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161】行政官僚企图用滥情式的荣耀掩饰自己决策的过失,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浮世汇161】行政官僚企图用滥情式的荣耀掩饰自己决策的过失,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chuntian 发布于 2020年04月08日

【1】凤凰王又又  

#美国疫情# Axios:白宫内部一场就新冠的“史诗般“的争吵。白宫新型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在周六展开了最大规模的斗争: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 VS 传染病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问题在:白宫应该多热情地宣传抗疟药的前景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
这场在白宫战情室争吵演变成了”史诗般“地对决。
幕后:据四名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的新型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于周六下午1点30分聚集在白宫战情室。副总统彭斯坐在桌前。许多高级官员在座,包括福奇Fauci,白宫新型冠状病毒应对协调员Deborah Birx,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代理国土安全部长Chad Wolf和FDA局长Stephen Hahn。在他们后面坐着包括纳瓦罗Peter Navarro,纳瓦罗被特朗普委任为白宫医疗物资协调员。
在会议结束之前:FDA局长Stephen Hahn开始讨论疟疾药物羟氯喹,特朗普认为这可能是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规则改变者”。Hahn提供了有关该药物的最新信息,以及他在不同试验和实际结果中看到的内容。然后纳瓦罗起身,他带来了一叠文件夹,他将它们放在桌子上,人们开始传递这些文件。一位知情人士说:“他的第一句话是,他所见过的研究(主要是在国外)显示出'明显的治疗效果'。这些是他口中确切的话。
纳瓦罗的评论引发了特朗普政府和总统应该如何谈论疟疾药物的激烈交锋,福奇Fauci和其他公共卫生官员强调,这种药物未经证实可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福奇Fauci反驳纳瓦罗Navarro,说只有坊间传闻证据表明羟氯喹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研究人员说,在法国和中国进行的研究不充分,因为它们不包括对照组。福奇Fauci等人说,需要更多的数据来证明羟氯喹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作为其任务的一部分,纳瓦罗一直在尝试从世界各地采购羟氯喹。他还一直在努力确保美国内部有足够的国内生产能力。其中
一位消息人士说,福奇Fauci提到传闻证据点爆了纳瓦罗。纳瓦罗指着桌上的一堆文件夹,其中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有关羟氯喹研究的打印件。纳瓦罗对福西说:“那是科学,而不是传闻。”
另一位消息人士说,纳瓦罗开始提高自己的声音,并一度指责福奇反对特朗普的旅行限制,他说:“你是最早反对对中国实施的旅行限制的人。说旅行限制是行不通的。” 纳瓦罗是最早支持对中国实施旅行禁令的人之一。根据房间内的消息人士称,福奇看上去很困惑。特朗普施加旅行限制后,福奇公开赞扬总统对从中国实施的旅行限制。彭斯试图缓和激烈的讨论。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很明显,每个人都只是试图让纳瓦罗坐下来,不再如此对抗。” 最终,库什纳对纳瓦罗说:“彼得,请回答。”因为当时大多数人都同意,重要的是要增加向热点地区的药物供应。两位主要人物同意,政府的公开立场应该是,决定使用这种药物的决定,是在医生和患者之间进行。特朗普最终在记者会上宣布,他在国家战略储备中有2900万剂羟氯喹。
消息人士称:“特别小组会议从未像昨天那样发生对抗。人们大声辩论激烈,但从未发生过对抗。昨天是第一次对抗。”
副总统发言人Katie Miller在回应有关Axios报道的评论请求时说:“我们不对战情室的会议发表评论。”
重要的是:在特朗普政府内部,讨论该药潜力的方法已成为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工作组的大多数成员都支持谨慎地讨论药物,直到被证实为止。
另一方面,纳瓦罗根据他读到的确信该药可对抗新型冠状病毒,并且热情地谈论它。一些特朗普最喜欢的电视主持人,包括福克斯的Sean Hannity,以及包括Rudy Giuliani在内的朋友,也一直在吹捧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疟疾药物。特朗普毫不掩饰他与谁站在一起。特朗普在周六的白宫简报中说:“您有什么好失去的?用它。我真的认为他们应该用这个药。但这是他们的选择。这是他们的医生或医院的医生的选择。但是羟氯喹。如果需要,请尝试。”

 

纳瓦罗接受CNN采访:我看科学的资格是我是社会科学家。我有博士PHD学位,我知道如何阅读数据研究,无论是医学、法学、经济学、无论什么学科。主持人Berman:这没给你资格治疗患者!

 

【2】@胡锡进 

这次抗疫,中国无疑做得比美欧好得多,但老胡又不能不感叹,美欧社会的承受力真是很强。

他们居然能够承受得了死那么多人,以及如此大范围的感染。就这样,他们政府的支持率居然还是上升的,老百姓对他们的抱怨非常有限。这两天,美国每天还在死上千人,但是感染的基数大了,死亡率稍微下降了点,另外纽约州的数据出现了微弱下降,社会上立刻就有了些许乐观,股市蹭蹭往上涨。

设想一下,如果中国的一个省死一万几千人,到最后可能死几万人,老百姓能接受吗?纽约有的医生没有防护服,把垃圾袋套在身上,舆论十分平静。人都死那么多了,这算啥?这就是纽约的逻辑。还记得当时武汉有照片传出医生拿垃圾袋当防护,中国舆论是多么愤怒吗?还有,武汉一个社区在有领导视察时有居民从窗户喊“假的假的”,那声音几乎震动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包括一个小区的蔬菜被曝光是用环卫车运送的,也引起了海啸般的声讨。

给人的感觉是,中国真的是出不起一点错。湖北红会动作慢了些,不仅被骂得狗血淋头,而且一批红会官员遭免。可是在西方,成批成批地死人,居然没事,女王出来讲个话,煽个情,或者专家描述一个非常可怕的场景,先把情况说得要多严重有多严重,真真把公众吓着了。然后总统再宣布一个比那种极端描述好一些的目标,大家就会觉得,嗯,政府做得还不错。怎么觉得美国的公众那么好耍啊?
好像他们那边发生多大的事都不是事,我们这边出多小的事,都能被一些人搞成“天大的事”。如果说大家都认同,这是因为我们的政府真正为人民服务,标准就是比西方高很多,那么也行。但问题是,每次中国网上形成公共舆论事件时,激烈的抨击者们可不是那样的态度,那种情形显得,中国基层政府没有让百姓在疫情期间吃上平价菜,这种罪过(它当然是个问题,老胡决无否认的意思)好像真的比美欧国家多死了成千上万的人还要大。

和美欧国家比起来,中国社会的承受力不能不说太弱了。而且究竟是中国这边的舆论厉害,还是美国那边的舆论厉害,还真不太好说。中国有很多人很喜欢拿西方的一些事情做标准来开展国内的批判,但中西之间的一些认知和逻辑显然有一些误读和失调的地方。总的来看,中国很重视和谐,但大社会的和谐又必然有一些脆弱的地方。那么什么是中国社会的动态稳定?这个问题恐怕需要进一步加以定义。

窃以为,中国的社会治理有必要走更加实事求是的路线,政府也不要“装”得无所不能。中国不能够学西方那一套,遇事先撂一些“真实”得吓人的东西,最后事情没那么差,从而混过去。但也大概没必要遇到事情就安抚社会,到头来事情做不到那么好,舆论对这样的“维稳”并不喜欢。重要的是,让一切尽量回归真实,那样的治理会更顺其自然,也让方方面面更轻松,更容易操作。这是一个重大课题,中国需要对它的破解。

 

 

【3】石扉客2018 

单开一条微博说这个。美国新冠疫情局面愈加复杂,以致有铁嘴之称的张文宏也在不断修正自己的判断。
我觉得这次美国防疫出现的问题,川普难辞其咎,他个性上的自大、狂妄和接近种族主义的傲慢,对关键情报的灾难性忽视,对外界误导性信息(比如WHO前期释放的信息和所谓4月份天热起来就没事了的电话)的严重误判,对资本市场的过分重视和依赖(希拉里说他兴趣在救市而不是救人,结果都没救成,真没说错),对文官制度中技术官僚中立化传统的破坏性打击,上台以来对媒体开创的污名化与妖魔化先河,等等造成了这一灾难性局面。
疫情的残酷让全世界都意识到,这不止是一个眼里只有生意和交易,唯独没有价值观的总统,也是一个说话做事都严重不靠谱的总统。
波士顿环球时报的社论发出沉痛而愤怒的指控:局面是清楚的,疫情的中心已难以维系。白宫的灾难性决策注定了,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得经历一段难以言状的苦难……总统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我相信如果疫情没有得到迅速改观,到年底,美国人民还是会用选票教训这个烂人。暂时的民调上升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就如同当年上台前的民调落后一样。波士顿环球时报社论明确呼吁:“到11月,我们必须为那些失去的生命算个总账,为那些在这位总统任期内即将到来的巨大而可避免的苦难算个总账!”
唯二令人欣慰的是:美国工业生产家底扎实,科研创新实力雄厚,在反应过来以后应该能尽快走上正轨;美国宪政体制的制约性框架仍在,国会和媒体依然在不断监督和制约这个自大成狂的家伙。
最残酷的是,这些都会滞后,而病毒总是跑在前面,病毒不讲程序,不分种族,无问西东。

 

 

【4】王小山  

这是我微信里面最近加到的一个在武汉一直做志愿者的朋友,看了他的话,我真的无法跟好多人一起去说胜利,抱歉,影响你们高兴的心情了。

 

 

【5】集体哀悼不是标准定义上的形式主义。严格来说,它是“仪式感”。但如果按字面意义来说,我们是需要仪式感的。

知乎上的yummy队长在问题  “如何劝说家里人不要给已故亲人烧纸?" 里这样回答。

过去我也不能理解,为什么每年专门要在那几天,抽时间,开很远的车,和和多不熟悉的人一起去烧纸....但是在我父亲和奶奶相继去世,特别是父亲,在我毫无准备,差不多两年才走出来的,前几天,清明节,默默买了一大堆纸,找个没人的角落,烧烧纸,看着火,说点话,讲道理,我也不相信什么给他们送钱的说法,但是,我觉得只有再这样的晚上,这个特殊的日子,我才能和他们说说话,更多的,不是给亲人烧的纸吧,这团火感觉就是温暖温暖自己,好继续坚强生活下去

 

【6】@李想 

 

 

这次疫情对于经济和消费的影响远不是SARS能比的,甚至远远超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对于科技企业的影响)。看到几个金融机构对于全球疫情影响的最新预测都是持续到了2022年初,全球范围预计今年冬季会反复一次,预计明年冬天会有一次小反复,2022年春季才可以在全球范围消灭的差不多。

对于国内的影响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第一个是以餐饮为主的服务行业,国内疫情虽然控制的很好,但是海外只要持续有疫情,导入国内的就必须严格控制,这无疑会对服务业存在相当大的影响,因为高传染力病毒的星星之火不控制好也可以燎原。目前已经看到了不少的餐饮和服务行业的门店,已经挂上了转让的招牌。

第二个是出口,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出口基本上贡献了半壁江山。目前欧美的疫情,无疑对于消费产生巨大的打击,也必然会影响进口的需求。

这个特殊的时期,尤其是创业者,千万不要低估了疫情的影响和破坏力。你要做出200%的努力,才有机会拿到之前设定的目标。要么加倍努力,要么理性的降低目标,自己主动打脸远比公司倒掉好得多。

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活下去!

 

 

【7】@五岳散人 

闲扯两句。

我个人从来不建议国内的体制内纯人文学科的知识分子冒然到国外生活,至少也要以访学之类的名义在国外独立生活过一段时间之后,再考虑未来的行止。

您所寻求的自由啊、权利啊,相对应的是责任,也就是自己负责。

在国内的学术体系时间长了,虽说很多人不习惯某些氛围,但必须要说的是,那个体系真是在某种程度上把人管住了。

这个“管”有两重意思,一重是“管理”,很多时候您觉得不舒服;一重是“管事”,您很多事可以不操心、福利也比较完善。

我记得有本书写某个人出国生活,第一天起来就茫然若失,因为没人管了,既没人管理您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也没人管您到底有什么需求,您要全都自己操心了。

能不能适应,或者是有多大失望,这就要看您更为看重哪一方面了。

自由与责任不是对立的关系,自由度越高,您自己要负担的责任越大。

国内体制内的纯人文学科的学者,在独立能力这件事上是真不灵,心理落差会非常大。

既要有自由、又要有人包吃住,您以为自己是啥?这件事就一个物种实现了:猫。自从它们驯化了人类后,有一部分就过上了这样的生活。

至于人类嘛……想啥呢?

 

 

【8】古门门  

4月2号,欧盟13国发表针对新冠疫情时期“紧急状态”应尊重法治原则的联合声明:
在当前史无前例的情况下,欧盟各会员国采取特别措施保护其公民并克服危机是合法的。但我们深为关切因采取某些紧急措施而导致违反法治、democracy和基本rights原则的危险。紧急措施应限于严格的必要范围,应符合比例原则并具临时性,应定期审查并遵守上述原则和国际法义务。紧急措施不应限制 freedom of expression or the freedom of the press。我们应共克时艰并应在这条道路上共同捍卫我们欧盟的原则和价值。因此,我们支持欧盟委员会的倡议,监督紧急措施及其应用,以确保维护欧盟的基本价值,并请常委会适时处理该项事务。
比利时,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希腊,爱尔兰,意大利,拉脱维亚,立陶宛,卢森堡,荷兰,葡萄牙,西班牙和瑞典(各国陆续加入声明)O网页链接
这则声明显然针对的是此前匈牙利议会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的紧急状态法案,该法案允许政府总理Viktor Orbán以行政命令进行rule并且没有规定紧急状态的时限。据Politico报道,该法案不仅让政府有权悬置某些法律,还规定个人若宣传被视为不实并歪曲事实的信息,可能导致公共保护受到干扰或煽动和惊恐大量群众的,将会面临数年jail。O网页链接
该法案一经通过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就连Fidesz(Orbán所领导的party名称)在欧洲的盟友们——欧洲中右翼联盟EPP,都看不下去。EPP13个国家的右翼party领袖集体呼吁开除Orbán所领导的party O网页链接
事实上,这位匈牙利总理早就开始为法案能够顺利通过而铺设舆论基础,3月27日他就公开批评疫情暴露了欧盟的软肋,宣称他得到了中国、古巴和俄罗斯的帮助而非欧盟,过去几周他也一直在向中国采购医疗设备,当然欧盟反对这种说法,他们列出数据称法德向意大利捐赠口罩大于中国,欧盟一直在互相帮助。O网页链接
不管Orbán如何不满欧盟,即使退出也不失为匈牙利作出的“正确决定”,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你不满欧盟跟你制造践踏法治的例外状态有什么逻辑联系?除非他不满的不是欧盟这个组织,而是其背后所承载的原则和价值,在他心目中是不够强硬、不够专断的命令,让权力碍手碍脚的法治,你一言我一语的 freedom of expression,导致这场瘟疫得已扩张。因此,他和他所代表的人们,所着手解决的不是匈牙利和欧盟的“私人纠纷”,而是两种价值的“诸神之争”。
正如那些着迷于宏大叙事的思想家们所宣称的那样,瘟疫过后,这个世界将不再一如既往。确实,看起来是这样的,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任由这种倒退发生,或者在变化中带着盲目乐观祈求它能往好的方向发展,正如韩炳哲所批评的齐泽克,钻进了他自己曾经嘲笑的“廉价乐观主义”,天真的想象瘟疫会让某些地方的权力垮台,世界会唤醒某种朦胧的communism,痴迷一切打破现状的变动,但齐泽克想过没有,他已经失败过一次了,而那次失败的提醒者正是同为Marxism的信徒,他的好友巴迪欧,川普的上台不仅没让这个世界有什么好的变化,反而让它更糟,正如齐泽克自己经常讲的笑话,隧道尽头的光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很可能是急速驶来的另一辆火车。
在这次的灾难中,巴迪欧则平静的告诉我们“太阳底下无新事”,不要幻想灾难会理所当然的带来任何积极意义上的改变。而被舆论猛烈批判的阿甘本则更进一步的告诫我们,这次瘟疫不仅不会让一切有所好转,反而会让例外状态顺理成章的成为常态。没有人希望阿甘本说的是真的,也没有人不希望齐泽克的乐观不成为现实,但问题是,现实赤裸裸的展示给你的不是乐观,而是肉眼可见的倒退和疯狂。
当冷战的大幕掀开,全世界都笼罩在核弹的危机之中时,曾有人“乐观”的呼唤大爆炸之后人类的胜利与重生,布朗肖对此不屑一顾,他少有的用不那么晦涩的语言说到:且不说核弹会不会真的爆炸,即使核爆炸真的发生了,世界末日也真的来了,那也只是一场令人失望的世界末日(The Apocalypse Is Disappointing),不要指望它会带来什么宗教情结的重生。相反,这种时刻被笼罩的危机就像一直会在你耳边发出的咕咕声(coo sound),它会让你逐渐失去恐惧感,这种恐惧感有的时候的确会误导你,但不要忘了,正是它一直在警告你。
我想布朗肖所谓的咕咕声,也就是阿甘本所忧虑的主权者所利用并制造的声音,这种声音让你迷惑、让你习惯、让你疲惫,最后让你投降,或许还是心悦诚服的投降,它最终要让你失去的,是对那些真正恐怖的恐惧感。

 

 

【9】安普若-外号安校长  

在美国,如果你真的没钱了,买不起吃的东西了。疫情期间,你可以去food bank或叫food pantry去领取免费的食品,不需要护照,不需要身份证,不需要登记,只要去了,排队,一人一份,如果是三口之家够吃几天的,如果是单身够吃一个多星期的。像我这种穷苦人民为什么没有去领呢?因为,一是还要排队,我没时间啊,我还要发微博呢;二是我觉得咱们还是把这些免费的食物留给最需要的人;三是我想吃的火锅调料他们没有。所以,就从来没去过。如果在美国确实需要食物,不管是什么身份,学生,工作签,绿卡,甚至是“无证移民”,你都可以去领,刷脸给食物,没人问你是谁。

 

 

【10】联合国  

#世界气象组织#日前表示,全球#COVID-19#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导致的全球航班锐减使得通过飞机监测到的气象数据大幅下降。这影响到了气候观测和数据收集并可能导致天气预报失准。气象组织表示,民航商用航班使用机上的传感器、电脑和通讯系统,收集和处理环境温度、风速风向、湿度和气流等各类气象观测数据,并通过卫星或无线电网络传输到地面基站,每天能够向该组织的“飞机气象资料中继”项目提供70多万条关键数据,是气象预报和气候监测的重要信息来源。但由于疫情导致大量航班停飞,过去数周以来所获得的数据也随之大幅减少,欧洲地区的情况尤其严重。目前,相关机构正在商讨应对之策。气象组织表示,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地面气象观测目前已几乎完全实现自动化,但许多发展中国家仍需依赖人工观测和数据记录。过去两周内,这些国家向气象组织上报的数据量也显著减少。气象组织提醒,#气候变化#和与天气有关的灾害性事件仍将继续出现。而新冠疫情更是加剧了一个国家同时面临多种灾害的风险。因此,各国政府须在应对疫情的同时,关注本国的气候预警及气象观测工作。了解更多相关信息:O网页链接 
气象组织图片/Boris Baran:在克罗地亚伊斯的利亚的闪电

 

 

【11】写论文使我快乐_今天写论文了吗 

我终于离婚了!!!
经过我三番五次的要求和劝说,前夫终于同意离婚。这三年十个月,我渐渐把他从刚结婚时的自私任性磨成了现在的温柔体贴。我从一开始对他的无限包容,到最后吵起架来骂天骂地摔盆砸碗。他是外人眼中的好伴侣,五官中上等身高183一身腱子肉,高学历高收入高职位,不抽烟不喝酒不应酬,下班就回家,带娃做家务,支持我追求理想发展事业,愿意随我去其他城市生活。
但这依然不是我想要的,我要自由。
因为即便是这样看上去很优秀的丈夫,依然是吃尽了婚姻中的红利。他作为社会人成功地吸引了当年脑子一团浆糊没有社会化的我,成功地得到了我的基因,有了聪明健壮的孩子,随父姓。
女权意识觉醒后我试图给孩子改姓,遭到所有人甚至我父母的反对,孤立无援下最后只能改成“父姓+母姓”,这也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但至少让他意识到并且承认,他拥有这份冠姓权不是理所应当,而是从我手中抢走的。所以他哪怕其他方面说得做得再好,吃到嘴里的冠姓权却坚决不肯放手。婚姻于他百利而无一害,于我却是遭受了生育损伤时间成本和丧失了冠姓权。即便他承认抢走了我的又怎样,我没办法再夺回来。
即便如此,他却不理解我为什么一定要离婚,认为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并且愿意继续努力到我满意。怎么满意呢?能把我的冠姓权还给我吗?我承认他其他方面算是个好丈夫,可是依然改变不了婚姻这个制度就是吃女人的事实。他默认,从一年前嚷着“你满脑子就是什么女权主义”,到现在承认我说的”你作为一个男人,从出生起就注定占据了更多资源和利益,所以你永远体会不到女性生存的窘迫与艰难”,“如果我单身生育,孩子一定会随母姓”。
他红着眼圈问我难道对他真的已经毫无感情,希望我不要否定过去。可是婚姻不保证爱情,更不意味着家。婚姻只保证共同财产共同债务,和绝大概率的女人丧失冠姓权。扔掉婚姻的枷锁,爱情才是最纯粹的样子。他既然自诩追求精神,那么又何必强求这一纸婚书,何苦让满是铜臭味的婚姻玷污了所谓的精神世界。
婚姻也不是维系亲子关系的途径,亲缘关系怎么会依附于性缘关系。只是我不愿意单独抚养男孩,毕竟性别不同,终究不在一条船上,我无法坦然面对有一天他也要占据其他女性的资源与红利,所以我放弃了抚养权,只分割财产,这也正合他意。如果是女孩,我一定会保留抚养权,因为我甚至在梦里都梦到自己有一个女儿,还取好了名字。
最后一次和他协商离婚未果时,我愤怒地抄起自己和孩子的杯子狠狠地摔了下去,他事后清扫时发现碎掉的杯子碴飞溅到了六七米外。我给了他三天时间,还好,只过了一晚他就想明白了,毕竟他只需要让出一部分财产,就能毫不费力得到一个冠姓的孩子,换作是我一样觉得赚大了。原本三人一套的星座杯也只剩下他单只,现在想来,居然也有就此打破了婚姻桎梏的意味。
同意离婚后,他表示尊重我的追求,同意我的要求,相信自己“能够重新赢回我的感情,不做夫妻可以做爱人”。至于究竟如何,一切随心。我只想及时止损,从此无拘无束。
至此,我终于找回了自由。
When all is lost, then all is found.

 

 

【12】@往往倦后 

看到啥就聊点儿啥吧:

1、很多女性以为是男性做主的事儿,其实是生产力做主的事儿。
比如父权体系,比如婚姻制度。
它不是阴谋论凭阴谋即可得之的产物,其实谁都没有那个能力。

2、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种经济制度安排。
各种文化、宗教发展出来的诸如爱情、忠诚等价值感是对其无法更改的刚性试着做出的软性、约束型对冲。

3、妾媵、或多妻制度不能简单地归罪于男性对女性的制度性压迫。
它是父权体系内部的阶级压迫,压迫女性的同时,也近于等量地取消了同样多男性的婚配机会。它的表象是性别压迫,但实质上是阶级压迫。

4、女权终于兴起是基于生产力的进步和生产工具的转换。它没有生发于古代不是因为古代女性们傻,也不是基于她们的不自明。

5、所以,把女权革命仅视为一种女性自我认识的革新,自我主观性的革新,来仅仅试图完成制度上的一点贴补和改革,这种革命是带有很大欺骗性的。
而借着技术革新可完成的生产角色替代,借着知识普及所能完成的知识创造角色的替代才是其可能成功的根本。

6、而现在的女权觉醒相当程度上是建立在资本社会中女性所拥有的消费权,而非生产权上,这种觉醒本身含有着消费主义的诱导与欺骗。

7、上面六条还是为了重申,女权始终对应的不是男权,而是父权。

8、把体制性惯性的结果,完全归罪在自己配偶或爱人这个个体上,是极其愚蠢的事。
爱有时是一种拯救与陪伴,不能认识到个体在制度下的渺小,不能认识到,哪怕对方是一个男性,跟自己一样也受困于个体的受支配性,不能理解父权制度对对方与自己同样造成的束缚与压迫,因制度性的忿怒视个体为寇仇,是自毁的行为。

9、可人类面对矛盾始终会借用“制造敌人”这种蠢办法。
把社会制度性问题拉到个人情感内部来解决,跟宗教信奉者,把客观世界问题,非要拉入社会层面来解决,又有什么不同呢?

 

【13】陈冲  

一早,我还赖在床上看着令人根本不想起床的新闻,电话铃响了,那头传来朋友兴奋、急促的声音,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她说,我订到了,周二送货。我想帮你也订一包,但是限量每张会员卡只能订一包,你快上网去买。我回答说,我上周也订到过,但是等到送货那天就又被卖完,劝她不要抱太大希望。
我立刻就明白了她所省略掉的宾语是什么。这真是个奇怪的现象啊,灾难中人们抢购和囤积的居然是厕纸,在我这个城市的店里和网上都很难买到了。听说有人从邻居那里用8个鸡蛋去换两卷厕纸。这份恐慌是从哪里来的?
居家令下达时,我第一想到的是全家的食品,可现在却担心起食品消化尽之后的问题。一开始各种媒体都呼吁说,不用囤积厕纸,因为生产量是稳定的,跟新冠疫情之前是一样的。今天的纽约时报评论文章,干脆谈论到厕纸根本就不是最有效、最卫生的清理工具,用水洗涤才是最科学的清洁方法,以此给那些买不到厕纸的人们,指出一条光明的出路。
这也许也是疫情宅家的一种意外乐趣吧,学到一些本来不可能去关注的知识。比方说跟丈夫一起看了一集又一集的终极格斗比赛,终于能够欣赏擒拿技巧。或是各种枪支的功能,在什么情形下该用哪种武器,等等等等。今天我也第一次知道,世上还有专门研究古人排泄物的博士和研究厕纸的专家。纽约时报的作者解释了法国坐浴盆的历史,美国厕纸的历史,还有日本的高科技马桶的清洗功能,并引用了一位叫Charlier的法医人类学家在2012年发表的论文《古典时代的厕所卫生》。
在发明纸之前,或者是在纸还属于奢侈品的时候,人们先使用树叶、贝壳、毛皮和玉米芯。古希腊人和罗马人使用小的陶瓷盘,还有绑在棒子上的海绵,用完后把它浸泡在一桶醋水或者盐水里,以供下一个人使用。
Charlier博士的专长是在显微镜下分析粪化石,他说,“这事不性感,但是当你研究公元前2000年的粪便时,你可以获得有关饮食、香花、健康、遗传和人口迁移的大量信息。” 当然你也会了解到那时的人们用什么擦屁股(我也找不到更文雅或准确的词汇来说)。想象几千年后的考古学家,也许会因为在粪化石里发现报纸、杂志、购物纸袋而困惑。
前些天,女儿的洗手间堵塞,我打电话给平时一直用的水管工,他们总是一家三口一起出来工作,昼夜忙碌。这次接到我的电话他道歉说,疫情下不出工。我只好在网上另外找了一个水管工,他倒是很快就戴着口罩来了。我寒暄道,最近忙吗?他说比往日都忙。我问为什么,他说也许人们不知道消毒纸巾是不应该扔在马桶里的吧。接着他又说,厕纸短缺,有人用厨房纸巾、报纸什么的替代。看来厕纸还真成美国的危机了,不可思议。
我开始对挂在洗手间的那圈厕纸刮目相待,它雪白的松软,它精细的孔眼,让我感到一种奢侈。从今天看到的那篇文章里,我还了解到一个似乎对生活毫无用处的信息,我们目前用的打孔和成卷的厕纸是一位叫Seth Wheeler的人在1891年发明并获得专利的。专利上解释,装入纸卷的时候,纸需翻盖过顶部,越过正面。难怪呢,偶尔装反了,纸从下面出来,用着就不那么顺手,所以这也不是完全无用的信息。从1891年开始,厕纸就一发不可收拾,成了文明的一部分,多少森林为了它被砍平。
也许厕纸象征着卫生和文明,人们下意识中恐惧坠入电影Mad Max里描写的无序和野蛮。这个短缺,完全是心理的,而不是实质的,但是因为恐惧,这个短缺便成了实质的。这个现象会持续多久呢?我抬头看窗外的梧桐树叶在微风中柔和地摆动,第一次想到,它们也可以派其他用场。希望不会到这一步吧。

 

【14】光头怪博士  

刚刚知道的消息,伟大的天文学家Margaret Burbidge去世,享年100岁。Margaret出生于英国,在伦敦接受教育。二战后移居美国,先后在叶凯士天文台,加州理工大学等地任职,最终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安定下来,直到去世。Margaret是20世纪最伟大的天文学家之一,在恒星演化,元素合成,类星体和星系的光谱研究中都作出过开创性的贡献,还参与过哈勃空间望远镜上光谱仪的开发。她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第一位女性天文学家院士 (第二位是Vera Rubin),还曾任皇家格林尼治天文台台长。
Margaret一生最伟大的贡献来自于1957她与Geoffrey Burbidge, William Fowler, 以及Fred Hoyle合著的一篇不朽的论文:“Synthesis of the Elements in Stars” (恒星中的元素核合成)。在这篇108页的长篇论文中 (图二),Margaret详细论述了宇宙中除了氢和氦之外的元素是如何在恒星中被合成出来的。这篇论文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它有了一个天文学家耳熟能详的“外号”:B2FH。我自己不是这个领域的人,很难从专业的角度论述这篇论文有多重要,但试想一下:一篇揭示了组成我们世界的所有元素是如何与宇宙与恒星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论文,该有多重要?可能几位作者也清楚这工作的意义,在论文的开头他们还引用了李尔王与凯撒中的名句,"It is the stars, The stars above us, govern our conditions" but perhaps "The fault, dear Brutus, is not in our stars, But in ourselves" 如今,B2FH也算是在繁星的世界里团聚了。
Margaret在1994年的时候为《天文学与天体物理学年评》写过一篇自传,叫Watcher of the Skies (夜空守望者)。感兴趣的可以去读一下:O网页链接
去年UCSD还隆重地为Margaret奶奶庆祝了百岁生日,并整理了她毕生的许多重要资料。图三是UCSD天文学家Brian Keating分享的当年著名摄影家Ansel Adams为Margaret奶奶拍摄的工作照。

 

 

【15】@张宏杰 

【太平天国质问英国人的五十个问题】1854年6月20日一批英国人抵达南京,他们早就发现了“上帝教”教义中与《圣经》记载的众多明显不同之处。他们给东王杨秀清写信,引经据典,质问了他一系列关于宗教的问题。太平天国坚信自己掌握的才是宇宙间的唯一真理,因为教主洪秀全亲自上过天,见过上天,也见过天兄耶苏和天嫂(耶稣的妻子),以及天侄(耶稣的孩子们)。因此杨秀清以居高临下的口气,也质问了他们五十个问题: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有几高大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面何样色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腹几大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生何样须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须何样色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须几长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戴何样帽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着何样袍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原配是我们天母,即生天兄耶稣这个老妈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前既生太子耶稣,今复生子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单生独子,还是亦同凡人生有好多子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会题诗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题诗有几快捷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性有几烈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咁久,有人识得上帝量有几大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有几高大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面何样色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生何样须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须何样色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戴何帽、着何袍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元配是我们天嫂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生有几子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长子今年几多岁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生有几女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耶稣长女今年几多岁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上帝现共有几多个男孙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上帝现有几多个女孙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天上有几多重天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天上重重天都一样高否?
一问: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咁久,有人识得天上头顶重天是何样否?
……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英国人看到这些问题的表情。

 

 

【16】@王嘉兴XX 

SARS期间,台湾第一个去世的医生林重威,被感染的经历和李医生很像。医院没有防范措施,他照顾了一个肠胃炎病人,因为病人病情紧急,林连隔离衣都来不及穿。几天之后,他确诊,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年仅27岁。
林重威的父亲说,当时台北市政府工作人员打来电话问,林医生是否加入忠烈祠,林父当即拒绝:“林重威不是英雄,他不是自愿的,他是被害死的。没有人告诉他,病房内有SARS患者。”他同时说,行政官僚企图用滥情式的荣耀掩饰自己决策的过失,是一种可耻的行为。后来,他还向政府提出诉讼,要求赔偿,希望唤起重视。
最后,他拿赔偿金和自己的积蓄成立了财团法人林重威基金会,帮助缴不起学费的清寒学生。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