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89】他的行为太像一个美国企业家了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8月22日

【1】子陵在听歌 

请不要在这条微博下讨论政治内容或散布非科学信息,谢谢合作。
今天早上,Cell上线了Andrew Rambaut,Kristian Andersen和Edward Holmes等人关于SARS-CoV-2起源的综述,引起了大量转发和热议。从疫情开始,关于病毒起源的分子生物学研究和综述很多都来自于这三个研究组,因此他们也是我引用和评论最多的病毒起源研究专家。Holmes和复旦大学合作,在疫情开始后第一时间在virological.org上传了第一个SARS-CoV-2序列,成为了目前所有诊断试剂和疫苗开发的原始序列;其去年发表的Cell综述是病毒起源的一篇佳作(请见文后链接)。Andersen去年在virological.org和Nature Med的讨论文章指明了病毒起源研究的方向,成为了被引用最多的相关论文(请见文后链接)。因此,这篇最新综述可以说来自于这个领域最权威的专家根据最新信息的重要总结。
之前我在微博上分析病毒序列和解读很多冠状病毒跨种传播出于兴趣,而现在这些内容变成了我的工作核心内容。我目前开发COVID-19疫苗需要分析大量蝙蝠冠状病毒的序列和Western Blot结果,并构建载体和假病毒,解读中和结果;因为这一从兴趣到工作内容的转变,让我对蝙蝠冠状病毒跨种传播有了很多新的专业认识。而这篇最新综述结合了WHO报告,从最新的科学数据角度指出了目前动物跨种传播是SARS-CoV-2的最可能来源。
虽然2013年在通关镇发现的RaTG13是目前已知与SARS-CoV-2基因序列最接近的冠状病毒,但现在科学界的共识是RaTG13不是SARS-CoV-2的祖先,而更可能是两个不同进化分枝上的独立病毒;从ORF1ab等序列判断,另外三种在云南发现的蝙蝠冠状病毒RmYN02,RpYN06和PrC31的潜在基因型重组病毒(尚未被发现)可能与SARS-CoV-2的祖先更为接近,这些研究来自于中国学者和Holmes(O子陵在听歌)。
我经常说,冠状病毒跨种传播十分频繁,但是形成大流行却门槛很高。然而遗憾的是,SARS-CoV-2的蝙蝠宿主或中间动物宿主迄今为止仍未被发现,最初的跨物种传播事件也未被发现,这可能是因为尚未对正确的动物物种或种群进行采样,或者SARS-CoV-2的始祖病毒处于低流行状态。事实上,很多人类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丙型肝炎病毒、脊髓灰质炎病毒以及冠状病毒HCoV-HKU1和HCoV-NL63)的动物起源尚未确定, 而学者通过十几年的密集研究才发现了与SARS-CoV具有超过95%的相似性并且使用人ACE2作为受体的蝙蝠冠状病毒,从而锁定了其可能的蝙蝠起源。
关于Lab Leak Theory,历史上全世界lab leak病原体的事件并不罕见,但从未有lab leak引起大流行的情况。这是因为lab leak相对于自然起源更容易发现和控制。这篇综述文章从科学证据上,竭力反驳了Shi组可能出现lab leak的情况。文章全面细致地检索了最好的科学证据:WIV发表的所有bat-CoV研究论文,指出WIV和Shi组只成功分离和培养出3种蝙蝠冠状病毒,WIV1-CoV,WIV16-CoV和Rs4874(Ge et al., 2013; Hu et al., 2017; Yang et al., 2015),这三种病毒与SARS-CoV更为接近,与SARS-CoV-2相距较远。但是RaTG13从未被成功分离和培养。WIV也从未分离或者构建具有完整的Furin序列的蝙蝠冠状病毒。实际上,Furin序列也见于其他冠状病毒如MERS-CoV,HCoV-OC43和HCoV-HKU1;而SARS-CoV-2使用的RRAR序列是非常低效的蛋白酶切割方式。目前仅有的在SARS-CoV中加入Furin序列并不来自WIV(Belouzard et al., 2009;Follis et al., 2006)。另外,被怀疑人工添加的CGG密码子也见于SARS-CoV。颇具争议的Gain-of-Function在疫情前并不是一个具有争议的病毒学研究,国际病毒学界相关研究很多。WIV使用过SARS-CoV和WIV1-CoV骨架作为载体,但与SARS-CoV-2相距甚远。WIV更未开展过反向遗传技术构建活冠状病毒,因此,没有任何科学证据指向lab leak。
同时,SARS-CoV-2不是蝙蝠冠状病毒通过体外传代方法和动物接种适应方法建立的。SARS-CoV-2原始毒株无法感染小鼠,可以感染大量动物的N501Y突变株是在人间广泛流行中形成的。这一点实际被病毒流行过程反复验证。SARS-CoV-2增强病毒适应性从而增加与ACE2结合能力,增加传播能力和免疫逃逸的关键突变(D614G,N501Y,K417N/T,L452R和E484K/Q)全部是在人间大流行后实现的,而不是"实验室内刻意筛选的"。这一病毒在人间流行从而增加适应性的过程,提示病毒早期流行时的序列和表型并不是病毒最佳的适应性状态。
我虽然常说冠状病毒跨种流行频繁,但目前看来,其引发人间大流行的频率似乎也在加快。这篇具有权威性质综述的意图,其实也是我反复强调的,就是寻找到病毒自然起源的动物宿主和跨种传播途径对预防今后的冠状病毒跨种流行至关重要。
附录:
Andersen关于病毒起源的奠基性文章:O子陵在听歌
张永振和Holmes去年关于病毒起源的Cell综述文章:O子陵在听歌 


【2】阿富汗导演萨赫拉·卡里米谈她为什么逃离喀布尔

在乌克兰政府的帮助下,阿富汗导演以及国家电影机构"阿富汗电影"负责人萨赫拉·卡里米及其家人已经安全离开阿富汗,到达基辅。她对媒体The Hollywood Reporter讲述了她的逃难经历,并解释了为什么她不信任塔利班的和平承诺。

"塔利班是反艺术、反电影、反女性的。对于一名女性电影人来讲,她的一切都将被塔利班针对。"她呼吁国际社会尽快行动,"一场针对阿富汗电影人和艺术家的灭绝将不可避免。现在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但塔利班不会改变,从意识形态上说,他们还生活在石器时代。" "我们已经听说了许多女性被伤害的故事,女孩们正被禁止上学。尽管他们不会直接杀了你,但他们会禁止你工作,禁止艺术创作,禁止自我表达。并非只有枪毙才是唯一的杀戮。"

萨赫拉·卡里米拍摄的《喀布尔的女人们》曾在2019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展映,她表示将会继续拍电影,不论是在欧洲还是别的地方。"为了讲述我的国家和我的人民的故事,重塑阿富汗的叙事,这就是我想要继续做的事情,"她说,"如果塔利班不让我们工作,就意味着我们无法讲述自己的故事。但我会努力想办法。"

(编译:@Valentinellli


【3】@木偶不说谎 

一件小事。
天气很热,有个小男孩在路边阴凉处卖水果,也就十几岁的样子,问他多少钱一斤,他说五块,说完又赶紧说四块也可以,生怕我不买的样子。
买了几个桃子,跟他聊了几句,说家里还有个姐姐,爸爸妈妈要上班,他卖点水果帮帮忙,这些都是自己家院子里的,还给我极力推荐他自己摘的梨子,说他尝了的,特别甜。
于是又买了几个梨子,扫微信付款码付钱的时候发现,付款码的微信头像是一朵向日葵,我猜应该是他妈妈的微信。
后来走远了回头看他,见他从小包里拿出一个水煮蛋放在膝盖上,应该是他的早饭,低着头慢慢剥壳的样子很乖,蛋壳也都小心地堆在塑料袋里。
想想遇到过的很多同龄小孩,大多并不会去体谅父母生活的不易。希望他可以一直保持善良温柔,蓬勃努力地生长下去。


【4】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秦制两千年》区分出"经营性田主"与"寻租性田主"。前者被朝廷轻松打压,一如今日靠经营致富的阶层,说给你反垄断就反垄断了,给三次分配就三次分配了;而后者,就像今日靠权力致富的阶层,除非内部斗争的牵连,可谓逍遥法外,其财富当量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吃瓜]

『在皇帝眼里,官僚中的好人抱团是比坏人结党更有害的事情。』


【5】@NuclearEngineer 

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20日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修改后的人口计生法规定,国家提倡适龄婚育、优生优育,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国家采取财政、税收、保险、教育、住房、就业等支持措施,减轻家庭生育、养育、教育负担。
然后今天新浪推荐的话题#如何打造生育友好型社会#

 

 

【6】@怠惰子 

我才知道艾青的乳母大堰河为了哺育他,把自己的女儿溺死了


【7】水山水山水山:这是2003年美联社的照片,内容是从萨达姆家门上撬掉总统印记。地方不是博物馆,东西不是文物。


【8】@止庵: 前些时与搞电影的朋友在一起讨论李沧东电影里细节的运用,说到《薄荷糖》里的照相机这道具的运用:一,郊游,主人公对爱慕他的女生说他喜欢照相;二,女生来看他,当时他已经是警察,二人对坐,他故意摸女服务员(后来他的太太)的腿给女生看,女生很难过,但还是把带来的照相机送给他,说是自己攒下工资买的;三,他送她上火车,临开动时把照相机扔给了她;四,多年后女生已经变成植物人了,她丈夫带主人公去看她,说这个照相机是她留给你的。五,他马上去把这照相机卖了,还跟旧货店老板讨价还价;五,他离开旧货店,老板追出来说里面有个胶卷(是那女生留下的),他来到江边,把胶卷拉开曝光作废了。很佩服他能把一个道具一而再,再而三,将意义用到穷尽,将其中体现的人物心态和人物之间的关系挖掘到底,真是太了不起了。


【9】WSJ:据了解Jack Ma的人说,他没能跟上北京方面不断变化的观点,也没有意识到与之步调不一致的风险。他们说,他多年来对警告置若罔闻。他的行为太像一个美国企业家了。


【10】@你的卧室 

跟工作了很多年比自己大了快一轮的男的date好无聊。吃饭聊期货聊投资聊国内未来十年的房价走势, 聊他手上的两套房两辆车聊他爸的地。全市的饭好像都被他吃过,到哪个餐厅都要就上来的每一道菜发表组委会级别点评。聊两句昆汀诺兰库布里克就大呼"你是第一个能跟我聊这些的女孩只有你懂我她们都不懂我",好像自己喜欢看电影这个事儿是世界上最高雅的行为,跟不懂电影的女的在一起都是他屈尊,搞得电影也不想跟他聊了,在一起能对他说的话只剩下"嗯嗯哦是吗哇你好厉害啊"。分手以后给我发pdd那个"多少个人帮你点了就能获得500元提现"的链接,我问你咋开始搞这个,他说"我差这个钱吗,我就是想看看这种分销模式能玩出多少花,人性能有多赌狗"。我说想省钱又不丢人不用说得这么脱俗吧,一串激烈的"对方正在输入"后甩过来一张自己股票的盈利截图,上面写着+522.00。
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