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287】我在网上买孩子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1月19日

【1】l鱼苗I 

我在网上买孩子
/
一开始我没打算在网上买的,主要是怕遇到骗子,真不是我瞎担心,我gay蜜就遇到过,就去年初吧,他下单了一个大眼睛孕母的宝宝,期待了好久,天天跟我们夸那个双眼皮有多好看,结果到货一看,好家伙,孩子是个眯缝眼!实物与图片严重不符,他当场都差点不想签收了,质问卖家是不是虚假宣传,拿P过的图来骗他,卖家嘴硬不承认,说什么孩子还小看不出来,等长大点五官就长开了,结果呢,现在都快一岁了,那眼睛还是小得跟只斗牛梗一样,而且智商也没什么过人之处,我gay蜜怀疑孕母的高学历多半也是假的……gay蜜想退货,店铺不答应,说已经过了包退换的有效期,把他气得,现在还在和客服撕呢。
我老公知道这件事之后感叹,还是我们异性恋夫妻好,生殖细胞全部自己提供,成品还能做DNA检测,不怕掉包,孩子长什么样自己心里清楚。那时候我们正计划海外代购俩孩子呢,做了几个月功课,又是横向对比又是计算性价比,机构都选好了,结果老天爷跟我们开了个玩笑:我老公检查出来精子质量不合格,受孕几率极低,医生建议我们不要做无谓的尝试了。
虽然受到了暂时的打击,我们还是很快就调整了心态,不能用我老公的精子,那干脆我的卵子也别用了,别把我们的细胞取出来在外面加工,咱直接买现成的!
想通之后我觉得,这方法反而更好,更便宜,还方便省事,至于血缘关系,那玩意儿根本不重要,孩子亲生妈妈不也把它当赚钱工具吗?
做了这个决定以后,我和老公就天天窝在一起选孕母,老公想要皮肤白的,我想要腿长的,选了半天,看中一家十年老店,评分挺高,样式很全,月销量二十五笔……我老公警惕了,怎么销量这么高,该不会是刷单了吧?
我们点进评论区看,都是好评,但不太像刷单的样子,晒出来的孩子个个漂亮可爱,我和老公越看越心动,询问客服之后得知,他们之所以能出单这么快,是因为团队规模大,而且孕母一次至少怀两到三个,效率高。
客服跟我们说,他们家金牌孕母一次怀四五个的都有,而且生出来个个足斤不少两,很少出现早产情况,孕期全程科学护理,按时体检,绝对保证孩子的质量。
我们又详细咨询了一晚上,感觉这家店铺靠谱,经验丰富,而且价格也公道,趁现在做活动下单还附赠一张婴儿床……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家生意太火热了,现货已经没有了,现在购买只能预定明年二季度发货的。
我和老公商量了一会儿,我们原本是想这个月就取件,懒得等,但这家的一个可选孕母是我们目前看到最满意的,年轻貌美不说,学历还是货真价实的双一流大学硕士,身材也好,而且之前还从没生育过,硬件全新,都说头胎质量是最好的,现在可不好买到。
思来想去,我们一咬牙就付了全款,老公对这个孩子十分上心,还特别加购了胎教课。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了,在等待的期间,gay蜜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投诉,网上曝光啥的,终于让卖家松口答应把孩子退回去了,还专门举办了一场庆祝party,也邀请我们参加了,大家热热闹闹地恭喜他们,欢送那个一岁多的孩子。说实话那孩子看起来确实有点傻,所有人都在笑,就他一直惊恐地瞪着那双小眼睛到处看,躲在gay蜜身后不出来,一直攥着他的手不肯放,最后还哇哇哭,闹得我脑袋疼。
唉,希望我买的那个孩子别像他那样吧。
说到我买的那个孩子,前两个月客服通知我孕母已经成功受孕了,胎儿很稳,她这胎怀了三个,因为我们是第一家付全款的,所以孩子出生后可以优先选择……那我肯定得选个最安静的,我可受不了婴儿老是哭。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孕母怀到七个月的时候,出事儿了。
孕母本身没事,吃好喝好,胎儿也都正常,是另一家顾客那边拉胯了,他们本来也预定了孕母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说不要就不要了,据客服说好像是小夫妻在闹离婚。
这家店的简介里写得明明白白,除非有质量问题,否则不退不换,下单前都是说清楚了的,但这对小夫妻就是不依不饶,不但自己要退货,还想强迫孕母去堕胎——理由是这仨孩子的生物学父母就是他俩,他俩不想这世界上存在他俩错误的爱情的结晶。
我和老公都傻眼了,问客服怎么回事,客服说你们不是不介意生殖细胞从哪儿来的嘛,正好那对顾客有这个特殊需求,我们就一起满足了,谁知道中途他们会出幺蛾子呢?
这下可把我们急坏了,我们等了这么久,就差两个月了,哪能说打就打?那对小夫妻态度还挺坚决,说他们愿意赔偿我们的损失,但孩子绝对不能留。我们没同意,店铺也不同意,孩子没了倒无所谓,要是伤害到了孕母的身体,导致她以后怀不上了怎么办?
僵持了半天,好在最后小夫妻让步了,他俩放弃的那两个胎儿也没浪费,店铺无缝衔接找到了其他顾客接手——不是别人,正是我那个好gay蜜,他刚把之前那小孩寄走,正是空窗期,看到我分享在朋友圈的B超照片就馋了,趁这个机会美滋滋地和我get同款。
又过了一个多月,预产期眼看就快到了,我老公把店铺赠送的婴儿床安装好了,买了一堆奶粉尿布,用AI软件测出了孩子的名字,万事俱备就等卸货……然而没想到,在一个半夜,客服又给我打来了电话。
当时电话那头语气模糊,急急忙忙的,没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就是通知我们,这单孩子没了,让我们有个准备,走保险赔偿程序,或者再等下一批。
我老公先是懵,然后就气疯了,吼着问他们怎么回事,客服支支吾吾半天,最后承认,是孕母跳楼了。
跳楼?怎么会呢?
客服说昨晚上就跳了,凌晨送到医院抢救,没救过来。我老公问大人没了那孩子呢?你们抢救应该优先救孩子啊!客服说您别着急,是决定的保孩子,但是她是腹部着地,我们也无力回天……
客服还在不停道歉,我老公还在和他吵架,而我已经无语到了极点,却还是得尽力保持冷静,抢过电话问客服:跳了?说具体点,怎么跳的,在哪里跳的,好好的为什么会跳楼?你们机构还号称全网最专业,居然连孕母的安全都不能保障?
客服叹了口气,亲,这个我们也是没想到的,她其实有产前抑郁症,我们也一直在积极给她治疗开导,本来都好转了很多,可能上次那个退货要求又刺激到她了,突然就发病了,我们也防不住……
借口,都是借口!孕母产前产后抑郁的这么多,又不是只有你家孕母会这样,孩子没了你们不能就这么跑单,我不管,你们想办法,我本来该下个月取货的,我不想等,你们给我找一个同等资质的孩子来替换,晚一天都不行!
虽然当时放了狠话,我们也知道,短时间内哪有那么容易找到替换品,这家店又是老店,处理顾客纠纷经验丰富,最后谈拢了一个赔偿的价格也就算了,我们甚至没留下一个差评。
网购有风险啊……经过这段时间的几次大起大落,我算是明白了,网上买孩子也不像宣传得那么好买,我的运气怎么这么差啊。
我这边心情低落,我gay蜜更是要气死了,美梦再一次破灭,他都急得脸上长痘了。我俩只能互相安慰,挽着手一块儿去做spa放松,聊着聊着他想起了什么,神神秘秘地跟我说: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我问他什么事,他说你知道吗,现在最流行那个,homie混合崽,就是我和精子和你的卵子混合,再由你把孩子生出来……我俩互为对方孩子的干爹干妈。
我听愣了,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gay蜜说你先别急着拒绝,我觉得这事儿可以考虑,你仔细想想,现在网购太不靠谱,你说说我们遇到多少糟心事了?你老公精子不是不能用吗,用陌生男人的他又不乐意,索性就用我的呗!我俩关系你老公知道的,他又不会觉得被戴绿帽子,咱俩合作一下,孩子不就都有了吗。
我立刻拒绝了:不行,我怎么能亲自怀,要不我供卵你捐精,咱们团购一个孕母吧?
我gay蜜劝我:外面的孕母万一又出状况呢?我现在信不过网上那些平台,我只相信你,你办事我放心,哎呀你别犹豫了,就借你子宫用一下嘛……
我使劲摇头,说你别想了,我不可能自己生,那是孕母该做的事,我们直接花钱买就行了,再说我老公那么疼我,他肯定不同意。
gay蜜突然不说话了,笑容浅浅淡去,直勾勾地看着我。
其实我已经跟你老公商量好了,他同意的。
什么?
你老公思想其实还是有点传统,觉得孩子有点血缘关系更好,你自己生还能省一笔孕母费……你别激动,躺好听我说,孩子长得像你挺好的,至少你看得顺眼,不会养两天拍几张照片晒完就腻了……你放心吧,就十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你的体检报告我看过,你子宫那么健康,闲置着多浪费啊……
我越听越不对劲,想爬起来跟他好好掰扯几句,然而一阵头晕目眩袭来,我的视线开始无法聚焦,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浑浑噩噩,想尖叫却无法出声,彻底昏迷之前,我听到gay蜜在我耳旁说:
加油亲爱的,我期待这次能够不退不换,同城自提一个完美的孩子。

 

 

【2】侯虹斌 

郑爽这件事的时间线值得理一下。
郑爽张恒于2018年公开恋爱,
2019年1月,有粉丝在美国拍到二人出行,很甜蜜的样子。
2019年9月,有消息爆出两人分手。
(现在翻出来,当时就有博主称,郑爽与张恒闹分手,想把找人代孕的孩子打掉了。法律不允许。8个月的胎儿你说要代孕母亲打掉?还是2个孕母?有这么缺德的女人吗?)
2019年12月18日,郑爽张恒官宣分手;
2019年12月19日,男宝宝出生;
2020年1月4日,女宝宝出生。
2020年8月同时,郑爽因与张恒的公司经济纠纷,状告张恒。
2021年1月18日,张恒微博自曝两人有两个孩子。他独自在美国带孩子。
后经网友查阅资料发现,两人要办理离婚。
————————
代孕在中国依然是违法的。(虽然在美国部分州合法)
只是虽然违法,无法用法律来惩罚而已,
代孕两个,且弃养。
缺了大德。
从来没有哪一个让我这么恶心的女明星。真的,太恶心了。

 

 

【3】汪有 

商业代孕这事儿也许美国部分州可以,但中国真不可以。

以我国的内卷程度、企业家的组织能力、专业化的成本控制,一旦开放商业代孕,谁也卷不过我们。
最后所有推小贷的app都在推代孕,因为真的便宜,本来想自己生的也都来中国生了,中国代孕抢占全球99%的市场。

中国女性得给全世界生孩子。

 

商业代孕这个事儿假如在中国放开,我也不提什么高大上的"人的价值"、"自由"这些,你就光看商业模式,那开发角度可太多了。

资本家们能把我们活活玩死。
代孕服务这个给消费者创造的价值可太大了。
你愿意为了代孕花多少钱?
一线城市月子中心都十万了,那我这连生孩子都外包了,二十万大把人乐意,简直可以说便宜。
那帮人生娃多少钱愿意?
以我国各家大厂的组织推广能力,五万块钱大把人做。
这里面存在巨大的差价。
我看反对商业代孕的科普贴都拿印度乌克兰举例子说明危害。
你们说那玩意太简单。
印度乌克兰的效率能跟我们比嘛?
我们这边,很快大的资金就会几轮风投,补贴大战,最终出现两家独角兽,发展成两家巨头。
如我上条微博所说,谁也卷不过中国人。
这两家巨头垄断全世界代孕生意以后,反过来就开始卷自己。
各位扪心自问:就我们初入职场的那点工作能力,我们能给老板创造多少价值?
我们拿个五千块钱工资,一个月能给公司赚一万嘛?
公司很快就会发现,与其让你们跑客户,还不如让你们给客户生孩子赚钱。
老板就会让女员工都去生孩子。
这个产业会吞噬掉很多其他产业,赚钱效率不如代孕的(可太多了)会慢慢被市场淘汰。
代孕企业占据了城市里最贵的写字楼,把其他的企业挤出去。
我们的职业路径也被打断了,正常是入行越工作越有经验,越有价值。
现在显然是头二胎更值钱。
写字楼里面走来走去都是专业可亲的白领,在CBD的一片灯海里为客户展示着妈妈们的图片。
当然妈妈们是不住这些高级楼宇的,要控制成本。
即使你想做一个不想代孕走正常职业的普通人,也开始变困难。
因为那些代孕的真的比你念了大学还赚钱。
别人先把房子买走了,你刚需上不了车。
生孩子就是上班,上班就是生孩子。
都是上班了,你不要KPI的嘛?
你空了三个月没怀上了,公司不养闲人,你不继续生嘛?
你看着这么瘦,还节食,客户能选中你嘛?
你不应该吃胖点嘛?
你长得不好看,客户不喜欢,不应该去开个眼角做个医美嘛?
你用了公司的平台,帮你医美、帮你体检,你不应该给公司一笔入行费用嘛?
你用了公司费用,还不起,你不得白生头两胎抵扣嘛?
你招聘的时候显然公司要问你婚育打算,你是要给别人生的,为什么自己还要生?
换个男青年角度,假设男性能帮人尿尿。
显然会建立起独角兽,专门帮有钱人尿尿。
一个车间里,大家对着便池,一言不发,疯狂尿尿。
公司会考察你的出尿量,为什么今天的尿尿之星尿了十五桶,而你只尿了八桶?
你在摸鱼?
是时候给你绑一个膀胱加压器了。
以及,你想请假去上厕所,去尿自己的尿,肯定是不行的。
代孕妈妈显然也不能生自己的孩子。
她们当然也会被分成三六九等。
你会发现一个奇景:那些评为高等的代孕妈妈,如果想生自己的孩子,只能找等级更低的代孕妈妈代孕。
自己给有钱人生个孩子收二十万,自己就花十万找人生,中间差价十万。
那个时候的生育保险不是让你回家生娃,是支付公司帮你找个最便宜的代孕的保费,你还是要回来上班继续生的。
就好比帮人尿尿。
你是年轻壮小伙子,你尿得快。
那么你自己不要尿自己的尿,你的尿只能外包给那些工作十年已经得了前列腺炎的老员工尿。
因为有钱人的时间比你的更值钱。
切回生娃视角,显然帮人生娃更加痛苦,不光是前列腺炎这么简单。那身体垮的可快了。
以及,企业家们很快发现了另一个商机:
你们虽然女生娃男尿尿,这并不意味着你们不能创造其他价值啊!
女生怀孕前五个月,显然还可以做PPT的呀!可以打销售电话的呀!
男青年接个管子就可以上工位,不太影响你写程序吧!
那还可以正常开展业务。
未来的互联网大厂,一个个大肚子产品经理,给插着管的程序员下需求。
社会GDP提升了,大家都更有钱了。
房价更高了。虽然一碗面还是三十一碗,但小两口想安家更难了。
你们两口子,一个帮人尿尿,另一个给人生娃,都达到极限了。
当然需要老人帮助!
老人还能帮啥?
实在不行,老人也出去赚点钱?
很快知乎就会有这样的提问:
年纪轻轻在大城市打拼,房价太高,我让我妈帮人生娃,我错了嘛?

 

 

【4】王老板 

我原来是比较支持代孕合法化的,出发点比较简单,主要还是基于对自由和市场的价值认同。但后来思想上有个变化,先不谈论其中伦理的部分,比如女儿是否可以给母亲代孕?我觉得合法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为社会发展的失败提供了一种出口,而这种出口是以牺牲女性作为代价的。
换句话说,当社会分工无法解决好女性的就业公平性问题,或者说基本权益的保障问题,并且其中还有很多机会是被男性剥夺的,在这种情况下,以市场的名义推动卖淫合法化、代孕合法化,来推动解决一部分收入的分配和流动,我个人觉得是一种比较可耻的逃避。比如印度的女性地位是比较低的,有一段时间印度商业代孕就是合法的,就是一种合法性来替代不公平性,把矛盾转移出去。用一个不恰当的对比,类似于校园贷的合法性。
但代孕本身并不应该被特殊看待,记得六人行里的菲比就给弟弟代孕了三个孩子,基于爱,这个行为就有道德上的正当性。很多白人代孕妈妈也不是为了钱,很多也是出于一种对无法生育者的同情,这里面有人类这个种族在生存和繁衍过程中体现出来的高贵的超越的善。如何处理这种善以及自由的关系,是个比较复杂的话题,我一直也没想明白。

 

 

【5】洛之秋:这种洗白文思路是绝对糊弄不了世人的,按照美国合法代孕渠道,绝不可能让男方连蒙带骗把女方预备去冻的卵子拿去代孕,代孕的法律流程非常繁琐,有各种签字和公证环节。 

 

【6】[生病][生病][生病] 

 

水木丁:能不能别用郑爽代表所有女人,然后概念再一偷换,就变成了批评郑爽,就是批评所有女人,再假设出,换男人同样的行为就不会这么批评。能不能别再用这套逻辑链干这种蠢事了?这件事不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是大人和孩子的事。任何一个成年女人面对孩子,她都不是弱者,孩子才是。不管什么性别,生了不养,都会被批评,批评郑爽,和男女无关,是因为她不负责任,没批评张恒,是因为他还打算要孩子。现在孩子身边。这是事实。为人父母说责任,平等自由本来就不是为所欲为,它就是沉重的,说明你要承担同样的责任。女性的身份什么时候成豁免权了?为什么觉得推卸责任,甩锅才是争取平等和自由,你们对平等,自由这两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这么想的人,根本就配不上平等和自由。再说了,为什么要全体女人来替郑爽背这个锅?这种把水搅浑的胡言乱语是不是傻?

 

【7】小铱_ 

所以现在你看,代孕并不会给孩子美好的未来,不一定是渴望孩子的人把来之不易的小生命视如己出一生珍惜,而是生命被当成了商品,因为是自己买的,就可以随意处置,随意决定要不要。
生命被当成商品,像吃不掉的菜一样被倒进垃圾桶,像不想再玩的玩具一样被扔出家门,像没法再穿的衣服一样成了累赘,总之不被当成有血有肉的人。

 

【8】李雪爱与自由 

看任何事情,讲事实逻辑,不讲先入为主的情绪信念,是智力正常的表现。
如果反对代孕的理由是,代孕要做试管,试管对女性健康伤害很大,而你不能判断一个女性是真心自愿拿钱代孕的,她很可能是被洗脑的,被剥削利用的,无知的。。。
以上观点我都赞同,因为都是事实,试管对女性身体伤害很大,女性去做代孕有可能是出于被洗脑、被原生家庭或者夫家剥削利用。
如果这个是禁止代孕的理由,那么女性自愿免费做试管,也应该被禁止。因为同样身体伤害很大,同样女性可能是被洗脑必须要给老X家传宗接代、不生儿子就会被抛弃,被夫家剥削被利用,还是免费利用,你不能断定她是真心自愿做试管的。
同样一个事实,完全的双标,这是不合逻辑的。
我觉得,一个社会代孕违法也好,代孕合法也好,地球上各种国家地区各种法律都有,作为一个地区的公民,安稳守当地的法律过日子就好了。
代孕合法/违法的社会,都不可怕,各有利弊。可怕的是,利弊不能被讨论,不能有不同的声音,所有人都必须统一观点,统一情绪化。。。
情绪化久了,必然带来脑残化,连"代孕如果合法,女性走在大街上就会被绑架去代孕"这种脑残至极的话都能说出来,而且说出这种话的还有的是大V。实在是惊讶得无话可说,只能感叹人类的多样性与智力丰富性。。。
谨尊事实逻辑,避免先入为主的情绪化观点,可保智商。

 

 

【9】@游识猷 

【一个曾经允许商业代孕的大国里,发生过什么事】
读了Sheela Saravanan写的一本关于代孕的书。
作者在德国海德堡大学人类学系南亚研究所,教授关于生殖技术伦理和法律的课程。2009~2010年间,她在印度研究代孕,访谈了多个代孕妈妈、预定家长( intended parents,也就是客户)、以及代孕诊所。
商业代孕在印度一度是合法的。在2002~2015年间,印度一度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代孕旅游目的地",因为当时①商业代孕合法,法律规定宽松;②有医疗设备,有会说英语的熟练医生;③费用便宜,④有大量从事代孕的妇女。
到2015年印度禁止商业代孕时,印度的代孕产业规模换算成人民币大概在每年28亿,80%以上的客户来自国外。
Sheela Saravanan研究的是,在合法化的日子里,印度的代孕产业到底是什么样的?
选择代孕妈妈的标准——贫穷而顺从。
在Sheela Saravanan的研究里,没有一个代孕妈妈学历超过高中,这让她们收入微薄,也难以议价谈判。
代孕诊所往往去寻找那些已经在卖卵或参与有偿药物试验的女性,这些人足够贫穷,也足够习惯出卖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然而即使如此,那些看起来更坚定更有主见的候选人还是会被淘汰掉。
代孕妈妈的一切都会被定价——她的外貌、种姓、宗教信仰、肤色深浅、此前的工资、母乳状况、此前生育/代孕过几个孩子、孩子的性别如何状况如何……一般来说,高种姓白皮肤的代孕妈妈可以要求更高的报酬。第一次代孕的价格低,第二次以后因为"曾经有过合作"价格会略涨。
代孕期间,人身自由、健康权等都会受侵犯。
许多代孕诊所要求代孕妈妈一直留在指定的集体宿舍内,从胚胎移植到孩子交给客户,大概一年左右。理由是①代孕妈妈继续和伴侣发生关系,可能将疾病传染给胎儿,或者怀上伴侣的孩子;②代孕妈妈原本的环境与伙食较差,可能危害胎儿健康。
但这样的要求,就意味着代孕妈妈一年内必须远离自己的家人孩子,不能做别的工作,也无法自由活动。
集体宿舍的环境类似青年旅社,一个屋子里满满的都是床,没有娱乐,没有电视电脑报纸收音机,连放餐桌的地方都没有。有研究者评论说," 即使监狱也有放风的庭院,但这些代孕的集体宿舍甚至连在房间里走动的空间都不足。"
代孕妈妈们在头三个月被要求卧床,以降低流产风险。伙食一般,但分量很大。因为最后会按照出生体重来给孩子"计价",所以代孕妈妈被要求尽量多吃,不准进行任何锻炼(以避免流产)——尽管这样会增加她们孕期和分娩时的风险。
代孕的成功率并不高,有研究显示,活产率为15.8%,也就是说代孕妈妈往往要经历好几次痛苦才能生下孩子并拿到报酬。
分娩强制剖腹产,不允许顺产。因为这样胎儿的风险最小。
另外,法律规定最多放3个胚胎,但为了节省成本提高成功率,诊所常常会给代孕妈妈放5个胚胎,这就导致可能怀上3个或以上,以至于需要做减胎手术。
商业代孕合法化后,拿走酬劳大头的是诊所中介。
在印度,代孕妈妈只能拿到总报酬的15~25%。即使在美国,代孕妈妈也只是拿到总报酬的35%。
曾经有个代孕妈妈做代孕为家里盖房子,客户在孩子出生后非常感激,而且知道了这次代孕费不够盖房子,想多给代孕妈妈钱,被诊所拦下了。诊所告诉客户,代孕妈妈们都是潜在的敲诈勒索者,多给钱会滋长对方的贪心,另外,多给钱也会让其他代孕妈妈变得"贪心""被宠坏"。
实际上,诊所的目的是让那个代孕妈妈再多代孕几次,为诊所创造更多的利润。
印度的代孕妈妈并不能用法律保护自己。
国外客户很多就是冲着"低成本""低人权优势"来的。在允许代孕的发达国家比如英美,代孕妈妈有保险、失业补偿、心理支持,可以选择要不要和孩子联系,如果生下孩子后反悔了想保留孩子监护权,也有很大机会能成功。
而在印度,代孕妈妈几乎没什么关于代孕过程和孩子的权利。她们需要事先签合同,放弃对孩子的一切权利,需要放弃对自身的医疗决策权(默认的潜规则是,假如有意外状况,优先救治胎儿,而不是代孕妈妈优先),流产拿不到钱(哪怕是因为胚胎放多了要减胎而引发的流产),生下的孩子"不合格"拿不到钱或者只能拿到一小部分钱,而且还拿不到合同的副本。
不仅如此,在整个代孕过程里,临床记录、医疗账单、出生证明……几乎都是以假名或者客户名字登记的。代孕妈妈的名字,只出现在她拿不到副本的代孕合同里。
假如发生纠纷,没有合同、缺乏证据,代孕妈妈很难提起法律诉讼。即使想诉讼,财力和家庭也很可能不支持她,再说,她也基本不可能赢。
代孕妈妈只是为了钱吗?不,她们会对代孕的孩子产生感情,这对她们可能产生情感创伤。
在生下孩子后,代孕妈妈如果有机会继续照顾孩子一段时间,那么多半会给孩子唱歌、安抚、母乳喂养、起名字、拍照留念。
代孕妈妈都希望能和孩子保持联系,了解孩子的近况,看看孩子的照片。
但现实是,代孕妈妈多半无法再联系客户与孩子,有时客户甚至完全对代孕者匿名。
许多代孕妈妈因无法联系孩子而沮丧痛苦。有个代孕妈妈保留了旧手机号7年,希望客户能打电话给她告知孩子的近况。
她从未接到过电话。
即使代孕合法化,也依然有庞大的非法黑市存在。
以卖淫为例,卖淫在印度是合法的,但非法交易依然在增加——许多被人口贩卖的妇女和儿童被迫卖淫。而印度被贩卖的妇女儿童人数在逐年增长,比如2016年就比前一年增长了25%。即使在荷兰和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卖淫合法化后,研究显示非法市场的规模依然是合法市场的4~5倍。
还有一个观点是,"印度这么大的国家是很难完全禁止代孕的,发布禁令反而会推动代孕转入地下。"
Sheela Saravanan的回应是,"这就好像在说,因为我们没法制止所有对印度妇女的暴力行为,所以不应将其定为刑事犯罪。"
一些代孕或取卵造成的死亡案例——
2009年,23岁的代孕妈妈Easwari死于产后大出血。她的丈夫在当地报纸上看到代孕广告,于是要她去代孕。
2012年,30岁的代孕妈妈Premila Vaghela在孕期突发抽搐并心脏停跳,紧急剖腹产后婴儿活下来了,她没有。她的家庭拿到了100万卢比的赔偿(约10万人民币)。
2010年,17岁的 Sushma Pandey在取卵后死亡,她靠卖卵可以挣448美元,挣的钱用于帮助家庭。
2014年,23岁的 Yuma Sherpa 死于取卵造成的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
……
除了这些死亡案例,还有许多濒死案例、造成终身的健康问题或心理问题的案例。
代孕是自由选择吗?
当一个人贫困到过不上体面的生活时,ta被经济驱动的行为并不是真正的自由选择。
许多印度女性缺乏足够的食物、能源、住房、饮用水、卫生设施、医疗保健、教育和社会保障……她们被迫在贫困和代孕间选择一个"相对不那么糟糕"的。
当一个人的基本权利都无法保证时,ta的"自愿"并不是真正的自由选择。
在印度农村妇女里,能为自己做医疗决策的不到一半(44.4%)。很多印度女性没有受教育的权利,没有决定自己何时结婚、跟谁结婚的权利。印度女性从小就被教导,家庭的需求高于她们的个人需求。
在研究里,第一次代孕时,诊所会着重说服丈夫代孕是"贞洁"的。一旦丈夫接受了这点,就不会反对妻子代孕。没有任何丈夫反对妻子二次代孕。家庭往往会给代孕妈妈制定一个"赚钱目标",达到这个目标才停止代孕。甚至有一个女性的丈夫不工作,以此来逼她多次代孕。她足足代孕了三次,实在受不了,和丈夫说她不能再做了,然后丈夫才继续回去卖菜。(P.S. 她三次代孕的钱用来给家里盖了房子)
她们的"自愿代孕",真的是自由选择吗?
Sheela Saravanan采访过的代孕妈妈,有的家人重病,有的有严重残疾的孩子,有的丈夫需要治心脏病,有的丈夫是酒鬼花掉了大部分收入买酒,有的想为孩子的教育存钱,有的想要钱来买或盖个自己的小房子,因为大部分收入都花在房租上了,所有生女孩的人都想为女儿存嫁妆。
成功代孕一次能拿到的钱差不多是2~3万人民币,相当于她们打工五年的纯收入——当她们打工时,她们的收入基本上全花在日常开支上,存不下钱。做代孕是为了"终于能存下点钱,改变一点生活"。
当一个人需要出卖血肉来扶养家庭脱离赤贫时,应该救助她们,而不是帮她们更容易地出卖血肉。
Sheela Saravanan采访过的每一个代孕妈妈,都表示了①如果不是因为赤贫,如果有更好的选择,自己肯定不会做代孕;②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接受足够的教育,以后不必做代孕。
即使不是商业代孕,即使是利他代孕,其实也存在着结构性的不平等。
那些"自愿"为亲友代孕的女性,往往是经济较差或者需要依赖亲友的人。结果类似于无报酬的家务劳动。
而且在利他代孕里,也会存在利益交换。英国此前的研究显示,利他代孕里往往有以"医疗费用"为名的多次大额转账。
代孕之所以被合理化,一部分原因在于现在的社会认为没有后代是残疾与耻辱。
没有后代者会长期感到社会耻辱、心理伤害、以及一种残缺感。
这样的痛苦的确存在,也似乎给了寻求代孕一种"合理性"。
然而,代孕本身,其实是让最贫困脆弱的一群女性经历更大的痛苦,侵犯她们的身心与权利。
代孕为富人提供了多一种生育选项,却以贫穷女性的健康、自由甚至生命为代价。
所谓的"生育权",应该是"有权决定自己何时生育、生育几个、生育间隔,并有权获得相关信息、避孕、堕胎和安全的分娩。"
需要侵犯他人才能达成的东西,不是天赋人权。
Saravanan, S. (2018). A transnational feminist view of surrogacy biomarkets in India. Singapore: Springer.
附图,Saravanan(中)与她采访过的代孕妈妈

 

 

【10】代孕是为富人量身定制的人口交易,不止剥削女性,更是对儿童人权的公然践踏。

 

【11】水木丁 

真的不是我太有想象力,是因为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中国女性的生存现状特别参差不齐,昨天我们做一个稿子讲代孕产业,湖北潜江市浩口镇的一些村,几乎找不到年轻妇女,都去做代孕了,家家户户做代孕,还有高龄妇女也冒险代孕。有个老太太跟记者说,她儿媳妇四十五六了,去武汉代孕,女儿也去生了俩……女人们用卖子宫赚回来的钱盖楼。

 

【12】营养师顾中一 

01.什么是代孕?
02.对于代孕妈妈有什么风险?
03.对于代孕妈妈的危害
04.心理影响
05.结论
相信今天很多朋友的微博首页,都被一个叫「郑爽」的29岁女明星霸屏了,她两年前的某任男友今天发了一条微博,晒出了两个孩子,他们的出生证明母亲那一栏均写着郑爽的名字。
据广大网友的推测,这两个孩子应该是代孕的。
我国早在2001年就颁布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提到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我非常赞同咱们国家把这道口子把得很严。
#为什么要反对代孕# 因为代孕某种意义上相当于买卖儿童,是把孩子当商品一样在卖。另外一方面,这对于代孕妈妈来说显然也是一种剥削,等于是把代孕妈妈当作生孩子的容器了,而且频繁排卵、取卵、妊娠也有很大风险。
传闻中孩子是在美国代孕的,确实在加利福尼亚州、俄亥俄州等地区,代孕是合法的(#郑爽张恒孩子出生证明#上面写的内华达州也在此列),其他地区法规上会有区别。
在澳大利亚、英国往往是禁止商业形式的代孕,但可以接受与妊娠相关的一部分的费用补偿。德国、瑞典、挪威、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则是完全禁止代孕的。甚至挪威还是做过一些研究,来论证代孕对女性带来多么大的伤害。
******
1.什么是代孕?
代孕本质是一种辅助的生殖技术,通过这项技术,一位女性可以为其他有需求的人生下孩子 。
▎技术
据相关报道,商业代孕最早是出现在1985年,距今已有三四十年的历史了,应该说技术上已经算成熟。代孕技术简单来说可以分成「完全代孕」和「局部代孕」。
完全代孕中用到的精子、卵子来自夫妻双方,只是借用了代孕母亲的子宫。最终植入的胚胎与代孕妈妈没有任何遗传学的联系。[1]
而局部代孕,是指卵子由代孕妈妈提供,经过人工受精后再由代孕妈妈怀孕,生出来的孩子与代孕妈妈有基因关联。这里提供卵子的常常叫"卵妹",代孕者叫做"代妈",此前在一些媒体报道中常常提到的非法取卵造成伤害往往就与局部代孕有关。
******
2.对于代孕妈妈有什么风险?
我之所以想写这篇文章,主要还是想给大家再普及一下,代孕过程中可能对女性带来的风险是非常大的。
另外基于目前有限的证据,还没有发现对于代孕出生的孩子会有怎样的伤害。
******
3.对于代孕妈妈的危害
▎本身怀孕过程
本身怀孕就是一个很有风险的事情,任何一个生过孩子的妈妈们想必都会感同身受。
这个过程中可能会伴随恶心、体重增加、胃部疼痛、烧心难受等不良反应,还可能有妊娠期糖尿病、高血压以及潜在的对生殖器官的伤害。
▎外源激素影响
由于代孕方式需要体外受精,这个过程中代孕的母亲需要服用或者注射一些相关的药物来调节月经周期,包括尝试其他有助于获得卵子的方法。这些都可能造成一系列的不良反应。
轻的话可能是经前综合征症状加剧,包括腹部和胸部胀痛、头痛、情绪波动等等。过量打促排卵针还可能有一些针头的瘀伤、过敏反应重,甚至可能增加一些癌症、卵巢囊肿的风险。
此前也有一些报道,曝光由于黑中介频繁打促排卵针,供卵者出现了腹水等卵巢刺激综合征的症状。
▎多胎相关风险
美国目前就已经被发现由于代孕增加,多胞胎的出生率急剧增加,这种情况无疑会大大增加妊娠过程的风险。[3]
包括早产、婴儿低出生体重、胎盘早搏,剖宫产、妊娠期糖尿病、胎儿生长受限、先兆子痫等等的风险。
进而还可能出现产后出血,子宫切除等情况。
▎筛查不够
实际上很多的代孕妈妈可能存在比如高龄、肥胖、糖尿病、高血压等情况。
特别是高龄的代孕妈妈,她们出现不良反应的风险会更大。
大家都知道,孕期营养会影响到孩子的健康,此前就已有针对试管婴儿的研究表明,生长环境里缺少蛋白质的胚胎,孩子的出生体重也会偏低。
另外目前有关代孕妈妈们的信息是非常稀缺的,整个孕期过程也比较难控制,因此这方面的科学证据也比较少。
******
4.心理影响
用常识就能判断出,代孕这个过程会对代孕妈妈的心理产生不良的影响。
2014年有一项对8名代孕妈妈的经历调查后得到的定性研究,研究人员的结论就包括代孕应该被视为一种高风险的情感体验。[4]
比如所有参与者都被迫不与子宫内的孩子发生情感联结,而仅仅把自己的身体看作是工具。这种身体经验和情感的割裂让她们很容易陷入一些心理问题。
同时,她们还会焦虑生出的孩子是否健康,害怕客户因为孩子有问题弃养,从而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孩子。
在面对自己的家人,尤其是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时,她们也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而得不到孕期必要的支持,这对她们的精神状态无疑是雪上加霜的。

******
5.结论
以上是我在查阅相关的知识后,了解到的一些信息。
还是提醒各位:远离代孕交易,爱惜自己和别人的身体,珍惜生命。

 

 

【13】@迎十里 

如果郑爽张恒父母录音是真的,这真的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
人对具备自己基因的生命有保护欲、有不舍,这几乎是一种本能。也许因为没有十月母体朝夕相处,感情比较淡,但绝不可能完全没有。
而郑爽全家在录音中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赶紧甩开,莫挨老子。
爽爸几次说到了弃养,爽妈说:人家领养也不愿意以后再回去找,以后我们就忘掉这件事。(大概意思)
这一家人对两个生命没有一丝一毫眷恋之情,哪怕孩子身上留着自己的血。
我猜测是担心影响事业,也影响郑爽再婚。
但,与拥有自己基因的两个宝宝相比,这一点牺牲实在不算什么啊,哪头轻哪头重啊?毕竟孩子已经真实存在了。
人和人的价值观竟然有着如此巨大的差距。
一个具备基础养育能力的正常人,能够拥有两个带自己基因的孩子,恐怕要高兴上天了(当然DY是违法的是不对的,就是形容这种处境),但世界上竟然有人只想着赶紧撇干净。
这已经不是三观的问题,是人性的问题。
郑爽绝对不会养不起,只是不想要,可孩子不是玩具,不拆包装的洋娃娃可以退回去,孩子一落地,就是一个具备生命体征的个体。
人类如何对待自己的后代,也是这个人道德人格的一点缩影。
当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竭尽全力把孩子带好的时候,有一个人说:打不掉了,TMD烦死了。
真是新时代的鬼故事。

 

【14】无力抚养孩子的人,别再生了——《何以为家》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