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09】他们同我一样偶然看见了这个用户,旁观了别人的人生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3月04日

【1】@我不是谦哥儿 

不同意最后将"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事件"的原因总结为底层人都不容易。底层人确实都不容易,但这是句正确的废话。底层人的不容易和服务业者的不规范不职业行为导致用户在惊恐中坠亡是两回事。

大家应该都有过搬家的经历,尤其是自己住的人,要么也叫过像通下水道、修理电路电器或是叫家政服务的经历,当然大多数情况下都挺好,事情都办了问题解决了,但总是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与其他行业的服务相比,这些家庭服务过程中的不规范、不职业行为最多,最容易踩坑,发生各种冲突、产生各种矛盾的几率也比其他行业的服务要多很多。像临时加价、暴力和不规范操作、贵重物品受损丢失等等, 有些问题简直帮不胜防。

像搬家、家政、通下水道、修理电路电器等这些上门为家庭提供服务的工作广义上都属于家庭服务业。这些需要进入家里发生的服务,用户的核心需求是放心,但现实中,这个行业最欠缺的,也就是放心。2008年金融危机,汤敏写过一份提案,呼吁大力发展家庭服务业,吸纳就业。他是亚开行专家,国务院参事,这份提案在当时很受重视,层层落实。到我所在的部门,接到的任务是修订《家庭服务业白皮书》。我当时和另外一个同事接受了这个任务,我们查资料,做调研,和从业人员座谈等等,稿子我们是写完报出去了,提的一些像制定行业规范、给予政策扶植等建议这些年也逐步一点点落实,但十几年过去了,就我个人的感觉而言,这个行业的发展依然在原地踏步。

单说搬家,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我自己搬家、搬办公室、搬库房、同事搬家等等加起来将近二十来次,在开始的时候每次搬家都发愁,每次搬家也多少都会发生点状况,后来通过朋友认识了一支重庆的小队伍,这小兄弟几个人弄了辆车,领头的好沟通会为人着想收钱公道,从此以后我们一群人每次搬家都只找他们,如果他们档期满了,等也要等到他们有空的时候才搬,为的就是一个放心。

另外还有两次特别不好的经历,两次都是在某城上找的通下水道服务。一次是大概六七年前,我朋友在西班牙的房东到北京学汉语,就住在朋友自己家的房子,我帮着照顾一下。某天接到这位西班牙小哥的电话,他特别不好意思的告诉我马桶堵了,我上网找了个号码,联系了一个通下水道服务,看到标价150,超出一个小时100,我感觉还行,联系好后我也过去了。来得是一位大哥,提着电机和一桶不明液体,进了卫生间就开始干活。半小时后告诉我们,堵得太严实了,必须要用他的秘制药水化开。药水300一公斤,要不要用?我和小哥很无奈,那就用吧。我俩在客厅,大哥在卫生间,半小时后出来告诉我们通完了,药水用了10公斤——给钱吧。我当时就满头黑线,才看到他提的那个桶已经空了,用这么多也没跟我说啊???我不同意给钱,大哥开始暴怒,挥舞着自己的工具。要知道,他面对的我们还是俩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西班牙小哥很小声的问我,这位通马桶的大哥为什么这么大声这么生气?我俩面面相觑,作好要打架报警的心理准备。就这时候,朋友的父亲打来电话,听到情况后劝说我们给一半的钱,不要跟这些人干架。接到电话后,气势汹汹的大哥嘟嘟囔囔地同意了,拿了1650,拎着自己的东西走了。嗯,通一个马桶1650块。

另外一次,是我朋友的经历。当时她在某同城上预约了通下水道。到约定时间,对方没来,说活儿没干完,她告诉对方不用来了,紧接着又预约了另外一个。预约的第二位来了很快道完收了200块后走了。一个小时后,前一位上门,提着电机和他的独家秘制药水。这位大哥坚持预约了服务不能退并且他手中600块一升的药水他是按提前配好的,就算不用通了,钱也要给。当时这位朋友一个人在家,她一米七出头的个子在一个长期干力气活狂喊着出工了就要收钱的中年男人面前并没什么用,她硬撑着讨价还价后给了800块,等对方出门后赶紧锁门在地上抖着给我打电话哭得已经话不成句。当时是晚上十点左右,我听完后第一反应是报警,马上就被她给拒绝了。对方知道她的家庭住址,看过她家里的情况,知道她独居,报警的结果就是她必须要搬家才行——为了800块钱搬一次家,她房租是年付,一个月就6000多。我们想了半天,我也查了诸如这人的公司啊,是否有其他吐槽举报啊等等,并没有想到任何能够惩罚对方但又能够避免这位朋友可能受到的更大伤害或损失的办法。我们再生气,也只有忍了,但从此以后绝对不会再在这个平台上预约服务。

没有规范化职业化,没有任何审核约束,没有足够的行业培训,没有安全保障,也就没有放心,也就需要处处提防,谁踩到雷就是运气不好,一点办法都没有。像这次的案件,是这位女生处理得不够圆滑?在规定的40分钟内搬完东西,有什么不应该的?她也没预约搬东西服务啊。说什么司机想多赚钱,抢劫的也是想多赚钱,多赚钱就做什么都应该了?不尊重自己的工作,不尊重自己的顾客,工作起来随心所欲,挖空心思赚钱,赚钱少了就甩脸子,就恶语相向,谁他么的惯的?这跟底层不容易有什么关系?扯淡么。

公告虽然写得很详细,但是通过公告也很难得出女孩是想要跳车,还是只是将身体探出车外去看路况时发生了意外。在一个偏离原定路线、光线黑暗,开着车的男性已经产生恶意,并且知道她家地址,又知道她是独身一人的情况下,她的不安太正常了。那些觉得女生处理不好的人,您就算再机智再圆滑,在这种情况下,您心里也得不停敲着鼓。女孩的身亡悲剧有一部分是意外,两个人的运气都不太好,但最核心的原因,还是这位司机是个煞笔。

煞笔就应该去坐牢。

至于提供煞笔服务的平台,只顾着低价圈地,垄断赚钱,却对于行业风险毫不在乎,丝毫没有安全投入的平台,应该受到谴责和唾弃。同样的事情在滴滴身上已经发生过,这些教训货拉拉显然并不在意。

 

 

【2】史老柒 :[泪][泪][泪] 

 

【3】谷大白话 

施瓦辛格也混reddit,而且经常跟网友互动。之前有网友说自己抑郁了很久没去健身,希望施瓦辛格骂醒ta让ta别再偷懒,ta就会立马去健身房。没想到施大爷的回复很暖心。

施瓦辛格:"我不会对你那么严厉。请你也别对自己那么严格。我们都会经历各种挑战,都会遭遇失败。有时,人生就是一种健身运动。但关键问题是,你要起来,运动一点点就行。从床上爬起来,做几个俯卧撑或者出门散散步。只要动一动就行。循序渐进一点点来。我希望你能感觉好起来,重返健身房。但别因此责怪自己,因为自责是毫无用处的。自责不会让你离健身房更近一步。而且,千万不要害怕向别人求助。祝你好运。"

 

 

【4】某个张佳玮  

为何同行十二年,众人却不知木兰是女郎?
其实《木兰辞》 的谜团,不止于此。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可是又"同行十二年",到底几年呢?
为何木兰说到"安能辨我是雄雌"时,偏要"双兔傍地走"——明明就她一个人嘛。
因为《木兰辞》里,藏着很多秘密。
不知木兰是女郎,十二年,显然木兰被保护着。
遮挡身份最好的法子,莫过于遮面。
木兰是北朝民歌。
说到遮面与南北朝,聪明的您,会想到历史上的谁呢?
"兰陵王长恭以五百骑突入周军,遂至金墉城下。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九·陈纪三》。
"高齐兰陵王长恭白类美妇人,乃著假面以对敌。"
——《隋唐嘉话》。
兰陵王高长恭,面容白净,仿佛美女;于是戴面具以对敌。邙山之战时,突阵至金墉城下,摘面具示众。
是千古佳话。
《木兰辞》是北朝歌?高齐属于北朝?
对上了。
可木兰与高长恭,又什么关系?
众所周知,为防行刺,贵人多有替身。张良刺秦,就曾误中副车。
不难想象:木兰与高长恭形貌相似,从军后,被选为高长恭替身,平日一起戴面具出战。
于是高长恭保护了她的秘密:也只有兰陵王这等人物,能护得木兰十年周全。
这就可以解释"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辩我是雄雌"了——雌兔就是木兰,雄兔就是高长恭,联袂出战,难以分辨。
按《北齐书·列传第三》:"突厥入晉陽,長恭盡力擊之。"
事在公元562年。
则木兰的"朝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当在此役之后;随侍高长恭,当在公元563年。
二人联袂出战,"双兔傍地走",纵横天下。
公元564年年底,爆发邙山之战,即高长恭摘面具、《兰陵王入阵曲》传颂千古之时。
当时高长恭的弟弟高延宗还说高长恭:
"四兄非大丈夫!"
为什么说高长恭不是大丈夫呢?一结合木兰,就不奇怪了。
甚至不妨开个脑洞:
那个突围城下摘面具的无敌骁将,正是木兰。
之后北齐无道,公元572年,斛律光被杀——题外话,斛律光他爸爸唱了另一首我们耳熟能详的名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甚至不妨开个脑洞:
《木兰辞》前半部分,是斛律光、高长恭与木兰饮酒时,斛律光击杯吟唱的。
573年,高长恭被昏庸的齐后主高纬赐自尽。
百战无敌的高长恭死去,木兰与高长恭为同袍,凡563年至573年,恰好十年。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公元574年夏,高长恭下葬。
可以想象,木兰与高长恭旧部,由此深恨北齐,不复为之效力了,成了游侠。
公元575年,北周攻北齐;公元576年底,北齐事实上崩溃了。
则高长恭葬后两年,北齐灭亡。
所以是"同行十二年":
十年之后,又多两年。
《木兰辞》又说:"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
了解历史的诸位都知道:
李世民身为唐天子,也被称为天可汗。
而李世民之前,有位天子,也被称作圣人可汗:
那就是北周灭齐统军将领之一、后来的隋文帝杨坚了。
北齐灭亡,北方统一。
杨坚见木兰,许以高官厚禄,但木兰见北方已平,天下将定,不用尚书郎:
"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至此,木兰与兰陵王的故事,结束。
她终于着旧时裳,对镜贴花黄。不再作为高长恭联袂无敌的战友,而作为一个普通的木兰姑娘,继续自己的人生。
"这曲子好听么?"
"好听。"
"便叫做《兰陵王入阵乐》。"
"殿下有大功于国,已封开国公,自有食邑,为何要以王爵为曲名?"
"因为邙山大功,本也有你的一份。天下扰攘,累世功勋,还不是一个个士兵挥戈洒血,搏下来的?我只盼千秋之后,有人知道世上曾有此巾帼英雄,知道《兰陵王入阵乐》,既是兰陵王的兰,也是木兰的兰。"
本文,当然,从头到尾,全是瞎编的。
您看:许多解谜解密伏笔阴谋论,就是本文这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5】多识鸟兽草木 

来欣赏几幅传世孔子像,是不是都凶神恶煞,面目狰狞,长得跟钟馗差不多?

这就对了,因为古籍记载,孔子长得就是高大狰狞非常恐怖。后世为了突出这一点,还形成了画孔子像,必须有大鼻孔和大龅牙的设定[允悲]
(现代人画的孔子像一个个都是老帅哥,确实断代了)
《史记》:「孔子长九尺有六寸,人皆谓之长人而异之」
按照汉代尺寸来算,孔子身高2米2;按照周代尺寸来算,孔子身高也有1米9。
《吕氏春秋》:「孔子之劲,举国门之关,而不肯以力闻」
这一看就是遗传了当将军的亲爹[二哈]
再来看看儒家自己的《荀子》:「仲尼长,仲尼之状,面如蒙倛」
也就是说,孔子他很长……我的意思是说很高。脸长得就像蒙奇D路飞(划掉),脸长得就像蒙倛。
蒙倛是腊月里用来驱鬼的恶神,脸是方的,非常狰狞,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门神(你还说你不是钟馗?)
除此之外,我们知道君子六艺,是包括驾驶战车(御)和射箭(射)的。根据论语的记载,孔子本人就非常擅长这两项:
「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
意思是孔子说:我射术和开车都很牛,非要比的话还是开车更牛。
而且当时儒家的要求,君子肯定是随身配剑的。孔子的三千弟子,那么听老师的话,肯定也是精于射御的。
所以孔子周游列国,其实就是一个身高两米、面如凶神的大力士,带着几千佩剑持刃的跟班,在各国间武装游行……

子曰:以德服人,以德服人.jpg

 

 

【6】@罪化 

话说我今天通过一个案例,对代孕的黑暗面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上海那个把女孩子关在美容店里强迫卖淫的案件。主犯强奸过很多女人,然后把她们关起来送去黑诊所打排卵针,取卵,然后通过试管代孕等手段生下孩子。受害女性则因为取卵后遗症而永久失去怀孕能力。
这些孩子的诞生有两个主要目的
一是满足主犯的占有欲。主犯父辈一家三兄弟,只有他爹娶上了老婆生了儿子。主犯本人是重男轻女受益者。文中还说他虽然是低学历,但有占有大量优质女性资源的欲望。
二是用孩子来控制女性,不少女性被取卵生子后被他控制,成为他和他客户的泄欲、交易工具。
已经发生过的现实,真的比很多人所担忧的未来更加恶心和可怕

 

 

【7】@晋江_白羽摘雕弓 

大概五年前,偶然间,我看到一个微博用户。和别人不同,他从不转发,不发照片视频,也没有参与抽奖等,每一条都是纯文字,写得很长,标点符号用得很对,表现出一种上一代人在对待书面语时特有的郑重。

于是我点进去,果然这个没有什么粉丝的用户是五六十年代生人,算算年纪已知天命。每一天他都在微博流水账式记录自己一天的生活,做了什么,见了谁,谁来做客,说了什么之类,事无巨细。通过这些文字,我发现他的老婆在多年前因病瘫痪,失去语言能力,生活不能自理,需他照顾;母亲瘫痪,兄妹几个轮流照顾;父亲年迈,常露悲色,时不时地就得去看看;女儿在上学,平时忙碌,成绩不错,提起来他总是很骄傲。

震撼于陌生人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我鬼使神差地关注了他,没有做任何打扰。五年来,每当我觉得非常痛苦,就会去看看这个博主的日记,同样不做任何打扰。结果常常使我对眼前的一切苦恼释然:因为无论多么苦的一生,人都还是在认真地坚持着,用力"熬"着。

他还在日复一日地记录着自己的平淡生活,很少显出悲苦和埋怨,相反,记录里总是记下别人的帮助:老同学拜访,提了一箱牛奶,这个牛奶很贵,反复推辞还是要送给他;小妹上门,把自己的旧衣服送给他们,担心他觉得旧,他说"这么好的衣服哪能不要";还有兄弟姊妹、前同事、从前的朋友拜访,给了100元,200元,买点东西,妹夫快递寄来两瓶蜂蜜……连邮费都一一记下来。

五年的日记里平淡地记录了很多死亡。表弟等亲人谁谁去世了,怎么死的,和亲人谈论他,都说了些什么。没有太多的悲怆,也少有恐惧,带着一点惋惜,日子照常过着。年过半百,离别成了生活最普通的部分。

最多的还是照顾妻子的日常,行文间他把妻子称为"妻","妻"出现在每天的流水账中。病后的妻像只大猫,总是白天困倦,晚上兴奋,经常半夜将他吵醒;有一天夜里闹钟没响,忘记抱妻去上厕所,结果妻尿了一床,起来拖地半天,床也不能睡了,而妻坐在一边,精神兴奋,高谈阔论;从前的同事聚会,他不愿意去,酒已经戒了,还想多陪陪妻。每周陪瘫痪在床的娘说说话,为她擦擦嘴唇,就匆匆与小妹交接,因为病妻离不了人。

博主是典型的中国式父亲,女儿忙于读书,很少让她插手家里;几年来女儿毕业、结婚、生子,也只让她顾着小家。女儿升了学,期刊发了论文,在日记里,化作一句简单高兴的"我为她感到骄傲"。在家里,仍然只驻守他一个人,守着病妻。妻子常常夜里喋喋不休,他就在这种唠叨声中起床,记下日记。不过,妻子早就已经没有正常神智,这种喋喋不休的唠叨,其实都是不明含义的嘟囔。也就是说,多年以来,在家里没有任何人能与他交流。

抱怨吗?因为不明白妻的意思,偶尔会有一些,不过渐渐他已能很快地辨别出她什么时候需要睡觉、说话和排泄,因而变得更平和。有一次,博主回忆起妻子生病前,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有意义的话——具体是什么话我已经记不得,只记得这句毫不起眼的话让人哭成了傻逼。而篇记载着一点回忆和感慨的日记,马上就被新的繁琐的日记淹没了在时间的深海里。

从五年前个位数粉丝开始,到今天,这个普通微博用户的粉丝已超过一千,颇让人惊讶。不过每天的日记下面光秃秃的,并无转评赞,仍是他一人自言自语。会是僵尸粉吗?你知道,渣浪时常会给用户塞一些僵尸粉丝,五年来足够积累很多。

我一直这样认为,直到新年那天,博主祝大家新年快乐,下面竟然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很多条回复:"叔叔,新年快乐!""叔叔,过年好!新年祝您身体健康。""叔叔,过年记得好好休息!"而博主每一条都认真回复了带着表情的中老年彩信模板:"谢谢你!也祝你新年快乐,牛年大吉。"

等年过完,新的日记,下面没了转评赞,他一人自说自话,记录着自己的生活,仿佛过年的热闹都是变出来的一般。

原来,这一千多个粉丝都是真人——各行各业,互不相识的年轻的人。他们同我一样偶然看见了这个用户,旁观了别人的人生,收获了生活的勇气,却从来不忍打扰,只在特定的时候出来相互祝福,"赛博新年串门子"。某种程度来讲,感谢微博。互联网为我们开了无数扇窗,天南海北的窗与窗相接了,每扇窗中能窥见一个人的半生。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