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背后的女人又All in AI了

taiyang @ 2024年02月22日  财经风云

抖音背后的女人又All in AI了

刘宝丹 编辑 | 张晓玲


春节前,抖音CEO张楠突然辞职转战剪映,引起圈内震动。春节后,随着Sora的横空出世,文生视频大爆,人们惊觉,张楠可能又先行了一步。

作为日活超7亿的短视频平台,抖音的操盘者张楠,将张一鸣的想法变成了现实。如今,她又全身心投入AI了。

随着张楠的去职,抖音核心管理层也迎来大调整,抖音总裁韩尚佑等各业务负责人,统一汇报给抖音集团董事长张利东了。

组织调整是为了适应战略发展,将张楠这样的"能臣"派往AI赛道,代表了字节对AI投入进一步加码,剪映也将承担字节在AI的突围重任。

2023年,字节收入超过腾讯,成为中国互联网新王。然而,Open AI领跑的人工智能在全球范围内高歌猛进,科技企业来到新的起跑线,字节的压力也与日俱增。

1月30日下午,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年会上表示,2024年的关键词是"始终创业,逃逸平庸的重力",他多次提及危机感,担心字节无法取得新的突破。在这个背景下,张楠以创业姿态前往剪映。

字节能否在未来的科技巨头中拥有一席之位,人工智能是关键的影响因子。为此,无论是张楠还是梁汝波,都必须奋力一战。

调整

这是一次非常关键的人事调整,反映了字节加码AI赛道的决心。

2月7日,张楠在朋友圈发文称,准备卸掉身上的重任"抖音集团CEO",用始终创业的状态,在未来的十年再折腾一些热爱的事情,与AI时代一起成长。

她要负责的是剪映CapCut业务。接近剪映的人士透露,过去一年,张楠已经把绝大多数精力倾斜到该业务上了。

目前来看,作为字节系的视频内容创作平台,剪映是最符合AI落地的场景之一,而且近年来发展不错。

截至2021年,剪映的月活用户已经突破1亿,是国内最大的移动视频编辑产品。根据data.ai报告,2023年1月,剪映海外版CapCut的月活已超2亿,是美国下载次数最多的免费App。

2023年Q4,CapCut在iOS和Google Play上的用户总支出已突破1亿美元,与2022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80%。

字节此次将张楠调往剪映,不仅因为剪映本就是张楠带领团队从0到1推出的,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张楠擅长产品。

张楠的第一个产品是图片社区App"图吧",这是她2013年的创业项目,后被字节收购,张楠也因此来到字节。

2016年,张楠带领团队推出了抖音等产品,并在快手和腾讯等竞争对手的围攻中成长起来,2018年,抖音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短视频产品之一,张楠因此很快成为抖音集团CEO。

字节要想在AI时代推出"爆品",张楠可能是最适合的人选。

而随着张楠的离开,抖音也将结束双线领导制,迎来新的管理格局。

过去,抖音按照产品和商业化分成两条管理线,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番茄小说等平台型产品由张楠负责,商业化由张利东负责,他们都向梁汝波汇报。

据知情人士表示,张楠辞任后,抖音集团没有新设CEO的计划,张利东接管了张楠手里的业务,原向张楠汇报的韩尚佑、张超等人将汇报给他,这意味着,张利东将统管抖音的所有业务。

这种调整暗合了抖音的增长焦虑。随着互联网行业增速放缓,抖音的重心将从用户增长转向存量用户运营。将抖音交给张利东,可以更好地从全局角度服务商业化,张楠则去蹚一条未来的新路。

张利东和张楠,一个留下来"守江山",一个要去"打江山",字节也将由此走向新的发展阶段。

未来

字节的人事变动折射了,AI已经成为所有科技企业的必选题。

在对AI的探索上,字节经历了一段曲折的过程。

字节崛起于移动互联网时代,以信息的智能分发起家。在自我认知上,字节从诞生起就把自己当做人工智能公司。

2012年,字节自研了第一版推荐引擎,今日头条由此成为最早在信息分发领域应用人工智能的平台;2016年,字节成立了AI Lab,聚焦于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数据挖掘等方面的研究。

可惜,这种势头没有持续。2020年左右,AI Lab核心人员相继离职,字节对AI的探索放慢了脚步,导致在大模型上慢了半拍。

梁汝波在年初内部会议上曾反思,公司层面直到2023年才开始讨论GPT,而业内做得比较好的大模型创业公司,都是在2018年至2021年创立的。字节对机会的敏感度不如创业公司。

2023年,字节又把AI提升到战略高度。年初向英伟达购买了超过10亿美元的GPU订单,并组建了专门的大模型团队。

张一鸣在4月的公开信中表示,字节无法错过AGI(通用人工智能),它可以解决字节跳动的第二曲线增长困境。

下半年,字节低调推出了云雀大模型,并基于该模型推出众多AI相关产品。截至目前,字节推出了以AI对话为核心功能的豆包和Cici、人工智能助理工具ChitChop及AI聊天机器人和应用程序编辑开发平台Coze等。

不过,相较于百度、阿里、腾讯等企业,字节在大模型上发力较晚,云雀大模型和AI相关产品也始终保持低调。有消息称,字节去年打算集中精力开发大模型,但没有达到预期。对此,字节未予置评。

张楠奔赴AI赛道,外界都在期待她上任字节后的新变化。

不过,AI竞赛是一场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字节作为超级APP工厂能否延续爆品神话,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一个必须直面的问题是技术差距,2月16日,Open AI推出首个视频模型Sora,只需要简单的提示语,就可以生成1分钟的高清视频,而且具备复杂的情绪和场景能力,迅速引爆了科技圈。

接近剪映的人士透露,在张楠的带领下,剪映也即将推出一个AI生图和视频的产品。

2月20日,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推出了一款"中文版Sora"——Boximator,它可以通过文本精准控制生成视频中人物或物体的动作。

对此,字节跳动相关人士表示,Boximator目前还无法作为完善的产品落地,距离国外领先的视频生成模型还有很大差距。

这意味着,要想在AI视频上达到全球领先的水平,字节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IDC中国研究总监卢言霞认为,Sora 的出现,将刺激其他科技巨头加快在该领域的技术攻关力度以及产品发布速度。

作为全球最热门的短视频平台,字节旗下的抖音和TikTok在全球的日活用户接近20亿,最大优势在于视频数据和场景,叠加去年囤积的大量算力设备和遍布全球的人才,字节对AI赛道志在必得。

从抖音到剪映,张楠用归零的方式重新开始,她背后承载的是,字节在AI时代守住王冠必须拿下的一场战役。

曾经带领字节走上中国互联网巅峰的张一鸣,能否在AI时代称王,下一个十年,他和字节将给出答案。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