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263】久违了的感受到这个社会“巨大的沉睡的善意”的夜晚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0年12月03日

【1】Kiva-- 

今天的庭审结果:休庭。弦子申请三个诉求(大意是):三位法官回避;申请公开审理;申请朱军本人到庭。
公共的关注,大家的发声,都是有意义的。 

(视频)

 

【2】@BIE别的女孩 

一个新的开始。大家晚安。弦子好好休息。

 

【3】公民社会的乌托邦

 

 

【4】青年有友爱,国家有希望

 

 

 

 【5】莓辣MAYLOVE 

已经晚上10点半,庭审还没有结束,法院门口还有很多人在寒风中等待。
许多为弦子远程声援的人,担心现场的朋友会冷会饿,自发点了手套 暖宝宝 食物和饮料。
这样一群人走在一起,是不会输的。
她们坚韧、笃定,在这场战争中已经赢得了团结、尊严。
她们在证明,MeToo运动,女权运动,不仅仅关于某个人,这关乎整个人类。

 

 

 

 

 

【庭审现状更新】还在开庭,弦子还没有出来。暂时还不知道会开多久,如果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发出来。
有朋友下了班现在前往法院的路上,天黑、气温又下降了,希望大家注意保暖。法院旁有几家小餐馆,大家可以先去吃点东西,保存体力。
图片是今天开庭现场,摄影师是陈曦,谢谢她,也谢谢大家到场。

 

 

【6】@陈竞苏_ 

今天的微博热搜,女性们仍然是被观赏的对象。然而今天有一位女性,值得一个top1的热搜。谢谢弦子数年的坚持,弦子和她的朋友们,默念这个名字,@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这个ID如此应景,我们是彼此的战友。感激现场的各位与遥遥守望相助的朋友们,我对明天充满信心,期待法律的公正裁决。

 

 

【7】焦溜丸子好吃 

图一是《人民陪审员法》,图二是《民事诉讼法》。

 

 

【8】白鱼Fiasili 

说实话我之前一直觉得巴特勒《非暴力的力量》有点太乐观,包括她脆弱性那个概念,但是今天,看到大家还给警察送了暖宝,我感受到了那个面对威权之下的所有人的共同性的那个温柔,那个温柔和脆弱,才能松动整个盘根错节的权力。大家太棒了,大家超出想象。

 

【9】@猫rniing 

推荐渣渣的豆瓣动态:想给活跃在豆瓣的编辑们推荐一个选题。这个选题在我们公司的选题会被毙了,我又推荐给了一位编辑朋友,她一看就特别喜欢,积极去联系版权,一路都很顺利,直到最后,被社长毙了。毙的理由不清不楚,原话是"谁爱做谁做,反正我们不能"… O网页链接 

 

 

【10】@阿詹Ganglha-Khandro 

取证难是性侵性骚扰类案件无法避免的本质困境。如果在这样的困境下,再加上没有对被侵犯者第一时间保留证据、报案寻求保护的意识和方法的培养,没有对这类报案严肃、规范、避免二次伤害的处理流程,没有对这类报案予以善意(至少不是歧视)的文化,没有科学的取证和保留证据让大众信服的规范,或是没有事后公开透明的检证 —— 以至于有限的证据不能在第一时间被采集,保留,和最终检视,因而在人心中造成的罗生门,为此受害的,将是所有人,所有本可以藉由法律的裁决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人。

 

【11】@Paul-NotTheLastDayOfSummer 

在海淀法院外等,旁边一家很小的律师事务所好心地允许一些人坐进去取暖。过了一会,事务所的大律师回来了,开始随口问起屋里的大家哪个学校的,在等什么事情。问起啊朱军来了么,没来;原告呢?原告来了;原告是女的吧?是的;是要钱吧?沉默。律师絮絮叨叨,她图什么,名声啊?曝光啊?有倒是有了,这样还有哪个男的要她啊?人家有男朋友。她男朋友支持她这么干?支持,家人也支持。
律师竟然操了满口"必定事出有因""性骚扰不可能是男的无缘无故去拥抱她""一定是交集多了近了"等等论调。我做律师的活得经历是普通的三倍啦,告诉你们一定是有原因的,你们这些孩子还是年轻。屋里一个男的帮腔,是,想不通的事从利益考虑就想得通啦。
虽然屋里很暖和,但是待不下去了。出来了,还不如在外面冻着。
出去的时候,屋里像要争论起来的样子。有位姐姐说,因为这是不对的,这件事不对,大叔您有闺女或者侄女么?如果今天不做这件事,没准我们到了您这么大的时候这个世界还是这个样子;做了这件事,没准我们到您的年纪的时候,这世界会更.....
唉。

 

 

【12】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看到弦子/朱军的词条上了热搜,要感谢关注。但我们希望得到关注,是因为这个案件不止是关于个体,还关乎很多人:女性、弱者的权益和社会公正。
在开庭之前,我们最大的诉求不是胜利,而是公开审理与朱军本人到庭。
要求公开审理,是因为在我和朱军双方都要求公开审理的基础下,拒绝公开庭审过程并不合理,不该成为惯例。
要求朱军本人到庭,是因为性侵指控涉及到封闭空间中的两人关系,指控双方的陈述、记忆与反应,都应该在法庭上呈现。
在民事诉讼中,虽然被告并非必须到庭,但也有离婚、抚养权官司这样的例外,因为此类案件涉及到对人身关系的判断——这样的判断在性骚扰审判中同样重要,因此指控双方也如此规定。
直到19年,民法典中才第一次写入性骚扰案由,相比其他民事诉讼,性骚扰诉讼的判例可以说少之又少,还处于空白阶段。正因为如此,我才如此希望能在此案中争取朱军本人到庭——
——希望能以此案为例,为后来者争取到更多程序正义。

 

【13】@陳柏宇Richard 

第一次见到5个群2500人都拉满的现场围观,第一次见到全国各地的朋友给街头的人点外卖,第一次见到历时十个半小时的马拉松庭审,从头到尾都有人刷屏,第一次见到从中午十二点到深夜十二点,法院门口的马路上都铺满了人。
如果朱军来的话,今天就是春晚。
#弦子# 

@肖美腻: 笑死我了,十二点整大家一起唱《难忘今宵》

 

【14】@杨潇在西南大后方 

久违了的感受到这个社会"巨大的沉睡的善意"的夜晚。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