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18】只要被指控是女巫,任何辩解的可能都被堵死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3月25日

【1】tombkeeper 

 

2012 年,许家印参加两会,系了根爱马仕腰带,一时间成为焦点。

我知道他有几百亿,他们也知道他有几百亿。但知道可以不去想,看到就比较难忘掉。飘在空中的数字和凝聚在腰间的实体给他们的感受还是不一样的。所以,看到有几百亿的人系了根几千块的腰带,他们就不开心了。
到了 2013 年,许家印再在两会上露面的时候,腰带就换成七匹狼了。
我知道这是哄他们的,他们也知道这是哄他们的。但知道可以不去想,看到爱马仕不见了,心里就舒服许多。许老板从湾流 G450 上下来,摸摸腰上的七匹狼,一定也会想起他们。
这是要说许家印的腰带吗?不,是要说杨幂的腰。许家印的腰带,杨幂的腰,是一回事。男人炫富,女人炫美,都一样招人恨。哪怕本意根本不是炫,只要他们认为是炫,那就是炫。
不过呢,恨归恨,但总不能承认就是恨吧?得给自己找个理由,得谈"公众人物的不良示范作用",得谈"引发焦虑"。只是这理由不能细想,一细想,就想不下去了——如果秀个腰是"不良示范",那么肥胖超重的明星是不是只要一露面就是"不良示范"?是不是也需要道歉?

下面会配许家印的图吗?不。那要配杨幂的图吗?不,下面是于谦的图。

 

 

 

【2】@张洲 

其实真不能把"买家"叫作"家人",凭良心说,于卖家而言,因为都不熟,伺候好买家就好,这是种起码的责任感。中间商是干嘛的?他主要负责挑到好东西把价格拉到底,人家全网比价能认可你家的价位,收到东西以后一试还能觉得物超所值,觉得不好的你这边能给兜底,这就足够了。找到好物,搜搜网价,别家十块,咱跟供货商没皮没臊砍价到6块,在店里卖7块,咱赚一块,买家便宜三块还不用挑不用担心质量,跑跑腿写写文案就能赚一块钱,东西比大盘便宜货又好,三方都能赢,这多好的事,这有毛病吗?完全没毛病啊!你跟你妈哪有这么客气,你跟你家人哪有这么客气?

赚钱就赚得坦坦荡荡,卖家指望买家活着,挺简单个事,非弄些圈套显得太装了。渣男不都这样么?心里轻贱人家姑娘,为了"拿下"整些牛逼的用词,什么宝贝儿啊媳妇儿啊亲爱的啊,亲是亲,无情的时候还真无情。干买卖就不一样了,我得求着你买哄着你买,我还得赚你那一块钱呢

把东西品质弄好,要么落个"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xx",要么落个"东西就是寻常货,但价格确实低",别的近乎也别套,没意思。说实在的,客服那边"亲"我都不让叫,这个字读来寒碜巴拉的,你又亲又家人的, 有种别赚人家钱啊,平进平出一个?

买点大V的货其实还真挺保险的,因为咱这种经济方式有个好处,怕咋呼。东西不好,饱含着骗意时,一咋呼尼玛头都炸了,它敢坑你么?尤其我们这种人,平时装逼装得那么深沉,有负评也不好意思删帖只能让挂着。所以很多人问:"为啥你店里啥都没有",那不特么明摆着没好东西么,有好东西孙子才不上架呢

so,凡称呼你为"家人们"的带货主,要小心这狗逼,他快下刀了。

 

 

【3】@健崔jiancui 

最近观察。审查上,图书出版最松了。音乐其次。电影电视剧和视频内容,非常严格。互联网文章也是很敏感的内容。不过音乐的审查比较2019年平台上架的情况,也很严格了。其实图书出版的监察不是因为图书内容可以松,而是因为他们觉得你们也不看书,而且看了书,书的下面也没有评论区,不危险。音乐平台的评论区是帮助审查进行"阅读理解"的,视频内容和网络文章的评论区同理。其实审查的核心不是创作者的表达,他们也知道艺术创作的界定有多难,所以审查的对象是评论区的你们。

 

 

【4】西门不暗 

昨天是哈耶克的忌日,许多朋友发文纪念。记得2000年第一次读《通往奴役之路》,激动不已,有一种拨云见日的兴奋感。这本书永远不会过时,因为它指向人性中最为悖论的地方,只要你心怀无差别的乌托邦梦想,你总会面临被奴役的可能。你向往天堂,社会给你准备好地狱。哈耶克另两本书《自由秩序原理》《致命的自负》,是通往奴役之路外另两本有影响力的书,都超越了经济学层面,一本讲解市场的自发秩序,这是对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的系统阐释,另一本则是从黑格尔马克思这条思想主线反思理性的自负,哈耶克当然不是全盘否定理性的价值和贡献,他只是从欧陆理性主义的发展,梳理人类为何会走向理性的僭越,理性万能,最终导致波及众多国家的人道灾难。这两本书相当于《通往奴役之路》的原理分析版,绝对理性思维支配的计划经济模式,为何总是通向奴役。哈耶克关于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的思想来源早期主要来自他的老师米塞斯,在他巨作《社会主义》里,他第一次揭示了社会主义将会给人类带来的危害,这本写于1922年的书,不幸言中了后来的历史进程。

 

 

【5】@Hey是SuSu啊 

前几天看书,说到欧洲中世纪因为经济和病毒疫情肆虐,于是人们就把所有的罪过都推给女巫。于是百年间,就猎杀了十几万女人

而他们判定女巫的标准是什么呢.....

女巫把灵魂交给魔鬼后体重比普通人轻的,所以把她们绑在一块大石头上,扔进河里。

如果她漂起来了,就是女巫。如果她沉入河底淹死了,就证明她是无辜。

女巫身上有特殊的胎记,用钉子刺进去,是不会感觉到疼的,于是女人们就被抓起来用钉子扎遍全身

还有著名的《女巫之锤》中介绍的如何辨识女巫

如果被告过着不道德的生活,那么证明她同魔鬼有来往;
如果她虔诚而举止端庄,那么她显然是在伪装。
如果她在审问时显得害怕,那么她显然是有罪的。
如果她相信自己无罪,保持镇静,那么她无疑是有罪的:因为女巫们惯于撒谎。
如果她对向她提出的控告辩白,这证明她有罪;
如果她由于对她提出的诬告恐惧绝望,这证明她有罪。
如果她在受刑使因痛苦不堪而转眼睛,这意味着她正用眼睛来寻找魔鬼;
如果她眼神呆滞,这意味着她看见了自己的魔鬼。
如果她挺得住酷刑,这意味着魔鬼使她支撑得住,因此必须更严厉地折磨她;
如果她忍受不住,在刑罚下断了气,意味着魔鬼让她死去,不泄露秘密。

可以说那个年代,只要被指控是女巫,任何辩解的可能都被堵死,基本就是必死无疑

很多人为了私心主动指认女巫:

长得漂亮的女性,拒绝了求婚者的女性,有财产的女性,根据当时的规定,如果被判为女巫,那么她的财产都归拷问者所有,甚至隔壁家倒霉,走路上摔跤,生病都会被定为判定女巫的证据

只要是他们看中的女人,得不到,就会将她们定为女巫然后处死。

 

 

【6】季米特洛夫同志 

分子人类学:东亚大陆多数人口的祖先,是在大约两三万年前到达今缅甸西部后分成几支,从中南半岛先后进入东亚大陆境内。
其中横穿老挝进入北越和广西,并沿东南海岸线不断北上的一支,逐渐形成为说原始南岛-壮侗语的人群;约六千年前分化为说原始壮侗语,说原始南岛语的两个人群。
约三万年前与后来说原始南岛-壮侗语的人群各自分叉、经今缅甸-云南交界地区入滇的另一支人群内部,在两万年前左右又发生进一步的分化,由此产生说原始孟-高棉语,以及说原始汉藏-苗瑶语的两个人群。
后者又在约一万两千年前取道云贵高原北上入川,而后又在那里分化为说原始苗瑶语和说原始汉-藏语的两支。
又经过六千年,说原始汉-藏缅语语的人群在其迁徙所至之西北再分化为两支,即说原始汉语和说原始藏缅语族语两个人群

 

 

【7】这这这……一直宣传美国大选存在欺诈的律师鲍威尔称,不会有理智的人会相信她的说法,所以她不应该被起诉…

面对她在大选后的阴谋论所带来的超过13亿美元的诉讼,律师西德尼·鲍威尔告诉法官,多米尼克投票系统公司今年早些时候对她提起的诽谤诉讼应该被驳回,因为 "没有一个理智的人"会相信她到处传播的关于针对特朗普的国际阴谋评论,是"事实的陈述"。

她的律师周一在一份长达54页的驳回动议中写道:"鉴于这些言论高度紧张和政治背景,很明显,鲍威尔只是在描述她支持前总统而提起诉讼所依据的事实。"

她指出,多米尼克公司把她的理论描述为 "疯狂"和"离奇"。

驳回动议中说道,鲍威尔、她的律师事务所和她的非营利组织"保卫共和国"所兜售的阴谋论,"理性的人不会接受这种言论为事实,而只会将其视为等待法院通过对抗程序进行检验的主张。"

在鲍威尔的驳回动议中,她不再说这些言论是真实的,而是声称它们不具有可诉性,因为它们是受保护的政治观点声明。

"理智的人都明白,'政治舞台上的语言,就像劳资纠纷中使用的语言一样......往往是诽谤性的、辱骂性的和不精确的',"她的驳回动议认为。"同样,'公认的原则是,政治声明天生就容易夸大和夸张'。"

她的律师称,当鲍威尔在福克斯新闻、福克斯商业新闻和《时代周刊》上重复她的阴谋论时,她只是在向公众宣传她在诉讼中提出的观点。

鲍威尔的律师事务所和非营利组织也被列为被告,他们还以管辖权和地点为由对诉讼提出质疑。

鲍威尔可能还要为她的律师执照而战。密歇根州和底特律市都要求联邦法官将鲍威尔提交取消律师资格的程序,认为她通过对证人撒谎来欺骗法庭,并违反职业道德规则,攻击美国民主。

底特律将鲍威尔和伍德的"谎言"、"不正常的言论"和"对法庭的欺诈"编成目录,详细列举了鲍威尔和伍德在法庭上和法外的滑稽行为,比如寄希望于戒严,通过暗中的黑钱实体筹款,以及调集一个代号为 Spyder 秘密证人,该证人后来告诉记者,鲍威尔团队让他提交了一份虚假声明。(加美财经Fred)

 

【8】在中国,一直有个难题,如果有什么地方风景特别好看,人们就会蜂拥而至,然后美景就被人群毁了。——保罗·索鲁《在中国大地上》

 

【9】感谢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