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430】人对世界的认识不是天生就有的

dasheng  发布于  浮世汇  2021年11月07日

【1】@祝佳音 

《纽约时报》有个记录短片,采访了一些拒绝打疫苗的人,名字叫《为自由而死:拒绝打疫苗的美国人》。很短,不到10分钟。有人翻译了这个短片,放在知乎,我把链接放在下面。这个片子其实比较冷静,充满人文主义思考。简单来说,记者跑到肯塔基州奥扎克,当地新冠疫苗接种率只有36%,所以感染率也很高,医院90%满。记者采访了当地一些不打疫苗的好汉——当然片子有点取样问题,他是跑到医院采访的,所以这些好汉都带着呼吸机躺在床上……
要说美国人还是很文明的,受访者都用流利的英语表达着对自由意志的关切。片子里讨论的问题包括,个人自由是否至高无上,是否应当适当让位于社会利益。还放了一些政客关于“我们绝逼不会强制人们打疫苗”的讲话。简单来说他们认为是否打疫苗是个人自由,如果一个人不想打,那么其他人/组织/政府绝对没有权力强迫他打疫苗。丝毫不含贬义地说,这种对自由主义的敬畏让我非常感慨。但这个政策同时也导致甚至包括医院都有很多员工拒绝打疫苗。
片子里有个大哥,戴着呼吸机接受采访,大哥是个知行合一的自由派,他自己不打疫苗,但完全不反对别人打。他觉得问题的关键是 “做自己想做的事是每个人的权力。我不想有人在打不打疫苗上受到压力,我也不希望那些想打疫苗的人因为身边有不打疫苗的人而感到不适。” 非常非常自由主义,我都好喜欢。如果我们这儿也有这种气氛,整个社会就会好很多……
我当然认同自由是最宝贵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大哥一定程度上真的做到了这一点。但我越来越意识到的一个问题是,人对世界的认识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仰仗于其生长环境和所受到的教育。简单来说,自由最宝贵,但科学也很重要。正如先哲所说,“就算最相信宿命论的人,过马路的时候也要左右看看有没有车”。你给一个小孩儿自由,小孩儿可能就把煤气炉点了,大多数人在医疗方面的常识我觉得不比小孩儿强多少。
影片开头有个不打疫苗的集会,美国人们在集会上的发言听着也不老靠谱的,他们强调的不是人的自由(换个角度,当他们已经拥有这些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必要时时强调),而是说出一些“我们的身体是上帝赐给我们的最好礼物,我不觉得疫苗有任何作用” 之类的话。这话让我觉得有点怪怪的,当你拥有是否打疫苗的自由时,是什么让你判断不打疫苗呢?结果发现不是科学,有时候是宗教,有时候是怀疑,有时候是传言,这就不太靠谱了……就好像我本来以为能看到一个睿智哲学家跟我谈人的自由,结果大哥跟我说是佛爷托梦……
说白了,傻逼有犯傻的自由吗?别说可能连累别人了,有句快说烂的话是人没有向下的自由,还是有道理的。具体一点,人是不是有选择是否打疫苗的自由?我认为是。人应不应该有判断是否打疫苗的知识基础?我也认为是。但是大多数国家没法同时达到这两项,更多国家这两项都达不到。
不过也不用五十步笑百步,或者说骑自行车百步笑游泳百步。说实话,在我们这儿的一些地方则是另一种情况。你说个人自由的边界在哪儿,应该为社会利益让度多少个人权益?我觉得各有各的问题。而且我也觉得我们一些地方的操作是另一个层面上的不讲科学,不过也不能说太细……
O网页链接 

 

今何在 :当社会愚昧落后时,往往必须用强制方法来推行变革,比如大清亡后强制剪辫子,禁止缠小脚。但强制手段也可以被用于可怕的方面,比如川普如果更聪明(坏)点,他可以借疫情进入“紧急状态”,停止选举,控制军队,永远连任……所以国家机器的强制力是把双刃剑,这把剑最好是掌握在人民手中。

 

【2】姚广孝_wayne 

去年微博有个很火的混剪《奴家赋》,把古今中西各种题材的片段剪辑到一起,营造出全世界女性联合反抗身份压迫的氛围。当时看着就觉得有点奇怪,英国的妇女参政者和秦淮河上的名妓,两者在世界观上的差别不啻霄壤,强行被糅成一个“女性共同体”,除了贡献一个新的概念之外可以说是毫无意义。
然后昨天看到图里的这段内心独白,更是坐实了这一点:女性共同体这个东西对于很多人(也许是大部分人)真的只是说说罢了,临到事的时候,他们真实的第一反应还是来源于自身所处的阶层,其次来自血缘,再次来自年龄,也就是图中那句的“再惨也轮不到一个陌生年轻女性来照拂”,所谓的“女性身份”可是要排到最末一位去的。
想起一战前第二国际“全世界的工人联合起来”的口号也是喊得震天响,结果等到一战爆发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还是在有第二国际这个组织在的前提下,至于“女性共同体”,恐怕就更不用多说了。
图来自博主 @复合影像 

 

 

【3】@库特纳霍拉的骨头 

看到一个网络热点事件,想起了一个好几年前的事情。我有一次在星巴克外的露天座歇脚,蛋糕好像是冲着新品买的,吃了一口就觉得实在不好吃,搁那儿没理。过了一会儿我正起身准备继续赶路,一个穿着很朴素的老太太走过来跟我说,“这个蛋糕您还吃吗?我真不是要饭的……”我说不吃了,你想要就拿走吧。
她说了几声谢谢,然后就小心翼翼地把蛋糕和叉子拿走,给旁边一个穿的也很朴素的小女孩。小女孩挺高兴,她也挺高兴的,说,“你看,这就是上海的生日蛋糕。”
我看她手里拎着附近一个外地医院转摄片的袋子和一个儿科医院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有很多药,估摸着应该是奶奶或者外婆带小孩儿来看病。这个星巴克在南方友谊商城附近,在上海的人都知道那附近有个超级牛逼的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人不远万里带孩子来看疑难杂症。看完了可以到南方商城这里来坐一号线去南站或者上海火车站,所以在这附近看到这样的配置就会秒懂。
我跟老太说你等等。老太一脸紧张。我进店又买了一块蛋糕,端到外面给她们。我说你们坐下吃吧。老太太说这怎么好意思。我说这是积分换的不要钱(其实是花钱买的,但是我很害怕推来推去)。她就比较放松了,说孩子前几天过生日但是看病就只舍得吃了碗面又说到她一个人带孩子坐火车来。
我知道她想找人说话,但是我有事,也实在是要走了,就说你们现在点了食物,在这儿坐多久都没人管。走之前我跟小女孩儿说祝你生日快乐。小女孩愣愣地说谢谢。
我不是想表达我善良还是怎么样。我只是觉得,我现在算过得去,当然首先因为我也还挺努力的,但最重要的是:我运气好,我没有遇到压垮我的困境。我不能因此沾沾自喜,更不能因此就去看不起不幸的人。倒霉事落在地球上是有概率的,别人帮你承担了这个概率,而且,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砸到你头上了。对不够幸运的人稍微好一点,哪怕你就听她说几句话,不难。

 

 

【4】@屠龙的胭脂井 

刚才在直播的时候,有个小朋友问,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活着?

我说,为什么活着,你得自己想。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们每个人活着太不容易了。

宇宙大爆炸之初,形成了各种作用力。其中引力必须是现在这个数值。再大一点点,宇宙就会塌缩,再小一点点就汇聚不成原子和天体。

只有现在这个引力,星系才存在。

宇宙有很多银河系这样的星系,银河系有很多太阳这样的恒星。但是一般的恒星系都是两颗恒星。我们正好在一个一颗恒星的星系。

我们地球,正好在合适的距离,离太阳再近一点点就太热,再远一点点就太冷。有合适的角度,产生公转自转,和各种能产生生命的条件。

然后地球又经历了38亿年的演化。从厌氧的细胞,变成需要氧的,从原核细胞变成真核细胞。

从腔肠动物,到节肢动物,从无脊椎到脊椎动物,从鱼类到爬行类,从鸟类到哺乳类,每一次演化必须按照这个顺序,必须按这个顺序一点点推进基因变异。

稍微错一点点,我们要么就在洞穴里舔着海藻,要么就在海岸上甩着尾巴。

38亿年,比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山川,河流存在的时间都要长。这些顺序和基因演化都不能错。

进化到了类人猿,你的每一个祖先,每一个祖先,都必须活到能交配的年龄。

他们不能被野兽吃了,不能被饿死,不能渴死,不能病死,必须活到交配的年龄。

你的每一个祖先,还都必须找到对应的配偶。你爸爸必须找你妈,你爷爷必须找你奶奶,你曾曾曾祖父,必须找你曾曾曾祖母,必须在合适时间,合适地点,合适一刻交配,生出一系列的人。

所有的顺序,都不能错。

从大爆炸那一刻,所有的事件都必须按这个剧本演化,才出现了你。

这比从撒哈拉沙漠里找出一粒沙子的概率低多了。

那些原本能出生,却因为祖先被吃了,老婆被抢了,战乱被打死,生孩子难产死了的人,也许有比李白还伟大的诗人,也许有比牛顿还伟大的科学家,他们都没能出生。

你出生了。

你即便想不出活着为什么,也该想明白,活着有多幸运了吧[允悲][允悲]

 

 

【5】@胡锡进 

北京市昌平区星期六发布了对疫情防控疏漏负有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若干基层干部的问责公告。被处理人一共10人,给予的处分为政务记过、政务警告、诫勉问责、批评教育等,没有一人被免职。
老胡认为,这样的公开处理既起到警示作用,同时也是有温度的。

新冠疫情防不胜防,这一轮在全国各地暴发涉及20个省区,而且出自彼此没有联系的不同源头,病毒向哪里传播高度不确定,哪里摊上哪里倒霉。我认为,只要出了疫情干部们能够迅速动员起来,最大限度实施挽救措施,缩小疫情传播范围,就应该算基本尽职了。当然事后总结,总能发现有过的疏漏,但那些疏漏如果不属于非常严重的不作为、玩忽职守,就应当以批评教育和一般性的政务处分加以惩戒,轻易不应使用就地免职的“极刑”。

前一段时间,很多地方都对疫情暴发地的党政领导干部和疫情防控主要干部做出了免职处理,震动很大。它们强化了日常防控不得放松的警告,督战效果明显,但也客观上加剧了各地基层干部的紧张,使得科学防控、精准防控难以有一个冷静、从容的环境加以实施推行,一些干部为了免责,更愿意采取最大限量的措施,从而导致了一些地方防控的过度化和人性关照的不足,引起了一些群众的不满,形成了另一方面的问题。

老胡认为,不能断言具体某个地方实施对主要官员就地免职严厉问责值得倡导或者欠妥。总的来看,中国防控体系非常严密,问责是主要鞭策措施之一。与此同时,不必一出疫情就对官员进行免职,无需把免职官员变成一种 “政治正确”,应当体谅基层官员,既鞭策他们,也给他们科学防控留下从容自主的空间,这个原则也十分必要。应当实事求是对待一线干部的工作,不能一出疫情就必须有几个官员被免职,实事求是地评价基层官员的抗疫表现,更有利于我们的动态清零路线始终在科学的轨道上运行,防止层层加码。

动态清零必须坚持,同时全社会都要摆脱紧张情绪。我们的清零手段已经很丰富,并且被反复证明有效,出了疫情认真应对便是。抗疫看来是场马拉松,哪里暴发疫情都要加快扑灭,但整体上我们社会要匀速奔跑,不能当成百米冲刺。老百姓还要生活,服务业要保工作,官员们保持冷静、理性,辖区内的抗疫才更能保障有条不紊。

我认为,国家要制定一个没有疫情时防疫标准操作的指挥和推进流程,出现疫情时,应急反应也应该有标准化的规定动作。各地官员只要这些流程都坚持做到了,发生疫情后对他们的处理就不应轻易走到撤职这一步。昌平区北七家镇宏福苑社区党委的一名干部在这次疫情防控前期工作有疏漏,但是她本人被隔离后在积极组织社区防疫工作方面发挥了作用,最后对她的处理只是批评教育,我认为这就是一个挺好的例子。

 

 

【6】TNABO北美票房榜吧 

#TNABO# 《好莱坞报道者》:为什么网飞的字幕这么烂?
得益于《鱿鱼游戏》这样的跨境热门作品,全球字幕业变得比以往要更为繁忙,但是大量的新节目使得字幕工作的完工日期变得紧致,翻译的收入也在下滑:“工作量变多了,但是价格却在下滑。”
「网飞」剧集《鱿鱼游戏》所收获的巨大海外成功,大大地提升了字幕的知名度。这项工作一直以来都容易被人们忽略,可如今却对高效运转的全球娱乐行业而言变得越来越重要。跨国流媒平台如今正为本土影视作品提供高额投资——「网飞」在韩国的投资仅今年一年就超过5亿美元,同时Disney+和HBO Max也在增加海外产量——而确保这些作品可以得到全球观众的充分理解和欣赏变得日益重要。
流媒商们无疑推动了内容的跨境和跨语言传播,尤其是在英语市场中相对新颖的外语热现象。但是字幕业的内幕人士表示,这些平台正在压缩这个行业的工作费用,尤其是「网飞」,导致字幕质量也出现相应下滑。这可能会导致误译,进而给双语观众造成文化冒犯——或者最起码削弱一部原本制作精良的节目所拥有的效果和盈利能力。
当被问及质量把控时,一位「网飞」发言人向THR表示:“总得来说,我们认为我们的字幕与配音质量还不错但说不上很好。而我们正在努力改善。”
字幕业工作者表示,影视行业对字幕员在工作时所面临的挑战性普遍缺乏理解。字幕员常常被要求将字幕的长度限制在字母或字符数的一半以方便配音脚本,可他们希望能保留对话的原意,同时易于阅读以保留画面中的乐趣。当对话意思直白了当时,这项工作已经很艰难了——而涉及到跨文化的部分时,很少有人可以处理完成。
剧本作为语言的复杂表达,通常包含不好翻译的词语、难以传递的笑话以及对外来者而言毫无意义的文化参照(梗),甚至有些概念在其他国家中并没有等价描述语。
比如说,在东亚的语言中,有专门指代兄弟姐妹、伯叔姑姨的称呼。但是在英语等多个语言里,这些称呼没有直接等价词,给翻译人员带来了麻烦。
这类问题出现在电影《鱿鱼游戏》之中,当韩文“oppa”被女性用于称呼她们的哥哥或比自己年长一些的男性时,在不同场景里变成了“老男人”(old man)和“宝贝”(babe),而指代中年已婚妇女的“ajumma”却被翻译成“奶奶”(grandma)。
与另一个成功的韩国故事相比,「网飞」的成就显得有些可惜。奉俊昊的奥斯卡获奖影片《寄生虫》被行业看做是制作字幕的一个成功案例。达西·帕奎特——首尔影评人兼讲师和临时演员——为这部影片制作了字幕,并在动工前收到了奉俊昊的大量注释。
“在制作《寄生虫》译制工作时,我与奉导有着非常详细的讨论。”帕奎特解释道,“他非常能理解字幕翻译的重要性,且他给了我一大串指示来说明原文对白的哪方面需要突出。”
但是这种对细节的关注和与导演之间的合作是非常珍贵少见的,尤其是对于内容量浩大的流媒平台。
“流媒商似乎更关注更成功的剧集,但是考虑到交付量之多,他们似乎无法保障每个字幕的质量水准。”一位经验丰富的韩译英字幕员说道(因为与平台的合作关系,对方要求不要提及姓名),“比如说,你可以看到网飞《王国》的字幕水准在第二季中较第一季有了明显的改善。这很可能是因为该剧所取得的成功。”
对于一部110分钟的电影,这位翻译人员给当地流媒平台提供的报价是255美元,而这个低额报酬还通常伴随着极短的交付日期,以至于最终成品质量低劣。
在隔壁的日本,当地Loaded Films制片人兼临时字幕员杰森·格雷表示,《寄生虫》这类情况是难以置信的:“相较于一种具有自身艺术性的写作方式,字幕通常被看作是向买家提供日本‘内容’时的必要工作任务。”
一位在东京当地特别院校教授字幕制作并拥有数十年译制经验的资深人士表示,日本字幕制作的薪酬待遇自2015年「网飞」入驻以来已出现恶化。“经验丰厚的字幕员的收入下滑了25%,入门工作者的收入则下滑了一半。”(此人因业务关系也要求不提及姓名)
在日本,为一集长达1小时的节目进行翻译所获得的平均费用在300美元左右,虽然经验最为丰富的字幕员在大制作公司可以拿到这个数字的两倍。
“时间是一个因素。一周是一个时长1小时节目的一贯交付周期。”这位来自东京的字幕员说道,“然而检查和校对的时间通常很有限,尤其是对于小制作而言。”
紧张的时间与不到位的监督会导致一些匪夷所思的翻译。在「网飞」那部以北爱尔兰为背景的喜剧剧集《德里女孩》的某一集中,在一家人饲养的狗被推测死亡后,一位角色说了一句台词:“I couldn’t manage my Chinese last night。”这个角色是在表达因心情难过而无法进食,但日本观众却被告知:“我昨晚说不出中文。”
在日本,大量的字幕工作都是由中介机构在管理,他们在与流媒公司签订协议后再将工作外包给自由职业者。这导致实际工作人员所得到的薪酬要更低一些。
“为什么网飞,一家上十亿美元的企业,将这个工作进行外包而不是建立一个内部专业团队来保障质量?”一位通过中介公司替Netflix、Hulu、日本流媒商的内容制作英文字幕的翻译人员问到。
在2018年,「网飞」关闭了全球Hermes平台,它在前一年成立时旨在与字幕员和翻译人士直接打交道,同时培养新一代工作者来处理其不断扩增的内容库。
欧洲的情况则要好一些,因为电影字幕在这里仍被视为一种艺术。在法国,当地法律要求字幕员得到署名,而翻译人员通常可以通过那些在母语以外的范围中传播并制造收入的作品,以部分创作者的身份获得额外收入。然而全球流媒的崛起也不利于这里的字幕业。
“因为这些流媒商,工作量变多了,但是价格却在下滑,质量也在下滑。”法国配音字幕翻译协会ATAA的总裁伊莎贝尔·米勒说道。
对于某些急缺双语翻译者的语言配对,比如韩译法,标准做法是翻译者在已经翻译过一版的脚本基础上进行二次翻译。因此《鱿鱼游戏》的法语翻译是参照英语脚本的。
“那个版本的任何错误无疑都会转移到法语上。”米勒说道。
根据ATAA发表的一篇文章,替「网飞」赢得第一座小金人的阿方索·卡隆导演作品《罗马》,在法国就被字幕给毁了。该组织表示这部电影变成了“一场哭笑不得的闹剧”,一连串的句子缺少动词或冠词,以及对话中当代俚语和19世纪法语的随意切换。
ATAA正在游说法国国家电影机构CNC,为翻译者争取集体谈判权,给字幕员设置一个最低标准。米勒认为,高质量翻译不会让「网飞」等大制作公司花费太多的钱财:“用于配音脚本和字幕的专业翻译花费不到10,000欧元(11,585美元)。”
“这是一个非常适中的价格,”她说道,“如果不值得多花一点钱去做好翻译工作,那么这部电影又有什么制作的意义呢?”

 

 

【7】seabisuit 

台湾影评人协会共49人选出了21世纪20部台湾影片,李安导演《色,戒》获得第一,蔡明亮导演共有五部入围,排名如下:
1《色,戒》李安2007
2《刺客聂隐娘》侯孝贤2015
3《不散》蔡明亮2003
4《阳光普照》钟孟宏2019
5《醉·生梦死》张作骥2015
6《郊游》蔡明亮2013
7《大佛普拉斯》黄信尧2017
7《日曜日式散步者》黄亚历2015
9《日常对话》黄惠侦2016
10《你那边几点》蔡明亮2001
10《蓝色大门》易智言2002
12《赛德克·巴莱》魏德圣2012
13《日子》蔡明亮2020
13《当爱来的时候》张作骥2010
15《最好的时光》侯孝贤2005
16《女朋友,男朋友》杨雅喆2012
17《千禧曼波》侯孝贤2001
17《海角七号》魏德圣2008
19《幸福路上》宋欣颖2017
20《天边一朵云》蔡明亮 2005

 

 

【8】瓷瓦辛格 

我有一个不健全的方法来分辨首页网友的年龄:不怎么发微博、直接转发原微博或者发的时候也是简单短句的——成年社畜
发微博或者转发微博比较勤快的,偶尔抱怨生活但是总体情绪比较积极的——新兴社畜
情绪比较两极分化,文字版大哭大笑,思考人生哲理,活得非常生动的——学生
以上都不属于,情绪偶有波动总体比较平稳的(平稳指平稳处于一个或者好或者差的状态)——自由职业者

总结一下就是:活着等于死了/活着快要死了/我要活着我要死了我要xx!/要么活着要么死了

 

【9】@一个动态类型的幽灵 

我小时候,在报纸上读到过一篇文章,有理有据的分析了一番为何市场上新出现的那些康师傅之类的瓶装茶饮料,注定不会成功。我那时候应该还是初中生,写了什么都忘了,就记得文章最后写“喝茶的人不会买它,因为它不是茶;不喝茶的人也不会买它,因为它是茶”。我当时觉得写的真好啊。
这二三十年的每一天,康师傅统一等等都在用轰隆隆的历史车轮碾过这篇文章,它渺小的连纸屑都飞不起来。但是为什么这句话就能让我觉得写的很棒呢?
后来我才明白,人,好吧不是每个人,就是我,读书少的话就会盲目的相信一些格言警句,其实它们除了音律节奏之外一无是处。
比如今天这位作者如果还在报社,完全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发表,讨论为何瓶装茶饮料如此成功,当年的金句改一改还能用“喝茶的人买它,因为它是茶,不喝茶的人也买它,因为它不是茶”。
天衣无缝。
如何战胜这种把语言的节奏感当作逻辑的惰性,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10】赤jio熊喵:这封信真的有点牛逼。各方面。

 

【11】老来无忧 :1975年《计划生育证》

 

 

【12】看得见的历史 

到了五十年代中期,近三分之二的美国家庭拥有一台电视机。这在四十年代的美国,电视机还是奢侈品。 

 

 

晚上继续再看9/11纪录片,了解很有意思的一个细节是本拉登的老爹,奥萨马是第17个娃,他老爸最终有54个娃,由22个妈生的。还都是伊斯兰法明媒正娶生的,为规避4个妻子的限制,他总是不断换第4个妻子,不知道穆斯林还能这么干. 图2原以为是本拉登和朋友,弄半天是一家的娃在欧洲度假,一直不知道照片里哪个是奥萨马本人。

 

 

古希腊文明是人类古老文明之一,对当今世界的影响很大,和其他古老文明一样,古希腊法律承认性交易合法,妓院分档次遍布城市和乡村,法律也确认一夫多妻制。
古希腊著名演说家、民主派政治家狄摩西尼(公元前384~公元前322年,附图是他的头像,保存在法国卢浮宫),有次他在城邦大会的法庭上说:“如愿偿欲,吾辈有妓;嘘寒问暖,吾辈有妾;延子嗣、守家业,则吾辈有妻。”
这篇演说记录在《诉涅艾拉斯》(Κατὰ Νεαίρας),122)里。
可以佐证,虽然古希腊文明是当时文明和自由的典范,但当时的希腊人并不像现代人一样,在嫖妓这事上背有沉重的道德包袱,纳妾也是合法的。

随着时代的进步,一夫一妻制和禁止卖淫嫖娼逐渐成为人类的主流文化,但仍有部分国家承认卖春合法,包括现在的希腊。

 

 

 

@水山水山水山:台湾西岸有13处滩地可用于两栖登陆,但有个说法,台湾海峡每年只有2个月天气合适,加上潮汐,两栖渡海的时段很有限。

诺曼底要避开纳粹的障碍物,所以必须选低潮时登陆,仁川要避开海边的沼泽地,所以必须选高潮时登陆,所以登陆战法不一,但有一点,你不可能不顾水情天气,图上说台湾适合登陆只有4月10月

 

 

 

 

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 :“堪察加”

 

 

唐不闻 :因为物质的匮乏,锦绣也是古代等级制所限定的内容,前秦苻坚时,商人、小吏、妇女穿锦绣都是死罪。

 

 

【13】Audrey李佳佳 

可能是自己到了这个阶段,开始喜欢看大龄女性面对人生下半场、反映这个不为观众和资本重视的群体的悲喜与困境的作品。除了大热的《82年出生的金智英 》,我个人更喜欢台剧《俗女养成记》和新加坡电影《热带雨》。不是那种梦幻的打怪升级搞事业鸡血独立大女主肥皂泡,更喜欢这种真实的无奈与心酸、痛苦和残酷。

 

【14】@廖信忠 

现在人越来越懒,不肯好好从头到尾去看本原著,去看作者如何步步推演,宁愿去看拆书党为了搏眼球的二手结论;懒得看一整部剧及电影,去感受曲折起伏的故事与微妙人性纠葛,宁愿快进或去看“三分钟看完xxx”那种剧情扁平的视频;就连玩游戏都不肯花时间从头感受不断死亡失败慢慢强大的过程了,直接坐屏幕前喝饮料吃零食看别人玩。似乎一切都变得简单,从知识结构,对人性的认识,到专注力,都变得越来越碎片。

不过也无所谓啦!想过什么样的人生都是自己的事。

只不过现在都在讲手游坏处,我觉得即使玩手游,有那么一段时间脑子专注在各种策略运用当中,都好过整天刷短视频。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