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汇245】没有战斗,只有深海和巨物带来的无尽的压迫感

meihao 发布于 2020年10月29日

【1】游识猷 

聊聊"全职主妇"这件事。

讨论之前先定义,我这里说的"全职主妇",是指——①从事家务劳动以维持家庭运转,②收入全部(或绝大部分)来自家人而非社会,③个人的成就感和价值感大部分来自家庭而非社会。

不符合这个定义的当然也可以讨论,但就需要另行开贴讨论,不用看我的下文了。我的下文讨论的,是基于以上定义的、狭义的全职主妇。

全职主妇是一份工作吗?我认为是。

家务,乃至生育,其实就是"人的再生产"。一个人劳动一天,要吃喝清洁休息。一代人老了,要养育出新的一代人接续。"人的再生产"这份工作,对社会的正常运转必不可少。

问题在哪里呢?在于国内的法律和大众观念,并不认可这份职业。
家务劳动者的"五险一金"在哪里呢?理论上家庭共同财产可均分,可法律不保障你"查家庭共同财产"的权利,你查都查不到,又怎么分呢?
大众观念认可吗?同一个家庭里,那个在家劳动的人,是家庭地位高的多,还是家庭地位低的多?当然有全职主妇在家一言九鼎,但更多的全职主妇,可能是听着"你又不赚钱""怎么连孩子都照顾不好"这样的指责过日子。

同时,照顾人的职业,成就感和自我效能感往往都很低。

原因很简单,①你无法控制别人的情绪、身体和成就;②而你的"业绩"又取决于别人的情绪、身体和成就——这就意味着你的"控制感"会很差,成就感会很低。
如果你成功地控制了别人的情绪、身体和成就,你就是个控制狂了,别人要么反抗你,要么逃离你(极端情况甚至会以死来逃离)。

所以,全职主妇是一份职业,做的事情也很重要,但是在当下的社会和法律环境里,这是一份高风险,低地位,低成就感的职业。

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全职主妇这份工作的某些方面,可能有点像环卫工作。

环卫工作对社会重要吗?很重要,不可或缺。
社会赞美环卫工人吗?赞美。
现实里环卫工人受尊重吗?不太受尊重。
社会给环卫工人的待遇和保障好吗?不好。
有过得好的环卫工人吗?或许有吧,少数受表彰的劳模?
大部分环卫工人过得好吗?不好。
人有做环卫工作的自由吗?有的。
要保障人做环卫工作的自由吗?我觉得,对大多数有劳动能力的人来说,"做环卫工作"的自由从未失去过,不是那么需要保障。
相比之下,不如争取下"环卫工人得到更好的待遇和保障的自由""让环卫工人有尊严、过上体面生活的自由"?因为这两种自由在当下的社会里,真的是需要争取的。

至于张桂梅校长的学生,有做全职主妇的自由吗?有的。张校长也尊重了这份自由,没有强迫她离婚或者出去找工作,对吧?
张校长本人,有对全职主妇学生说"滚出去,我不要你的钱"的自由吗?我觉得是有的。
因为这是她的学生。张校长确实是拿命在供学生读书。而这个学生的自由选择,也确实让张校长失望了。

 

【2】@高地芽孢杆菌

看到了这条微博,感觉挺有意思的。张校长主张女性独立,希望学生有能力离开就不要再回来,甚至会拒绝来自变成了全职太太的前学生的资助。但是,要让一个女孩能做到头也不回地逃离压迫她的一切、清晰地分辨到底是什么在借爱与道德之名吸她的血,仅有高考成绩是远远不够的,最为关键的是她要有人格独立与女性独立的意识。否则,一个自小浸溺于重男轻女文化里的中国农村女孩,她赚的钱再多,最后的人生视野都只能停留在成为男性的附庸之上。她极有可能成为另一个为了哥哥弟弟和父权秩序而无限压缩自己,且逼迫未来的女儿同样压缩自己的樊胜美。
但无论是对性教育的贬低,还是对孝道师道的极力推崇【孝并不是爱,而是家庭内部权力等级的绝对尊卑】,都与人格独立的思维逻辑背道而驰、全然对立。父权社会的背景下,女人不打破对任何权力的畏惧与崇拜,都绝不会真正独立。她的精神始终是虚弱的,她随时可能向恶毒的社会惯性绥靖。
而张校长实际上又很认同权力碾压这一套【无论是父母对孩子的碾压还是老师对孩子的碾压】。无论是翻看日记后强调自己的绝对权威、逼迫女孩向母亲下跪认错、强行令女孩与不肯说话数年的父亲和解,还是她对性意识的憎恨,这都是非常不可取的事,中国式家庭中正是这样经年累月的人格碾压和孝道催眠,才令孩子们永远长不出独立的脊梁骨、才让女孩恒久不敢反击父权社会的贪婪索取。
必须强调的是,我依旧认为张校长做成了非常了不起的事,她是渴望向善的好人。只是或许人性幽深,任何人都经不起仔细凝视。就祝愿那些已经成功逃离的女孩子能勇敢打破对自己性别身份的成见,完成精神弑父与权力祛魅,永远不要回头吧。
【果真转发的人稍微多一点误会就来了。如果您没有读懂以上几段话的能力,那我给您概括一下:
1.我没有否认张校长的伟大和善良;
2.我的中心意思是,如果张校长希望女孩可以远走高飞,那么她逼她们对父母低头、灌输孝道思维是不妥的。因为孝在底层社会基本意味着源源不断被父母弟弟吸血;
3.我没有否认填鸭式教育和较为强势的教育风格在此情景下的合理性。】

 

 

【3】@Jane_Khost 

我真的血妈无语。全职太太有什么好吵的,要是这活有一丁点的好处和便宜,还能轮得到女的?

 

【4】数知实验室 

看了#县城里的蝴蝶效应# 的文章,作者观察力很敏锐,一个重男轻女的因,结出了单亲爸爸盛行的果,真是意想不到。

查了世界性别比例排名的数据来和大家分享。图1、2是世界上性别比中男性最多的前30个国家和地区。很神奇,前六都是海湾国家,第一名卡塔尔,男女性别比是293.2:100,第二名阿联酋249.9:100,第三名阿曼198.7:100,四五六分别是巴林、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这样的性别比,再加上多妻制,感觉这些国家的贫穷男性应该很难娶媳妇。

中国的男女性别比是106.3:100,排名第十,紧紧排在印度之后(107.4:100)。大家怎么看这个排名?

图3、4是世界上性别比中女性最多的前30个国家和地区。第一名是马提尼克岛(83.1:100),查了下,它是法国的海外大区,位于小安地列斯群岛的向风群岛最北部,曾被哥伦布称为"世界上最美的国家"。中国香港地区排名第二,男女性别比是84.1:100。之前经常看到乌克兰女生找不到男朋友,中国男性找到乌克兰美女做女朋友、老婆之类的报道,这个在数据上也能得到印证。乌克兰的男女性别在世界上排名第五,86:100。 

 

 

 

【5】何不笑 

这几天阅读关于当铺的历史,有一篇指出,人类已知最早的当铺业起源可能在中国,从中国传播到亚洲,尤其是南亚。欧洲的典当行业出现晚于亚洲。

"已知最早的信贷机构是当铺,它最早出现在大约五世纪的佛教寺院中。" Whelan也同样发现,这种店铺早在南朝初期(公元479-502年)就已经非常活跃"。看来其实是早于唐代的。

另一本David Henley, Peter Boomgaard编的《Credit and Debt in Indonesia, 860-1930》则给出了1900年代印尼的中国佛寺形象的当铺照片。

图2:亚洲各国之中中日当铺的利息最高,月息4.5-5.2%,日本可达8%。

 


图3,1990年代,典当行最多的也是日本。(不知与90年代日本经济崩盘有关。)

图4,抵押率各国对比。可见珠宝类都差不多,七折借出。

 

【6】抽风手戴老湿

看了木村拓哉之前拍王家卫《2046》的访谈,真的是把我笑死了。这戏拍了又停,停了又拍,整整五年。
"我问导演角色是什么,他说自己感觉,我问剧本可以看吗,他说没有剧本,我说那怎么拍,他说你站在摄影机前自己演,就好了。"
"王导:你在等一个人,准备好了吗?好了?开拍!……停!
木村:不好意思,我在等谁?
王导:某个人。
木村:我不明白啊……"
"我很不习惯这样的拍摄方式,但我看周围的香港演员好像都很习惯,阿菲,tony(梁朝伟)都已经适应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也不习惯,是装的。"
"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像一个没用的男人,我一个人躲在保姆车里,只有tony来帮助我,他告诉我导演就是这样,只能relax。"
"我不知道演的是什么,我是谁,我不知道这部电影会拍到多大年纪。"
"我被抛弃了,我像一艘船的船员,我已经出海了,但是船又去哪儿了?"
木村遇到刘德华,两人交流。
刘:你还算好的,我之前跟他拍的戏,到现在都没上映。
木村: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演的和最后拍的完全不一样,王导一直是这样的风格?
刘:(沉默,开玩笑)作为香港人,我不便评价。
木村:"杰尼斯已经不给我批假了!"

 

【7】子陵在听歌 

New Yorker发表了一篇极佳的关于亚裔美国人在美国参政的长文,最后以一个中国大陆裔45追随者的故事画龙点睛。强烈推荐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指出将亚裔作为一个集合概念进行统称其实十分不准确,因为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亚裔常常是以中、日、韩裔民为代表的东亚裔,但实际上现在亚裔人口增长最迅速的是以印度裔为代表的南亚裔移民;另外,中亚和西亚裔(中东裔)本质也是亚裔,但这些移民具有截然不同的政治诉求。因此,这篇文章分别讲述了来自几个亚洲不同地区的移民及后裔的较有代表性的故事。
文章以加州橙县supervisor,越南裔Janet Nguyen的故事开头。我之前曾经谈过一代越南裔移民和古巴移民及中国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移民非常类似,他们的政治诉求是希望美国对自己的母国强硬(O子陵在听歌);而加州橙县Westminster是美国越南裔的大本营,因此这个地区曾经是共和党的重要票仓。但是随着二代越南裔的增加并逐渐取代了一代移民,这里变得越来越民主党化。2018年中期选举前,NPR曾针对该选区的这一现象进行了采访(O子陵在听歌),在随后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Gil Cisneros将这个传统的共和党选区(CA-39)翻蓝,而这主要是由于该选区的亚裔选民改弦更张。New Yorker文章指出,整个亚裔群体中都具有共性,亚裔一代移民很多被共和党的保守意识形态吸引,而他们的后代逐渐变成接受多元化价值观的民主党,这一现象也被最新的AAPI的民调所佐证(O子陵在听歌);但文章称最新涌现的中国大陆和印度移民却与这一趋势渐行渐远,他们更加支持保守派中的右翼势力和民族主义者。这跟他们在社交网络上获得的信息可能有一定关系(O子陵在听歌)。
文章指出自2000年以来,亚裔移民的人口增长了70%以上,达到约2000万,占目前美国人口的6%。而在这段时间内,亚裔选民的人数增长了一倍。根据Pew Research Center的预测,到2055年亚裔将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选民群体。有意思的是,亚裔选民投票热情却不强烈,而且40%人口没有注册成为任何一个党的选民。由此,文章引出了第二个人物,德州第22选区(TX-22)的2020年众议院民主党候选人,印度裔Sri Preston Kulkarni。 Kulkarni强调第一代移民的在美国政治倾向,往往取决于他们来到美国后哪个政治力量最先接触他们,尤其是他们最早来到美国时,他们往往会依赖自己所属的一代移民群体,而这些群体的政治倾向决定了这些后来者的政治倾向。这点我很认同,我认识一些从国内来的博士后,与当地华裔群体接触后成了45铁粉,即使他们自己的移民申请在这4年遇到了空前阻碍因此让他们的核心利益受到了巨大影响(O子陵在听歌),但他们依然热忱地支持45。因此Kulkarni的策略是增加直观的社区/社群接触,Kulkarni应用一代移民的母语和社交网络(比如微信,Line)去连接这些选民,他的团队应用16种语言去深入不同的社区。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在德州这个传统共和党州,将TX-22选区选举变成最大的亚裔社区组织和动员活动"。
而最后一个故事是一代中国大陆移民李先生的故事。李先生的故事是最有意思的,也是最和中国人最相关的。李先生参加了如火如荼的square运动后来到美国,他目前是美国共和党亚裔委员会领导者,他也曾帮助佛罗里达州长Ron DeSantis的竞选进行亚裔社区联络。他自认为是坚定的保守派和45支持者,并在微信群里动员一代中国移民;但他的助手Cindy Yang不慎牵涉到了诸多丑闻中,包括给新英格兰爱国者球队拥有者Robert Kraft提供非法服务,及涉嫌帮助一名来自中国的嫌疑人擅闯45的Mar-a-largo(海湖庄园)。2020年COVID-19爆发后45称新型冠状病毒为C Virus,李先生7岁女儿在学校里被人欺负,她被同学称为病毒携带者。而后45政府宣布要禁止微信服务,讽刺的是,微信是李先生动员华裔45支持者去捐款和投票最主要的社交媒体,他在微信群里有很多最忠实的45支持者,他承认禁用微信这一举措让他在2020年组织活动变得十分艰难。另外,之前人们喜欢说民主党喜欢玩身份政治,但这些年政治宣传和组织的经历让他开始反思共和党的身份政治,他说无论他多么忠诚于这个党派及多么热衷于保守派价值观,但这个党派总是喜欢热捧来自俄亥俄的白人,却从不把他当回事。
最有趣的转变是,文章截稿前一周,李先生表示,他动员他的社群转投民主党和Biden,即便他不同意他的很多政策和立场。而他这一行动的目的是要给共和党敲响警钟。

 

 

【8】@陈生大王 

一位朋友在运营巨型官方D音号,你能想到有多大,就能有多大的那种大号。他说妈的太憋屈了,你根本不知道管控有多严重。

发一条新闻,标题:xx不幸遇害。被删,后台给的理由是,"不幸"为你们主观臆断。他感到非常服气,毕竟鸡蛋里需要有骨头,那就一定会出现骨头。

社会新闻,不涉及政治,几乎只要是负面就被压下去。哪怕是一个县城的黑暗,都能找人给他删掉。视频里也最好不要出现警察,不要提到任何公权力。

还有一位运营商业MCN的大哥,之前忽悠我做视频那位,他也经常头痛,潜在禁忌太多,比如很多词不能说,必须打字母,穿泳装只能出现在沙滩上。

这两年平台增加了很多,但留给大家的话语空间却似乎在减少,没有反思质疑,没有深度讨论,没有改变世界,最终除了沙雕视频轻松八卦幽默故事会情绪宣泄,他们什么也没留下。

 

 

【9】扭腰1村民 

一直推荐读一下人类学家乔治-福斯特的经典文章《农民社会与短缺想象》(Foster, George M. (1965) Peasant Society and the Image of Limited Good,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New Series, Vol. 67, No. 2, Apr., pp. 293–315)。他讲的是农民社会里曾经有过物品短缺,然而从农民社会脱胎而来的社会里尽管物品不短缺,仍然在文化理念上有"短缺的想象",用这种想象的镜头看世界,一定是个你赢我输的世界, 因为东西就1个,你拿了我就拿不到了。 因此行为上仍然受到这种想象的影响,对于任何东西都要抢在别人前面,争夺拿到"短缺的"的物品,尽管实际上并不短缺。这个理论可以解释现代化过程中的中国社会里的一些行为(加塞、不包容、不顾别人感受等), 也可以解释所谓精致利己主义和社会达尔文理念的早期来源。

 

 

【10】罗绮梅 

Thomas Friedman《地球是平的》的作者在斯坦福分享过自己的专栏作家生涯的总结说到的两点很适用于现在的时局
1 外交上最能具有煽动力的不是仇恨、卖惨,而是耻辱感。当一个民族和国家受到羞辱,所能激发出的反抗和抱负才是无法限量的。
2 批判主义和犬儒主义(Cynicism)的核心区别是是否有开放心态。现在动笔杆子的人很多以为自己是保持批判心态,其实是没有OPEN MINDED的犬儒主义,压根就没有想要听到其他声音。

 

 

【11】金线胡同 

看看1968年北京的"离婚判决书"是什么样的。。[思考] 

 

 

【12】游研社 

游戏《梅雨之日》的作者 Inasa 提了一个恐怖游戏的点子:探索深不可测的海底,发现古老生物和外星生物的化石。没有战斗,只有深海和巨物带来的无尽的压迫感。#大海可以有多恐怖#(via twi Inasa_Fujio)

 

 

来源:新浪微博 喷嚏网