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371】梦幻泡影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7月09日

【1】@胡锡进 

多个LGBT团体微信公号被封,老胡不了解内情,因此不评论封号本身。我想说说我对LGBT在中国现实环境的看法。

我认为,公共舆论如今对LGBT的态度总体是包容的,政府方面制定的相关政策也是开明的。LGBT在中国的法规层面早已经非罪化和非病理化,虽然同性婚姻尚未合法化,但性少数群体的生活方式选择已经不会有来自公权力的任何限制,也不会有公共舆论的歧视和打压。

LGBT受到的压力绝大部分都来自身边的小环境,而且最大的那部分压力往往来自他们的至亲。这反映出,中国社会意识形态深处对LGBT的态度仍是复杂的,社会公共层面对他们的包容应当看成是我们社会面对这个问题国际大环境时的集体开明自觉。

中国古代的文字中有"龙阳""断袖"的记录,但对那些记录的意义不宜夸大。我相信,LGBT与社会传统文化的冲突会很漫长。以为把LGBT变成舆论上的政治正确,就能解决性少数群体所面临的一些困境,这完全不现实。为什么最对LGBT有质疑的通常是他们的父母呢?父母是最爱他们的人,至亲的这种质疑实际折射了来自社会大众层面的复杂价值判断。

中国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走到世界的靠前位置,我们的一定保守性是必然的,也有其合理性。把这个问题想清楚,LGBT或许能在精神上更释然些,对争取自身权利保持更多耐心。

LGBT在现阶段的中国不应追求成为一种高调的意识形态,以这种方式来改善自己面对至亲以及在小圈子里的困境是曲折而且无益的。每个人都要有随遇而安的释怀能力。

 

 

【2】@韩松落 

前段时间热转的两个所谓的桃色聊天记录,航空公司的,基金公司的,都被证明是伪造,伪造记录的人也因为造谣被抓了。

那么,怎么分辨这类聊天记录的真假呢,我觉得,假的聊天记录,都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信息过度交付"。

熟人之间聊天,因为有共同已知的事实,所以是有省略、断裂的,但这种假聊天记录,是给第三者看的,是表演性质的,所以每句话都试图交代前因后果,以及当事人的身份,并想方设法在最短篇幅里拉更多人下水,完全是恨不得把身份证号报出来的架势。

而且,它们往往还有一种直男写H小说的腔调,一到情色细节就收不住,津津乐道,而且女性角色往往被写得谄媚、恭顺,自我物化。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即便是PK和Xj,也常常刻意表现出一种追和被追的关系,因为这样才有乐趣。

不如模拟一段,会比较夸张,不过,一夸张就知道问题在哪了。

例如:
"小王啊,今天约吗?"
"张总啊,我都是您的人了,只要您有兴趣,我随时恭候啊!是去帝都花园三期18号楼3单元1808号您的180平米的房子呢,还是去城南假日B区6号楼2单元902的我的85平米的房子呢?"
"我们去我的房子吧,上次你的丈夫李彬彬提前回来可把我吓死了。"(扯进来越多人越有报仇的快感)
"今天天气不好,39度而且还说要下雨,您来接我吧。"(造记录的人查了天气记录所以舍不得不用天气数据)
"是去位于建设路869号的你的单位接你吗?"
"我今天不在单位,我在富阳路66号我的店里。"
"嘿,上班的同时偷偷开店,小王,真有你的!"(仅有偷情这个事是不够的,还要设法暴露更多不利于当事人的细节)
"还不是用您给的两百万开的店吗。要带情趣用品吗?"
"把上次去日本买的粉红色手铐黑色口嚼子都带上。"
"是这个吗?"(此处配有实物图片)

但,真实的聊天是什么样的呢?恐怕是这样的:
"见?"
"嗯,南边还是东边?"(两个人都知道要去哪里了,必然有了替代性的说法,而不是报地址)
"我那里吧。"(南边的房子是"我"的,所以直接说"我那里",而不会重复"南边"了)
"天气不好,不想出来了。"
"我来接你吧。"
"我不在单位。"(这里出现了断裂,和上句看起来接不上,但事实上,两个人必然是经常在单位附近碰头的,而这一次不在单位,所以直接跳到"不在单位"这个状况上)
"把东西带上?"(都知道是什么东西)
"嗯嗯。"

假聊天记录,就是这样,因为心里已经有了动机,是要给不明真相的群众看的,就回不到没有动机的时候了,每句话都要把细节抖搂个干净。

就像杜拉斯的《长别离》里,两位女性角色,为了唤醒失忆的男主的记忆,装做聊天,却大声地、拼命地播报和重复男主和女主过去生活里的基本细节,同时还在观察男主的反应。

是否"信息过度交付",也是我衡量剧本和小说好坏的标准,坏的小说,不自信的写作者,因为心态上是置身事外的,统统是信息过度交付的。

坏电影坏电视剧也是,对白说,对白说了旁白说,旁白说了字幕说,总之恨不得全都告诉你,而不会利用观众已有的观影经验。

 

 

 

【3】@投鱼问道 

【两个重要变化;寡头经济受控,和地产经济转型。不能等到大雪封路才知道冬天到了】
1、腾讯阿里业绩很好,但都在持续下跌,阿里从去年320跌到了200,就是腾讯也年后从770跌到了530,这也说明一个趋势,那就是资本寡头的自-由宽松时代结束了,需要更多的约束和监管。寡头经济的时代转折点到了。
资本寡头叠加互联网确实太厉害了,赢家通吃。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以前可能每个集镇甚至每个村头,都可以有个做小商店或小商品的,但互联网电商直接让全国就少数几个。
这对就业和多样化带来巨大的打击,而且这种寡头经济带来资源持续集中,带来巨大贫富差距,头部企业动辄几百万年薪,普通人几千块,这不是共同富裕。
而且资本过度庞大,会带来很多不能说的影响,又是泰山,又是湖畔的,湖江山之类的是你能玩的么?
滴滴啊,蚂蚁金服其实都是刚开始,当初蚂蚁金服刚上市前夕,媒体都在分析带来多少千万富翁,杭州房价涨多少,这些带来严重的社会焦虑,也违反了共同富裕的纲领,往大了说就不得了了,所以那些想着过几天蚂蚁又上市的愿望可能要落空了。

2、另外一个重要趋势就是地产,地产巨头股价也在跌跌不休,万科34跌到23,恒大都快没米下锅了,华夏幸福也在苟延残喘,即使每个季度都发营业好数据也没用。地产行业也进入了巨大变革期。
过去依赖土地发展城市的模式,带来严重后遗症,如贫富分化,都爱投机炒房,劳动不被尊重,实体经济萎靡,当时还觉得无所谓。
到现在婚育跳水,躺平崛起,老子不陪你玩了,你爱咋卖房咋卖。可能还有物价上升,都慢慢出来了,深圳一个西瓜四五十。
这些问题给社会可持续发展带来巨大负面影响,继续玩下去的话,要上史书的。
眼下最迫切的就是跌跌不休的生育率,这波低生育率,出生就影响婴童市场,妇产医院也低迷,上学就影响教育行业,老师岗位都严重过剩了,工作就影响生产和需求,结婚继续影响婚育,反复循环,漫长的需求萎靡之路……
低婚育靠三瓜两枣解决不了问题,而且统计局也无能为力,至多从年初推迟到五月份公布。改善低婚育必须动地产。
关于地产玩法变化传闻很多,眼下最直接的就是打击学区房和限制二手房交易,学区房相关动作很多,北京最近玩的最热闹,直接大学区打散摇号,让学区房失去价值。

二手房房贷的限制也会长期持续下去,深圳,武汉都明确了,那就是新房支持按揭,二手房很难,20年房龄的就不做按揭了。
未来二手房市场会持续冻结,遥遥无期,慢慢就枯萎了,少量的交易也通过互联网实现,中介之类的慢慢成为一个消失的行业,如股市的黄马甲报单员一样。
如惠州大亚湾这样的,二手房不做房贷,必须全款,二手房市场基本冻结,惠州二手房比新房便宜三成也没人买。
这样可以抑制投机,还能促进新房需求,多卖地。投机炒作的,反正也不缺钱,国家也不担心你没饭吃,房子就留着出租吧。
而且越是投机需求弱,房价越不涨,越需要出租弥补收益亏损,因为以前涨价不差钱,不需要出租收益,空着就空着。需要出租的越多,房租就越便宜,也是利国利民了。
至于土地收入,一方面靠新房,一方面也是没办法了,总不能一边婚育上不去,需求萎靡,一边还去卖房卖地吧,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不要幻想什么继续宽松拿夜壶了,地产股价已经给出了结论。

 

 

【4】一场 80-90s 春晚小品的 Remix 之夜。
插画师 @贾叽叽叽叽叽叽叽 

 

【5】@纳兰朗月夜回魂 

我怀疑上一代人长期处于"没人要"的恐慌中。
昨天见到一位同行老师,闲聊中得知她的退休规划就是去和女儿住,继续管束女儿不让她买太贵的东西。
当她的同事指出现在的年轻人都不乐意和家长一起住,最多在一个城市或一个小区,而且也会厌烦家长念叨她花钱。
这位老师愣了一下,重复数次:那我不成了没人要的?
我小时候,犯懒或者犯别的错误,我妈训斥我用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长大了没人要!"
在她看来这是加诸一个女孩子最严苛的命运,所以她骂归骂,但仍然坚信我会"有人要"。
这两年她的焦虑换了种形式,当村里我的同龄人都结婚之后,她开始焦虑,"为什么一个上门打问你的人都没有?"
没出现一家有女百家求的盛况,让她的自尊心相当难以接受,问我:你该不会成了没人要的了吧?
我毫不怀疑她小时候也受过同样的来自长辈的恐吓,不料这套话术在我这里断了代。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我的价值需要建立在有一个男人要我的基础上。她觉得没有男人表示想娶我,我的价值就受到了巨大损害,我不结婚不生孩子就没法有尊严地活下去。
我能了解这种想法的形成原因,传统农业社会中,单个的人尤其是单个的女人,的确很难生存。
但当这种生存焦虑被浓缩为"没人要"并且时至今日还大行其道,未免觉得又荒诞又好笑又悲哀。

 

 

【6】把你体内的DNA搓成一条线的话,它能延伸100亿英里,比地球到冥王星的距离还远。所以光靠你自己就足够离开太阳系了,从字面意义来看,你就是宇宙。——比尔·布莱森《人体简史》

 

 

【7】青光楚辞 

曾经有那么几年,国内大力宣传韩国人日常消费讲究身土不二,以韩国人支持国货来反衬我们自己。事实上,在98年金融危机之后,韩国人作出很多反思,认为造成韩国经济结构的严重问题,但这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今天的韩国已经很少讲身土不二,吃穿用基本都是进口,我刚才特意跟移民韩国的朋友聊了一下,他发了张图片,是他今天买的秘鲁香蕉,一把大约是1000韩元,折合人民币五块八。韩国的水果基本不称重,都是按个或者香蕉这样按把卖。尽管疫情前的国际往来如此容易,却还有很多国人认为韩国人吃不起水果,不过这是次要的,韩国的水果到底多少钱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今天有人想让我们重蹈九八年前韩国的覆辙。

 

 

【8】@茨威格的时代1903 

清早又回到殿里,众百姓都到他那里去,他就坐下教训他们。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 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说你这个收了钱的公知,就把耶稣砸死了。

 

 

【9】@兽爷: 佛经里面有个词叫"梦幻泡影"。秀忠贞的时候,你把对方的名字纹在后背,发在朋友圈里,所有人都为你们点赞,感动,流泪。这时候越盛大,以后反目,因为利益撕逼的时候,回过头看,就越觉得是个讽刺。对于这种事,莎士比亚港的好,这些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局。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