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154】1918年的美国大流感简直是一面镜子

【浮世汇154】1918年的美国大流感简直是一面镜子

huoying 发布于 2020年03月12日

【1】@烤尾巴吃的狐狸 

1918年的美国大流感简直是一面镜子。

虽然时隔百年,大家不妨数一数,有多少似曾相识的情景。

先从美国东部城市费城说起吧。

当大流感开始在费城蔓延的时候,一个谣言不胫而走。
很多人都在说,黑死病又回来了。
黑死病也就是鼠疫,在历史上曾经收割过数以亿计人类的生命。
之所以叫黑死病,是因为患者皮肤上常会出现许多黑斑,死状可怖。
巧合的是,流感病人常会出现紫绀的症状,也就是皮肤变成不正常的暗紫色,甚至死去时浑身颜色发黑。
这难免让人们浮想联翩,把眼前这场未知的传染病,同已知的可怕记忆联系起来。
不过,主流报刊很快引用了知名医生的发言辟谣。
他说:这种谣言虽然说得煞有其事,不过我可以保证,黑死病的说法是不实的。

费城的大流感始于9月7日。
这一天,300名水手从波士顿抵达费城海军码头。
四天后,19名水手出现流感症状。
次日,患病的水手又增加了87名。
费城的一位公共卫生专家安德斯敏锐地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当即给海军医疗部门负责人写信,上报情况并希望军队派遣权威医学专家,以合理指导防疫工作,保护全城民众免受传染病的侵袭。
那位负责人拒绝了他。

费城的公共卫生长官克鲁森公然表示,流感不会对城市造成任何威胁。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做。
9月15日,已经有600名水手病重入院,海军医院人满为患,多余的病号被送往城中的平民医院。
两天之后,平民医院的5名医生和14名护士被感染。
《费城晚报》这时还在告诉市民们:
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流感。流感不会引发危险,流感是一种由来已久的疾病,流感的死亡率非常低,目前病人里还没有人发生不幸。
第二天,两名水手病死。
公共卫生官员安抚公众:疾病已经到了拐点,局势已经被控制,以后的病患会越来越少。
第二天,又有14名水手病死,平民也开始出现死者。
再一天,一名护士殉职。

9月21日,费城卫生局终于把这场流感定为需要上报的疾病。
不过,卫生官员们还是不断向市民们保证:流感可防可控,还没有在普通民众中流行。
费城的五家主要媒体与官方口径一致,对于负面信息则集体失声。
9月27日,新增病患200人,其中123人是普通市民。
9月28日,由于官员们的坚持,一场盛大的爱国募捐游行在费城如期举行,参加游行的人有几十万之多。
大规模的公共集会毫无疑问地加速了病情的传播。
游行结束后的三天内,出现流感症状的人们在医院前排起长队,全城31家医院全部被挤爆。
10月1日,单日死亡人数突破百人。

10月3日,公共卫生长官克鲁森颇有些无奈地宣布:
禁止所有的公共集会,关闭所有的教堂、学校和剧院。
雇佣消防员用水枪冲洗全城的街道。
同时将一些大型设施征用改建为方舱医院,先后开设了十二处才满足需求。
费城的报纸却批评说:禁止公共集会并不是合理的举措,是侵犯个人自由的专制。
媒体们不约而同把“瘟疫”视为和谐词。
它们认为,每一则新闻都应该是正能量的,要展示给读者最积极的一面。

10月5日,当日死亡254人。
公共卫生局回应说:流感已达到最高峰。
10月6日,289人死亡。
公共卫生局回应说:流感的最高峰已过去。
10月7日8日,每天的死者都在300以上。
公共卫生局再次回应说: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最高位。
10月9日,死去的有428人。
跟尚未到来的真正的最高峰相比,428,也只算一个很小的数字。

费城只是当时美国的一个缩影。
早在大流感的初期,美国公共卫生局局长布卢就声称“没有爆发流感的危险”,并拒绝采用大规模的检疫隔离措施。
当时一位评论家激烈抨击道:
“看到成千上万的流感病例,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尽管我们知道,上岸后,很多人被送往医院的普通病房。但是,和这些病人在一起的乘客,他们不可避免地暴露在流感的面前,肯定很多人都已经携带流感病毒了,政府竟然还允许这些人自由地去各自的地方。
难道每个官员都愚蠢至此吗!”

事实是,确实如此。
从布卢到全美的各级卫生官员,都在不断强调:
这次流感和往日的流行性感冒没有什么两样。
采取适当的防范措施,比如保持清洁,就没有任何恐慌的理由。
感觉不舒服应当立即躺到床上去,卧床数天直到所有症状消失。
如果发表跟流感有关的文章,要发有建设性的而不是破坏性的内容。
让人们远离恐慌是我们的责任,恐慌会比流行病杀死更多的人。
几乎所有的报纸都在重复着他们的话。
那些没有人云亦云的报纸,则对疫情闭口不提。
人们抱怨说,报纸甚至不愿意发布死难者的名单。

《美国医学会杂志》驳斥了官员们的论调,指出:
“在这场流行病中,流感对生命构成严重威胁,必须给每个病人实施最完全的隔离才能保证人们的安全。”
可是政府能够做到“关闭所有公共集会地点”,已经算是尽到最大的努力了。
在这点上,一些小城镇往往表现得更好。
有的镇子完全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有的镇子完全关闭了商业街,有的镇子建立了持枪隔离区。
在戒备森严的城镇里,旅客如果走下停靠的火车,就会被警察逮捕。
顾客去商店购买东西,必须在门口点单,然后在外面等待打包带走。
出现流感病患的人家,会被在门上钉一块白色的大告示牌,上面用红字写着“流感”或“疾病”。
有的地方,甚至规定握手是违法的。

随着病人的快速增长,大城市也开始关闭剧院、学校和教堂,警告公众避免公共集会。
不过为时已晚。
人们分析数据时发现,疫情的最高峰往往出现在禁闭令之后。
一些封城戒严的城市,跟未采取任何措施的城市,在发病率和死亡率上并没有显著区别,甚至还会更高。
以致于很多人产生了错觉,认为封禁是一种无用的措施。
检疫隔离的有效性也受到卫生官员的质疑。
有海军官员公开说:“检疫和隔离是不能实行的,因为这种流感广泛分布在健康人的身上,而且还有大量无法识别的情况。”
他们从不怀疑,是自己的动作太慢了。

受到质疑的还有口罩。
虽然从大流感伊始,民众就被鼓励在公众场合,特别是在人流密集的地方佩戴口罩。
有的城市如旧金山,还立法规定,在所有的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
可是,却引发了极大的争议。
军队官员发言称:“与其说面罩防止直接接触,不如说面罩是手和嘴之间的障碍物。”
可能觉得比起戴口罩,还是洗手要更加有效。
许多医生也反对使用口罩,指出口罩只会给人以虚假的安全感,戴口罩的人感染率反而更高。
还有报纸讽刺自己的城市:“一个带着口罩的城市,一个和假面狂欢节一样怪诞滑稽的城市。”
民众的声音里也颇多抱怨,认为口罩不舒适、不方便、不个性,强制戴口罩是件丢脸的事,严重干涉了个人自由。
刚才提到的旧金山,在控制住流感疫情,发出可以摘下口罩的警报后,只过了短短两个星期,下一轮流感便接踵而至。
这使人们更加相信,口罩是毫无用处的东西。

就在这样的怀疑和争论中,美国的大流感越发不可收拾。
到处有人病倒,随时有人死去。
很多家庭发生了聚集性疫情。
每家有两三人死亡是普遍情况,还有不幸的家庭,一天之内就死了六口人,剩下的三人也生死难卜。
在某些城市,因为死者数量太多,统计员擅自停止了对死难者的记录。
人们开始惧怕接触,相互隔离。
健康的人们不敢接近病人,致使病重的患者活活饿死。
在有的岛屿上,疫情影响了食物配给,很多人死于饥饿。
医院里,床位永远紧缺,新来的病人只能躺在地板的担架上,等着床上的病人死去。

医疗机构早就超出了运转负荷。
停课后的医学生和药学生,涌入医院充当帮手。
其它科室如慢性病和非重症病的医护人员都加入进来。
连神经生物学家和肠胃学家也充当起医生。
红十字会号召所有空闲的护士和任何有看护经验的人能够自愿报名,听从政府的调遣。
各行各业的普通市民都被动员起来参加志愿者。
饶是如此,每天的求救电话,还是只有一半可以得到回应。

医护人员陷入高强度的工作之中。
一个普通医生,每天普遍要出诊四十到五十次。
旧金山有位名叫福勒的医生,曾经在一天之中,诊治了525名病人。
护士从早上八点工作到下午六点,又接着从晚上八点工作到凌晨甚至天亮,是家常便饭的事。
高压工作消耗了身体的抵抗力,许多医护人员被感染,倒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有个新寡的妻子给《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写信称,自己的丈夫去世前,独自一人夜以继日地工作了两周,上个月死于流感。
她说:“我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没有任何期刊或者公开报纸,提及这些在与流感作斗争中献出了自己宝贵生命的人?难道他们不是英雄吗?”
据统计,1918年的北美,有两千多名医生死亡,死于流感症状的,至少也有千人。

伴随着流感爆发出现的是阴谋论。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正和德国处于交战状态。
人们自然而然怀疑,是德国人培植了细菌,故意散播了这次流感。
海军卫生官员甚至猜测,德国特工是乘坐潜艇登陆美国本土的。
还有一个证据,在某个军事基地,有三分之一的美国士兵染上了流感,奇怪的是,关押的德国战俘却是零感染。
德国人不易感,不是他们投毒还能有谁?

除了德国佬,狗也一度成为怀疑对象。
有传言说,狗身上能够携带流感病毒。
于是,很多人毫不犹豫地杀掉了自家的宠物狗。
有些主人感念旧情,不忍心下手,就把狗交给警察,让警察代劳。

各种偏方也开始大行其道。
据说往鼻孔里塞盐可以预防流感。
还有很多人把装有樟脑丸的小麻袋围在脖子上。
有医生发明了一种化合物粉末,声称通过喷粉器把这种粉末吹进鼻孔,通过维持呼吸道粘膜的良好状态,可以有效避免感染。
连牙膏生产商也在广告里宣称,当觉得自己有感染的风险时,挤一点牙膏涂在鼻孔,保持十分钟,就能够起到消毒的效果。
制药公司推出由蒲公英、大黄等草药制成的新药,感冒药商开始宣传自家产品具有治疗流感的功效。
连防毒面具的厂商也参与了进来。
病急乱投医的美国人在各处药店前都排起长队,抢购所有可能有效或无用的药品。

在当时的城市,还能够看到这样的场景。
未等政府的命令下达,不少电影院就已经自觉关闭。
全国电影业协会决定暂停新电影的发行。
中小学停课不停学,孩子们把写完的作业邮寄给老师批改。
商人们抱怨因为错过圣诞的销售黄金季,导致他们损失惨重。
餐饮业也遭受重创,大量从业人员失业。
在大流感最严重的时节,一座座城市变得如同鬼城。
商店闭门,电车停运,街道空无一人。
路上能够遇到的车辆,不是救护车,便是运尸车。

据估算,1918年到1919年初的大流感,至少造成美国67.5万人死亡。
之所以说估算,是因为确切的数字已经无法统计,实际的数值可能会更为庞大。
而在全世界范围,死亡人数更是达到了5000万—1亿。

以上内容大多来自《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这本书。
作者在书末总结说,这场大流感留下的教训是:
“那些身居要职的权威人士必须降低可能离间整个社会的恐慌。”
1918年,“媒体和公共官员助长了这种恐慌——不是通过夸大疾病的可怕,而是极力掩饰,试图向公众保证此次疾病并不可怕。”
2020年,不知各国政要们,到底算不算吸取了这个教训。

 

 

【2】@欧洲文艺评论 

《发口肖孑的入》己不是只一个通普的文本播传现象,而是一场语革言命,是厂大友网用语言共同成完的行为艺术,是一场用语言成完的反杭和行游。它只于属这样的代时,也是此片土地才完能成的“壮举”,欧美人王元不了,入类文明吏没冇绐他们这种悲衰的杌会。

 

 

【3】“我从乔布斯那里学到的一个深刻教训是:我们不必接受我们出生的世界是固定的、不可渗透的东西,通过意志力和专注的力量,我们实际上可以改变它。” 

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在2019年底接受《纽约时报》记者David Gelles记者采访时说。

 

 

【4】@刘平 

不管把国外疫情说的多严重,洋人都吓尿了,意大利乱成一锅粥了,但是像武汉那样挤兑医院的场面,目前国外只看到伊朗有了,喝酒防肺炎喝死了二十人也是发生在伊朗。大量的人挤在医院走廊,并不一定全都重危需要救治,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恐惧。一开始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突然出来上千例很多高层人物被确诊,肯定会引起慌乱,不知道怎么应对。

上次伊朗遭到美国无人机斩首正好说过,这个国家他们军队都是现代化的,现代的武器空军导弹都有,军装也是完全西化,看不出一丝所谓传统。但是某些方面停留在古代中世纪,高官穿着古老的裹头布长袍大褂,就是让人遵循古代的礼法道德价值观。如果真心坚守自己文化传统,还有什么比骑兵和弯刀更能代表波斯传统文化,为什么军队要全盘西化背叛自己的文化,因为实用。

所谓坚守的传统,就是继续沿用古代的统治手段。这样的国家虽然有大选也谈不上是皿煮,皿煮是一种现代社会制度,一群古代人不可能建立皿煮。

清朝时的洋务运动如果坚持到现在就是这样,文官穿着长袍留着辫子顶戴花翎读四书五经,武官穿西式军服用飞机大炮导弹驱逐舰,中学为本,西学为用。可能也会有选举,但是根本不会变的是统治方式,维系统治方式也就是维系统治地位。

古代的统治方式在东西方都是差不多的,有一条很重要的就是培养人的敬畏,敬是让人敬神,敬圣人,敬地位比自己高的人遵守等级。畏就是让人害怕,畏惧。常说吓大的,就是从小培养人的畏惧。让人害怕,才能好好听话。这样的人群是容易陷入恐惧,但是也更好控制,一切都是轻车熟路。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心。

 

 

【5】@荣大一姐 

感受了一波突如其来的网路热情,刚开始还严阵以待,后面越观察越没意思,移动互联网发展10多年了,网路攻击还是那一套逻辑,简直乏味无聊:

先是毫无逻辑的创造个罪名,然后把“公知”和“圣母”当标签粘贴复制,却不知道这两个词并无贬义,接着就是以生殖器下三路的方式辱骂,并喊话你必须自我要求更高,容忍他们的下三路和缺乏常识。

这时候若是下场争辩,不是陷入“自证只吃了一碗凉粉”的境地,就是要不停解释“地球是圆的不是方的”。

偶有的新意,是看到有人嘲笑“民主自由”是个烂东西。

然而民主自由是写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

 

 

【6】@欧洲文艺评论 

发现有这么一种人,哪怕到这种国难时刻,他依然不懂得站在个体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不懂得以牺牲者的立场思考问题。

他脑子里根植着一股强大的整体主义思维,当他遇到与nation,society和state有关的问题时,主要是这种思维支配着他的判断。他习惯站在一个宏大的、模糊的整体、“大局”的立场上立论,为这个模糊的“大局”做一些宏大叙事,好像他就是这个其实是建构起来、并无实体对应物的“整体”的代言人。那些个体是微不足道的,个体的存在和需求,总是不如“整体”的存在和需求重要,因此,个体的牺牲,可以因为他的某种整体主义解释,显得是“合理的”,甚至是“必要的”(“没办法啊”,"国家太大,资源有限,灾难太严重,总得有人作牺牲")。

这样的人不一定是坏人,他也会表现出一定善良的意愿。但是,他总是显得自己能超出一般常人的视角,他很熟练地使用着一些表达“整体”含义的宏大“概念”,这些宏大的概念特别适合用来抽象的“讨论”和“争辩”,适合用来“讲大道理”,但个体人的有血有肉的、细碎的“现实”,常常只在次等意义上才会被考量。他将这些概念用一些似是而非的逻辑糅合一下,就能给出一些貌似更理性、更权衡的结论。这些宏大概念的抽象性和模糊性给他们的立论一种超脱感和朦胧的平和感,因此,对那些为个体牺牲者愤怒的人和难过的人,会被“理性”的他们,说成是不冷静,是反应过度,是愤青,是“太激进了”。

就算是面对那些权威媒体和记者做出的调查,面对对于根据一线信息写出的文章,面对那些疫区网民在微博豆瓣上记录的生活点滴,在他眼中,也只是反应了“部分真实”,只具有部分意义,而在整体上“不都是这样”,不能用作评价他那个“整体”的依据,谁这样干,谁就“以偏概全”,“不够客观”,因此,那些因为这些信息和出于对个体牺牲者的同情,由学者、作家、大V们表现出的情绪和言论,在与他那整体主义思维相遇时,常常就被视为带节奏之论,甚至是别有用心,故意揭他那个“整体”的丑(“你们只说不好的”,“为什么就不能看到好的一面呢?”)到这个时候,你就发现,个体人的命运、个体人的正义,离他的思维和判断非常遥远。

布罗茨基说,“我们为了理解所发生的事情,就必须站在牺牲者一边,而不是幸存者或旁观者一边。”换言之,如果不是站在牺牲者的一边,是理解不了“牺牲”的。如果没有这种共情,不能采取这样的思维和立场,不能从个体人的角度思考“人”的处境,而一定要等到自己变成牺牲者,等到“牺牲”砸到自己这个“个体”头上,才愿意以牺牲者的立场思考问题,那“牺牲”的发生,就是必然的,对于他那常常引以为出发点的“整体”,也会是个悲哀的结局。

一点观察和思考,一家之言,不喜,请绕道。
(2020.3.10 UK)

 

 

【7】@安普若-外号安校长 

我明白了,一定尽量必须按照这个方向说,对吧?

* 宣传病毒是美国对华人开展生物战

* 美国政治体制不利于疫情防控,大力肯定中国的制度优越性。

* 美国政府隐瞒数据,把新冠肺炎死亡统计为流感死亡数。

* 美国社会医疗成本昂贵,提醒读者中国医疗费用低廉的优越性。

* 美国政府隐瞒数据,民众被欺骗。

* 美国政治体制是狗咬狗,两党制具有虚伪性和欺骗性。

* 中国做出巨大牺牲,保护了世界。

* 美国应当向中国学习应对措施

* 美国是新冠肺炎起源

* 中国又赢了

* 西方国家连抄中国作业都没抄好

* 中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将西方甩了几条大街都不止

 

 

【8】你好

时代的一粒灰
如果你觉得国家不好,就去考公务员
辟谣
感恩
抄作业
汉服跳楼
扔下一万元转身就跑
能?明白?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早知道有今天,老子到处说

老子到处说
不要欺负老实人
老子到处说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
老子到处说
江山娇你来月经吗?
老子到处说
假的,都是假的

作者:季业
————————————————
作者:季业

假的,都是假的
老子到处说
江山娇你来月经吗?
老子到处说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
老子到处说
不要欺负老实人
老子到处说

早知道有今天,老子到处说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能?明白?
扔下一万元转身就跑
汉服跳楼
抄作业
感恩
辟谣
如果你觉得国家不好,就去考公务员
时代的一粒灰
你好

 

 

【9】@偽正经 

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今天中国文化行业是怎么一个个倒掉的。
图书→举报→图书下架,题材和书号进一步收窄。
电视剧→举报→题材受限,下架,投资血本无归。
游戏业→举报→版号收窄→游戏业寒冬,上下游小企业倒闭几千家。
韩国电影人受政府支持拿到奥斯卡的2020年,中国粉丝在举报。我们失去的岂止是一个AO3,是无数个未来。

 

 

【10】tombkeeper  

系统的可怕之处在于系统是无意识的,每个齿轮都只是转自己的圈圈。

最大的系统,当然是宇宙。熵增终将毁灭一切,任何一个电子或是星系都没有办法。

有个小一点的系统,就是我们生物界。特别是对于我们哺乳动物来说,细胞要么凋亡,要么癌变,都是死路一条。这个系统就是这样。如果你觉得这是正常的,那一切都再正常不过。

孙悟空觉得这是不正常的,所以跟须菩提祖师学长生之道,来脱离系统。他后来经常说自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就是认为自己不在系统里了。

但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错还是没出错,于是地府这套系统只是常规运作,黑白无常只是执行公务,而猴子就进阎王殿了。当然,孙悟空单兵作战能力太强,不怕这个。然而,地府之外那套更大的系统还是把他压到了五行山下。而更更大的那套系统甚至让他吃了十万八千里的苦头后还把他吸收进了系统内,让他成为了系统的一部分。

所以,如果你觉得这是正常的,那一切都再正常不过。

 

 

【11】@左小翎 

说到现在漫画创作的限制,我拿《成也萧河》跟你们分享一下。

一开始成萧的定位是网游+恋爱,就类似学生在剑三里谈恋爱,通俗易懂吧。
然后突然某天,网游就不能画了
只好把游戏内容改成对战模式,变成了电竞+恋爱
(漫画上线的时候好多人开骂,说作者不懂游戏,网游电竞分不清。其实是不能打前者标签,修改后尽量靠近电竞,一边面能力也不太够吧反正心里十分苦)

然后第二个问题来了,未成年不能打游戏。那么我们只好火速让女主保送上大学,男女主五奖四美,利用空余时间打游戏打上人生巅峰。但凡未成年选手都是外国的。
(然后就又又挨了顿骂,说作者臆想角色。成绩好游戏好不现实,电竞选手年龄不合理。难道我不知道吗!我是不想合理吗!未成年辍学啥的那是不能写啊!!)

接着问题又来了,去年差不多年中吧。建议电竞主题内容,游戏部分不能超过全篇百分之25。
这个百分比我也不知道咋统计的。
可以吧,我就差直接换个主题。让男女主发现电竞之路不好走,回家种地了。
(然后就又又又挨骂了,说成萧是披着电竞皮谈恋爱的玛丽苏恋爱。那百分之75讲啥呀!!)

然后还有,未成年人不能在非法定假日去游戏厅
不能辍学打游戏影响不好
漫画打游戏不能骂人。
高中恋爱不能表白不能接吻不能肢体接触
战斗不能流血
等等等……
真的,太难了呀。
而这仅仅是针对电竞部分的,其它分类还有更多限制。

如果以上,你们觉得我们很不容易了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们更悲伤的事,就是这些限制隔一段时间都在变,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什么不能写什么不能画了
珍惜你们喜欢的漫画家吧,真的,他们的头发都不多了。

 

 

【12】@Pfaueninsel 

在一次光速传播的全球大流行病里,每个国家的官僚机构都会暴露自己的弱点乃至恶劣之处,拖延、掩盖、反应不足将会是普遍现象,从东到西,从南到北。

但那些专业人员可以“老子到处说”的国家里的普通人,比那些专业人员“老子到处说”就会遭到惩罚、训诫和威胁的国家里的普通人,会多一重保障——就是人们可以组织起来自救,以及向政府施压和提要求的保障。

没有什么人间天堂,只有“哪里可以来一场体面的斗争”的分别。

在全球范围内,这个长跑才刚开始,还早。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