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70】我们桑海的价值观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7月07日

【1】@Dearhall定宇错对 

作为受害者之一,写给看到这个热搜不明真相的人#美拒签中国500余名理工科研究生#
被拒签中国理工科研究生多数受到10043总统令牵连。10043号禁令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于在任时期颁布的总统禁令,于2020年6月1日生效,由于未被新的总统拜登取消而一直生效至今。
该禁令规定在签证审核中,签证官可以因为学生学者就读专业以及研究方向,曾在相关院校学习而拒绝发放赴美 F/J 签证。虽然目前没有任何官方的名单表明10043号禁令的明确作用范围,但是依据自2020年6月到2021年6月以来收集到的181个相关真实拒签案例及面签过程,可以看出拥有北航、北理、南航、南理、哈工大、哈工程、西北工业、北邮高校教育背景及包括受CSC赞助的同学几乎都无法获得签证。来自上述高校的学生,无论毕业多久,是否参与相关军民融合战略,都会由于该禁令而无法获得签证,且签证结果无法申诉。
实际上,受此总统令影响的计划赴美留学生远远超500人,甚至可能达3000到5000人之多。
身为群体中的一员,挥之不去的无助感愈发强烈。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我们这群无辜的人,也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尽快帮助我们搬移这座大山。

 

 

【2】我们1班王悦微 

有人转给我一张图,是一个小学生的暑假安排。

看字迹,应该是家长写的。
说到暑假计划,我想起了我的学生时代。临近假期,也给自己列过详细的计划安排,几点起床,几点写作业,几点看书,满纸的雄心壮志。只不过,一般来说,坚持不了三天,计划也就搁置了。
非常详细的、密集的安排,其实是很难操作的,尤其对漫长的假期而言,你有可能哪天状态不好,或者临时有事,就执行不下去了。不具备现实操作意义的计划,不如就算了,干脆就不用被写出来。
那如果,万一,家长执行和督促能力都超强,孩子也超级配合,计划能够执行下去呢?
你想想看,每天都过得一模一样,这多没意思啊。这可是小学生的假期,他们不是按程序运作的机器人啊。
我还是赞成放宽松些,每天有个大致的计划,比如大概完成多少作业量、运动量,不要晚于几点起床,把一些主要任务达成,其他就让小孩自由安排,做一些不一样的事。
自由安排,放松看书、游戏、溜达,也是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呀。

对待小孩的假期,大人还是不要太严格了。

 

 

 

【3】理咚葆 

我们编辑部副主编转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今天的电视剧里很少有穷人了?我说消失在电视剧里的其实并不是穷人,而是过次要生活的人。这是一个构造帝国的逻辑,可以展开港一港。
我曾经生活过的小镇,著名的大运河穿城而过。我自从学会走路起就沿着河边走,湿鞋不湿身。九十年代内河水运还算繁荣,若干南来北往的船只逡巡于此。这些船不仅仅是运输工具,同时也是若干家庭的载体,这些家庭被岸上人称为"船家人",社会地位比较低下。这些船装着水泥、钢筋、木材、粮油,拉着黑烟,在柴油发动机的巨大鼓噪声中慢条斯理地行进,在紧接而来大修高速公路的浪潮中逐渐销声匿迹。
那时候,我还并不清楚这条航道的历史。往后慢慢理解,在接近五百年的时间中,这个人造物维系着明清帝国的形态。运河的一端连接着首都,一端连接着钱粮中心,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帝国。在这个结构中,运河两端的人过一种主要生活,运河中间的人可以过一种次要生活。从皇帝老儿的视角看,远离运河流域的人,只要不无事生非,有跟没有实在是差别不大。
今天方块字电视剧正好起着类似的功能,成为时代精神的运河。这条运河一头连接着以京沪深为代表的繁荣都市,一头连接着广大农村以及城乡结合部地区每个家庭的遥控器,向过着次要生活的人们展示如何过一种主要生活。
这条运河的修筑者,是繁荣都市的主要生活的书写者和表演者们——也就是编剧和演员。在他们成名以前,他们很有可能是住在繁华都市的阁楼与地下室里面。然而,这并不妨碍这些人一天写出一万字,歌颂伟大的主要生活。
比较典型的是我们敬爱的郭小四,他来自于远东大陆次要生活的中心城市——自贡。他对主要生活的认识是一个不断升级的过程,他在自贡的时候认为主要生活就是班尼路,他去到桑海以后,主要生活就升级到了PRADA,并深以班尼路为耻。而此后,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向城乡结合部女青年们展示PRADA才能代表主要生活——这一伟大要义。
再比如说,大概两年前差不多这个时候,桑海一个女作(第一声)家抱怨当时价值一千万的房子下水道损坏而物业又不作为,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友邦惊诧:这可是在桑海呀!我们可是排名前百分之五的桑海精英,怎么可以发生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很显然,主要生活的设计者们并没有对这类鸡零狗碎的事情做好预期的安排,这一点也不符合"我们桑海的价值观"。
基于当代方块字世界电视剧作者们的出身共性及阶级路径,他们所展示的当代生活具有这样的阶级共性,即进一步定义:只有主要生活才是真正的当代生活,你们这些过不上主要生活的人统统都是因为自己不行。只有投身于积极进取过主要生活的大潮,你们这些人才算不枉此生。
在这种共识下,主要生活最好能够一尘不染,最好能够充分展示"我们桑海的价值观"。即,在主要生活里,每个人都似乎能有廉价的体面。
你明明是来自小镇的矮穷矬,但你在电视剧里同样来自小镇的对应物却是白富美。你明明在闵行或者顺义的哪个银行柜台搬砖,你在电视剧里的对应物是陆家嘴或者金融街某个写字楼俯视着宇宙灯火的投资家。你明明住着春夏秋冬不见光的地下室,但你在电视剧里的对应物却是明亮的小公寓。你明明拿着一万块一个月的工资,但你却住在一个类似于新天地的地方——这种事情其实也有,只不过我们敬爱的编剧帮你们省略了包养你的某个小老板的存在。
然后这些次要生活的从业者,在这条运河的承载之下,纷纷摇身一变,成为主要生活的追求者,或者假装过一种主要生活。
而作为追求主要生活的一项福利,鸡零狗碎的事情,"不符合我们桑海价值观"的事情,那只能属于继续从事次要生活的人们。在影视行业的对应物即是对次要生活的污名化。《奋斗》的剧情只能发生在伟大的都城,你们小地方怎么配我们伟大的热血青年奋斗呢?但凡与县城、小镇或者城乡结合部相关的作品,涵盖几个类型:扶贫项目展示片、黑白文艺片、伦理片、犯罪纪录片。配合知乎上的经典提问"农村有多恐怖?""不拼爹,我在人情社会还有出路吗?""如何看待……"观众们再次发出我们所熟悉的友邦惊诧:天呐,居然可以这么落后,这也太野蛮了叭……出一趟桑海,跟出趟国基本上没区别了……
这就是我们方块字当代电视剧的逻辑,这就是为什么当代电视剧里找不到穷人。这是一门汲取的艺术,主要生活要对次要生活进行充分动员和哄骗,为自己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本和燃料。这些电视剧有个统一的名称:我们桑海的价值观。

 

 

【4】「谣言传播时,社会通常恐慌,民众行为过度反应。谣言平息后,人们往往觉得可笑,甚至感到可悲,很少有人认真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谣言,对谣言传播过程人们也显得茫然」——李若健《虚实之间:20世纪50年代中国大陆谣言研究》。

 

【5】"我们法院最近一场伟大的反垄断战——-美国和微软之间——发生时,马克·扎克伯格还在读高中。在进入哈佛大学后,他才在自己的宿舍里推出了 'Facebook'。"
这是美国联邦地区法院ames E. Boasberg法官6月28日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诉Facebook的裁定书中的开头,像写小说一样。

 

【6】茨威格死于昨日世界 

这本书第一页就是:"武则天退位之后,中国君主制的一项中心任务就变成了如何确保没有其他女性像她那样独揽朝政、威权煊赫。自此,中国历史上再没有其他女性独当朝政,或称自己为"九五之尊"。武则天之后唐朝的十七位皇帝中,只有两位皇后大权在握,但却没有一个临朝称制,有十一位君王根本未立皇后。在武则天之后,男人们好像达成了共识,要将女性从王朝最有影响的位置上赶下去。"

 

 

【7】@留几手 

今天看新闻,韩国被联合国评选为发达国家了。
我印象中,我小时候,韩国好像就是发达国家了,怎么今年才评上?
如果是今年才选上,那这个称号起码迟到了30年。
由于吉林省有很多朝鲜族,我小学同学里就有很多朝族的,他们家里或多或少都有点韩国亲戚,他们父母就会去韩国打工出劳务。
当时去韩国打工一个月就能赚一万多,那可是90年代,中国工资普遍还在几百块吧。老罗当年不也去韩国工厂打工吗,一年就挣了十多万。
我同学爸妈假期回国,每次都会带回一堆进口零食,进口文具,给我羡慕坏了。当时看,那是妥妥的发达国家。
现在很多人不服韩国,觉得他也没比我们强到哪儿去啊,凭什么就发达国家了?
那是因为中国这几十年进步太快,一个30分的学生进步到了70分,就觉得90分的学生没啥厉害的。
可70分想进步到90分,这才是最难的,经济学里好像叫什么中等收入陷阱。你能跨过去就跨过去了,跨不过去,各种快速发展带来的并发症就会发作,搞不好还会往下掉。
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着比30分提升到70分更关键的时刻。
韩国现在虽然发展迟缓了,去首尔看那些破破烂烂的楼房,也赶不上上海深圳了,但他们能跨过这个门槛,富了几十年,还能保持住不往下掉,文化科技输出也挺厉害,韧性很强,也算不容易了吧。
就像一个人,突然富了可能不算什么本事,但能长期保持富裕,就挺厉害了。比如new money 的钱来的很快,但想保持住却很难,昨天还开法拉利呢,今天就因为炒币或者做跨境电商成老赖了。
而old money那些老炮,看起来土了吧唧的,却能一直守住财富。也许财富也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沉淀吧。
手博士最后认为,每个身上有闪光点的人,都值得我们去学习[爱你]

 

 

【8】@顾不厌 

珍妮古道尔说,有次她坐出租车,结果司机得知她是研究黑猩猩的,就对在动物身上"浪费"很多钱的人展开了长篇大论的批评,特别说到了自己妹妹,他妹妹为当地一家动物保护组织工作。"现在还有这么多的人在受苦受难,有这么多儿童受到虐待。有这么一个对动物很关心的妹妹,他感到讨厌。……像他这样的人有成千上万。他们不了解这些问题,不懂得如何探讨,只是炫耀他们所听来的陈词滥调,不厌其烦地一遍遍重复。"然后珍妮古道就开始跟他讲,讲自己的工作,讲道理,讲了半天好像没用,他还是固执地认为关心动物是浪费时间。下车的时候,珍妮古道尔觉得不论他持的是什么观点,小费还是要给的,但她没零钱,于是她给了他一张整钞(多少没说),就说你自己留下一两镑,其余给你妹妹支持她的动保工作,她当时觉得他不会给的,只是为了她自己幽默。结果她回去以后收到司机妹妹写来一封信,说收到了捐款,而且很奇怪,她哥哥变了,变得对她特别好,对她的工作也感兴趣起来,问了她很多关于动物的问题。珍妮古道尔觉得:我辛辛苦苦讲了一小时得到了回报。我觉得也不能忽略最后的整钞啊。道理加钱可能会效果特别好吧。虽然钱不是给司机的,但司机感受到了"这个人不是只有空口说说的,那她说的事可能是真的有意义的"。

 

 

【9】彩色记忆 | 何藩镜头里50-60年代充满生活气息的香港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