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世汇 >> 【浮世汇213】筹备新戏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浮世汇213】筹备新戏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huoying 发布于 2020年08月23日

【1】@雷尼尔雪山2020 

 

有些人是真傻,有些人是装傻
1. 一大帮清北的人去街道当公务员是利益驱使。
2. 他们学的专业和以后的工作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
3. 他们如果去一线的科研单位,企业。10年内收入大概率赶不上去当公务员的收入。

但是很多人揣着明白装糊涂:
1. 公务员的供养比是不是有点高了。跟日本比,跟韩国比,跟欧美比,跟新加坡比。

2. 这样的分配机制是不是有问题? 有些非常优秀的科研人员,青年教师,惨的跟鬼一样。 一个国家如果真的要追赶国际先进水平。收入分配应该是像科研人员倾斜还是应该像公务员倾斜?

3. 培养体系的问题,资源错配。清北是中国第一流的大学。无论是本硕博,门槛都是比较高的。中国的大学起到了人才选拔的功能。这些人上学无论是本硕博都是要拼掉一堆人才上去的。其中被挤掉的不乏一些真正热爱科研的人才。 虽然毕业的就业选择是个人的自由。但是高配人员就业去一些根本不需要高学历的岗位,证明这个教育系统存在严重的问题。这是一种严重的资源错配。

有的人是装傻,有的人是真傻。

 

【2】@TOMbunbun

看黑悟空的外网反应,唉,我们的文化输出实在是任重道远,我们觉得七十二变、定身术、武器收耳朵里、吹一口气猴毛变猴子猴孙,都原汁原味。但是外国人看见猴子猴孙的反应是:"影分身术!"甚至连日语都能喊出来。看看人家这文化输出……
吴承恩多牛逼,不比较他们是真不知道。(我还是想一起吹吹许镜清。)
一边喊文化输出一边不给动漫游戏创作自由,真以为建几所孔子学院就是文化输出了?
希望我们大圣有一天成为全球小孩的男神!
(实不相瞒,我小时候虽然不相信有鬼,但该怕还是会怕,我不知道别的孩子是怎么样的,但我每次睡觉的时候害怕了就会祈求大圣保护我。就他一个就够了,我就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了。) 

 

【3】张宏杰 

【"尿素裤"歌谣】特殊时期中,与日本建交,从日本进口了一批"尿素",用完后的尿素袋子成了宝物,染一染,正好做一条裤子,但"日本""尿素"这几个汉字任凭你怎样染,总是染不掉。这种尿素袋子,是最抢手的时髦货,甚至是恋爱利器,作家王跃文在《我的堂哥》里描述:"村里人说得难听,幸福用三条尿素袋子,就把阳秋萍睡了。……通哥看见阳秋萍新做了条尿素袋子的裤子,问是哪里来的,阳秋萍讲是幸福给的……通哥起了疑心……"
所以只有社队干部才能享受到尿素裤。穿着这种裤子,前面是"尿素"、后面是"日本株式会社"制造。那时,农村流行多首讽刺农村干部的顺口溜:
"来个社(村)干部,穿的化肥裤;前面是"日本",后面是"尿素"。
"大干部小干部,一人一个尼龙裤,有黑的,有蓝的,就是没有社员的。"
"宣传队不害羞,穿着尼龙袋子满街溜,后边是'日本产',前边是'尿素',裤裆里还夹着'含氮26%'。"
干部见干部,先比高级裤,前边"日本产",后边是"尿素",裤裆里"净重25"
原山西长治市委书记吕日周回忆说:"我们又到太行山调查,太行山也是如此,那里的农民,就是因为物质生活的贫乏引起一些干部与群众关系的紧张,那里有大队干部、小队干部和群众争抢一个尿素袋子的事,谁抢上谁就可以做件衣服或裤子穿。那时我们就贫穷到那样的程度,不得不用日本的尿素袋子来做衣服穿。争来争去,由于大队小队干部有权,就把这个尿素袋子争到了,做衣服穿了。农民没有权,所以他们就用民歌的形式唱出来,表示他们的不满。" 

 

【4】@芥末开门2020 

女儿遭到导师的性骚扰,家长说,哎,躲着点儿吧,别撕破脸,不然拿不到毕业证怎么办呀?
父母在化工厂上班,有害气体泄漏,不许跑,要去上班,善后,没个说法,也没什么保护措施。别人劝:哎,不能不去,也不要掀桌,不然算污点,以后孩子没办法考公啊!

何其相似。
好像都很会考虑长远利益。
为了这个长远利益,眼下遭遇再大的侮辱与损害都没关系,应该忍,必须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对忍耐过程中人所遭受的巨大精神与肉体痛苦一笔带过,视而不见;根本不会去计算,即便真达到目标,人也已经被摧毁了,心理上成了畸形,这个损失如何弥补。
心理、精神、人格、尊严,在他们看来一钱不值,甚至并不存在。谁追求,谁傻逼;谁摔倒,嘲笑谁。
这正是精神产品包括艺术没人买单的原因——不能吃不能穿,没用。

忍耐的结果呢?
毕业证拿到了,人也跳楼了。
没等孩子考公呢,爹妈先走了。
命都没了,还特么长远呢。
然而没关系,角马过河,被吃的是少数,你苟且活下来了,就有美好的未来。

欢迎来到极端实用主义者的天堂。
天堂的建设者,一个都不值得同情,一个都不应该被饶恕。

 

【5】@月亮的临空城

吐狼奶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包括我)。经常能在微博上看到有些人反对暴力,但支持武统台湾;自认是自由派,但对渔村不屑一顾;看乌鲁木齐超话愤怒的同时,仍然觉得必须用铁腕压制另一个民族。我们从小受的教育都是自动代入从中央帝国都城向外凝视的目光,习惯性的拥护强权,爱历史却不看重价值,爱一个集体而轻视人。我个人的体会是如果不在每件事情上都锱铢必较保持警惕,就很容易会掉回到出厂设置里。 

 

【6】@Isekisi里的旋转小字 

作为一个武汉封城当天回国,美国爆发时在纽约的新冠全程参与者,想说句真心话:请国内的大家一定要调整好心态,在有效疫苗被发明并全民推广之前,新冠是不可能清零的。

新西兰曾全国病例清零过,但后来有了海外输入病例,最近又有了新的聚集感染,源头查到了来自海外的冷冻食品。所以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清零是绝无可能的,强行与世界断联清零病例,反而会带来更大的民生损失。

中国的抗疫成果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前列,但是当全民庆祝抗疫成果时,请别忘记那部分被某些地区一刀切抗疫政策牺牲的人,他们也是同胞手足,他们的权益也值得被保护。

带着短期之内不可能清零的心态,依旧对病毒保持警惕,但请多给周围的人一些善意,多给远方的人一点理解。这是一场要一起打很久很久的抗疫之战,我们的敌人是病毒,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7】里神楽 

要素爆炸 

 

 

【8】velkaren 

我去采访一位导演,我问他筹备新戏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他说是为了过审改剧本。
后来我回来写稿,为了过稿子的审我又删了他这段谈过审的回答。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