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264】国家花了那么多心思培养我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到头来还不如蛋壳这一课这么生动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0年12月05日

【1】@LittleCoal 

熬过了找工作,熬过了毕业答辩,熬过了996,熬过了疫情,没想到年底蛋壳它来了。

其实在我这里默认蛋壳这个事情已经翻篇了,只是今天看到维权群里发的一个上海闵行蛋壳租客和业主的激烈冲突,看的我实在太难过了...我何尝不是经过了复杂的心理斗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努力生活。

以前我爸给我讲社会上怎么样黑暗的时候我都满不在乎的和他说 "爸,你那一套都过时了,现在都是法制社会,法律blabalbla一大堆..."。现在真想当面和我爸说我错了...

大概是11月中旬当我真的要直面蛋壳爆雷,发现事情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就在蛋壳刚传出爆雷的时候我真的马上要拿起法律武器实践了,读个小20年书,甚至研一还上了一堆马列中特思修,用法律保护自己的觉悟还是有的。

直到后来房东大哥他来了...说了很多威胁的话,并且也没打算和我讲道理,甚至连我插句话的机会都没有,那时候我心里盘算着你贫任你贫,该走司法程序还得走...又过了几天房东大嫂打电话过来,这次是软的,承诺说大冬天的不会赶我走,但是要和她重新签合同,给我降一部分房租,让我继续住着...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放弃维权,一心想着怎么起诉,给市政服务热线,法律服务热线,街道办等工作人员打了累计20块钱的电话,后来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了,就是要我不要闹,不要冲突,要协商,要赶紧和蛋壳解约,和房东签新约...

但是他们一直没有解决我一个问题,如果签了新约,我要交两份房租,为什么是我交两份房租?

我还有一个疑虑,为什么蛋壳跑路了,受惩罚的是我们,蛋壳却像一个没事儿人一样,甚至还从中作梗,挑拨租客和业主的关系。

我还有一点思考,这次我损失这么惨重,又没有感受到组织的温暖,我的价值取向会不会发生变化,我的眼里是否还会闪着光芒,若干年以后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我是否也会挥舞起镰刀...万事万物皆有因果,如果有一天我变坏了,蛋壳一定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最后,国家花了那么多心思培养我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到头来还不如蛋壳这一课这么生动,让我刻骨铭心...

 

 

【2】汪有 

开发一款针对儿童的P2P理财产品,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现在生活富足,孩子们零花钱都不少。
每年压岁钱,很多家长都很开明,把压岁钱让孩子保存。
每年一轮压岁钱都几千上万。
现在家长管孩子要压岁钱说"帮你存起来"已经行不通了,崽子们都聪明得很,都知道看不到回头钱。
你管他要,抗性很大。
他们手里掌握着一笔巨大的财富!
这个时候,我们显然应该重视这个市场。
为他们提供合理的金融产品,通过配置我们的投资标的和产品组合,为孩子们提供年化10%以上的理财收益。
在开户赠品上,我们也会主打儿童市场。
以前深圳岗厦村拆迁,拆迁补偿现场外面,围满了保险经理,开户就送鸡蛋。
而我们,开户存入上万就有赠品:
小的送个乐高,大的送全套奥特曼珍藏卡!
看到奥特曼,孩子们都疯了,纷纷开户。
同学之间甚至会彼此攀比,你开了户,我也要开户。
培养了孩子的储蓄投资意识,延迟满足。
家长们看到孩子把钱存起来理财,也很高兴。
甚至还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手机卡号,帮孩子注册软件。
孩子看到今年的一万压岁钱,明年就变成了一万一,也很快乐。
我们的业绩,欣欣向荣。每次开屏广告开会对应孩子喜好推一些儿童产品,什么儿童智能手表/升降型书桌/公仔手办,点一下可以直接用压岁钱购买,提高了带货能力,投资人得到了合理回报,
当然,我们的商业模式,远不止于此。
我们都叫P2P了,肯定是要爆雷跑路的。
这些孩子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压岁钱,血本无归,孩子号啕大哭。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下载的app,是孩子版。
实际上还有父母版。
他们父母掌握孩子的一切购物动向,对孩子财务状况了如指掌。
我们跑路后,并没有带走资金,这些资金全都扣除我们合理运营成本后,打到了他们父母的帐上!
父母回收了孩子的压岁钱。
我们赚到了合理利润。
孩子受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金融理财教育:收益越大,风险越大!
你在图别人的利息,别人在图你的本金!
远离P2P!
最后,这刻骨铭心的教训,是你送给孩子最好的预防针。
避免未来被骗,踩上大坑。
你还骗走了孩子的钱。
我们还可以开发网络彩票版,让你的孩子过来瞎买。
充进来的钱,全都能玩,很容易赢。让你的孩子沉迷其中,一要提现,我们就跑路。
你就出来义正词严教育孩子:不要有侥幸心理!要走正道!
然后回去数钱。
妙啊!
投资人开始打钱吧!
我们下期再见!

 

 

楚惜刀:我支付宝里有个小钱袋,存着麦克的零花钱,我的支付宝的余额和余额宝里都看不到这笔钱。我给麦克12%的年利率,每个月100零花钱加1%的利息打到账上。压岁钱也进这个账户。麦克想请朋友吃东西就申请,我转给他。想游戏氪金,按10:1提取。今天CS GO上线大行动,为一张100的通行证,扣了他1000块零花钱。

某个张佳玮:这个操作太复杂了,还是不如传统做法:顺手从孩子手里抹过压岁钱悄没声塞裤兜里顺便让孩子"快说谢谢",之后大不了补一句"这钱存在爸妈这里,你要用时跟我们讲就行"。这样孩子也能上终生受益的一课:不要相信前辈画的大饼,真到手才是自己的。

 

【3】西窗随记 

我不太相信离婚冷静期的设立,会使结婚率有明显的下滑,而这,正是这个政策最坏的地方。

如果离婚冷静期真能吓阻了大批人不结婚,那说明这个政策还有好的一面,不全坏。但不是的,这是个彻头彻尾的坏政策。

能被离婚冷静期吓阻而不结婚的人,一定是极少数极少数的人,这些人是那些本来就对婚姻冷静而清醒认识的人。能下决心拒绝婚姻的人,往往受过良好教育,有独立生活并获得幸福安定的能力。很多时候,拥有这样的能力是一种特权。

社会上绝大多数人在结婚的时候都没想着离婚,以为会白头偕老。这也不是智商决定的,而是处境决定的。

绝大多数人既对婚姻有不切实际的憧憬,也对家庭生活有不得已的依靠。这些人当中有一部分会生活在比较幸福或普通的婚姻生活中,另一部分会被困在不幸福的婚姻中。但在结婚的时候,大家都以为自己属于幸福婚姻的那部分。

婚姻冷静期坑害的是这批人,以为自己会幸福,但结果落入不幸的人们。增加了ta们摆脱婚姻的阻力,是对最弱势,最不幸的人群极大地增加了摆脱不幸的难度。这是离婚冷静期最坑人的地方。

而这些,政策制定者是心知肚明的。指望这个政策因为反效果,降低结婚率而被取消,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以这种期望来反对离婚冷静期,是会失望的。因为离婚冷静期真正的受害者正是那些无法拒绝婚姻的人们。

 

陈迪Winston 

草草看一下,左中右就没有谁为离婚冷静期叫好,说的都在骂。所以这么坚持还加码,护的究竟是谁?少数撑场官媒也就是交功课,理据都牵强没insight。政策都是公共的,理论都该能拿上台面,社会意见这么大也不出来详解一下。比如就说清楚,离婚多了国家社会有什么不行,不行到顶着满大街反对都值得坚持? 

 

@叶语在苏州 

若干法律疑问:
1、冷静期内,一方要求另一方给付离婚协议约定之外的更多钱款,否则以申请撤回或不予配合相胁迫。这种情况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
2、冷静期内,发生家庭暴力,有关法律责任是否应当从重或加重?
3、冷静期内,发生所谓「婚内强奸」,应当认定何种罪名?

 

@抽风手戴老湿 

今天和前同事和老朋友们聊了聊离婚冷静期和离婚证必须双方领取这事儿,说一说我们讨论的结果。
1.这两样设置并不必然减少离婚率,离婚数量能不能因此降低,我们持悲观态度。相反,对于结婚率,倒是觉得会有影响,想要结婚的人,恐怕要认真考虑考虑了。
2.对于婚内财产保障和婚内弱者保护,有较大的伤害,尤其是后者。
3.破坏了协议离婚的便捷途径,增加了诉讼婚姻的时间成本和程序成本。影响了婚姻双方的自由意志,现在是行政法律手段强制设置条件,是典型的公权影响私权。
4.我的朋友们,尤其是做离婚诉讼,财产分割的业务量大增,今天一天的咨询量超过往日五倍。
5.说点理论,法是某些(咳咳)意志的体现,法的修改和设立并不是单一的,很多时候不只是为了解决表层问题,比如离婚率,也可能是为了解决深层问题。说句诛心的话,该条文的设置,是不是在做配套组合拳?是在为某些深层问题打辅助?比如人口,养老,基础人口福利等千疮百孔的……
以上纯属瞎掰和小团伙讨论,不代表任何个人意见,不代表正式法律解读。

 

【4】@熊阿姨 

我作为一个31岁的已婚女性,告别女大学生、职场新人这种高危标签后,这几年都以为性骚扰离我已经很远了,也以为再遇到当年那些情况能立即反击回去。然而9月份在广州出差,有天在酒店吃早餐,我点了一碗面,双手刚伸到面档里捧起碗,男性大厨两只手伸过来,紧紧握住我的手,往外推碗,说了句拿稳点小心烫。

我脑子完全是懵的,一句话没说,回到餐桌上,看着面碗足足愣了两三分钟。我反复想这个动作是不是在揩油?对方完全没有必要碰我的手,这种接触让我极端不舒服,你他妈握着最外层根本不是让我防烫啊,我要站起来去骂他吗?我会不会小题大做了?现场有摄像头吗?旁边人会不会觉得我神经病?半小时后我要出门工作我来得及掰扯这件事吗?……

更难受的是我意识到,性骚扰就是无处不在的,绝大多数时间你都无法界定它,这种最小程度的骚扰都没法捕捉,我没任何经济和生理上的损失,但陌生男人手掌的触感持久地留在我手背上,让我非常恶心。几分钟后我什么都没说,把面吃掉了,就像很多很多人经常做的那样,什么都没做。

@反吃瓜联盟:讲个讽刺的,我前年打车去参加个反性侵性骚扰的线下活动,一路上跟北京的哥唠嗑,下车时他说美女聊得开心握个手吧,我就跟他握手。结果被两只长指甲的老手捏住,还大拇指揉搓我手背。我呆住了只能抽手走人,反应过来后车早就开走了...

 

【5】nyouyou 

蛋白结构预测不是一个新鲜学科,很多科学家不断开发算法,希望根据序列预测出来的结构越来越准确,并且这个领域在过去15年进步迅速。自从进入电镜时代,看到一堆黑白灰的密度,如果没有同源结构,通过软件预测一个大致的结构模型放到密度图里面做框架,再根据实验数据调整,已经是个常规操作。这次新闻的亮点有两个,一是AI,二是准确度高。这确实是突破,但是有了两年前的新闻做铺垫,现在这次委实是意料之中啊[摊手]
至于衍生出来的所谓"结构生物学家都要失业了"的调侃,如果你对结构生物学的理解还停留在20年前,那这么说也不是不行。但是结构生物学自身一直在发展着,一场冷冻电镜的分辨率革命更是令结构生物学今时不同往日了。我在2015年主持一个seminar的时候曾经评论过:structural biology的本质是biology,是理解生命、是做出生物学发现。但是在X-射线晶体学为主要手段的时代,获得大多数研究对象的结构本身太难了,于是很多研究者把【获得结构】本身作为了目标,让外行误以为结构生物学就是解结构。但是我从进入这个领域之初,就被教育的明明白白:结构本身只是手段,它们是为了回答问题、做出发现。电镜使得"发现"二字尤为突出。
看到结构本身、知道你的研究对象长啥样,倒也可以称之为发现,但我这里说的"发现",特指超乎想象的通过结构才揭示出来的自然界里神奇的存在或者令人叹为观止的机理,我讲课最喜欢举的例子之一就是施一公组的剪接体结构。为啥呢?因为集合了结构生物学发现里几乎所有的精彩要素和挑战。
一是在这个结构出来之前,有很多剪接体的组分甚至是未知的。不同于传统的结构生物学,先知道你要研究对象是啥,再吭哧吭哧地去把它们的结构解出来;剪接体的电镜分析是看到了密度图之后,完全不晓得这是啥,需要通过质谱等手段去鉴定组分。我从2015年就预测:电镜与质谱组合,将会变成一个重要的生物学研究发现手段。在电镜时代,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多。比如清华大学隋森芳老师组的那个巨大的藻胆体结构,靠质谱都不够了。为了搞明白组分,他们甚至先做了基因组测序。
二则是几十上百个蛋白如何众星捧月地把那么几条貌似简单RNA掰成与几个小小的金属离子配合的核酶反应中心,在茫茫碱基中,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牵线搭桥,剪掉intron,连接exon。就为了这一"剪子"一"钩针",为了几毫秒的过程这么个庞然大物的几十上百个组成部件却要分分合合,这个过程是真神奇。
结构生物学的实验手段只能获得静止的3D照片,为了揭示这部电影,就要不断获得中间态的3D照片,帧数越多,电影越顺滑越精准;但是即便如此,这个过程中的动力学问题(kinetics),简单说,就是组装的速度,依旧不是现在的结构生物学实验手段可以揭示的,需要借助更多生物物理技术、计算生物学手段去探索。
我自己的工作虽然没有剪接体那么酷炫,但是电压门控钠离子通道如何感受膜电势的变化,开门关门,就这么个过程,听着简单,我们死磕三年了,依旧束手无策。但是我们今年发的两篇PNAS论文其实代表了结构生物学的另一个努力方向:在实验操作过程中对生物大分子施加外力(电场、磁场、各种长度的波......)
可能因为我自身专业而产生的局限,AlphaFold迄今带给我的震撼还赶不上冷冻电镜的革命,后者将我们从技术挣扎中解放出来,可以专注于结构带来的生物学发现本身。
AlphaFold目前只是针对于单链分子,当然我可以乐观地预测,将来预测复合物结构也应该不在话下。相比于对于蛋白折叠的贡献,我倒是更希望AI能够助力Molecular Dynamics Simulation(分子动力学模拟)。对结构生物学而言,这个领域才是亟需进步的。
但是当AI能够成功预测我们现在正在孜孜以求的生物大分子动态、原位高分辨率结构的时候,那失业的一定不是结构生物学家、或者生物学家(朋友转的图片,不晓得出处)

 

 

【6】@Paul-NotTheLastDayOfSummer 

在海淀法院外等,旁边一家很小的律师事务所好心地允许一些人坐进去取暖。过了一会,事务所的大律师回来了,开始随口问起屋里的大家哪个学校的,在等什么事情。问起啊朱军来了么,没来;原告呢?原告来了;原告是女的吧?是的;是要钱吧?沉默。律师絮絮叨叨,她图什么,名声啊?曝光啊?有倒是有了,这样还有哪个男的要她啊?人家有男朋友。她男朋友支持她这么干?支持,家人也支持。
律师竟然操了满口"必定事出有因""性骚扰不可能是男的无缘无故去拥抱她""一定是交集多了近了"等等论调。我做律师的活得经历是普通的三倍啦,告诉你们一定是有原因的,你们这些孩子还是年轻。屋里一个男的帮腔,是,想不通的事从利益考虑就想得通啦。
虽然屋里很暖和,但是待不下去了。出来了,还不如在外面冻着。
出去的时候,屋里像要争论起来的样子。有位姐姐说,因为这是不对的,这件事不对,大叔您有闺女或者侄女么?如果今天不做这件事,没准我们到了您这么大的时候这个世界还是这个样子;做了这件事,没准我们到您的年纪的时候,这世界会更.....
唉。

 

【7】"若始终保持缄默,它所姑息的恶果,就如照镜子一样,反映在我们今后的人生中,反映在我们孩子的人生中。"

 

【8】西雅图夏至 

#美国生活# 总统能赦免自己吗?哈佛法学院Tribe教授认为:不能。虽然关于"赦免"的法律条款,本身并没有明确写出:不能,但宪法对总统的职责有明文规定:必须忠诚于法律。如果总统在位期间不能被起诉,离任后又可以被自己的"赦免"保护,那就意味着总统不受法律约束,即使是最保守的高法法官,也不会这样诠释宪法的初衷,美国独立就是要摆脱英王统治,不受法律约束的总统类似国王,这绝不可能是宪法起草者的意图。我完全赞同这个观点,事实上,今年七月,高法判纽约州有权调查川P的税务纪录时,首席大法官在判决书中写得很清楚:总统不享有absolute immunity绝对豁免权,已经有先例。川P想凌驾于法律之上,不会得逞的。

 

【9】ElonMusk 

Science is discovering the essential truths about what exists in the Universe, engineering is about creating things that never existed
科学是发现宇宙中存在的本质真理,而工程是创造从未存在过的东西

 

【10】@侯安扬-上善若水资产 

時代發展太快,英文詞彙都不夠用了,特增加新的單詞如下:
1. Smilence 笑而不語
2. Togayther 同志終成眷屬
3. Democrazy 瘋狂民主
4. Shitizen 屁民
5. Z-turn 折騰
6. Departyment 宴會部門  
7. Chinsumer 在國外瘋狂購物的中國人
8. Sexretary  性感女秘書
9. Circusee 圍觀者
10. Vegesteal 偷菜
11. Animale 獸性男人
12. Gunvernment 槍桿子裡出政權
13. Niubility 牛逼
14. Propoorty 房地慘
15. Stupig 笨豬

 

【11】阑夕 

Fluxx Studio的编辑Tom Whitwell分享了他在2020年学到的一些新(冷)知识:

- 大多数城市0只会种植雄性树木,因为雌性树木会结果实,清理果实成本太高了,放着不管又容易砸伤行人,但是雄性树木的问题在于它会释放花粉,这带来了城市居民们容易花粉过敏的后果;

- 如果Apple AirPods是一家独立企业(成立于2016年,收入120亿美元,增长125%,利润率30%至50%),那么它可能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独角兽;

- 在伦敦以东约40英里处的泰晤士河口,有一艘二战期间的沉船残骸,里面装有14000枚未爆炸的炸弹,如果爆炸,可能会在河上造成五米高的海啸;

- 尼泊尔GDP的10%来自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游客;

- 人造肉类的生产商一般不会告诉它们的顾客,那些素汉堡包是在一种非常昂贵的称为胎牛血清(取自剖腹产的牛崽)的液体中培养的;

- 当条形码于1952年获得专利时,它们是圆形的;

- 基于一项研究显示,一名罪犯长得好不好看,不会让他/她在判决时从有罪被改为无罪,但是会降低他/她受到的惩罚力度,长得好看的罪犯在中轻度犯罪里受到的量刑/罚款,是长得不好看的罪犯的1/3;

- 识别讽刺一直是计算机语义理解里的一个大难题,即使是再聪明的人工智能,也很难判断「您可太牛逼喽」其实并不是在表达赞美;

- 在中国的互联网,1并不意味着友好,它是在表示「一种鄙视、嘲弄甚至讨厌对方的态度」,你可以用234这些来取代它。

 

 

【12】是的,这个社会需要懒人

 

今天忘了在哪个文学bot上读到沈从文写的一段关于美的思索,我被这极致的描述震撼了,忍不住翻译成英文, 翻译的时候发现很难把原文的那种转瞬即逝、寂寞和哀伤的味道翻译出来。

"凡是美的都没有家,流星,落花,萤火,最会鸣叫的蓝头红嘴绿翅膀的王母鸟,也都没有家的。谁见过人蓄养凤凰呢?谁能束缚着月光呢?一颗流星自有它来去的方向,我有我的去处。"

Shen Congwen

Beauty is homeless. The shooting stars, the fallen petals, the shimmer of fireflies, and the blue-headed red-beaked green-winged bird, messenger of Queen Mother of the West, that sings the best. Who can domesticate a phoenix or gird the moonlight? A shooting star has its own past and future, and I know where I belong.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