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91】每一次调控都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结束并不意味着新生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8月25日

【1】HW前HR 

40多年前蛇口"4分钱奖金"的故事,大锅饭不是社会主义,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1979年8月,蛇口工业区顺岸码头施工。建码头要炸山填海,大量的土石方需要转运。工期紧迫,但吃惯"大锅饭"的工人们却在"磨洋工",上厕所、车抛锚、迟到早退……即便是开着进口的日本挖土机和翻斗车,施工队每天每辆车只能拉20多车土石。
眼看着工期赶不上,怎么办?当年10月,蛇口工业区开出了一剂"猛药"——定额超产奖励制:工人每天装运石料定额40车,超出的,每多拉一车,就奖励4分钱。原交通部四航局机械队汽车分队书记林重庆说,超产奖励制度一出,整个工地都沸腾了。
林重庆:司机跟我讲,"书记,我们干了一整天,连厕所都忍住了,有一部分人可能达到130车"。
干劲很快被调动起来。时任交通部四航局二处办公室副主任阮祥发:这是我们四航局历史上第一个签订的有奖罚条款的项目。这个项目,如果推迟一天,就每天按照工程总造价的1%进行罚款。提前竣工,它有奖励。阮祥发回忆说,工人们一个月赚的钱比原来平均翻了三倍,工程进度也飞速提高。第二年,码头一期工程提前1个月竣工,为国家节省130万元资金。
1978年的时候,我们国家已经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经济建设上来,但是当时有很多人还是比较推崇平均主义"大锅饭",所以有很多人就觉得工业区这种做法是违反了规定,甚至是冲了政策的"红灯"。
1980年4月,"四分钱"定额超产奖励制被叫停了,码头二期工程的进度像踩了急刹车一样,施工现场又开始弥漫着懒洋洋的气息。在二期工程面临逾期的情况时,一份内参被直接送进了中南海。当年8月份,在党中央的支持下,蛇口工地上的定额超产奖励制度重新恢复,并且进一步细化为:工人每天完成55车定额任务,每车奖励两分钱;超出55车,每车奖励四分钱。工地上热火朝天的场面又回来了。那年冬天,每位建设者都收到了另一份提前完工的"特殊奖金"。
阮祥发:我们利用这笔奖金,从香港运一批电视机和录音机过来,按照每一个参建职工人手一份。那时候电视机可是不得了的家具。
这个故事好就好在一开始懒惰,奖金后勤奋,停止奖金后懒惰,恢复奖金后勤奋。人性自利,必须靠市场经济规则调动人的积极性。
所以一些人一听共同富裕就以为要均贫富了,这是不可能的,管理层智慧对这些问题是一清二楚的。起早摸黑聪明又勤奋的人,凭什么要和一个天天睡懒觉又懒又蠢的键盘侠过一样的日子?所以放心吧,社会永远对勤奋而聪明的人进行奖励的。

 

【2】@一姐才知道 

某个时代也许真的结束了,但潘石屹的故事并不是恰当佐证。
潘石屹的项目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2011年和2013年他接连在这两个地方吃了瘪。在北京竞拍CBD中服地块,他花足了心思,竞拍价格标到最高,还颇用巧心在竞拍文件里夹带了一封写给竞拍评委会的个人信。
那封信凝结了潘石屹在商业上的所有智慧,开篇挟一个伟大理想感召评委,"通过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让我们的社会公平、公正、透明",中间不露声色的表功,"SOHO中国在北京CBD建设之初,就有幸加入到它的建设中",结尾言辞恳切又自信满满的声明,"目前账上有240亿元的现金","希望您能给我们一次机会,投给我们肯定和信任的一票"。
这封信连同潘石屹的CBD梦想一起石沉大海。中服地块是一场神仙打架的竞拍,当时房地产市场名声响亮的几个企业,包括万达万科都自觉退避三舍,只敢"看看",又怎么可能轮到潘石屹。
潘石屹的精明众人皆知。房地产行业有很多不能说的秘密,大部分人吃了亏占了便宜,仰仰脖子握握拳头就算过去,潘石屹却八面玲珑拐几个弯也要说点什么。
陕西神木农商行的龚爱爱被曝光在北京持有几十套房子后,潘石屹回应"房姐买了多套soho中国的房子,潘石屹帮人洗钱"的时候,云淡风轻说了一段话:
"我们做为一家企业,只能相信政府公开的信息,我们没有能力知道她到底有几个身份证,哪些是假身份证。我很高兴看到网络净化能力,让一切黑暗都暴露在阳光下。"
梦断北京CBD后,潘石屹和朋友在微博上用各种角度讨论竞拍故事,一度引来神秘电话让他闭嘴。几年后,一场风暴揭开中服地块后面的秘密,证明小潘当时的不甘心并非完全是无赖式死缠烂打。
彼时,在北京吃瘪的潘石屹选择把目光放在上海,他跟张欣的理由是:上海是一个更市场化的城市,效率比北京高,理论上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于是,仅2011年一年,soho中国就在上海拿下了7个项目,至2013年底,他跟张欣在上海投资将近500亿,占总量的75%。
不幸的是,他在上海也卷进一场地王争夺战。
这次争夺战脉络清晰:
以92亿地王价格拍下上海南外滩地块的上海证大,当时账面资金只有5亿元,于是拉来复星和绿城一起合作开发。几个月后宏观调控风云突变,证大和绿城扛不住,开始卖地求生,急于进入上海滩的潘石屹,用一个比复星高一点的价格,从证大和绿城手里拿到了那块地50%股份。协议签订的第二天,复星以"侵害了优先购买权"把这三家公司告上法庭。
这场官司打了3年多,最终以潘石屹退出,郭广昌撤诉结束。
这场全部由民企参与的争夺战,某种程度预演了几家公司之后几年的走向。
证大的老板戴志康出身五道口,深谙资本运作,以数倍于公司现金流的价格竞得地王,信心正是来自金融领域的根基。绿城的宋卫平则是出了名的盖房子不问成本只讲品质的疯子,绿城的成本管控早前已一言难尽,幸亏4万亿才度过危机。
戴志康原本要在那块地上建一个立体版江南园林的梦想,最终被郭广昌的双子塔楼替代,意兴阑珊的他后来专心搞金融,几年后,在清理互金行动中把自己送进了牢里。
宋卫平没好太多,变卖这块地的时候,绿城已陷入债务危机,他最终不得不把整个公司卖给了融创的孙宏斌。期间一次媒体见面会上,宋卫平懊恼的表示,绿城暂时不买地,"如果我动了买地的念头,就会在办公室里放一堆柴火,躺在上面想一想卧薪尝胆的感觉,以免好了伤疤忘了痛。"
一年多后市场回暖,他看不过融创的狼性文化毁掉绿城的"精致、诗意",不惜背上"不讲信誉"的名声,跟孙宏斌折腾了一出"反悔不卖"的戏码。孙宏斌被赶走了,但为了赶狼引来的央企中交化,最终彻底断了宋卫平重回绿城的可能。这个行业唯一的"地产匠人"就这样悲情谢幕了。
争夺战唯一的赢家复星,一直比另外三家低调、稳定,但第二年遭遇核查海外投资,也差点没过关。
这场官司是soho中国的转折点。法院第一次判决"转让协议无效"的2013年年底,潘石屹由买转卖,他说他判断错了,"资金是往权力集中的地方走",上海不如北京。他一次性卖掉了上海3个项目,但并没有转头重押北京。
外滩地王官司结束前,soho中国账面的现金储备已经高达将近100亿。后面几年潘石屹和张欣持续套现,并公开表示不再继续进行新的土地投资,最近准备卖给黑石的所谓"清盘"行动,是soho中国两年前公开的售卖计划。
卖给黑石这笔交易的标志意义,疫情导致的资产缩水可能比"潘石屹离场"更值得讨论。
二十年间,经历大大小小数轮调控,调控力度和密度之多,让这个行业弥漫一种"神秘"气质,今天能做的事情明天不一定还能做,"抢"和"赌"是经典主题,企业没有护城河,危机来临,管理经验、经营智慧都可能是一场空,今天一骑绝尘,明天可能就兵败山倒。
用宋卫平的话说,这个行业不正常,"市场不像市场、行业不像行业、企业不像企业"。
每一次调控都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结束并不意味着新生。

 

 

 

【3】#当年我救的女生发来了喜帖#
她好棒啊!
真的好像偶像剧里的热血女主。

 

【4】@湖南律师刘成成 

舆论发酵到这个程度了,上海长宁公安一句轻飘飘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犯罪事实发生"的结论,是远远不够的。
多的不说,强奸罪举证难是众所周知的客观现实,目前女方至少拿出了监控、聊天记录、阴道撕伤记录、滴滴司机证言等综合证据,来证明基本的犯罪事实存在。
所以,公安的回应,应该有相应的证明过程,体现出判断的逻辑与思维。
比如xx证据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的多少、xx证据与xx证据之间存在哪些矛盾、为什么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且不说能否证明强奸罪的犯罪构成,至少要论证这些有罪证据,无法达到证明目的的原因。
以受害者最新曝光的录音为例,公安答复的"7日内决定是否立案"是OK的,但有一个明显的专业纰漏,那就是强奸罪这种社会危害性极强、法定刑在三年以上的刑事案件,不适用刑事和解程序,不可能双方达成了调解,司法机关就不管事、不立案了。
那么,女方提出钱枫曾经在调解室存在自认强奸的事实,从取证的角度,就应该进行深究,保留并核对当时的监控录音等证据。
很多人认为,公安通告就能为社会事件盖棺定论,其实不然,通告只是公安的调查结论,并不是法院的判决,连法定的证据都算不上。
而通告、判决之所以能获得公信力的原因,并非他们是权威机构,而是经过了专业的取证、论证程序。
否则,这种不全面、不客观、不合格的通告,必然会绑架到司法机关,使他们想方设法把冤案变成铁案,与此同时,也必然会侵犯到被告人、受害者双方的诉讼权利,让正义与公平远之又远。
因此,我对受害者后续的上级公安复核、同级检察院立案监督程序保有期待,希望能看到一个更全面的调查结果,甚至对当时的承办民警做一个全面的审查,判断是否存在包庇、渎职的情况,而不是轻飘飘无论证的结论 。
通告应该经得起打脸,只要程序合规,承办人无过错,出现了推翻结论的新证据,那反转也未必不可。
最怕的是,明明可以靠近真相,却无视证据,仅以回应短期沸腾的舆论为目的。
这不叫尊重事实、尊重法律,而叫蒙混过关。牺牲的,恰恰是我们所追求的公平公正。

 

 

【5】玉垒关 

昨天和好几年没见过面的朋友走了两万步。彼此说生活尤其是育儿。
我就想起来,几年前最后一次约的时候,我就对她的育儿感到诧异。昨天我对她表达了我的意见,这会儿写出来也会给她看。
她说,她不让孩子们吃洋快餐,她说她的老大七岁了,老二五岁了,都只吃过薯条。
还有糖,因为对孩子不好,所以她不让吃,而且执行得极严格。
我就告诉她我自己的理解。
我从小家境不差,但是做医生的父母什么不健康食品都不让吃。严格得和我这个朋友差不多。
我长大以后,对各种垃圾食品,高淀粉,高盐,高油的食品充满了狂热,哪怕吃到恶心。恶心完了过几天就又开始了。
我弟弟现在的饮食偏好和我一模一样。就是我们从小缺盐少味的家庭伙食的对立面。
而就在前几天,路过一家洋快餐,我对娃提议,中午在这里混一顿?
娃想了一下说,回家吃吧。我心里就小得意,他从小我不禁止他吃这些,现在,至少这类垃圾食品他免疫了。
我觉得我的饮食习惯里有一部分是因为从小匮乏而引起的补偿心理。所以有意识地在娃身上纠正上一代人的做法。
另外还有在学习上,我昨天也告诉我的朋友我的理解。
昨天,我嘻嘻哈哈告诉朋友,我娃没有上幼小衔接班,到小学第一次小测验,考五十几分。到了期末也就考九十多。这是接近垫底的分数。
朋友带着吃惊看着我说,那怎么可能发生呢?这么低的分儿。
我对她的吃惊感到吃惊。小学低年级成绩不好,这个问题严重吗?
我不是育儿专家,而且我的孩子也一点儿不出色,相反,学习上以及乐器上,他都算吊车尾。
但是我还是告诉朋友我反对对孩子太严格的原因。
还是以我自己的切身体会为例。
大概是初中,我得了全县的知识竞赛第一名,县里的电视台要播放当时的比赛过程。
那是一个周六的晚上。我偷偷哭了又哭,我特别想看看自己生平唯一一次上电视。
但是,即便第二天是星期天不上课,即便我那会儿才初二,还没有到毕业班,但是我那会儿的周末已经完全没有休息时间了。去厕所都已经是放风。
我不敢提出想看电视的要求。我知道提了也没有用。
就在那前后,是暑假的一天,很多人在我家院子里看录像,因为我家买了周围第一台录像机。
我和弟弟在房子里学习完,然后按照要求早早睡了。院子里的武侠片打得火热。我弟弟终于忍不住了,跑出去想看,我现在还记得,我心里气极了,我气弟弟的蠢。居然他还有那样的幻想。
果然,很快他哭着跑回来了,后来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弟弟偷偷跑到人群里,我爸爸当着所有人的面,嗓子一动,咳了一大口痰,吐在弟弟的脸上。
我再说一遍,那是一个暑假。我弟弟最多就是初一吧。
去年的时候吧,我孩子的老师留我谈话,大致就是我娃又双叒叕在测验中当了吊车尾。谈完话出来,我拖着娃一边嬉笑一边告诉他,以前有一次我的班主任留下他外爷也就是我爹开家长会,说是中等学生家长会,我爹回来之后大怒,你居然是中等学生!
我给娃哈哈说完,接着就和他讨论我们都热爱的游戏零食以及小视频了。
我还没有给娃说的是,一次考不好,我爸爸能骂得我几个月端起饭碗就哭。一次没有写小作文,我爹能打到我半身都是血条子。
我和我弟弟都对不健康的食品乃至不健康的生活有着极其强烈的热爱。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能转移和升华我强烈的自毁情绪。
我和我弟弟都极其厌恶学习。那种厌恶深入骨髓。我的小半生都在那种深刻的厌恶和我作为智慧生命强烈的求知欲之间来回摆动。而正是这种强烈的求知欲,使我还算是幸运。
我只能说,我弟弟现在的精神以及身体状态,可能才是大多数同样经历的人的未来。那实在是我们需要避免的一种状态。可惜的是,更差的状态的人其实更多。
昨天,我给朋友又一次讲了我学妹。学妹是法国人,我俩的导师是那个方向,法国No.1的学术带头人。和确实优秀的学妹不同,我导师之所以招我,基本是因为他缺个中文资料翻译。
去年学妹奉命来催我。我说最近娃上小学,每天晚上我们夫妻俩得轮流陪着写作业或者做家务,焦头烂额。而白天我忙生计,导师的活得缓缓。
她大吃一惊说,小学不就是玩?还需要陪着写作业?
我那时真的感慨,我学术能力根本无从谈起,学习能力也远远不如小我二十岁的学妹。她的严谨和灵活都让我羡慕。我现在坚持读下去,大半只为了求知欲了。兴趣使然而已。学术地位什么的想都不用想。学妹目前已经让我难以望其项背了。
但是追溯过往,我小学,中学,花的那些时间,做的那些题,绝对让她望尘莫及。我在多年不学数学的情况下,给法国知名工程师学校的预科生指导过数学题。我一直记得那个学生对我的肯定。然而,对于中国任何一个合格的中学生,那些题目都是小菜一碟。
然而只看我自己,起了何等一个大早,赶了何等一个晚集。到了这么一把年纪,我依然在和厌学情绪做殊死搏斗。比起来,学妹现在早已把我远远抛开了。她起得晚得多,走得轻松得多。
一方面我庆幸,我还有这么强烈而纯粹的求知热情。投身其中,只觉得瑰丽异常。
一方面,我实在感慨,那些过早的苦读,是何等的苦毒,以至于变成了让我刻骨铭心的教训。
我也常和我一个好友讨论孩子学业。她的孩子和我的同岁,俩娃学业也半斤八两。她自己top前几的985本科,而且后来保研了。她对娃目前的成绩很是宽心。而昨天那位要求严格的朋友,自己的学历反而很普通。
也许各自都是补偿心理吧。我爹当年,又何尝不是这样。
最后,我得再次重申,我反对最终导致不学无术的快乐教育。学习不仅仅能带来不错的物质生活,求知本身还能带来很深邃的快乐。尽管我走了很大的弯路,可是我还是通过学习在物质和精神上都受益了。
最近看分析说,基础教育减负,是要把义wu教育的选拔功能还原为教育的功能。
我举双手赞成。孩子会了就可以了,为什么要为了那一分半分而失去了成长的快乐。
然而那背后又关系着劳动定价的问题。如果,实际报酬依然体现出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那么,基础教育就只能以选拔功能为主。
此外,论中学成绩,在中国比我那个法国学妹出色的学生实在太多了。然而,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在学术上不会有那么好的机遇。这是跳不过去的人均资源的问题。这当然包括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
加这一段是因为怕误导别人对孩子的学业听之任之,马放南山。
至于我自己,目前,我依然热烈带着孩子打游戏,看电影,讨论小说。甚至因为几次请比较长的假带着娃去旅游而被他的班主任批评。
现实压力巨大,而且学海无涯。我看着我来路,我还是想,目前我可以帮着顶住一二,以便最大限度地,不让他在一开始就厌学,说不定他的求知欲能带着他走得更远。而即便他学业不好,也胜过他身心不健康。

 

 

【6】花棠满怀:传什么宗接什么代 家里是有皇位要继承还是家大业大 逼儿子骗婚骗无辜直女还不够 还一定要一堆孩子 我真的服了

 

【7】@于赓哲 

高度怀疑这是古代中国流传过去的美食——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的小吃Mantu,白面皮,肉馅,蒸制而成,颇类似于中国的包子或者烧卖,而且其发音接近"馒头","馒头"一词历史悠久,古代曾经把蒸制面点都叫做馒头,后来才逐渐分为不带馅的馒头和带馅的包子。
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乃丝绸之路要冲,自古以来受中国文化影响较大,如果饮食上受到影响也毫不奇怪。

小麦起自两河流域,新疆通天洞遗址有5000年前碳化小麦粒,最初只有麦饭,战国后期发明圆磨,面粉出现,至少从西晋开始已经有"馒头",西晋束皙《饼赋》"则曼头宜设",《初学记》卷26引东晋《祭法》有"春祀用曼头",宋代《事物纪原》编造出诸葛亮发明肉馅馒头。宋代开始有"包子"一词

 

 

【8】@盖世英雄玉娇龙 

瑞典环保少女格雷塔在接受vogue采访时身穿羊毛大衣,引起了动保组织的反对和抗议,peta希望格雷塔了解羊毛产业对羊的压榨并且以后不穿羊毛制品。

 

 

【9】卷毛莱蒙 

我喜欢的香港老男人们
每次当他们说粤语的时候总觉得他们有一米八的大长腿,并且能一脚把我踢飞之后抽着烟邪魅一笑的离开
但是一旦他们开始说国语,感觉智商立马下降50,并且感觉又软又萌可以任人摆布的样子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