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171】这本名为《世界》的书里没有世界

【浮世汇171】这本名为《世界》的书里没有世界

huoying 发布于 2020年05月04日

【1】@落山木乙 

“好的,现在开始按照2050年文娱作品可展现文化内容标准来重新进行文字的筛选吧。”
“嗯……行吧,我们来看一下提审的书单,这本小说讲的是什么?”
“这本小说讲得是,我看看,一个男人从监狱出来,然后成为市长的故事。”
“哦,这不是挺好挺励志的吗,那么他是怎么成为市长的呢?”
“书里没怎么说。”
“啊,这不是一个男人成为市长的故事吗,那它故事不就该是,有这么些个内容嘛。书里怎么写的。”
“书里说,这男人出狱,几年后,成了市长。”
“然后呢?”
“然后没啦。”
“没啦?”
“那这故事有趣在哪里,如我记得没错,这至少也算得上是有名有姓的作品?”
“这故事,呃……经过了多次修订,怎么说呢……其中很大部分被之前的审核去除了,比如,他里面本来有个角色是警察……”
“警察!我的天呐,您不用说下去了,小说里怎么能写到行政机关呢。”
“对,您说的对,这个那个,这个故事还有宗教元素,这里写这个身为主角的男人出狱后无家可归,进入了一个教堂住了一晚……”
“作者大可不必那么写,大家都知道现在宗教的元素相当敏感,我们得保证青少年阅读的时候不接触任何与宗教相关的内容。”
“您说的对,而且这故事里也有偷窃的行为,还有,我看看这个标注是怎么写的,‘包含对当时环境下人民形象的负面描写。’上面是这么写的。”
“什么负面描写呢?”
“描写其中的部分角色犹如描写阴险势利的小人。”
“被描写的人可多无辜啊,他们知道了肯定很伤心,最关键的是,读书的人十有八九肯定会受这些角色影响,成为一个阴险势利的人。我有点受不了了,这故事就不能有些正常的剧情发展吗,有没有,女主角之类的。”
“女主角……也有个和主角有关的女性角色。但是……”
“但是什么,先生?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您也没必要那样遮遮掩掩。”
“这个女性角色,这个女性角色是个……”
“是个?”
“是个妓女,先生。”
“妓女?是我知道的那个妓女吗?这作者写了个妓女……他,他必定是以批判性的角度,我猜他肯定狠狠批判了那个妓女的角色!若是这样我也多少能够理解了。”
“作者笔下的妓女虽然悲惨,但好像是个比较正面的角色。”
“正面角色,他疯了吧,怎么会有这样的作者。如果这本书以原本的面貌出现在读者手中,尤其是那些未经世事,不知社会为何物的孩子,是十个有九个看了都会想去做妓女的!您想想,您想想您的孩子……我的天。”
“然后,我看看,这个妓女死了,然后把女儿托付给了男主。”
“哪呢,我怎么没在现有的版本看到这一节?”
“我看的是修正版,我看看,哦,因为这个女儿和反征服的学生政权成员谈恋爱……”
“嘘……别说出那个词。”
“哦我的失误,我太惊讶了,不过这说明我们的文娱审核是正确的,都是正确的。这些内容不会被我们纯净的下一代看到。他们必然会一无所知地在干净洁白的世界长大,呼……”
“这些内容不该被看到。”
“对的,好在这些内容已经被删减了,因为这个女儿的对象的关系,前辈们删去了一整条女儿的线,这样也顺势处理掉了那个当妓女的角色和妓女亲戚一家人的粗鄙角色,这处理相当精明,所有有关的都被删啦。”
“这真是太棒了。”
“因为开头就没有了警察的角色,所以警察也没有自杀,可喜可贺。”
“这才是我们需要的故事。”
“是的所以初听上去有些无聊,但现在这个版本无疑是最合适的。”
“那这本书已经够完美了。它为什么还在重审名单上。”
“哦我看看,是这样,这本书的书名是《“悲惨”世界》,现在说法是,不太希望书名里有比较负面的内容,当然了加引号已经不被承认是个好的手段了,所以……”
“一个男人,从监狱里出来,成为了市长,这一切都很好。没什么好悲惨的,把‘悲惨’从书名里去了吧。”
“我同意,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现在这本书叫《世界》,讲得是一个男人从监狱里出来,成为市长的故事,一共二十页,相当轻便,青少年必读书,我们为他们节省了不少时间。”
“他们会感激我们的,好了下一本叫什么,也是书名出问题了吗?”
“对,关于这个《基督山伯爵》书名里的基督,实际上和宗教吧……”


数日后,书名的更改被落实。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本名为《世界》的书里没有世界。
世界在这本书的外面。

 

【2】@欧洲文艺评论 

别尔嘉耶夫在《人的奴役与自由》中论乌托邦:
“人的确不能不追求完美,即不能不向往上帝之国。但迄今为止,人所追求和所向往的乌托邦却实在糟糕得很,仅给人以美感的眩晕,而一旦付诸实践,便演为貌似的完美、自由、合人性,便以幻象欺骗人。追究起来,这是乌托邦混淆了‘凯撒’与上帝,混淆了这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这样,乌托邦想建设完美的生活,想养成人应有的善良,想实现人的悲剧的理性化,但由于它匮乏人与世界之间的转换,最终总是既没有新的天堂,也没有新的尘寰。” 

 

【3】@知书少年果麦麦 

胡适几十年前在演讲里谈到女子:

「人类有一种“半身不遂”的病,在中风之后,有一部分麻木不仁;这种人一半失了作用,是很可怜的。
诸位!我们社会上也害了这“半身不遂”的病几千年了,我们是否应当加以研究?

世界人类分男女两部,习惯上对于男子很发展,对于女子却剥夺她的自由,不准她发展,这就是社会的“半身不遂”的病。社会有了“半身不遂”的病,当然不是健全的社会了。

女子问题发生,给我们一种觉悟,不再牺牲一半人生的天才自由,让女子本来有的天才,享受应有的权利,和男子共同担任社会的担子;使男子成一个健全的人,女子也成一个健全的人!于是社会便成了一个健全的社会!

我们以前从不将女子当做人:我们都以为她是父亲的女儿,以为她是丈夫的老婆,以为她是儿子的母亲;所以有“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话,从来总不认她是一个人!
在历史上,只有孝女、贤女、烈女、贞女、节妇、慈母,却没有一个“女人”!诸位!在历史上也曾见过传记称女子是人的么?

研究女子教育是研究什么?——昔日提倡女子教育的,是提倡良妻贤母;须知道良妻贤母是“人”,无所谓“女子”的。女子愿做良妻贤母,便去做她的良妻贤母,假使女子不愿意做良妻贤母,依旧可以做她的人的。

先定了这个目标,然后再说旁的。」

 

 

【4】@五岳散人 

闲扯两句。

文艺作品是不是该积极向上、和谐阳光、黑白分明、正能量精满自溢?这事儿大概在初中之前的课本上比较合适。

过了初中还有这种想法,基本上这辈子也没啥指望了,后面这大半辈子活得会像头昂扬振奋的猪,还不是野猪,是饲养场的家猪。

文艺作品有个特点,就是要把人性放在极端环境或者两难处境里拷问,要在价值观的冲突、现实选择的冲突等一系列具备张力的环境里,表达作者以及社会对于人性的思考。

这玩意儿要是简化到“大灰狼坏、小白兔好”,说起来倒是简单,但接受的人会成为傻子,以至于不能理解为啥兔子作为一个外来物种,怎么把澳洲生态差点儿弄崩溃的。

“为什么兔兔这么可爱,澳洲人要拿炸弹屠杀它们呢?”

问这话的要是一五岁孩子忽闪着大眼睛叫可爱天真,成年人问,大概就是让人恶心想吐了。

有些东西您说它不好,这个我也没意见,但如果您说文艺作品连表现都不能表现这种“不好”,这就太过分了。

这就不说很多价值观咱们要颠覆了。百年前男女偷情还有浸猪笼的,三十多年前多交几个男朋友还有被枪毙的,现在未婚同居几乎是正当的行为模式了吧?

社会就是这么进步的。这种进步是随着经济发展、人口流动、对外开放而来,同时被文艺作品所表达,然后被普遍接受的。

有人说表现社会阴暗面的东西难道不写就不行么?

这不是废话么?不写怎么体现人性的复杂、戏剧的冲突?全是“大哥,您还有老婆孩子,这次必须我爬高压塔。”“兄弟,你壮丽人生刚开始,这个一定要我来。”

恶心不恶心啊……

咱们社会这么阳光灿烂,您走街上也要注意脚下,别踩到狗屎或者被盲道上凸起的地砖拌脚摔死,那时候也没见您仰望星空嘛。 

 

【5】@花希Hayes 

我告诉你们啊,我前两天玩游戏的时候突然崩溃了一下,并不是竞技类游戏输赢导致的崩溃。我是在玩动物森友会的时候突然非常沮丧,原因很简单,我发现我设计的岛屿,太规整了。

你们是不是很难理解?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永远成为不了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那种充满创意天马行空能创造出新鲜东西的人,我不是。我最擅长的是规规矩矩地把事情做完做好,但这似乎是一种乏善可陈的特质。

即使在这样一个自由度极高的游戏里,我也不知不觉地对岛屿做了极细致却普通的划分,满脑子是高中地理的知识,上游植树下游建厂。结果是变成了一个完整的,功能齐全的,无趣的岛。

有人会说这也是一种能力啊,也会有人喜欢和欣赏的。可是我不喜欢啊,我好希望我是一个可能会有很多事做不好但在一两个方面有极强天赋的人,但我只是一个什么事都能做到平均分以上却很难有突出表现的人。我不喜欢这样啊,虽然我知道要接纳自己要和自己和解,但我那天看见我在不知不觉里做出来的岛之后我真的明白了我可能最强的能力就是做好一个普通人,而已了。

啊我喝了些酒我在说什么,自我期待和真实的自己之间的距离到底该怎么办。 

 

【6】@顾扯淡 

小孩子看了学坏怎么办?

这句话是以前老头子们实在找不出理由,也懒得和你平等对话,用来结束话题的总结方式。

tmd明明这么多小孩子看了没学坏,你盯着几个特例算怎么回事?

这种问法本身就已经预设好他臆想的结果,还没发生的结果人家可以随便设定,你怎么讨论都不可能有效啊。

这种莫须有的假设我们可以说一百条。

小朋友今天没看动画片,明天去学校没有话题和同学沟通,被孤立,然后自闭的怎么办?

煤气这么危险,怎么可以不加锁就装家里,小朋友晚上稍微开一下,全家都会死掉啊。

鱼刺这么锋利,小朋友不懂事,吃了把喉咙戳破怎么办?

你每次吃鱼都把鱼刺挑干净,万一小朋友吃惯了以为鱼没有刺的,哪天在外面吃饭喉咙戳破了死了怎么办?

上面几个其实多多少少都有道理,然后你把这些全部禁止,那是不是傻?

老头子地位高,不想和你平等这么用当然可以,年轻人也用这种套路是不是傻? 

 

【7】@本冰 

在首页看见一位博主耐着性子给前来抬杠的网友认真解释一些基本常识。人不知而不愠,对方不知你的经历背景和立场,所以杠起来你也不生气,这是君子的行为。但“人不知”这三个字如果指的是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这时候博主还要耐心帮杠精普及九年义务教育,这就不是君子了,这是地藏菩萨。 

 

【8】@酒说诗话 

年轻的时候,我没少听励志的话,那让人热血沸腾激越不知甩后浪多少条街。
及稍有见识,才知道童话里一切都是骗人的。
励志与道德要求一样,自说自话自行其事才是正当道德的。对所有号召鼓励别人的鸡汤,无论讲的这个人他是谁,能保持警惕并远离的青年,才有自己的未来,才有自己的体面。这是我的血泪教训。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