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连66万的房租都交不起了

laodang @ 2024年02月21日  财经风云

贾跃亭连66万的房租都交不起了

来源: 锌财经


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贾跃亭。

继2023年年末收到纳斯达克退市通知后,法拉第未来近日再遭不利。据悉,近日法拉第未来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因拖欠几十万元的房租钱而被"房东"起诉了。并且,法拉第未来在圣何塞的办公室同样遭到了房东起诉,房东还声称要"驱逐"法拉第未来。

作为全球"著名"车企,关于法拉第未来总部是租的这件事,其实并不让人意外。长久以来,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和实控人,贾跃亭一直奉行"轻资产"的运营真理,把资产卖出去再租回来,已经是常规性操作了。

事实上,更应让吃瓜群众们感到"惋惜"的是,一旦总部被房东收回,失去了"门面"的法拉第未来和贾跃亭,以后或许很难再忽悠到投资者了。

毕竟,连"门面"都没有了,"傻瓜"投资者们的钱再多,也不会随便仍在大街上吧?

总部房东起诉,工厂先卖后租

对于企业来说,什么钱都能欠,但房租绝对不行,毕竟这世界上还没有在街头办公的先例。企业敢欠房租,房东就敢让企业关门大吉。

这一次,法拉第未来或许真要"关门大吉"了,

据报道,房东雷克斯福德工业公司指控法拉第未来拖欠了1月、2月的房租及相关维护费、税款,一共拖欠了9.1万美元(约66万人民币)租金,房东在诉讼中要求收回大楼。

事实上,这座大楼曾经是属于法拉第未来的,是贾跃亭于2014年斥资1320万美元买下来的,但是因为后来一直缺乏资金的缘故,便卖给了纽约房地产公司Atlas Capital。

有趣的是,大楼刚卖掉不久之后,法拉第未来又从Atlas Capital手里给租了回来。

如法炮制,在去年的11月,法拉第未来曾有一笔8600多万美元的现金到账,而这笔钱的来历,正是贾跃亭把法拉第未来唯一的造车工厂出卖所得。然后,贾老板又给租了回来。

一晃到了2022年,Atlas Capital又以6430万美元把大楼卖给了雷克斯福德工业公司,法拉第未来的房东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后者。

在租金这件事上,以前老房东或许还会讲点情面,偶尔允许法拉第未来拖欠几个月,但新房东和法拉第未来可没任何交情可言。不交钱,那就只能走人。

不止是在洛杉矶,据悉法拉第未来还被其在圣何塞办公室房东给起诉了,房东指控法拉第未来去年12月未支付租金,尚未结清的余额达到127311.16美元(当前约91.7万人民币)。

房东称在1月份将法拉第未来的99518美元(当前约71.7万元人民币)的保证金用于结算房租,并要求该公司支付余款。但是法拉第未来并未支付这笔款项,没办法,房东只能打算将法拉第未来给"驱逐"出去了。

对企业而言,总部具有重要的"门脸"作用,被称为企业的"第二形象",对于业务展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举个例子,去年有个牛人先是租下了一层写字楼,然后捯饬成国企分公司办公室的样子,再声称自己是该分公司的负责人,向一些包工头介绍国道施工项目,从而收取了一百多万的"项目前期费用"。

同样是"行骗",入门级的骗子都知道门面的重要性,贾跃亭又何尝不知呢?对于贾跃亭来说,工厂以前是自己的还可以卖掉,从而继续"轻资产"运营,问题是这总部本身就是租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活来呢?

毫无疑问,失去法拉第未来总部后,将极大不利于贾跃亭的"融资"事业。

前脚达成合作,后脚收到退市通知

和即将失去总部同样令贾跃亭苦恼,法拉第未来两个月前还收到了退市通知。

法拉第未来在2023年12月29日发布的公告称,公司12月28日收到纳斯达克关于退市或不符合继续上市规则或标准的通知。

根据纳斯达克的规定,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连续30天低于1美元将面临被退市的风险。而在2023年11月9日至2023年12月27日期间,法拉第未来普通股的收盘买入价,一直低于每股1.00美元。

目前,法拉第未来股价仅为0.09美元一股,总市值不到1199.53万美元。

不过,同样根据规定,如果法拉第未来能在2024年6月25日之前,股价高于1美元,并且至少维持10天,就可以不用退市了。

事实上,这并不是法拉第未来第一次收到纳斯达克的警告。两年前的2019年11月,法拉第未来因为没有在规定期限内提交2019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被纳斯达克列为不符合规定的上市公司,并收到了一份警示函。

当时,法拉第未来发布了一份澄清说明,称纳斯达克警示函仅仅与法拉第未来公司推迟提交Q3财报相关,这是一个正常的程序,不会影响公司的运营和发展。法拉第未来还表示,公司正在努力解决财务问题,并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提交逾期的财务报告。

再到2023年年初,法拉第未来又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理由是法拉第未来在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财政年度结束后12个月内尚未召开年度股东大会。

要不说贾跃亭是"金融奇才",在第一次接到退市通知后,贾会计不仅用满了两次"180天宽限期",还掏出了反向拆股的解决方案。所谓反向拆股,本质上是一种股份合并,减少持股数量,换取更高的单股价值。

最终,通过80股合1的形式,法拉第未来股价一度上升到了22美元/股,贾跃亭成功规避了法拉第未来的退市风险。但是仅仅过了两个月,法拉第未来的股价就又从十多美元跌到几十美分,再度触发退市警报。

同时,这一次合股也严重损害了老投资者的利益,引发了老投资者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贾跃亭团队只关注自身利益,而忽视了投资者的贡献和权益。

法拉第未来三年前成功借壳上市,被普遍看作是贾跃亭用来融资、还债的工具。如果这次真被强制退市,那将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无论是法拉第未来,还是贾跃亭个人,都将面临极大打击。

十年烧220亿,累计交付11辆

从2014年成立至今,相比国内一些造车新势力,法拉第未来烧的钱只多不少。

去年9月27日,法拉第未来官方公布了法拉第未来全球首席执行官Matthias Aydt致全体股东的一封信,信中提到,在过去的九年里,其已经投资了约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9亿元)。

相比如今仅1200万美元的市值,法拉第未来高达30亿美元的投入,算得上是天文数字了。

只是,即便历经十年时光,烧光两百多亿,法拉第未来仍然"难产"。

据悉,法拉第未来最近一台交付车辆,给了一家名为Motev的可持续豪华运输服务企业。因为这家企业是由奥斯卡金像奖得主摩根·弗里曼和罗伯特·加斯基尔共同创立,所以在交付时,贾跃亭还打了一波"广告"。

贾跃亭表示:"随着FF 91 2.0加入Motev的豪华车队,投入到日常接送好莱坞明星的服务中,更多塔尖用户和名人明星将有机会体验到FF的极智科技顶奢的产品和品牌,这也将通过共创持续提升FF 91 2.0产品力和技术力,并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依稀记得,在FF 91 Futurist量产发布会上,贾跃亭曾表示为梦想窒息了9年,不被理解的疯魔般的坚持和决绝的付出,才有了今天的量产。但在让市场失望这件事情上,贾跃亭从来都没让市场失望过。

回顾贾跃亭九年来的造车之路,量产"跳票"已经成为了老剧情。

据悉,截止今年1月3日,法拉第未来宣布,2023年法拉第未来仅完成了10台法拉第未来91 2.0 Futurist Alliance的交付。换而言之,贾跃亭造车10年仅交付了11辆新车。并且其中第4辆车主,还是贾跃亭本人。

作为对比,国内有一位广西90后小伙,仅在短短三四年时间里,便凭借一手过硬的焊接技术,成功打造出了十几台"价值千万"的超跑,并收获了百万粉丝。

论生产力,这位广西小伙可以说吊打贾跃亭。

造车十年,花了两百多亿,交付了11辆车。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总与梦想差着"几千万美金"的距离。而这一次,贾跃亭距离"窒息"真的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