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428】现在是乱纪元,非必要不要离开自己所居住的城市了

huoyi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11月02日

【1】@史老柒 

对我这段时间的经历,简单写个总结吧。
昨天下午顺利抵京,出北京南站的时候就简单看了一眼健康宝放行。
打车第一时间直奔已经预约好的家附近的医院做核酸检测,做完之后直接去社区报备,交代了所有的行程和隔离的过程。
社区小妹说太曲折了,写不下了[允悲]
社区给的建议是7+7,即居家隔离7天后,医学观察7天。
然后正好我们小区刚刚升级了门禁,跟我说这段时间叫外卖,保安大哥会给我送到门口,然后敲门,我看猫眼没人再去拿。
我跟媳妇说,你出差吧,媳妇跟我说,正好要去苏州,我说去吧,否则你还得跟我们一块隔离。
然后我现在暗戳戳的想,媳妇如果因为迪士尼那事,也被隔离了,嘿嘿……就轮到我开大嘲讽术了,这俩礼拜我被嘲讽的。
在嘉峪关被隔离最初,其实我是心里相当有怨言的,首先,我属于时空重叠,确诊患者15号退房走人,我16号住进去,酒店每天都按照防疫规定,对每个房间进行消杀,然鹅却不让我退房。
然后我才知道,我们去看神舟发射的地方-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地理位置,是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
这是致命的一刀,额济纳旗的行程,直接挂在了我国务院行程码上,以至于虽然我国务院行程码是绿码,但北京健康宝直接被废,我无法买任何公共交通工具。
随后,嘉峪关市宣布了,集中隔离场所和密接人群。
我一个没去过额济纳景区,老老实实看发射,返回嘉峪关倒霉催的住进了嘉峪关唯二的五星级,想着让自己住好点,结果被集中隔离。
那段时间,我心理压力是巨大的,工作怎么办,孩子学习怎么办?
那段时间我也想过闹,但后来还是控制住了,我17号被隔离,20号才发了第一条微博说我被隔离了。
在那三天里,我想了很多,最后我说服自己,工作没了也好,扣钱调岗也罢,都不是最重要的,工作之外我还有自媒体的收入,饿不死,最多让日子难过,孩子学校的功课,有空中课堂网课,我还可以辅导。
但额济纳这次疫情爆发必须得到控制,是最重要的,我虽然被感染的概率极小,但是15号退房的那俩上海人,毕竟跟我住在了同一个酒店,哪怕房间消杀,空调呢?楼道呢走廊呢?早餐餐厅的角落呢?
德尔塔病毒潜伏期长,万一呢?
有些事可以通过闹解决,有些闹也没用,挂着额济纳的行程,你哪都去不了,而消掉额旗的行程,谁也做不到,给你放行的责任,嘉峪关市委书记,甘肃省委书记也承担不起。
想明白这个,人也就踏实下来,跟单位做了交待,就在酒店踏踏实实的隔离了。
每天孩子上网课,然后我精讲,下午做练习册和习题,晚上根据学校的家庭作业,选做一些。
在房间里玩蹦床锻炼身体,跟我打扑克,用平板电脑看b站,看上美动画片,日子其实也不是那么难过。
但压力在一点一点的积攒,比如看到嘉峪关的新增病例,看到疫情在全国爆发,感觉自己的回家之路遥遥无期。
看到自己的健康宝红码,在一起被隔离的人甘肃健康宝黄码甚至红码,每次做核酸都担心自己阳性,或者酒店有人阳性。
经常凌晨2-3点都睡不着,一遍一遍神经质的刷北京健康宝,甘肃健康码,国务院行程码,虽然明知道不会改变,但就是控制不住。
还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传递给孩子。
但孩子的内心是敏感的,哪怕你大人在控制,孩子也能感受到你不开心。
然后小心翼翼的讨好你,希望你开心,这种小心翼翼,更加加重了你的心里压力,让你觉得对不起孩子,恶性循环……
最终,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10.31日到来了。
我10.17日隔离,10.30日24时正式解除隔离,嘉峪关疾控发给了我解除隔离证明,我的北京健康宝终于恢复了正常,国务院行程码也终于没了额旗的行程。
然后我大半夜开始订票,希望尽快离开嘉峪关。
但是……
12306禁止我订回北京的任何交通工具,因疫情防控政策,您不允许订购此航班/车次……
然后我换城市,天津,保定,张家口,石家庄,承德……
全都不行。
然后我继续换,还是不行……
当时全国三十几个一线城市,只有三个城市的票,我可以买:大同、上海、成都。
在那一瞬间,感觉自己被全国嫌弃,感觉自己的回家之路充满了变数,感觉自己之前14天的积极配合都成了个屁!
而且就算这三个城市的票,也在飞快地减少,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于是我决定,去上海!!
因为上海到北京的高铁特别多,航班也多,上海医疗水平也不错,更重要的是,我姥姥姥爷都是上海人,我在上海也有很多朋友,至少在上海,我不至于继续这么孤立无援。
嘉峪关飞上海的航班,是经停西安的,1小时47分钟,说个事让你们感受一下我当时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因为据说,在一个地方驻留2小时以上,国务院行程码就有可能显示,我从嘉峪关上飞机之后,全程不敢开手机,生怕在西安或者飞过兰州上空的时候,手机会有这些地区的行程,影响我回京……
哪怕我踏马明明知道在飞行模式之下根本不可能有这事,但就是不敢开……
在定了飞上海的机票后,我第一时间联系我上海的朋友,询问做核酸的地方,我计划下飞机第一件事,做核酸,虽然我已经做了9次核酸,但我在飞机上又跟别人接触了,不能让悲剧再重演!
朋友给我推送了“闵行捷医”我在线预约了闵行中心医院的核酸检测,晚上21点的,因为我19点半才能出机场。
然后第一时间申请了随申码,我和孩子的随申码都是绿码,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是登机,起飞,全程关机,不敢喝水,不敢吃东西,从13点到19点,孩子很辛苦,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事后复盘,我崩溃的前兆,就是从飞机飞行过程中,不敢喝水不敢吃东西,全程戴口罩,尽量少说话,孩子在艰难的坚持的时候,给我的心理增加的压力。
孩子很懂事,一直到飞机降落上海,都没有闹,经停西安,在候机大厅的时候,简单吃了点零食喝了点水。
然后就是降落上海,打击一串一串的来,而且次次打得我头晕眼花,手足无措。
飞机降落还在跑道滑行没停稳,我就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这时候朋友告诉我两个消息:
1闵行中心医院好像被封了,为什么被封不清楚,众说纷纭,没个确切的消息,但大概率是发现了确诊或者密接,所以你的核酸估计做不了了,于此同时,朋友推荐了另外两个可以24小时做核酸的地方,复旦大学儿科医院和同仁医院。
2上海迪士尼新冠阳性患者事件。
在接近8小时的飞行后,这两个消息让我心情特别沉重,我出机场因为有随申码,所以直接放行,拿国务院行程码和甘肃健康码的,就检查稍微认真一些。
我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先打车去了中心医院,果然被封。
然后打车去儿科医院。
21点,复旦大学儿科医院,不少于500人排了两条长长的队伍在等待做核酸。
其中不少于200是儿童,儿童们有至少5-10%完全没有任何防护,没有口罩,没有防飞沫帽子,就那么在那追跑打闹,有的还在吃东西,有的直接就在咳嗽……
然后医院里面每过一会儿就爆发激烈的争吵,甚至推搡……
在半小时之内,至少吵了三次。
然后有一个工作人员来介绍流程,我们现在排的队,屁都不是,只是一个领能够挂号的号的队,给了我们一个号,我们才能排队挂号。
挂号之后,我们还要去排队缴费。
缴费之后,我们才能排队测核酸。
而现在的队,是踏马这三个队里面,最短的那个……
我当时给朋友打电话问同仁怎么样,人是不是能少点,朋友说,一样,人山人海。
而且跟我说,最快做完也要1-2小时,最慢的话可能要3-4小时。
我看着队伍,别说人均间隔1米,玛德连0.1米都没有,虽然绝大部分人戴了口罩,但至少还有10%没戴,而且很多人都在咳嗽,还有擤鼻涕,吐痰,孩子在队伍里吃东西,追跑打闹,哭……
我踏马真的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做核酸吗?
孩子从13点到现在只吃了一些零食,万一在这样的环境下,因为饿抵抗力下降,人群中有确诊患者,被感染了怎么办?
我再一次看了手里的末次核酸检测报告,30日18时的,然后决定,草踏马的老子不做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去吃饭!
在吃饭期间,坏消息不断传来,迪士尼隔离4万多人,上海市全市寻找密接和次密人群,各大医院都在连夜发动全部力量进行流调,动员居民做核酸……
孩子吃着跟盆那么大的碗的青菜肉丝面,我看着上海的疫情乱象,脑海中不可遏制的想起16号晚上的嘉峪关。
担心住酒店,明天一早,酒店又被封,朋友叫的商务车司机,因故不能来接我,去做核酸了,我在app上的核酸检测费用,也不能退,让我下载健康云,我下载完了,还是不能退,让我登录个网址,然鹅那个网址根本打不开,我一遍一遍的刷,就是打不开……
在那一刻,我终于心理崩溃了,就踏马的因为一个打不开的网址……
孩子在开心的吃面,吃烤肉,我去洗手间,哭成了煞笔。
我一边哭一边一遍遍的刷订票界面,北京还是去不了,天津还是去不了,新闻说,京津冀严管其他省入境。
我上次哭成这样,是我爹脑溢血送进急救室。
然后我心里涌出对上饶那个去迪士尼的人的疯狂仇恨,当时如果这人在我面前,我又有把刀,能把他一刀一刀活剐了!
我一个无神论,在那一瞬间,我都认为命运在踏马把我按在地上摩擦,认为老天都踏马针对我!
新冠疫情追着我追到了上海!
然后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洗手间门外问,巴巴你在里面吗,你怎么还没出来呀?
理智才一点一点回来,我说,我眼睛进东西了,我在洗脸,稍等,我马上就出来了。
然后看着孩子,我想,做最坏的考虑,向最好的方向努力。
酒店,照住!
饭,照吃。
做好走不了的准备,做好在上海隔离的准备。
嘉峪关14天都过来了,也踏马不差上海再来14天。
想通了之后,我们吃完饭,住酒店,孩子一天很辛苦,沾枕头就睡着了。
我照理一遍遍的刷健康码和订票界面。
然后在刚刚过了0点,进入11.1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能刷进订票界面的交钱界面了!!!
上海到天津!
然后我又试了天津到廊坊,也行。
然后我试了试廊坊到北京,也行!
然后我就这么定了三个高铁票[允悲]
在那一瞬间,卧槽,感觉跟中了五百万一样开心。
开心完,冷静下来之后,我寻思,为什么不直接虹桥高铁去北京南呢?
才四个多小时?
干嘛整这么曲折?
在订了票,等界面刷出的时候,那叫一个紧张,跟踏马的我当年跟我媳妇求婚一样紧张,生怕我媳妇不答应……
然后刷出来了,支付成功,出票成功!
草!我的回家之旅啊!
然后我开始订车,因为已经很晚了,凌晨了,根本没车,滴滴出行和百度打车都打不到,后来我用高德打车,勾选了所有选项,叫了一辆大奔,我入住的酒店距离虹桥高铁站,短短7公里,那辆大奔车费240[允悲]
顾不得了!有车我就很开心,区区240而已,不值一提。
然后就是在虹桥高铁站焦急的等待登车,一遍遍的刷健康宝和国务院行程码,生怕再变,再然后就是在检查了北京健康宝和国务院行程码后顺利登车,车上我和孩子照例没有进食和饮水,反正四个多小时时间也不长。
终于回到北京了。
在走出南站的那一瞬间,虽然北京阴云密布,在我的心中那简直是响晴薄日,艳阳高照,无比的亮堂!
这一路走来,回头看看,我最感谢的就是嘉峪关诺金酒店,里面的服务真的很好,以后我只要再去嘉峪关,非诺金不住!
其次就是驻酒店的嘉峪关第一人民医院的祁大夫,在隔离期间,真的为我们争取了很多权益,我们能够顺利解除隔离,祁大夫起到了关键作用。
还有我在上海这段时间,帮我联系车,酒店,医院的朋友,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以后来北京,我做东。
最后,我相信有很多现在在隔离,和也解除隔离的人们,你们的心情跟我一样复杂,我还是要说,疫情最大,宁严勿宽,生在中国,哪怕你最终确诊了,也能得到最好的,免费的治疗,国家对你的生命安全,无比珍惜和重视。
有命活着,才有其他。
ps:现在是乱纪元,非必要不要离开自己所居住的城市了,等恒纪元来了,咱们再出去浪吧。
ps2:创建了个话题 #因疫情隔离的回家之路# 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大家都能顺利回家

 

 

【2】@卑鄙无耻老猫 

中国家庭应对紧急情况物质储备个人推荐方案(按照成年人的人均考虑)

一、应对7天左右断绝水电的紧急情况储备:
1、1000克巧克力(推荐黑巧克力或者军用巧克力)。1000克压缩饼干。500克牛肉干。
2、6000克矿泉水(推荐300毫升左右的小瓶,矿泉水瓶也是重要资源,喝完别扔)
3、4个500克以上马口铁罐头(建议水果、肉类各2,罐头也是重要资源)
4、250克盐(不仅仅用来吃),一小瓶高度白酒或者酒精。
5、刀具、指南针、口哨、打火棒、打火机、可以使用干电池的手电筒和收音机(以及额外的干电池)。
6、小型急救包、一盒安全套(安全套是万能工具别想歪)、两包卫生巾(卫生巾同样是万能神器别想歪)一瓶凡士林、其他个人急需药品。
7、所在地区的大比例地图、中国地图,野外求生手册(这些建议提早准备)。
8、橡胶雨衣、捆扎绳、隔潮垫。根据季节准备衣服。准备一双适合长途越野的登山鞋,若干袜子,手套,滑雪头套。
9、所有上述物品存放在一个大容量登山包内。

PS1: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是要准备撤离或者转移的,所以要准备高能量食品和步行转移装备。
PS2:重要个人信息资料(身份证驾驶证户口本结婚证房产证)妥善保管。重要财产(金银首饰手表)妥善保管。重要照片等准备U盘或者移动硬盘准备。

二、应对15-30天左右防疫隔离(水电网络等基本能保障条件下)的战略储备。

(一)、必须部分
1、20公斤以上的大米/面粉/玉米粉。
2、10公斤以上的香肠、酱肉、咸肉、火腿、腌制鸡鸭鱼类(无需冷藏的以节约冰箱空间),另外可以准备一些小包装的牛肉干、猪肉脯1公斤以上。
3、3公斤以上的鸡蛋及蛋制品(咸鸭蛋、松花蛋)。
4、5公斤以上的食用调和油。
5、按照每个人每个月2瓶酱油/1瓶米醋/1瓶料酒/2公斤盐准备各种调料。再强调一句:盐要超额准备,准备中途做腌制用。另外各种花椒八角桂皮茴香孜然等调料也相应准备。
6、各种辣椒酱、豆瓣酱、芝麻酱、花生酱、沙拉酱、咖喱酱、火锅调料等根据个人口味相应准备。
7、5公斤以上黄豆绿豆赤豆等(不仅用来直接吃,缺乏蔬菜时用来发豆芽)。各类真空包装耐存储的榨菜、咸菜、酸菜2公斤。
8、生姜、大蒜、干辣椒、带根的葱苗等1公斤以上。
9、整箱的可长期储存牛奶,按照每天250毫升以上考虑。
10、木耳、香菇、笋干等干制品1公斤以上。
11、耐存储水果:苹果、橙子、哈密瓜、柚子,10公斤以上。
12、耐储存蔬菜:土豆、大白菜、山药、老南瓜、番薯、老玉米10公斤以上。准备适量速冻蔬菜(如冻青豆)
13、洗衣粉/洗衣液/洗发水/香皂/肥皂/卫生纸/洗洁精等确保一个月用量。
14、至少3个月用量的垃圾袋。

(二)、根据个人经济条件及饮食习惯准备
1、按照每天500克考虑准备耐存储的零食。推荐准备瓜子、果仁、水果干、饼干。各种即冲的燕麦片、藕粉、膨化食品,糖果等。
2、速溶饮料、橙汁、咖啡。
3、方便面、自热锅等即食食品。
4、、午餐肉罐头、水果罐头。
5、不管是否饮酒,准备至少2000毫升以上高度白酒。其他酒水饮料自行考虑。
6、真空包装食品。
7、苏打粉、发酵粉。
8、黄油、奶酪。

(三)、其他必备物品
1、常用必须药品1个月。感冒、发烧、腹泻、抗生素等常用药物。
2、口罩、消毒液、湿巾。(至少2个月用量)
3、女性卫生用品和计生用品。(至少2个月)
4、宠物食品。
5、充电宝、干电池,可使用电池的手电筒和收音机。
6、一个带轮子的拖车或者推车(应对大量采购或者物资运输)。
7、蜡烛、储水容器。
8、婴儿所需要的奶粉、尿片等按照3个月用量准备。
9、其他特殊需要人群的特殊物资。

(四)、其他准备
1、现在开始保持家庭里有一周用量的新鲜蔬菜和肉类。
2准备3天左右速冻食品,去掉外包装重新包装后储藏。
3、准备好一周用换洗内衣单独打包存放。
4、家庭内准备一个可通风的房间(最好是具备独立的卫生间),并事先准备好足够的保鲜膜和胶带纸、储水工具、电茶壶、独立餐具,以应对万一家庭内部隔离需要(在房间门口搭设独立玄关空间,避免接触)
5、对常用电器进行一次事先检查。
6、各类水电网络费用预充值。
7、电脑手机上下载好游戏、APP。
8、了解好常用疾病所需要药物及采购渠道。

三、总结:
1、上述准备按照最极端、物资供应完全断绝情况下维生而考虑,在我国发生这种情况概率极低。无需超过建议过多准备以造成浪费损失,也注意及时更新到期食品(建议打成清单并标注好质保期到期时间)。
2、保持清醒和镇定的良好心态,相信国家相信政府,不要轻信谣言传播谣言。
3、邻里之间在避免非必要接触情况下互帮互助,尤其是帮助老人和其他困难家庭。尽早建立楼道、社区微信群。
4、确保信息通畅,和家人、社区保持联络畅通。
5、在确保安全前提下尽量保持采购,但是要预防采购过程中的接触风险。
6、保持生活规律,在家里积极开展体育锻炼。

 

 

【3】马伯庸 

最近我接触到一份民国资料,很值得聊上一聊。
它只是一页薄薄的信笺,不涉任何名人,亦无关任何重大事件,史料价值极为有限。但在其中,却深藏着一个颇为有趣的细节。
这是一份1938年日据上海时期,上海宪兵司令部签发的一份逮捕令。(图一)
逮捕令用日文写成,附有一男一女两张照片。大概意思是:男子叫许明杰,46岁,是许氏牙科诊所的所长;女子叫夏菁,44岁,没有工作。他们被逮捕的罪名,是给中国军队提供盘尼西林。他们在白克路21弄5号的住所,也遭到了搜查。落款时间是38年11月。
这个白克路,就是现在的凤阳路,路名是为了纪念租界工部局董事艾伯特白克。21弄的位置,大概位于今天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隔壁。
其时已经是全面抗战的第二年,广州、武汉刚刚失守,双方进入战略相持阶段。而上海华界已经沦陷两年,只有法租界和半个公共租界尚在。从这份资料来看,似乎讲的是一对爱国人士的悲剧。
让我们暂停两分钟,大家可以再看看这份文件,仔细想想,有什么问题没有?
其实还真是不少。
比如这个抬头,“だいにほんていこくりくぐん”就是大日本帝国陆军”,“けんぺい”是宪兵,最后还接了一个汉字的“部”。把部队名称的汉字写成假名,就显得很不正规。
而落款更奇怪了。姑且不论“上海宪兵部”的用法是否正确,最起码纪年应该用“昭和十三年”,即使用公历,也该写成1938年,而不是“38年”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写法。
还有什么“牙”、“队”等中文汉字掺杂其中,就不提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致命错误。毕竟这是一份普通的逮捕状,经手人一时犯懒少写几个字,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不懂日文,也没研究过二战日军文书格式,姑且不在这揪错。
真正的致命破绽,存在于正文里。
许明杰夫妇被逮捕的罪名,是给中国军队提供盘尼西林。盘尼西林即青霉素,在当时是极为贵重的抗生素药物,但它到底有多珍贵呢?
这里有一个热知识里的冷知识。
英国人弗莱明在1928年因为一次实验室的失误,偶然发现了青霉菌对葡萄球菌的杀菌作用,这个故事大家耳熟能详。我小时候一直觉得,这么伟大的发现,接下来应该是震撼了整个世界,拯救了无数病人吧?
事实上,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弗莱明一直没有办法解决青霉素的提纯和量产问题,很快放弃了。医药界在经过初期的兴奋之后,很快把注意力转向另外一种杀菌神器——磺胺。
1932年,德国科学家从一种叫“百浪多息”的红色染料里分离出氨苯磺胺,它对于侵入人体之内的细菌有奇效。虽然磺胺不及青霉素杀伤力大,但架不住量产技术成熟,迅速成为时代宠儿,青霉素则被扔在角落里发霉,字面意义上的……
直到1938年,牛津大学的Howard Florey和Ernst Chain才想起来这个被遗忘的小可怜,重新捡起来进行研究,并在1940年5月才成功制成了第一种提纯青霉素——盘尼西林F;1941年,他们的论文《对青霉素的进一步观察》 发表在医学期刊《柳叶刀》上,才重新引起了学界的关注。
那时候欧洲已经快被打烂了,量产的研发任务便交给了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数个大制药公司联手足足忙活了两年,终于在1943年实现了青霉素的量产,1944年达到了工业级的产量,开始源源不断地供应欧洲战场。这也就是为什么,弗莱明1928年发现青霉素,要等到1945年,才与钱恩共享了诺贝尔奖。
至于日本人,他们对于盘尼西林的兴趣始于1942年。当时德国潜艇会定期给日本运送一批欧洲医学期刊,日本军方读到Florey和Ernst Chain的论文之后,意识到这是个好玩意儿,但一直没怎么上心。
到了1944年1月,日本人突然听到个消息。英国首相丘吉尔罹患肺炎,被一种叫盘尼西林的特效药治好了。他们才开始认真起来。1944年2月,军方召集了一批专家,成了盘尼西林研发小组,而且野心很大,要求1944年8月前要实现量产,为此拨款19亿日元——同期美国的拨款数字折算下来,是635亿日元。
这个大跃进计划虽然极不靠谱,但日本人特有的轴劲儿多少起到了一点作用,居然奇迹般地在1944年12月和1945年1月两次在实验室成功生产出了盘尼西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据我查到的一份病历显示,东条英机自杀未遂之后,胸部受伤严重,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每三个小时注射两万单位的盘尼西林——不用问,这自然是米英鬼畜的产品,而不是身土不二的国货。东条英机在人生的最后时刻,就这么脏了。
日本真正实现青霉素量产,要等到朝鲜战争爆发。当时美国为了减少后勤压力,才在日本本土开始扶持抗生素产业。
所以在1943年之前,普通人能接触到的最好的杀菌药物,只可能是磺胺。倘若许明杰、夏菁这对上海牙医夫妻能在1938年为中国军队提供盘尼西林,日本人绝不会只是发出一张简陋的逮捕令了事,应该派航空母舰把他们接回本土,然后严加拷问:“你们是从哪儿穿越来的?”
这一份资料,毫无疑问是伪造的。
我试图去搜寻这对夫妻的蛛丝马迹,并没有任何结果。小人物想在大时代留下一点印记,实在是太难了。只能推测造假时间大概是建国前后。那时候盘尼西林已经在中国深入人心,造假者不谙药品研发的历史,大笔一挥,留下破绽。至于他们制造这份假逮捕令的动机,更是无从揣测,也许是为了急于洗清自己身上的历史污点,也许是为了争取某种荣誉或奖励,那将是另外一个故事。
查完这一圈之后,我忽然产生了另外一个兴趣。
1938年的盘尼西林是假的,那么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见到盘尼西林的?
带着疑问,我又去找了一番。盘尼西林进入中国人的视野,最早只能追溯到1941年一本科学杂志上的两篇科普级文章。后来随着西方研究成果的深入,这边的介绍也日渐多起来。Penicillin的译名五花八门,有盘尼西林、配尼西林、本尼西林、班尼西林、潘尼西林,潘纳西林、贝尼西林等等……反正吧,这位住在西林的尼姑一点没闲着,不是被盘,就是被配。当然,我最喜欢的译名,叫做“片弥西灵”,西灵,西方来的灵丹妙药,还挺符合它的性质。
抛开公众认知不提,中国的医药学界对盘尼西林的关注并不晚。Florey和Chain那一篇在《柳叶刀》上的论文才发表不久,便被中央防疫处的技术人员关注到了。
在战争期间,中央防疫处被疏散到了昆明,无论人员、设备与资金都极其缺乏。幸运的是,乱世从来不缺国士。当时主持防疫处工作的处长叫汤飞凡,湘雅毕业、哈佛进修,英伦深造,履历金光闪闪,是中国第一代医学微生物专家,极具才华与眼光——顺带一说,他岳父就是大名鼎鼎的湖南王何键。
当时中国尚可以通过滇缅公路与盟军联系,除了物资之外,各种学术成果也可以交流。在41年的一次工作会议上,一个叫魏曦的工作人员把Florey和Chain的论文拿出来做报告,汤飞凡立刻意识到,这对于中国来说意义重大,遂决心着手进行研发。
前面讲了,美国几大药企拼尽全力,尚且花了数年时间才实现量产;日本调动各路精英,一年时间也只勉强在实验室里做出成品。凭着汤飞凡手下这二十几号人,困守在昆明城外一处简陋的实验室内,手里只有十几个试管、烧杯和一台时好时坏的锅炉,想要研发出青霉素,简直是天方夜谭。
汤飞凡和其他科学家研发青霉素的过程,极为艰辛。他们一方面要千方百计获得国外的技术资料,以确定研制方向;另一方面也要绞尽脑汁地用各种土办法,来解决设备匮乏的窘境。比如制备青霉素的最后一步,需要用到冻干机来做干燥处理。昆明没有这种设备,当时一个叫黄有民的技师在库房里翻出一台真空泵,以它为核心,居然赤手空拳设计出了一台干燥机。所有部件全部手绘图纸,交给昆明电厂机械厂来制造,黄有民再自己组装。缺少硫酸钙,就用石膏粉代替;缺少真空表,就用水银气压表代替,再靠人工换算。
这个研发过程之艰苦,是可以单独写一篇文章来介绍的。这里不多赘述,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徐丁丁的《抗日战争时期中央防疫处的青霉素试制工作》,或者直接去看汤飞凡的回忆录《吾国自制青霉素的回顾与前瞻》。
总之,在克服了重重艰苦之后,汤飞凡的团队奇迹般地在1944年9月5日,生产出了中国第一批青霉素粗制品,只比日本晚九个月。当时一共生产了五瓶,分别送到重庆、英国牛津和美国威斯康辛进行检验,结论是每毫克含青霉素177牛津单位,越过了合格线。
与此同时,汤飞凡在昆明惠滇医院和昆华医院开展了临床试验,效果十分惊人,在骨髓炎、积脓症、新生儿眼炎、子宫内膜炎、背部痈疽、 蜂窝质炎和创伤感染 方面表现都颇为优异。
顺带一提,汤飞凡有一个学生叫张昌绍,他在43年10月的《中华医学杂志》上介绍了国外的盘尼西林的研究进度,把它第一次称之为“青霉菌素”。后来这个词演变成了“青霉素”,被大部分学者接受,遂成定名。
汤飞凡团队取得成功之后,士气大振,再接再厉,到45年春天的时候,他们出产的青霉素已达到了每毫克418牛津单位,然后又提升到了750牛津单位。可惜的是,受制于物质条件,中央防疫处的产量十分有限。除了供应前线之外,他们不得不拿出一部分青霉素在市场上售卖,每五万单位作价两万元,所得营收没有给研究人员发工资,而是用于购买各种实验设备。
国产青霉素研发过程,在抗战胜利后也没停止。到了1947年4月,重返北平天坛的汤飞凡团队在报纸上刊出了一则广告,宣布国产盘尼西林正式定名为青霉素,每毫克含十万牛津单位,与美国产品效果相当,至此中国实现了自研青霉素,为建国后的青霉素工业发展完成了至关重要的前置技术。
以当时的恶劣环境,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飞凡之名,实至名归。
最后说一个和盘尼西林有关的小八卦。
1946年的大阪,出现了一个叫王芝客的中国人,他自称是国民政府的将军、蒋委员长的亲切好友。他找到当地商人神秘兮兮地说,他从盟军总部那里拿到了一批日本陆军、海军在战败前藏匿的货物,其中包括了一大批战争末期生产的青霉素。这些货物应该赔偿给中国政府,但运回去得不偿失,蒋委员长要求他在日本当地把物资卖掉。
这些大阪商人哪里了解青霉素的研发历史,只知道这东西是特效药,很值钱,如果能拿到这批藏匿物资的销售权,利润绝对不低。王芝客收了他们两千多万日元的预付款,允诺给他们优先销售权,然后就……消失了。商人们等了很久都没等到货物,找到中华民国驻大阪办事处询问,才发现上当了。
好在警察十分机敏,很快将此人调查归案。发现王芝客根本不是中国人,而是地地道道的东京人,叫大塚博国,和川岛芳子还有点亲戚关系。这家伙天生是个诈骗犯,战前就曾经训练日本儿童冒充中国人,专门去骗大阪商人。这次落网之后,警察在他家里寻找赃物,结果搜出了价值七十万日元的青霉素。
所以大家以后看抗战题材的电视剧,千万记住了,但凡有从鬼子手里抢青霉素的桥段,编剧八成都是这位大塚博国的受害者。

@木遥:故事很好,缺一个结尾。汤飞凡55年分离出砂眼衣原体,全球第一。58年大批判中不堪凌辱,自杀身亡。

 

 

【4】@也要楚天阔2019 

我妈讲了一个病友的故事。就叫他老头吧。
老头也得的肺癌,七十多岁了。每次独自来住院,精神不错活动自如,无需陪护。
癌症病人都比较想得开,在吃的上面不亏待自己。毕竟进医院花钱如流水,一针长效升白针就三千多,吃一顿好的才百八十块。
老头却很抠,每天在食堂打饭,从不下馆子。唯一的营养品就是冲一杯黑芝麻糊。
前天老头治疗后白细胞降低明显,浑身不舒服,一直没起床。护士来查房,我妈告知老头没吃早饭。
主治医生颇为担心,帮他在食堂买来鸡蛋包子,勉强吃了。到了中午还是起不了床,也没人给他打饭。
我妈寻思帮他冲一杯牛奶吧。老头摇摇头,说自己有羊奶粉,叫我妈帮忙冲了一杯。
我妈形容“手指头粗的一小包羊奶粉,冲下去连一点腥味都没有。”
主治医师眼看情况不对劲,要求通知家属。老头不同意,说儿子上班没时间。医生强行问清电话号码,打给他儿子。
晚上下班后儿子拎着饭盒来了。我妈问他:“咋不在网上帮你爹叫外卖?”
他儿子答我们住在郊区,外卖送不到这么远啊。我妈嘀咕:奇了,我姑娘在西安都能帮我们叫外卖。
此时老头情况已经危急,医生护士跑前跑后安排各种检查,最后决定送到另一病区的ICU抢救。
第二天早晨护士查房,大家问起老头咋样,护士平淡地说“死了”。我父母大惊,根本不信。
随后他儿子来收拾东西,才知道老头大面积感染导致多器官衰竭,真的死了。
虽然肿瘤医院死人是常事,但亲眼看见发生在身边的、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病友突然去世,还是很震撼。
我爸因此深刻体会到营养的重要性,吃得好才是王道。各种花里胡哨的补品保健品都没啥用,喝汤也没啥用,就是多吃大鱼大肉,保证充足的蛋白质。

 

 

【5】我想我正在沉入一代人的海 

今天看到的悲惨故事:一个小出版社编辑猝然离世,剩下的选题,被同事瓜分。
本来行业就在衰退,投入在减少,行业内的人,可怜归可怜——到最后也不免吞噬别人的尸体。
为什么我决然不想在做文化行业?就是避免一下这种不体面。 真的是社会逼的。

 

 

【6】有备无换

 

【7】唐不闻 

【历史文化冷知识】0248
洪武三年,朱元璋给功勋们颁发了“免死铁券”。
这个铁券,并不是一个小牌子,而是很大的一块铁牌,形状类似瓦片。之所以这么大,是因为上面并不仅写“免死铁券”四个字就够了,而是要用金字写一篇文章。比如赐给大将徐达的,上刻258字,详细叙述了徐达有哪些功劳,赐铁券的理由,铁券可以起什么功用,并且还对徐达提出了希望。
铁券可以免除自己两次死罪,儿子一次,除了谋逆是不可赦免的。洪武三年一共有三十多位功勋领到了铁券,但事实上,相当一部分最后都被朱元璋以谋逆的罪名处死了。
更多历史文化冷知识请点击#历史文化冷知识# 

 

 

【8】知书少年果麦麦 

看到这段好舒适。

什么是美,是自由,是大自然那么强烈的美的教育。 

 

 

 

【9】司天钦Gosta 我直接草……

 

【10】@地下天鹅绒 

显卡(主频越高越好),清水洗净,与红枣和黑豆一起煮,早晚各一杯,治近视,一个食补小偏方送给朋友们,我发明的。
@小耿旧金山号炸了:《本草纲目》记载:显卡性热味苦,主清肝明目。声卡性凉味甘,主润喉止咳,宜搭配耳机同服。网卡性燥助火,常食易怒伤肺。硬盘性淫,久服伤身,大忌。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