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407】房价阻拦了多少人才回国发展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9月22日

【1】关雅荻 

房价阻拦了多少人才回国发展,而且近期内好像无解。。。
如何吸引海外留学学成的人才尽量多回国发展,如何吸引全世界优秀技术人才来中国发展,这是未来很重要的议题。。。
希望未来能有各种积极的变化。。。 


【2】@玉垒关 


我卖过凉皮。
有一个便宜的超市,lidl,面粉零点二八欧一公斤。
但是那种面粉不好用。我一般买零点五欧一公斤的。一次用6公斤:共三欧。
植物油:零点八九欧/L,一次可以用两瓶,主要是做油泼辣子。不到三欧元。
黄瓜:便宜的零点五欧,贵的一欧多,一次10根,算十欧。那种黄瓜比国内的大得多。
辣椒粉,便宜的大约零点六欧一包,微辣和辣的两种,一次五包,三欧。
加上别的调料,可以控制在二十欧元以内。一共可以做六十五份凉皮。对,每一公斤可以做十一份左右,偶尔会有蒸坏的。但只是偶尔。
那是将近二十年前,每一份凉皮只卖三欧。大概三年前,巴黎的凉皮七欧元左右了。而地中海边上偏僻的小地方,凉皮堂食九欧多,外卖八欧多。
不过就是当年,我每天可以赚一百六十欧元,起。当然,经常赚得更多。最大的成本是塑料餐盒。
凉皮我是网上学的,那会儿网络的资料远远没有现在齐全,只有文字,我用饼干桶的盖子做蒸盘。后来,在华人超市tang frère发现了我老家一模一样的凉皮蒸盘,后来的很多年我发现那里长期有卖。我猜,那其实是东南亚人做米粉的。
那些人经历战火,然后背着米粉盘子在全世界扎根。
我做过很多工作,刚开始一年语言不好,柬埔寨人的餐馆做过二厨三厨,阿拉伯人的旅馆做前台,后来做翻译,卖过电脑,做过收银员,做家教,在大学做过助教,等等等等。
没有一样比凉皮更赚。当然,我没有营业执照。不交税,么么哒。
我早上四点起来蒸凉皮,大概十一点到十二点可以送货,开始送到家,后来发现不实际,太费劲了,后来送地铁站里。别人来地铁站取。
再后来,客人多了,我就只送我住的七号线沿线。站台上交易。
下午一点点就可以全部送完。
我在当地华人论坛叫卖。一边发我那些感悟一边卖凉皮,我很得意,我两边粉丝都不少。我结识了好多精彩的人生。从各国的和我一样的底层,到hong 二代,三代。
顺便说一句,昨天我还和朋友说,很多年前我看论文说,研究表明,人种对行为的影响远远不如经济因素对行为的影响大。我认同这种观点。这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基于我的经历,和各个肤色,各个阶层的人的交道。
言归正传,港真,我做过的小生意,我都觉得是很难亏的。基本上没有成本,全靠人工。
拖着装了六十份凉皮的拖车上下地铁,一次手上就能起满了水泡。幸亏,巴黎那充满尿骚的地铁,比现在还稍微还点儿,现在巴黎地铁坏的频率比那会儿更大。还有一次六公斤十二斤面粉和面,然后洗面筋,腰疼得不行。节假日做得更多得多。
还有就是,我刚开始不在意,后来,有老客人给我说,小心地铁站的监控。因为其实算非法交易了。
这个买卖,我一共做了一年,实在腰疼得不行了,不做了。

我是回国才知道有洗面筋的机器的。心里就一直蠢蠢欲动。去年我和闺蜜说,你这么大的餐馆,一直亏,又辛苦。不如咱合伙弄个凉皮店。
我在我老乡里做凉皮算小有名气。前几天深圳的中学同学回老家,特地给我说,老家现在没有我那个味道了,她说我那个才是我们小时候的味道。
那不是废话,为了她吃这个凉皮,我在深圳忙得飞起,还是去她家住了一个晚上,网购了全套工具,而且我住水贝,打车去她住的南山!就为了秀我唯一拿得出来的看家本领。
凉皮,我的情怀,我的出处,伴我浪迹天涯的打狗棒。凉皮店的名字我18年前就想好了。从那谁谁的诗里来的!(具体不说哈,我要注册商标的)
我眼巴巴的看着闺蜜,我说,我来监督质量。配料什么的。每天三个小时就够了,门店全靠她。
闺蜜一伙人都是我的凉皮热爱者,所以她高高兴兴就点头了。
结果过了几天,她说不能做,她男人不同意,嫌丢人现眼。
丢人现眼的工作,类似的话我听过好几次,一次是我爹知道我卖凉皮说的,他说,你能不能找个高大点儿的职业。
还有一次是,我朋友担心自己儿子的出路,他儿子一个月赚两千多,花两万多。我朋友自己是大律师,他为儿子愁死了。他有次高兴的说,他儿子终于想去学一个做火锅的手艺了。他很欣慰全力支持。
同座的熟人说,那怎么行。她说,工作是分三五六九等的。
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个熟人,投资不顺,被高利贷追得没有办法,我犹豫半天,借给她十七万还债。
无非,是想起我当年没有下个月的房租,坐在异国他乡的地铁里哭。以及,我自己做过几个小生意,只要勤快,我认为生意是很难一直亏本的。
我做过的哪怕是高大上的行业,其实最终赚的也只是劳务费和一点点专业知识的钱。
内卷时代,留给我们没钱没势的人,比起卖尊严,就只有卖劳力这一条路。
如果,从根本上看不起体力劳动,那又另说了。我立刻联想到,我给这个熟人借了那么多钱,但是她的车比我家的贵几倍。
或曰,卖脑力。嗨,醒醒哈,内卷年代,不搭着体力甚至是身体健康一起卖,你的技术很难卖得上价。
人设当然也能卖,但是那得有有钱权的靠山才行。弄个小白脸,设个勤劳善良的设定,让小老百姓的傻儿子女儿掏钱。
但是我们普通人就算有那个机会,也受不了那背后的耻辱吧。搞不好得卖菊花吧。
曾经,我听几个人说那些上位的人怎么卖肉的,甚至说谁帮自己老婆和领导把风。这几个人说到高兴,连茶杯都打翻了。
当时我心里的恶心都堆脸上了,我鼻孔里哼了出来。我心想你们羡慕嫉妒恨,所以这么编排别人。
后来,我和他们嘲笑的对象略打交道之后却想,他们说的未必是假的。其人阴狠,以及损人的欲望之强烈,不复我印象中的模样。只能解释为,这些年来心理重创,之后需要自我保护。
卖劳力还是卖尊严,我们可选的无非就这俩。
熟人那会儿说着看不起体力劳动的话,我想,我可能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担心我借出去的血汗钱的。但是我从那个时候考虑我借的钱值得不值得的。
某古城的干部为了给清洁工罚款,故意往地上丟烟头。
闺蜜的男人宁可她开一个亏钱的大餐馆维持脸面,也不愿意她卖劳动赚钱。
没钱的人贷着高利贷也要开好车。
同时,出卖身体和尊严的人极力想要恶心别人。
古往中外,社会从来都是这样的。然而,这背后都是人生的陷阱。
昨天晚上,几个朋友带着娃到我家来吃饭。当着娃,我们反反复复说,要热爱劳动,要身心健康。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而虚荣,贪婪,懒惰,背后只是陷阱,导向苦毒的人生。
顺便,附上凉皮成本。国内更便宜,想营业的同仁们,加油!
口号要再喊一遍:凉皮,我的情怀,我的出处,伴我浪迹天涯的打狗棒!
我退休后一定要开一家!
ps.,最后,那会儿我常常说,就是朕,结束了巴黎人民没有陇南水洗凉皮的历史。


【3】@祝佳音 

“娘炮”这个词到目前也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定义。“炮“我知道,一种以火药或其他能量高速抛射弹丸的重型武器——好吧不是这个,”X炮“似乎是个北方词,”炮“更接近语气助词。小时候家乡有一句说别人土气的话,叫”山炮“,但什么是“娘”?有明确定义吗?一个没有明确定义的蔑称词可以对一整个扇面做覆盖式射击。OK,假设”娘炮“就是具有女性气质的男性,那么首先,女性气质有什么不好,其次,什么是女性气质?

我父亲和很多叔叔辈都曾上山下乡。当时全国的知识青年被打散在一起然后分散到各个地方——包括北大荒。我有叔叔就在那边儿。当年对知识青年军事化管理,干部都以大老粗自居,以李云龙式风格为美,以粗豪大方为傲——有时候过头了,就有意或无意追求粗糙。再加上的确生活习惯有差距,我某叔叔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到上海知青,就啧啧称奇,”老李他们上海人!洗脸洗脚用两个盆!“

在我叔叔眼里,洗脸洗脚用两个盆,显然就是娘炮(如果当时有这个词)。但现在看起来,这不过就是生活得细致一点儿,有什么问题吗?没什么问题嘛。别说人家用两个盆,人家就是左右脚各用一个盆,影响什么正事儿了吗?没影响嘛。关我叔叔什么事儿吗?不关嘛。所以,什么是娘炮?娘炮怎么了?而且,是老李娘炮,还是我叔叔大惊小怪呢?

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查了一下,2017年《中国妇女报》还把这个词放在”性别歧视类禁用词“中,现在广电发文堂堂正正已经”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了。真是令人唏嘘。最后说说我叔叔,他在和老李同吃同住同劳动中也结下了深刻友情,哪里还说什么娘炮,后来每次聚会喝至酣处,还要流泪回忆呢。


【4】@神圣午睡 

我跟大家说,我小时候生活环境很不好,家里很穷。

说得政治不正确一点,周围全是各种各样的loser.

从小学开始,我就发现这些过得很糟糕的人,普遍有个特点,就是没事非要给自己找点罪受。然后让自己生活得又累又痛苦,根本没有精力去做一些能让自己脱贫的努力。

比如生活上,已经很穷了,还非要在家里特别繁琐地做饭。花很多很多时间在没有必要的家务上。把自己弄得特别累,然后每天都在抱怨。

比如感情上,伴侣明明很不合适,还非要在一起,还生孩子,生了一个不够,还要生第二个。

家庭关系上,一边骂父母兄弟姐妹亲戚都是奇葩,一边非要频繁来往。

你要问为什么你非要做这么麻烦的饭?简单营养不就行了吗?这个对象不合适,就别处了不行吗?跟家里人合不来,少来往行不行?

他们就会对当时还是个孩子的我说:哪有你说得这么简单?你长大了就知道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我长得足够大了。我发现,事情真的就像我小时候想得一样简单。真的都是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比如做饭是可以很简单,同时也很营养的。而且这样对身体也好。

不合适的对象,越早分手越简单。但同时,什么时候分手其实也不晚。

跟父母合不来,减少接触,经济上赡养就可以了。法律不规定非要亲自挨骂。

所有这样选择的人,都过上了清爽舒适的人生。而且这些也不是什么极端措施。

所以现在我才明白,所谓“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的意思,是“你可不知道我有多喜欢这种受折磨的感觉啊”[允悲]

——我知道一定会有受虐狂给这种穷人生活方式找辙:那时候生活方式跟现在不一样啊,这是穷人智慧啊。

真不是。任何时代都可以选择相对简化的生活。

我从小就观察到,凡是不热衷于给自己找罪受,懂得把劲儿用在刀刃上的穷人,都成功脱贫逆袭了。

当然他们一路没少被别的穷人冷嘲热讽,比如,我猜很多人一定都听过这句话吧:你这样不行啊,不像个过日子人[允悲]


【5】@凤二娘 

费孝通《乡土中国》:
“乡下孩子在教室里认字认不过教授们的孩子,和教授们的孩子在田野里捉蚱蜢捉不过乡下孩子,在意义上是相同的。我并不责备自己孩子蚱蜢捉得少,第一是我们无需用蚱蜢来加菜(云南乡下蚱蜢是下饭的,味道很近于苏州的虾干),第二是我的孩子并没有机会练习。教授们的孩子穿了鞋袜,为了体面,不能不择地而下足,弄污了回家来会挨骂,于是在他们捉蚱蜢时不免要有些顾忌,动作不活灵了。这些也许还在其次,他们日常并不在田野里跑惯,要分别草和虫,须费一番眼力,蚱蜢的保护色因之易于生效。——我为自己孩子所作的辩护是不是同样也可以用之于乡下孩子在认字上的“愚”么?我想是很适当的。乡下孩子不像教授们的孩子到处看见书籍,到处接触着字,这不是他们日常所混熟的环境。教授们的孩子并不见得一定是遗传上有什么特别善于识字的能力,显而易见的却是有着易于识字的环境。这样说来,乡下人是否在智力上比不上城里人,至少还是个没有结论的题目。”


【6】游识猷 

我在的一个爸妈群里今天也是吐槽青春期男性的一天。[允悲]
A:“我这里今日的一个震撼新闻是,三个高中男生在学校更衣室发粪涂墙(字面意思),还拍了视频放在tiktok。学校现在锁了门在一个个对脸,要把这三个抓出来。”
其余人大惊:“为啥啊……”[吃惊]
A:“说是学生们在比赛谁能最作死,有人把消防栓从墙上拆下来,有人去偷老师办公桌上的东西,有人做了发粪涂墙……”
B:“过去游泳馆男更衣室里男孩子们各种作死,我甚至在更衣柜(二层)里见过原始形态的shit,跟我夫人说,她完全不相信,因为女更衣室一片安静祥和。”
我:“青春期男性到底怎么回事?我记得新闻上看过一个男孩跟人打赌活吞蛞蝓,然后感染了广东住血线虫瘫痪了,没几年去世了……”
C:“青春期男孩作死真的是字面意思,到了青春期男孩死亡率就出现一个小高峰……plos one上有一篇文章,统计了几百年以来男孩死亡高峰出现的年龄。得到结论是男孩性成熟越来越提前了,因为这个高峰提前出现了……”
然后C还发了论文给我。(doi:10.1371/journal.pone.0014826)
附图就是1880年时候瑞典男女死亡率和年龄关系,看到蓝线在20岁左右忽然出现的小高峰了吗?那就是 male accident hump……[二哈]


【7】失眠狸 

在美国,每10个杀人犯中有1.5个是女性(14.7%),女性杀人犯杀的人60%都是家庭成员或亲密伴侣,是对她们产生威胁的人,比如家暴的丈夫。而男性杀人犯杀的大都是陌生人(80%)。在09/10被判死刑的146个凶手中,只有5个是女性(3.4%)。
美国男人杀男人更多(78:22),东亚男人杀女人更多(47:53)。世界范围内,58%的女性被杀是死于亲密关系的人之手。
男性杀人犯比例更大不是因为体力差异,而且因为大脑差异,男性大脑偏侧性更高,连接两个半球的胼胝体更薄,信息传递效率差。男性大脑总体积比女性大1/10,负责控制理性和决策的额叶脑区反而更小,所以自控力差。也就是说,男性大脑相当于患了部分脑萎缩的女性大脑,一些女性得了老年痴呆症后,暴力和冲动行为也会增加,而共情能力下降。


【8】此木无为 

到底谁是《九阴九阳》的作者“金庸新”?
来来来,涨知识啦!
杨明刚,笔名“阳朔”,又名“金庸新”。
1994年,他创作发表的《九阴九阳》风靡全国,发行量超过四百万册(其笔名就是金庸新)。
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
代表作品《九阴九阳》、《大侠风清扬》、《十万雄狮斩阎罗》刊于《今古传奇·武侠版》。


【9】@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楼栋电梯里的广告屏换新了一波,新增俩家教机(学习机)广告,所谓汝之噩耗,吾之喜讯?
既要看到在特定市场里一纸政令就能造成政策性破产、政策性失业,也要看到它同样在一夜之间制造新的“商机”。这就是为什么此地一窝蜂追求短线,少有人沉下心来踏实做长线做品牌做口碑,因为很多行业的政策性风险太大,说不定哪天就了,想方设法尽快捞一桶金抽身才最稳妥,因此这种市场环境本身就在败坏人心。


【10】饮冰志 

一九三九年,成都中央军校,不可解的蒋介石:「屋层外无炸资崩」。即使他的妻子和妻舅,也被视为只能信任一半的政治伙伴,难怪史迪威不屑地形容他是「花生米」。
公平地说,蒋介石应该被视为历史的产物,而非操纵一切的人物。他独树一格,用自己的方式去处理历史加诸他身上的最艰困处境,从而展现本身非凡的长才。他的勇气代表了中国的心智和力量。但这类型的勇气是一面倒的固执,毫无吸引我们的个人性格和特质。事实上,如果去除他历史上的伟大地位,传记作家可以简单形容他:僵硬死板。这和他掌控的媒介有很大关系。在过时的社会价值中努力挤出最后一滴可用之物,常常利用人类的邪恶天性,企图打造出理想的社会。
(《黄河青山:黄仁宇回忆录》·没有特定地点:只不过是历史学家的反省)


【11】@崔阿汪专用刷屏小号 

唐人给马起名字喜欢叫x敦,感觉像是现代人管猫猫叫咪咪一样

@于赓哲:敦通驐,阉割公马的意思,唐代马的名字往往基于此,标明其特性。


【12】@廖信忠 

万州版纪念碑谷,你们感受一下


【13】@肥啾电影: 论文都有了[疑问]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