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99】令人难忘的照片正是因为其中欲说还休的故事

【浮世汇99】令人难忘的照片正是因为其中欲说还休的故事

chuntian 发布于 2019年07月22日

【1】@兔主席 

港人可能终归无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20190722

今天新闻联播发声,说HK“不能再乱下去了”,破坏HK繁荣稳定的人将成为“历史罪人”。感觉中央要出手了。

然后晚上是事件进一步升级。今晚看来,也许我们面临最坏的一个情景或可能性,即HK人主导的特区政府终归是不能解决HK问题的。

今晚看到两个景象:

一是大量港独分子围堵中联办,对国徽泼墨(期间欢呼并高喊升级的口号);然后对中联办的牌子也涂抹并留下极度侮辱性涂鸦(“fk支那”),现场不但没有HK警察(HKP)出手保护中联办这些设施,甚至都没有看到HKP,都是示威者和媒体。HKP又扮演空城计。实在不知道什么样的社会的警察可以容许代表国家主权的标识以这样的形式被聚众侮辱。

二是在上环,HKP全服武装对集会者严阵以待,而且装备升级了。但除了他们自我保护能力加强外,在清场和抑制示威者方面没有任何突破。HKP在站立若干小时,只等待示威者自行散去,基本没有积极和主动的行动。HKP避免与示威者发生任何冲突。

这个情况已经在六月份以来不断的上演。只有几个结果。一是示威者再也不畏惧HKP了,HKP已经毫无权威和尊严可言,沦为笑话,因此每周尺度都在加大,都在测试并逼迫HKP退到新的更低底限。二是HKP的士气势必极度低落——全副武装,在每个周末工作到深夜,还要忍受暴徒的谩骂,却不能采取任何维护法治的行动,不但让自己的职业和尊严沦为笑话,还要忍受身心折磨。试问什么样的人想做这样的工作。

今晚看到的景象的印象是:一,HKP在忍受蹂躏、侮辱,由暴徒恣意破坏法治和政府对内主权及尊严——在这些问题上几乎没有底限——所以才有暴徒冲击立法会和中联办的事情。二是HKP没有改进,不是说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就开始更加的严正执法捍卫法律尊严了:他们只是加强了自我保护的装备而已,除此之外,继续采取最小干预、回避冲突、任由法治被践踏的态度。

这就使得在事后GOSAR的表态非常可笑,“必将追究”、“严惩”。不知道对冲击立法会的暴徒怎么追究和严惩了?法治被打翻在地还要再踏上几只脚。

HKP在立法会和中联办的“空城计”先后上演,现在从任何一个法治社会看来,都非常的难以理解。我觉得无外乎两个可能性:

一是GOSAR确实非常的怂,考虑的因素太多,也缺乏相关的执法经验和胆识,确实不敢让HKP执法。这是第一个可能性,也是我们一直相信的可能性。

第二个可能性是:有意为之——即有意识的放弃了自己应当坚守的一切最基本的与捍卫国家主权相关的执法能力。请注意,有意识的。先让这些人充分表演,施加恶行,充分曝光,然后到了第二天凌晨了再等人们自然散去,作为政府却回避问题,放弃维护法治的意愿,光在事后说不痛不痒的话。

GOSAR的人就一定对中央政府忠诚么?他们有可能是两面人么?他们有可能在利用这些分子的暴力行为对中央间接施压,给中央出难题么?——连调和都不调和,把自己变成一个死猪,纵容事态闹大。毕竟这些人还是在西洋教育下的前/后殖民地官僚精英和政客,他们为什么就不会有认同障碍呢。他们为什么就不能是两面人呢。在看到他们放弃基础底线时,不得不说我的这种怀疑加深了。他们有可能又意的不作为,或者说愿意去放弃一些在任何社会看来都合理的作为和干预,而去迎合一部分人。

我们想象一下,如果中央与HK GOSAR对话,肯定会说,我们支持GOSAR和HKP出手维护HK的法治。需要我们配合的我们都会全力配合。希望HKP该出手时就出手,捍卫主权尊严!

这个时候GOSAR可能就会说,啊呀问题非常复杂啊。我们处在非常复杂的外部环境里,要保护HK的国际地位和形象……我们要关注国际舆论和各国政府的态度……我们要尊重所有市民的表达……我们面对来自各方的各种压力……blah blah blah,一聊发现,GOSAR根本没有动用HKP执法的胆量和意愿,此事放到他们身上永远解决不了。

如果放到一般发达国家社会,按照目前这个态势,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和稳定,政府和执法机构是可以也应该要求宵禁/戒严的。

我们想一想就知道,放在HK根本就不可能。GOSAR不可能去提出这样的想法——这样的维护法治想法肯定会遭到整个上层建筑里(包括立法、司法、执法)的大批人反对,也会遭到许多人口的公开反对,使GOSAR更加被动。他们显然没有胆识、信心、决心和经验去推行在一般社会看来都极为正常的维护秩序的政策和手段。

指望GOSAR推出惠及民生的社会政策?一方面远水救不了近火。眼前的问题需要一个终结和退出方案。二是以HK GOSAR的见识和能力,可能远水都搬不出来。

因此,可能并不能指望依赖HK的GOSAR。这个众目睽睽之下的难题最终还得扔回给中央。-

选择一:继续给GOSAR施压,让他们解决他们根本没有胆识、信心、决心和经验去推行的事情。然后为此再耗费多个月的时间,并看到自己在国际社会上被动,然后HK一点一点烂下去。

选择二:亲自出手干预。这就要求不受国际舆论、反华势力的干扰,强力推行,同时还要有团结占最大多数HK市民所需的长期战略与切实投入。

插播一个插曲,今天元朗西铁站冒出一帮白衣人手持长棍和短刀追打市民。我目测这些人有可能是黑社会或帮派。这说明HK法治的崩坏程度,一些其他的社会组织可能在自救,承担责任。犹如日本的yakuza捍卫民间秩序和从事赈灾义举一样。和许多传统东亚社会(如日本)一样,也许维护传统社会的秩序可以依靠第三条道路,即传统的地下社团组织。

未来几天我将尝试结合大历史增加对HK问题分析的维度:

一、 广东民风与近代以降之革命传统(受西洋文化熏陶影响、天高皇帝远、民风彪悍的“族群”)
二、 广东的排外、“特殊论”与“地方主义”(没有南下干部,建国后的广东能解决土改等中央政策问题么?)

晚安!

【2】@刘阳子l门柱 

今天说到周杰伦蔡徐坤流量之争的文章里,很多都说蔡的流量 “虚假”,我觉得这么说不对。排除机器刷榜的话,不能说蔡徐坤的流量是 “虚假” 的,但这种流量也不是大部分人心里的那个词义。

社交网络出现之后,为了量化人气的概念,才出现了 “流量”。但量化的过程也完成了对人气的异化。在微博上,流量的公式其实是 = 粉丝数 x 人均劳动程度,蔡徐坤的流量霸主地位不是因为前一个变量(粉丝数)最高,而是因为他的粉丝投入的劳动量极大,是粉丝以一当百的劳动能力造成了流量总值的高企,周杰伦则恰好相反。这场战斗之所以能打起来,表面看是人气之争、社群之争、甚至代际之争,但往深里看,这是意识形态之争。

传统的意识形态不必多言,但蔡徐坤一代觉得投入百倍千倍于其他人的刷榜劳动是正当和天经地义的,这是社交网络x大数据时代后才出现的意识形态。所以三联生活周刊的文章发问:“是什么让他们觉得数据就是一切?” 

三联发问背后暗含的疑惑是,饭圈参与者如何做到将自己的劳动力经年累月地投入一个游戏,而同时不反思这一切?毕竟一个人上学上班累了还要怀疑人生呢,很多人天天刷一个别人都找不到入口的话题榜而不怀疑其意义?太没道理了。

数据至上的意识形态早已随着社科和统计学的发展而滥觞,而这一轮最新的,我认为很大程度上发端于七八年前管理学里兴起的 gamelization 思潮。这个概念主张把一切系统用 “游戏化” 的组织方式加以改造,用更小更碎片化的激励代替惩罚,简单理解,就是把网游机制引入一切领域,让人们以网游玩家砍怪杀敌的热情去做任何事情。

当几年前微博驱逐公知,选择跪地求生后,就卸载了自己的公众议题平台属性,并在自我改造时显然地引入了 gamelization 的概念。他们找到娱乐业作为合谋,又恰好收编了从小在 MMORPG(传奇、魔兽世界……)文化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作为新用户,于是形成了现在的局面。你能看到粉圈的组织方式有着明显的 “公会” 特征,占领超话就像是日常打boss,互相聊天就是发PM。粉圈党同伐异的行为在现实中很奇怪,但在网游里再正常不过,甚至可以说,党同伐异四个字就是网游的基础。

很多人记得当初发现网易和腾讯 “表面上是互联网企业,一看利润来源原来是个游戏公司” 时的惊讶,现在这个名单应该加上微博了。可以说,微博已经是一个经营大型增强现实网游的公司,大大小小的饭圈用户就是其中的玩家,以及,游戏收入来源。抱怨微博饭圈化?那是人家的钱包,而你,只不过是蹭PM功能捡热闹的路人。

“临时起义” 的 “周杰伦作战”,用号召来自 “真实世界” 的用户参与游戏的方式,击碎了 “微博游戏玩家” 的 your little world 的边缘,而且这种 “击败” 的目的不是参与,而是宣示了一个姿态,告诉对方 “别把这游戏当真”。然后离场。从发起到结束都很有艺术感。但我觉得可惜的是,这种行动只能是短效的,因为社会网游化的后果已经无法阻挡了。

gamelization 是权力和资本发现的最新最有效率的一种统治方式,那款红色底色的四字 app 使用了这种方式,微信计步也用了,全民征信系统也是,“增长黑客” 的理念也来自这里,他的思想基础是用数据取代真实,行动纲领是用人们追求小目标的热情实现自己的运营目的,后果是人将不再成为 “人”,而是被控制的勤奋劳动力,成为一段程序 —— 还拥有调用其他工具的能力。

外挂就是人能调用的工具之一。我们都同意机器作弊是虚假的,但如果再向外跳出一层想想,一个粉丝动手人肉刷榜和他调用外挂刷榜,有任何本质区别吗?唯一的区别是人肉刷榜的效率低,调用外挂的效率高而已。没错,外挂的道德瑕疵来自规则内的游戏世界与规则外的真实世界间的落差,但如果世界本身变成了一个游戏,这种落差就会消失,外挂就会失去道德上的劣势地位,它像是玩家氪金买到的一件高等级装备。对于这个大游戏来说,你的存在是一段程序,外挂的存在也是一段程序,你凭什么去歧视另外一段程序呢?

你会拥抱网游化的生存吗?我不会,不是因为我老朽,而是基于价值观的逻辑。今年重组的达达乐队在21世纪初年就曾唱过:“人生就是一部RPG,角色扮演体感游戏”,我们一代人都曾为之兴奋。但我觉得,人可以把人生当游戏,因为这是解构性的、消解严肃、反抗权威、开放性的,但不应该把游戏当成整个人生,因为那是在树立神像,也是大惊小怪、见识短浅和闭合性的。正是这些虚词 —— 而不是周杰伦或蔡徐坤这样的实词 —— 构成了价值观和人生选择。

说到底,我真的不想活成一段程序,我不想成为可复制、可替换甚至可回收的生命体,但这却可能是未来十年里,我们所有人都要面临的更严峻的抉择。

【3】@宝树 

狮子王这个作品,虽然是童话,但仔细想想还是非常现实的,甚至因为少了很多遮羞布,比现实还赤裸裸。

最细思恐极的地方在于荣耀王国里,狮子是王族,其他动物是臣民,统治关系本质上是一种捕猎关系。捕猎关系是非常残酷的杀戮,但故事里“好”动物之间又是朋友的关系,表面看来似乎是故事不够周密的地方,但其实更深刻地反映了人类社会的实质矛盾。

木法沙是好国王,刀疤是坏国王,区别在于刀疤毫无节制地滥捕滥杀,木法沙治理下捕猎有所节制而已。但木法沙也不是真爱他的臣民,只是清楚不能竭泽而渔的道理,杀还是一定要杀的。当然木法沙其实也不用亲自捕杀,现实的动物世界和人类世界一样,其他人(狮子)会杀好了送到他面前来。

刀疤也不一定就是喜欢滥捕滥杀。狮子和鬣狗,表面上是正邪之争,其实是因为同一个生态系统里容不下太多的顶级消费者,所以狮子不能不把鬣狗赶走,以垄断臣民-猎物。鬣狗躲到边缘地带,丧失了合法捕杀权,就变成了劫掠的强盗。

后来刀疤因为权力不稳,愚蠢地引入了鬣狗集团,结果尾大不掉,捕杀数量大为增加,还和狮子集团之间发生了争夺猎物的矛盾。刀疤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而袒护鬣狗,把资源优先拨给他们,狮子一看吃不上饭了,根本利益被损害了,所以请回辛巴,废黜刀疤。

刀疤的根本错误,在于依赖外人而失去了自己的统治基础,具体谁当国王是次要的,关键是整个狮子集团的统治不能出问题。

试想,鬣狗集团要是获胜了会如何?肯定也是把狮子消灭或赶走,自己单独统治(所以长远看,刀疤也是死路一条)。鬣狗称王以后,也可能出几个明君英主,阳光所照之地照样欣欣向荣,未来的鬣狗女王(鬣狗是母系社会)将搂着小鬣狗说,你看天上的星星,都是我们鬣狗家族的历代女王……不过最后狮子们把鬣狗集团消灭了,猎物阶层稍得喘息,坐稳了奴隶,就又到了太平盛世了。

幼年的辛巴其实已经感受到了王国的结构性矛盾,问木法沙我们为什么要吃别的动物,木法沙告诉他这是生命的循环,我们死后也会变成肥料,滋养草木,草木再给食草动物食用……听起来很有说服力。但这个所谓的生命循环是什么呢?是宗教,是意识形态,用来论证统治关系的合法性。其实这个循环里关系不是对等的。狮子是自然老死(正常情况下)之后再变成肥料,其他动物则是好好活着的时候被你吃掉。要是其他动物也是自然老死之后再被狮子吃掉,那才叫对等。但狮子干吗?不可能干。

电影因为自身的限制,不可能把故事讲得太复杂,但实际上这个意识形态还可以进一步精致化。比如讲生态系统要维持平衡,狮子就必须要吃掉一部分食草动物,要不然动物数量失衡,大家都完蛋等等。这个很大程度上也是对的,但存在的不一定是合理的,合理的也不一定是美好的,至少对于被吃掉的动物来说,并不美好。而且也不是绝对没有改变的可能,比如说狮子像辛巴那样,去吃没有智能的虫子,也不会饿死,但是狮子肯定不会干。

除去狮子之外,荣耀王国统治集团的行列里还有其他一些动物,比如山魈和犀鸟,对木法沙忠心耿耿。疣猪彭彭和狐獴丁满本来也是被捕猎的对象,比如娜娜就差点吃了彭彭,但辛巴称王后,彭彭和丁满“救驾”有功,会得到丰厚封赏,被吃的危险肯定没有了。这些李朝历代被提拔的幸运儿,作为统治集团的一部分,进一步掩盖了王国的残酷本质。

电影最耐人寻味的一个情节是,木法沙为了救辛巴,被狂奔的野牛群踩死。我小时候看不太理解,木法沙不是国王吗?那些野牛不是他的臣民吗?大喊一声让它们别乱跑不就行了?但现在看反而觉得可能是最深刻的一点(也许是歪打正着),野牛群就是人民,或者说暴民,一旦被动员起来,是会毁灭一切的,再强大的国王,也不堪一击。但野牛又是盲目的毁灭力量,偶尔令人畏惧的发狂,也不能改变它们作为狮子猎物的宿命。

【4】@didi_2018 

某音走红,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它的“模仿拍摄”模式。平台方通过技术手段鼓励甚至刺激用户不断模仿流行片段,形成集中效应,虽然看似与其“音乐创意类短视频社交平台”的自我定位有些矛盾,但依然无法阻挡它红到天际的势头。

事实上,社交环境下的模仿行为导致的病毒效应(viral effect)久已有之,记忆中江南style的旋律和冰桶挑战的画面似乎也还没有走远,而今天D音的走红不过是将这一机制发挥到了极致。

那么,人类究竟为何热衷模仿?

英国进化生物学家道金斯提出“迷因理论”(meme theory),从生物和文化两条主线理解人类社会的进化过程:生物进化基于基因的复制,而文化的进化则建立在人类行为复制的基础上。基因,是生物遗传的基本因子,“迷因”则是文化传递的基本单位。

换句话说,模仿是人类文化延续的本能驱动力。也许误打误撞,某音平台模式从根本上是选对了。

【5】@花伦w 

英国历史学家Larry Siedentop爵士关于基督教”创造了个人主义“的观点,大致上是这样:

首先,保罗传达了一个革命性的信息,即耶稣基督揭示了上帝可能出现在每一个信徒身上。也就是说,通过对基督的信心,人类机构从此不再只是占卜、诸神或命运的玩物,而是可以成为上帝的爱的媒介。这种对现实的认知,打破了贵族对理性的话语权。思考,由此不再是社会精英的特权,它变成了不再与人的社会地位而是与谦卑,这种在远古世界是完成陌生的美德联系在一起。

基督教进一步带来一种全新的观念:人类在自愿的基础上以意愿和爱,而不是以血缘和共同的物质资料,联合或组织在一起。这样一来,它重新定义了一个人的身份,这个身份不是被他的社会角色所决定,而是让他的社会角色让位于更重要的角色即他与上帝之间的关系。

于是,人类第一次产生了一个“前社会”(pre-social)的身份:他先是成为某一个人,才成为社会中某一个角色。这给“个体”提供了一个本体论意义的基础,它宣告人类作为个体而拥有最深层的那个自我,而不是仅仅是作为群体中的一员而存在。

殉道者,就是以内心的信念去对抗社会和政治力量的体现,一种良知不屈从外界强力的极端例子。迫害基督徒的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就是让个体的观念,或者说道德上平等的观念,变得越来越清晰。

【6】@库特纳霍拉的骨头 

很惊讶有的人,看样子还很年轻,对权力有异乎寻常地有同理心。比如快手精选被二传二改,删掉了同性恋内容,大家表达不满,有工作人员出来认领,自称如果不这样做就会被电话追责。于是就开始有人自发维护工作人员,“他们也不容易,要体谅他们。”
很惊讶啊,为什么有人会对公权力如此有同理心?权力明明应该是我们最警惕的东西。
是,现在的公权力,会卖萌,会装可怜,会“接地气”(我好讨厌这个词),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但本质上还是公权力的一部分。
世界上本没有公权力,公权力是我们每个个体(不管是自愿还是如何)让渡出来给一群人的,这使得这群人获得并且可以调动我们所有人加起来的资源。这种人类刻意创造出来的庞然大物很容易就变成不可控的怪物,我们理应对它的所有一切行为保有警惕,哪怕是打着合理旗号的,更何况是这种,把民间自发(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发,就当他是吧)的发声刻意改动成“他们需要的样子”的行为。
人类的同理心很宝贵,要给那些更单独的个体,更弱的人。比如在那个视频里,LGBT只出现了那么几秒,还这么被粗暴地剪掉了,可想而知他们平时多么缺乏渠道发声。那个自我辩白,“他们只不过无法发声被人刻意抹去而已,我可是要被领导数落啊”(此处为讽刺)。这种时候,同理心究竟应该给谁啊?

【7】@河森堡 

诸位,我觉得进化论的知识对于一个人健康理性的世界观来说是很重要的,甚至可以说是起到了钢梁骨架的作用。

通过学习规范正确的进化理论,一个人能串联起生物、地理、数学、化学、艺术、历史、哲学等方方面面的知识,同时还能帮助人们摆脱一些关于迷信和种族主义等有害的思想污染。

家里如果有孩子想塑造科学理性的世界观的话,从一些经典的进化论科普书籍开始是个不错的选择,一些成年人也可以通过这类书籍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更进一步来说,对进化论的态度可以算得上是测试一个人世界观的探针,如果那人说出类似于“进化论根本就是放屁,否则动物园里的猴子怎么还没变成人?!”这样的话,我就知道我很难和他在其他问题上达成一致,因为我和他在看待这个世界时存在着根本上的分歧。

【8】@猫叔Mack 

中小学亟需开展的几种教育,欢迎指正和补充:
1、交通安全教育:以行人、电动自行车、小客车和大货车驾驶员视角解读主副驾A柱盲区等交通安全常识。
2、紧急救护教育:CPR操作方法,AED的使用方法,中风黄金救治4小时,心脑血管和运动创伤等急救常识。
3、性安全教育:以不同生物性别视角解释艾滋和性疾病防治,以及“中奖”后的应急处理方法。
4、3C和白电故障识别教育:常见的手机、电脑、光猫、路由、冰箱、洗衣机、热水器等故障识别。

想法来源:今早去缴网络年费听电信阿姨吐槽说,很多用户连光猫、机顶盒、路由器都分不清,虽然初次安装的时候反复讲解过,但每次一个简单的重启光猫可以解决问题的情况,都需要服务人员登门解决。基层服务人员每天奔波处理这些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服务态度和热情不可能好到哪里去。学会3C和白电基本的故障识别,不仅不浪费自己和服务人员的时间,而且还可以防止被多收费。由此,我想到了很多日常需要教育的方面,不知道现在的中小学有没有开展?

【9】@嚴明:罗兰·巴特在《明室》中说到:“摄影并非通过绘画才和艺术搭界,使摄影和艺术发生关系的是戏剧。”令人难忘的照片正是因为其中欲说还休的故事而显得如此吸引人 。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