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风云 >> 6月工业超预期增长6.3% 汽车制造业降幅收窄至2.5%

6月工业超预期增长6.3% 汽车制造业降幅收窄至2.5%

taiyang 发布于 2019年07月16日

6月工业超预期增长6.3% 汽车制造业降幅收窄至2.5%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的工业生产在2019年5月创下一个历史低位后在6月出现了超预期的反弹。

国家统计局7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3%,增速比5月份加快1.3个百分点,环比增长0.68%。

受访专家指出,上游的钢铁、有色、建材等行业,以及下游汽车制造业的降幅收窄是带动6月工业反弹的主要力量。

6月采矿业加速明显,黑色、有色等行业均保持两位数增长,这一方面是由于投资有所回暖,需求持续释放;另一方面是持续多年的去产能明显提升了上游行业的盈利潜力,近期铁矿石价格再度攀升。

受外部不确定性的冲击,上半年工业出口交货值大幅波动并持续回落,这也使得下半年工业面临更多不确定性与下行压力,有分析预计下半年工业增速可能在5.5%到6%的区间波动。

供需双向改善提振上游生产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工业运行研究室副研究员张航燕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6月工业增速大幅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三大门类中,6月份制造业增长6.2%,加快1.2个百分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6.6%,加快0.7个百分点;而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3%,增速较5月份加快了3.4个百分点。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所工程师张亚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从细分行业来看,上游的钢铁、有色、建材等行业、下游的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以及汽车制造业的降幅收窄是带动工业反弹的主要支撑。

上游行业中,6月份,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主要是水泥)增长9.5%,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主要是钢铁)增长13.7%,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12.9%;与此相关的6月钢材产量为10710万吨,同比增长12.6%;水泥20986万吨,增长6.0%;十种有色金属490万吨,增长5.7%;乙烯166万吨,增长了11.9%。

“今年以来,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一方面从需求上看,是因为下游的需求有所改善。另一方面,从供给上看,持续多年的去产能明显改善了行业的盈利情况。”张亚丽说。

张航燕也指出,从需求上看,6月反弹明显的行业大都是钢铁、水泥等基础设施建设相关行业,1-6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8%,增速比1-5月份提高0.2个百分点,6月当月固定资产投资环比增长0.44%,投资出现回暖迹象。

从供给上看,钢铁、有色等领域经历了三年多去产能,目前产能利用率大幅提升,相关产品价格持续上涨,行业利润明显改善,这提振了这些领域的生产积极性。

在7月15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盛勇介绍,二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4%,比一季度提高0.5个百分点,比2013年以来的平均值高1个百分点;其中非金属矿物制品业(70.8%)、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80.9%)、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产能利用率(80.5%)分别比一季度提高3.4、1.7和1.7个百分点。

利润方面,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2.3%,降幅收窄,其中,黑色金属矿采选业81.6亿元,同比增长229.0%;开采专业及辅助性活动45.6亿元,同比增长221.1%。

外部不确定性加剧数据波动

张航燕指出,今年上半年工业数据最大的特点是波动振幅巨大,在此过程中,工业承受着更多外部不确定性的冲击,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出口交货值58361亿元,同比增长4.2%。6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出口交货值10555亿元,增长1.9%,增速比5月份加快1.2个百分点。

张航燕指出,工业出口交货值与海关进出口不同,其更侧重商品出入境前的生产环节,更需要一个稳定的生产安排。“今年5月份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再度升级,这加剧了近两个月的工业出口的波动。”

在她看来,贸易摩擦缓和,这有利于稳定工业生产的预期,但经贸摩擦仍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而且6月份美国正在推动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程序,这可能会触发一定程度上的“抢出口”行为。

展望下半年工业走势,张航燕认为,工业增速的波动可能会继续存在,6月的大幅反弹很难持续,工业仍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张亚丽则预计,下半年中国工业增速有可能在5.5%到6%的区间,“上半年工业增速为6%,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3月、6月数据的提振,实际上整体的工业增速压力还是很大的,全球需求低迷的情况并未出现趋势性改善。”

张航燕表示,中国工业经济有望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增长区间,未来中国不会过于关注个别月份数据的波动,而是更加注重工业的高质量发展。

新能源汽车产销提振

在张亚丽看来,汽车等下游行业的改善也是提振6月工业的重要原因。

6月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增长14.5%,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长11.3%,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10.4%;当月汽车制造业下降2.5%,相比5月的-4.7%降幅明显收窄。

新能源汽车表现最为突出:6月新能源汽车产量为14.3万辆,同比增长50.5%;上半年产量63.8万辆,同比增长34.6%。

张亚丽指出,新能源车补贴退坡大限是刺激当月新能源汽车产销的重要原因。

“上个月新能源汽车特别抢手,包括安充电桩等都需要很长时间的预约,因为大部分购车者要赶在6月底补贴退坡前购置新车,否则将享受不到这个补贴,车价可能会上涨,很多4S店也进行了集中的促销。”

今年3月四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6月26日为补贴新政正式执行的时间,新政中新能源乘用车续航250km以下的车型取消补贴,250≤R<400的车型补贴1.8万元,补贴下滑60%;R≥400的车型补贴2.5万元,补贴下滑50%;插电式混动车型补贴1万元,下滑55%。

此外,张亚丽指出,三部委近日发布的《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提出,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鼓励地方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随着部分地方政府出台实施细则,可能会提振新能源汽车的产销。

与新能源汽车形成对比的是,传统汽车的生产并未出现明显改善。6月汽车产量196万辆,同比下降了15.2%,其中轿车81.9万辆,同比下降了16.8%,SUV63.1万辆,同比下降了14.5%。

值得注意的是,6月汽车类消费已出现明显回暖,7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汽车类消费为3669亿元,同比增长17.2%,这使得上半年汽车累计消费扭转了负增长态势,同比增长1.2%。

毛盛勇表示,6月汽车销售明显好于预期,其原因是7月之后机动车排放国六标准正式实施,国五转国六使经销商在6月加大对国5车型的促销清库力度。汽车类销售拉动了消费增长约1.6个百分点。

为何销售端回暖并未传导至生产端?张航燕指出,汽车市场下游经销商库存依旧高企,当前车市回暖主要仍处于去库存阶段,而传导至汽车生产端仍然需要假以时日,而车市回暖的持续性也有待进一步验证。

受此影响,与汽车行业密切相关的工业机器人、金属切削机床也仍然处于负增长区间。数据显示,6月两者产量同比下降了11%与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