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409】小孩子不需要梦想,他们只需要像玩偶一样受大人的摆布就可以了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09月25日

【1】@Fautwhhteck 

“好的,现在开始按照2050年文娱作品可展现文化内容标准来重新进行文字的筛选吧。”
“嗯……行吧,我们来看一下提审的书单,这本小说讲的是什么?”
“这本小说讲得是,我看看,一个男人从监狱出来,然后成为市长的故事。”
“哦,这不是挺好挺励志的吗,那么他是怎么成为市长的呢?”
“书里没怎么说。”
“啊,这不是一个男人成为市长的故事吗,那它故事不就该是,有这么些个内容嘛。书里怎么写的。”
“书里说,这男人出狱,几年后,成了市长。”
“然后呢?”
“然后没啦。”
“没啦?”
“那这故事有趣在哪里,如我记得没错,这至少也算得上是有名有姓的作品?”
“这故事,呃……经过了多次修订,怎么说呢……其中很大部分被之前的审核去除了,比如,他里面本来有个角色是警察……”
“警察!我的天呐,您不用说下去了,小说里怎么能写到行政机关呢。”
“对,您说的对,这个那个,这个故事还有宗教元素,这里写这个身为主角的男人出狱后无家可归,进入了一个教堂住了一晚……”
“作者大可不必那么写,大家都知道现在宗教的元素相当敏感,我们得保证青少年阅读的时候不接触任何与宗教相关的内容。”
“您说的对,而且这故事里也有偷窃的行为,还有,我看看这个标注是怎么写的,‘包含对当时环境下人民形象的负面描写。’上面是这么写的。”
“什么负面描写呢?”
“描写其中的部分角色犹如描写阴险势利的小人。”
“被描写的人可多无辜啊,他们知道了肯定很伤心,最关键的是,读书的人十有八九肯定会受这些角色影响,成为一个阴险势利的人。我有点受不了了,这故事就不能有些正常的剧情发展吗,有没有,女主角之类的。”
“女主角……也有个和主角有关的女性角色。但是……”
“但是什么,先生?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您也没必要那样遮遮掩掩。”
“这个女性角色,这个女性角色是个……”
“是个?”
“是个妓女,先生。”
“妓女?是我知道的那个妓女吗?这作者写了个妓女……他,他必定是以批判性的角度,我猜他肯定狠狠批判了那个妓女的角色!若是这样我也多少能够理解了。”
“作者笔下的妓女虽然悲惨,但好像是个比较正面的角色。”
“正面角色,他疯了吧,怎么会有这样的作者。如果这本书以原本的面貌出现在读者手中,尤其是那些未经世事,不知社会为何物的孩子,是十个有九个看了都会想去做妓女的!您想想,您想想您的孩子……我的天。”
“然后,我看看,这个妓女死了,然后把女儿托付给了男主。”
“哪呢,我怎么没在现有的版本看到这一节?”
“我看的是修正版,我看看,哦,因为这个女儿和反征服的学生政权成员谈恋爱……”
“嘘……别说出那个词。”
“哦我的失误,我太惊讶了,不过这说明我们的文娱审核是正确的,都是正确的。这些内容不会被我们纯净的下一代看到。他们必然会一无所知地在干净洁白的世界长大,呼……”
“这些内容不该被看到。”
“对的,好在这些内容已经被删减了,因为这个女儿的对象的关系,前辈们删去了一整条女儿的线,这样也顺势处理掉了那个当妓女的角色和妓女亲戚一家人的粗鄙角色,这处理相当精明,所有有关的都被删啦。”
“这真是太棒了。”
“因为开头就没有了警察的角色,所以警察也没有自杀,可喜可贺。”
“这才是我们需要的故事。”
“是的所以初听上去有些无聊,但现在这个版本无疑是最合适的。”
“那这本书已经够完美了。它为什么还在重审名单上。”
“哦我看看,是这样,这本书的书名是《“悲惨”世界》,现在说法是,不太希望书名里有比较负面的内容,当然了加引号已经不被承认是个好的手段了,所以……”
“一个男人,从监狱里出来,成为了市长,这一切都很好。没什么好悲惨的,把‘悲惨’从书名里去了吧。”
“我同意,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现在这本书叫《世界》,讲得是一个男人从监狱里出来,成为市长的故事,一共二十页,相当轻便,青少年必读书,我们为他们节省了不少时间。”
“他们会感激我们的,好了下一本叫什么,也是书名出问题了吗?”
“对,关于这个《基督山伯爵》书名里的基督,实际上和宗教吧……”


数日后,书名的更改被落实。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本名为《世界》的书里没有世界。
世界在这本书的外面。


【2】@儿童文学bot 

对于童话,近来是连文武官员都有高见了;有的说是猫狗不应该会说话,称作先生,失了人类的体统;有的说是故事不应该讲成王作帝,违背共和的精神。但我以为这似乎是“杞天之虑”,其实倒并没有什么要紧的。孩子的心,和文武官员的不同,它会进化,决不至于永远停留在一点上,到得胡子老长了,还在想骑了巨人到仙人岛去做皇帝。因为他后来就要懂得一点科学了,知道世上并没有所谓巨人和仙人岛。倘还想,那是生来的低能儿,即使终生不读一篇童话,也还是毫无出息的。

——《〈勇敢的约翰〉校后记》鲁迅

-------------------------------------

《勇敢的约翰》是裴多菲的长篇童话叙事诗,由孙用译、鲁迅校。今天是鲁迅诞辰一百四十周年。


【3】糊涂小姐-逢考必过 

说起来,杂七杂八的逼事真多,天天不是禁这个就是禁那个,该禁的不禁。
天天打着为小孩好的理由,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
他们说,救救孩子吧!
这些年,游戏是错的,小说是错的,手机电脑是错的。
到底是谁错了?
别说小孩了,大人的自制力连小孩都不如,打起麻将,不也是整宿整宿,天天烂你自己的舒适圈,把小孩往幼儿园学校一扔,钱往里砸,自以为孩子他自己biu的一下就会长的根正苗红?
成绩不好,怪学校怪孩子怪师资怪补习班怪游戏怪手机怪动漫?
你自己不以身作则,给孩子树立一个好榜样?
你社会地位高吗?受人爱戴吗?独立吗?富了吗?自制力好吗?活的十全十美吗?

#迪迦奥特曼下架#经济上的巨人,文化上的矮子。文化崛起没有一个明确的制度从何谈起?今天莫名其妙禁这个,明天莫名其妙禁那个,文化工作者搞不清红线在哪里,付出的心血一禁就没了,这换谁谁不憋屈?伍六七和迪迦能有啥问题?我踏马从小就看奥特曼不也活得好好的。家长把家庭教育的失败归因于虚拟世界,文化相关机构又不作为,文化产业也要走上国足的死路才开心?看来我是看不到文化崛起和输出的那一天了,伍六七多好的国漫说下架就下架,比这更好的又能找出几个?美国有好莱坞有环球影城有迪士尼乐园,日本有任天堂有动漫,而中国有什么呢?有一条不知道规矩到底在哪里的随时浮动的红线。


【4】“小孩子不需要梦想,他们只需要像玩偶一样受大人的摆布就可以了”  ——迪迦奥特曼第八集


【5】麻衣桑未来男友 

#迪迦奥特曼涉及持械殴打等暴力情节##迪迦奥特曼下架# 很多年以后 我没有记住迪迦里面是怎么持械打人的 但是我一直记得奥比克、加佐特、德班、艾勃隆以及最后的加坦杰厄
打打杀杀不过是特摄作品的表象 圆谷所要表达的东西 并不是通过描写打打杀杀的场面来传递给读者的 而是通过让大家反思剧中的人物是为了什么而战斗 从而引发大家的思考的
如果说所谓的优秀作品一定要用最浅显的方式表达真善美的话 那么宝宝巴士和超级飞侠一定是优秀作品 而需要有一定鉴赏能力才能看懂文戏的特摄剧则会慢慢消失
看不见恶 人们又怎会向善


【6】有盐电影 

男性通常以肯定、获取、占有来自我确认。
而相反,女性自我确立的过程,是一个否认、丢弃、甚至毁灭的过程。女性只有逐步丢掉社会建构出来的、关于女性的种种规训、定义、身份……,回到仅仅作为一个人的本真状态,甚至彻底抹除生命,才能获得真正的解放和自由。最终女性只有丢掉自己,才能成为自己。
戴老师解读《末路狂花》这段悲壮又振奋。只要我们一直往前走,一点点丢掉身上背负的枷锁,总有一天会自由。


【7】小皇帝曰 

1959年除夕夜,内蒙古赤峰市水地乡供销社被盗,共计丢失4匹棉布、4条香烟、7斤水果糖、1桶豆油,以及300元营业款。
这在当时的确属于大案了,一群公安干警盯着现场的一个大脚印,一筹莫展。过年过节的出了这样的案子,不破影响安定团结;想要破,又没那么容易,当时的刑侦技术几乎是空白。
从一个破脚印子想要追查到罪犯,这过程堪比西天取经,着实困难重重。干警们没办法,只能按照老套路,硬着头皮,挨家挨户走访群众,希望能够得到有效线索。可是这工作量实在太大,案子怕一时半会儿很难破。
突然有个小干警说:“要不让我们村的放羊老头来瞧瞧吧。”老头五十大几,大字不识一个,大半辈子,一直窝在山沟沟里放羊。
小干警说:“让他来吧,准行。”干警们一头雾水:“凭啥他就能行?”小干警说:“我们村的羊丢了都找他,没一次没找回来的。”
案情紧急,果然老头到了供销社,一顿端详后,说道:“俩人,一个穿胶鞋,一个光脚。”
干警们仔细看看,那还的确还真是有一个光脚的脚印,只是一般情况下,谁想到大冬天有人会光脚,所以在之前侦查中就被忽略了。
老头顺着脚印走了出去,有时用手比划比划,有时候又托着脑袋沉思,然后站起来说道:“穿胶鞋的这个不超过20岁,身高1.65米左右。光脚的40来岁,身高1.7米,很可能是父子俩。”
干警们傻眼了,这都能分析出来?还没等问原因,老头拿个树枝边走边画,干警们就问:“你这画啥呢?”老头说:“脚印。”
干警们觉得老头太玄乎了,这圈里明明啥都没有啊,老头说:“你趴地上看。”果然,不趴地上还真看不出来那浅浅的脚印。
但其中有个圈里,并内有脚印。干警们突然兴奋起来:“这个圈没脚印啊?”老头说:“里面是不是有一颗小石子翻白了?”众人一看,的确如此,可是这说明什么呢?“这块小石子翻出来的一面是潮的,背面是干的,这是坏人踩过的,从土里面把它翻出来的。”
众人叹服,这观察能力,可谓细致入微。可是更牛逼的事情发生了,在七弯八拐走了两三里路后,这老头就不停的在那画圈圈,没有脚印的地方,圈完了之后又接上了脚印。一直到一个小土丘子,脚印变得更多、更清晰了起来。
老头丢掉手中的树枝,拍了拍手上的土,说:“那个穿胶鞋的人,站在这个土丘子上面就能看到供销社,他经常站在这上面盯梢,等等,他这胶鞋还是新的,去抓人吧!”
果然土丘子后面有一户人家。干警们抓个正着,果然父子俩作案,除了被霍霍的部分香烟和水果糖,其他的布匹、豆油全堆在炕头。一经审讯,盗贼供认不讳,偷盗当晚,买了个新鞋,老子舍不得,光着脚,新鞋给儿子穿。
这老头真是神了,刑警队长史海滨立马请教老头诀窍。老头说:“其实也没啥,就是放羊放久了,一看到羊的脚印,就仿佛看到一头羊往哪儿深一脚浅一脚地跑了,看人的脚印子也差不多,顺着脚印子就能追到那。”
老头说起来异常轻松,但他的这套本领,既是一种经验,更是一种天赋。经验别人可以学到,天赋别人无法掌握。
刑警队长立刻向上级请示,“收编”这个人才为“侦查员”,按正式工发放工资,33.5元一个月。平时不用到局里报到,有了案情,专门有人会开着吉普车去请他。
没想到这一发不可收拾,老人的名气响彻警界、传遍了全国,那个年代,天南海北的需要痕鉴定的大案,都去找他帮忙。
1965年7月,南京市电影院连环盗窃案,现场也是只提取到了一枚足迹,然后警方就束手无策。后来干警把这个足迹拍成照片寄到了赤峰,老头仔细看完后,判断是嫌疑人身高约1.64米,年龄在25岁左右,身材偏胖,可能当过兵。南京最终按照这个范围展开了侦查,最终果然抓获嫌疑人。
1972年6月,北京海淀连续发生的十余起“闹鬼案”。老头奉命进京,同样根据现场留下的脚印,判断有两只“鬼”,身高都是1.7米左右,年龄在23至25岁之间,最终北京警方抓获的嫌疑犯果然是一对外籍的混血儿兄弟俩。
还有1973年春,河南安阳铁矿银行分理处发生特大抢劫杀人案,安阳警方出动400多警力,也是老头通过在一堆鞋印当中,找出了一个回力球鞋的鞋印和一个布鞋鞋印来判断出嫌疑人。其中穿回力鞋的嫌疑人年龄约21岁左右,身高1.67米。关键的是回力鞋嫌疑人小脚穿大鞋,刻意伪装行踪,也被老头判断出来。
截至1981年1月,放羊老人临终前,参与破案近百起,从未失手。但由于老人不识字,他的独门绝技只能经口述,由他人记录并“翻译”成《步伐追踪》,成了刑警学院的教材。但真正精髓的天赋要领,仍然被认为失传了。
这个放羊老人的名字叫马玉林,他的故事写成了长篇的报告文学《神眼》、《神眼马玉林》;以及被拍成电视剧,名叫《神眼》、《觅踪擒魔》等。


【8】@花落成蚀 

看到张阿旃陀石窟的图,笑死我了。石像裂了,得打针,打吊针。
图片来自:doi:10.3390/arts2030134

文物医院 :我国石窟类文物长期面临着水患、石窟岩体稳定性及石雕表面风化等病害的威胁,岩体裂隙灌浆的办法是目前解决石窟岩体稳定性较为有效的方法。由于无法加压渗透,只能采取这样自然渗透的方法,以防止小的裂隙病害继续恶化。[奥特曼]


【9】深焦DeepFocus 

#深焦电影史# 倍赏美津子是今村昌平导演合作最多的女演员,早在两人第一次合作时,今村昌平就为她的演技折服。今村昌平回忆拍摄《复仇在我》时曾提到一件趣事,片中有一场倍赏美津子与公公一起泡澡的戏,今村想拍出深山的荒凉感,但当地每个温泉浴场都维护得很好,很难找到合适的,剧组搜遍全国才勉强在神奈川找到合适的。

这时的倍赏美津子却在温泉旅馆饶有兴趣地玩着打鼹鼠游戏,今村不由担心道,“这可是个重要情节,她这样不要紧吗?”可是倍赏美津子早已对剧本烂熟于心,到了正式开拍时,她拿捏得恰如其分,演得非常成功。全部拍完后,今村昌平还沉湎于孤独与伤感之中,只听有人爽朗地说道:“今平,觉得冷清了吧?”抬头一看,是善解人意得倍赏美津子提着一瓶白兰地走进屋子里来。

出自:今村昌平随笔《草疯长》


【10】@indigo 

Peter Thiel有一个全局性的论断,他认为人工智能(中心化计算)往左,由中心化的机器做出自上而下的决策;而加密货币(去中心化计算)往右,由众多分布式的代理、人类和机器人做出自下而上的决策。意识形态决定技术方向


【11】@邓布利多糖奶霜 

……我真的很烦“她这样做是害了以后所有……的女孩”这套话术。
男人的话术是,只要一个男人出人头地,就是全体Y染色体共享的永久荣誉。
而对付女人的话术是,一个女人有瑕疵,或者说可能有瑕疵,全体女性就要一起低头成为被讨伐的对象,分摊这种不利后果。
除非有一天法律不允许自诉,否则没有什么能阻止后来的女孩子们保护自己。
别被这套话术加深女性自身的耻辱感和愧疚感了。生而为女你不用抱歉。


【12】中国、世界历史各朝代时空示意图 作者林震宇
原文及高清大图链接:O中国历史各朝代时空示意图 


【13】@光明处是你我归处 

面对愈发严苛无理的文化管制,我只有两个建议给像我一样无力而愤怒的普通人。第一,买几个储量可观的硬盘,把你珍爱的书影音存下来。风越来越冷,有朝一日或许那会是你的堡垒。第二,记住那些消失的或者即将消失的作品带给你的感觉,记住它们。光明而美丽的艺术哺育过你,你有责任在它们暂时缺席的隆冬中,为它们守夜。携带着它们,如同携带着加缪所说的,那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