,抵制男权侵蚀?不要把古代女性看“死”了。如果女人的历史被挖掘出来,那就是代代反抗的历史。女权主义者最容易产生的盲点就是,觉得自己是第一代革命者。因为男权历史将前人抹杀了,造成每一代女权都只能重新造轮子,效率太低了。女性史的意义就在恢复女性传承,让女权前有古人,后有来者。
另外,“男女不平等是由于生产力而不是男权”,也不是能武断定论的,这个在史学届都没有定论。农业是女性发明的,文字诗歌也是女性发明的,最初的历法是女性记录自己的月经周期慢慢发觉的。博主所说在西方被称为“男人狩猎者”神话,只是神话而已。女性依赖男狩猎者,男生产者,男战士,不过是给男权社会寻找存在的基础,事实很可能是相反。

博主至少明白,男权社会女性是失权者,失权者永远不可能比掌权者过得好。如果你觉得老板比你累,应该是你想多了。

 

【8】看到有人当众表白时,不要盲目喝彩“答应他”,因为只有被表白者才知道双方是否合适,才有权力做出决定,请不要用个人的想法或价值观揣度甚至偷换别人的想法施以道德绑架。

Only yes means yes,任何时候都一样。

如果要喊,请喊“要慎重,要慎重,要慎重”

 

【9】织女vega 

我之前好像写过一个美国的华人圈,华人三个群体,一种是对中国什么都骂,中国当官的个个腐败,有钱的个个诈骗,没钱的个个傻逼!总之凡是中国的就憎恨。另外一种是中国什么都好,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在美国开豪车打红旗,养尊处优挥斥方裘,或者虽然没有豪车豪宅,但觉得受够了美帝的虚伪压榨,美帝没有医生可闹,没有老师可打,没有地方给他们动不动投诉和举报, 恨美国没有给他们梦寐以求的豪车豪宅,他们诅咒美国,想念祖国。还有第三种大多是在美国读书留下来或者通过技术以及投资移民过去的,他们对中美两边的情况很清楚,能够客观冷静,很少极端,知道两边有优有劣,所以说话有原则有底线。第一种大多在推特上发中文谩骂,第二种在微博上用中文谩骂,第三种呢?他们要不默不出声,要不说句客观的话被两边用中文谩骂!

 

【10】Henry百慕大公爵 

这尼玛又开始了,

你微信被禁真的是自找的[嘻嘻]

 

【11】@黄建平J 

在YY美国会衰落的人,应该认真睁大眼睛,世界不是靠想象出来的,也不是看点新闻就能了解的。
虽然川普超烂,但不影响欧美日继续繁荣,川普最多干四年滚蛋,美国各州自治,比如美国感染人数飙升,但是纽约州已经控制的和韩国一样好,住院人数大幅回落,死亡人数个位数。
如果了解一些科技方面的产业现状,更不会有这种幻想。
且不说芯片断供后华为没有高端芯片,美国早就上了月球、实现了火箭回收再利用,在生物医药上差距也是巨大的,各行各业都差距很大,尤其是基础科学方面。
其他方面,包括大学研究水平、诺贝尔奖获得者数量、资本市场都是全方位有差距。
不能吃了几十年饱饭,就飘飘然,中美人均GDP有5倍的巨大差距。
过去数年这种国民集体性的膨胀,已经害了自己。

 

【12】大咕咕咕鸡 

研究了一礼拜抖音,这东西太可怕了,根本就不是什么视频分享软件,真正的一款利用技术作恶的反人类软体,一种精神控制的工具,它的目的令人恐惧,如果现在我们不站出来监督质疑,后果难以想象,这可能是第一款体现机器意志的程序,真正做到把生物当干电池对待,如果你看不明白,没有错,你能做的至少不要让家里孩子用抖音,危害比其他东西是几何数量级的区别,这东西就是数码冰毒。

 

【13】@驴立领 

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被封的号不能发言但还可以看关注,幽灵一样,别人看不见他他可以看见别人。有一天突然看不到了我了。原因是我又修正粉丝了,封掉的号就被修掉了。我以为修正关注就是修掉一些僵尸粉或者长期不活跃不互动的,没想到还会修掉这种隐形但实际上是活人的关注,下次不修了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