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218】往昔犹如异乡

【浮世汇218】往昔犹如异乡

chuntian 发布于 2020年09月01日

【1】毛十八 

有点年纪的老网民可能对这个新闻有印象:2001年王府井书店改革,把增值税也列在购物小票上——实际上购买任何东西,都会额外付一笔增值税,这是价外税,由消费者承担。在国外商场超市买过东西并认真看过小票的,就能发现大多数国家都会把VAT(Value Added Tax,即增值税)单列出来,明确告诉消费者这一单有多少是你纳的税,但国内这是一笔糊涂账,以至于这次的卫生巾讨论,我见到的几乎大部分人会以为,减税是减在企业头上。

当年王府井书店带头,上海的季风也有过类似举措,为什么都是从书店开始是因为当年默认买书的消费者教育程度稍高,可以从这一个阶层开始做公民纳税相关知识的教育。没想到即便是书店都败了,就像截图新闻里说的,无数人看了小票去质问书店为什么收我税,书店解释不过来——这税你一直在交不光是买书平时买衣服买吃的全都在交——同样的话一天反复无数遍可能还说不通。最后所有试点的店铺都重新改回了原来的模糊小票,只有总价,谁也不知道自己又交了多少税。

我们太缺纳税知识普及了。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完全知道VAT是什么东西,却故意搅浑水危言耸听吓唬你减税只会便宜了资本家……这些人窝们称之为蛆(。

 

【2】艾格吃饱了 

我的博士朋友最近给女儿做了件事,看得我好泪目!
小姑娘去迪士尼乐园时丢了她最喜欢的小玩偶,一直陪着她吃饭睡觉听她说话的那种,丢了之后我朋友简直感觉她的童年要完结了。于是他和太太买了个新的,自己做旧,再送去迪士尼失物招领请他们配合,结果迪士尼不仅很配合,还给了个新的,告诉小姑娘说这是她的玩偶走丢了,带回新朋友给她……
我朋友说,做这件事是为了补他自己童年的一个洞,纪念那些小时候搬家被清理掉的玩具……
我看了嗷的一声就眼眶湿了,问他要了所有照片微博上再发一遍!#一个生活片段# 

 

 

【3】@管鑫Sam 

 

(截掉了原po的ID,不要引战,不要@ ,不要通知,懒得吵架,谢谢。)

看到很多人转发了截图里这条并直呼有道理,想说几句。

首先这个切片式的观察不是错误的,原因是,它不可能是错误的,只要经过筛选,它可以永远正确。

跳出我们的环境,我们是否可以承认,美国社会的种族问题是真实存在的?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将"白人"、"黑人"套入截图里的公式,这个公式依然在很多情况下,是成立的吧。是的,永远正确。换成"本地人""外地人"的矛盾,套进下图的循环中,依然成立吧?是的,看似永远正确。

所以你发现问题了么,这种笼统的"永远正确"消解了问题的本质,仿佛,那些系统性真实存在的问题,最初的诱发只是一个具体的蠢人的一句具体的蠢话。不是的。

美国社会的种族不平等问题是真实存在的。户口问题是真实存在的。性别不平等的问题是真实存在的。

这些真实存在的系统性的问题,诱发了很多愚蠢的讨论,而不是相反:不是某个具体的蠢人(这里指的是不在高位的人)的某句具体的蠢话,和他们的"智力问题","绕成"了那个系统性真实存在的问题。

这种妙语,在私下聊天中,可能真的会显得特别睿智,因为它的确是正确的观察,那些愚蠢的讨论循环也的确存在。

错不在观察,在于仓促的归因。

这种妙语放在公共空间里,就的的确确地消解了本质的问题。不平等是真实存在的,正视它,不要消解它。

说完了,再强调一次,说完了,关注我的朋友读到这条也不要去搜索原po,不要吵,我也不想吵。

我同意他的观察,我不同意的只是归因的逻辑。

 

【4】茨威格死于昨日世界 

喜欢《第三帝国的到来》序言里这两段:
"没有什么比个体经历的叙述更能使今人深切地体会到,时人不得不做出的抉择是多么复杂,其面临的处境是多么困难,常常令人迷惘。时人判断事情,不像今人有后见之明的优势:他们无法在1930年知道1933年将发生什么,无法在1933年知道1939年或1942年或1945年将发生什么。如果能有先见之明,时人无疑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历史写作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想象自己置身昔日世界,怀着时人在面对未来(对历史学家来说那已成为过去)何去何从时的全部疑虑与彷徨。今人回顾历史时觉得似乎不可避免的发展进程,在当时则绝非如此。我在本书中一再提醒读者,在19世纪下半叶和20世纪上半叶德国历史的许多节点,事态的发展本可以轻易地走到截然不同的方向。马克思说过一句令人难忘的话: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那些条件不仅包括他们所处的历史环境,还包括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行动依据的基本假定,以及影响其行为的原则与信念。本书的主要目的之一,是为当今读者还原上述所有条件,并且,借用另一句关于历史的名言,提醒读者:"往昔犹如异乡,那里的人们做事都和今天不一样。"
        基于以下原因,我认为历史著作如果津津乐道于道德判断是不生活在当时,我也许是一个不同于今日之我的人。自1990年代初以来,道德、宗教和法律领城的概念与方法,不断被用于有关纳粹德国以及越来越多其他专题的历史研究。做出评判有时是恰当的:比如判断某些个人或群体是否应该因其在纳粹治下所遭受的苦难而获得赔偿,或者相反,判断是否应该强制某些个人或群体以这样或者那样的形式为他们施加给他人的苦难做出赔偿。在这种情况下,评判不仅正当,而且重要。然而评判并不属于历史著作的范畴。正如伊恩·克肖所说:"对于一个局外人,一个未曾亲历纳粹统治的外国人来说,批评亲历者、指望他们秉持在当时环境下几乎难以达到的行为准则,未免过于轻率。反思那个已经远去的年代时,克肖所说的道理同样适用于当今的绝大多数德国人。因此,我尽量避免使用那些背负着道德、宗教或者伦理包袱的语言。本书旨在理解那段历史,评判则留给读者。"

 

【5】羊师太 

最近学到一个新词「弃猫效应」:指的是被丢弃过的猫咪,再被人捡回家就会乖得不得了,因为它害怕被再次丢弃。仔细想想,这哪里是猫猫才会有的情绪呀。我们人类何尝不是这样:被一些人伤害丢弃过以后,就会倍加珍惜别人的好,稍微一点点善意温暖就能让我感动好久,恨不得掏心窝子把自己最珍贵的宝贝都分享给他。

 

【6】陈生大王 

国内有一个问题,就是太喜欢糊弄。最近两年好几拨朋友来找我,商量投资餐厅火锅西餐,商业模式聊到最后,核心都是必须让客人一进来就想拍照发朋友圈。 

前几个月,新认识一位大哥,投资做mcn的,成功培养了几位百万级博主,死活要签我做D音,要打造我。他说既然你恰好在日本旅居,就要利用起来这一点。咱们拍视频,你就说你到日本,不是因为喜欢日本,而是想在日本寻找中国的根,看看中国文化和正能量如何引导日本人生活,你是想做中国文化的使者。

我说算了,求求你了。我不是使者,将来最多是一个死者。而且那样说是不是太恶心了。

大哥说,看抖音的大部分都是傻*,那群傻*就喜欢看这些,就是糊弄糊弄他们嘛。流量一来了,咱们就开始带货,日本面膜药妆就卖起来了啊。

 

【7】你们的逼又没有奉献给全国老百姓使用,为啥让俺们承担维护的费用 

@春风无聊赔钱脸 : 这话不对了,全国人民都是女人的B里出来的,凭什么不承担维护费用?

 

【8】来源

 

【9】@侯安扬-上善若水资产 

借着乐歌和平安撕逼的事情,普及个知识:群己权界。这个词,是严复翻译密尔的《论自由》,最早的翻译方法。

有个特别误导人的说法,叫"如果你不喜欢它,那就去改变他",意思是你行你就上,不行就别瞎逼逼。

群己权界,说的就是这个问题,什么问题你应该发表自己的看法,什么问题你就闭嘴。它是说,要划分公域和私域。

公域,涉及公众利益,你即使没有什么专家身份,但你就是有发表你看法的权利,而且你应该如此。那种"如果你不喜欢它,那就去改变他"的小粉红说法,实际上是混淆了是非剥夺了你应该有的权利。

在乐歌这事上,尽管平安的基金经理没有做好功课,但是他有问问题的权利,因为上市公司是公众公司,有回答股东提问公司经营相关的义务。

而私域,私人的事情,那是别人的事情,又没涉及到公众利益,那就别瞎逼逼,是别人分内的事,别人爱吃大米爱吃大蒜,那是别人的事。

 

 

【10】张爱玲曾在《重访边城》里这样形容从未见过的祖父母: 

"我没赶上看见他们,所以跟他们的关系仅只是属于彼此,一种沉默的无条件的支持,看似无用,无效,却是我最需要的。
他们只静静地躺在我的血液里,等我死的时候再死一次。
我爱他们。"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